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85.纏鬥

佐渡遼歌 | 2021-06-05 20:00:03 | 巴幣 4084 | 人氣 44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原來妳就是最近經常聽到傳言的那位小狂犬啊……」譚君堯露出一個瞭然神情,不再多說,俯身揮出硝霜鞭。
 
  灌入真氣的硝霜鞭有如長槍似的倏然挺直,將兩人之間數公尺的距離化整為零,軟鞭末端的鱗片更是交疊排列成一個圓鋸形,宛如八目鰻的嘴器,兇狠咬向楊千帆的手腕。
 
  楊千帆往橫揮落黑紋短刀,精準斬在硝霜鞭的尖端將之打偏。
 
  譚君堯迅速扭動手腕,真氣一蕩,原本硬如長槍的硝霜鞭突然又恢復成普通軟鞭似的無力垂落在地,令楊千帆的追擊落空,接著鞭尖又猛然挑起,由下而上地咬向肚腹,逼得楊千帆不得不後退。
 
  李少鋒自認尚未培養出來判斷他人強弱的眼光,然而也知道譚君堯的修為與武藝顯然遠遠高過那位戴鴨舌帽的江旻軒,光是方才一擊就極難對付,換作成自己站在楊千帆的立場,即使勉強擋住第一鞭也會被緊接而來的第二鞭擊中吧。
 
  楊千帆後退一步之後立刻揉身再上,以攻對攻,雙手短刀接連高速鋪出一片刀網,搶先在硝霜鞭使出諸多奇特鞭法之前就將之封鎖,接著覷到一個空隙的時候甚至將刀刃壓在硝霜鞭的表面,順著鞭身往前斬去,迫使譚君堯不得不收鞭後退。
 
  喔喔!不愧是師父!李少鋒暗自喝采,然而很快就意識到情況並不妙──楊千帆的武藝絕不亞於譚君堯,甚至佔據上風,然而武器方面卻是壓倒性的不利。短刀的攻擊距離本來就短,再加上硝霜鞭是外星武器,能夠自由自在地收納、釋放氣息,無論攻擊或防守的消耗氣息都相較更低。
 
  此消彼漲之下,楊千帆很快就陷入節節後退的局面,即使好不容易用險招搶攻稍微抓回優勢,只要唐君堯往硝霜鞭注入大量氣息又會被逼退。
 
  這個時候,楊千帆在揮刀格擋的最後瞬間猛然鬆手,讓黑紋短刀落地,吸引住譚君堯視線的瞬間徒手抓住硝霜鞭,用力往後拉扯,試圖將他整個人拉到自己的攻擊範圍內。
 
  面對如此不顧後果的招式,譚君堯也不免愣住,錯失了最佳反應時機,踉蹌往前步去,不過總算在下一秒回神,雙手拉住硝霜鞭試圖憑蠻力反將楊千帆拉近到身旁。
 
  下一秒,楊千帆再度果斷鬆手,接著用力踩往落在地板的黑紋短刀刀柄,氣息倏然驟放,讓短刀噴射似的彈向譚君堯。
 
  譚君堯不得不稍嫌霸道地大量催發氣息,用力甩落硝霜鞭,讓聚集在尖端大量真氣倏然引爆,炸出實體風壓,阻弱短刀的勁道也令楊千帆無法繼續搶攻。
 
  宛如爆炸的轟然巨響頓時響在走道。
 
  餘音持續迴蕩,久久不散。
 
  就算包廂牆壁都有隔音處理,這樣打下去遲早會讓其他客人出來查看情況吧,假使很幸運地沒有客人注意到走廊的噪音,依然有店員經過的可能性……不對,店員應該已經早就從監視攝影機看到情況,說不定還報警處理了。即使克蘇魯玩家的能力神通廣大,政府機構裡面也都有自己人,面對身為普通人的警員卻是大概什麼藉口都沒用,得先被抓去警局,接著經過各種手續才有辦法出來。
 
  「難怪外號裡面有個『狂』字,居然徒手去抓外星武器,難道不怕整隻手掌被切下來嗎?」譚君堯拉回硝霜鞭,難以置信地喃喃自語。
 
  這麼說起來,楊千帆在其他玩家之間的稱號確實是「小狂犬」,原本以為那是因為維洛妮卡師父的稱號是「狂犬」,因此才會將身為弟子的楊千帆稱為小狂犬,然而現在看來,似乎不全然都是因為師父的緣故。李少鋒退出自助餐區域,站在走廊守住單邊。
 
  連續兩招走險的攻勢也沒有得到成果,楊千帆也暫時轉為守勢,一邊平緩呼吸一邊將黑紋短刀持在胸前,專注凝視著譚君堯。
 
  這樣真打下去,即使楊千帆會贏也是險勝,如果受傷就得不償失了……話雖如此,憑自己的修為也沒有辦法介入阻止,貿然過去只是礙手礙腳。李少鋒尚未理出一個頭緒就注意到其中一間包廂門微微開啟,算起來正好是自己那間。
 
  李少鋒急忙衝過去,搶先壓住包廂門。
 
  「喔喔……嚇我一跳。」許家瑀原本要離開包廂,在看見李少鋒的時候猛然止步,搶先側身準備讓他進來,等了好幾秒才疑惑地問:「少鋒同學,怎麼了嗎?為什麼要一直站在那裡?」
 
  「沒事。」李少鋒笑著敷衍帶過,頻頻轉頭確認情況,然而從這個位置看不到自助餐區域,只能夠祈禱不要再弄出剛才那種爆炸聲響,否則整間包廂的同學大概都會出來一探究竟。
 
  「嗯……」許家瑀沒有追問,伸手要推門的時候卻又被壓住,遲疑地說:「那個,不好意思,我想要出去倒飲料。」
 
  「班長,可以請妳幫我拿一下手機嗎?就放在書包裡面!」李少鋒強硬地說。
 
  「這是沒有問題啦。」許家瑀微微蹙眉,轉身走回包廂。
 
  李少鋒勉強爭取到幾秒的空檔,急忙轉身跑回去,想要用已經影響到普通人的說法讓楊譚兩人暫時停手,不料才剛踏入自助餐區域就看見一直躺在地板、戴著鴨舌帽的江旻軒突然動了動,猛然抬頭。
 
  兩人的視線正好對上。
 
  李少鋒暗叫不妙,果不其然地看見江旻軒迅速轉頭確認情況,在看見楊千帆的瞬間就怒不可遏地衝上前,準備揮拳。
 
  自家師父已經因為武器關係處於弱勢,要是再被夾擊還得了。李少鋒隨即提氣搶上,務求將他纏住。
 
  江旻軒一時之間也找不到空隙介入楊譚兩人的戰鬥當中,只好轉身格擋,連續兩拳就化解掉李少鋒的攻擊之後狠狠揍了腰側一拳。
 
  「少鋒!」楊千帆當然也注意到了江旻軒的動作,當下就要後撤支援,卻被猛然加強壓力的譚君堯纏住,不得不專注應付硝霜鞭。
 
  「師、師父不用在意我這邊!沒事!」李少鋒急忙高喊,再度提高護體真氣的濃度,隨手拿起放在自助餐平台的銀叉擺出應對姿勢。
 
  「居然在地球這樣散出氣息,放著不管就會自行昏倒吧……而且那又算是哪個流派的架式?外行人嗎?」江旻軒不悅地率先搶攻。
 
  戴著指虎的雙拳舞得虎虎生風。
 
  「──唔!」李少鋒急忙後退,雖然剛才旁觀過一次,然而面對面的時候不禁覺得他的揮拳速度又快上許多,暗自訝異剛才師父居然在這種速度之下精準地卻短刀刀刃擋住指虎,甚至有辦法覷準空隙反擊,未免也太厲害了。
 
  數招過後,李少鋒發現自己確實無法擋住所有拳頭,然而氣息總量龐大的優勢依然沒有改變,只要擋掉揮向顏面的攻擊,即使被指虎正面擊中也不痛不癢,頓時略為安心,持續緩緩後退,盡可能地拉開與楊千帆、譚君堯之間的距離。
 
  這個時候,江旻軒也意識到這點,當下將雙手指虎互相敲擊,發出一聲凝而不散的清脆聲響,全身氣息也持續往一對指虎集中、疊加,氣勢也逐漸高漲。
 
  李少鋒隨之湧現不妙預感,判斷最好不要硬接這招,當下迅速往後抽身退入走廊,試圖閃躲。
 
  「──少鋒同學?」許家瑀站在包廂門口,單手拿著手機,不解地詢問。
 
  「咦?班長?」李少鋒詫異喊完,急忙觀望著江旻軒的反應,暗忖這種情況怎麼樣都該停手吧,畢竟避免將克蘇魯遊戲相關的事情暴露給普通人是一般共識,卻看見他毫不猶豫地繼續出拳,只好將護體真氣提高到極限,同時用力刺出銀叉。
 
  銀叉在碰到指虎的瞬間頓時折斷。
 
  李少鋒感受到對方氣息有如一道巨斧似的持續破開自己的護體真氣,意識到那招果然是某種專門針對護體真氣的變化,然而現在也無法再退了,只好催發出更多氣息,硬碰硬地互相抗衡。
 
  江旻軒面露訝異神色,大喝一聲再度揮出左拳。
 
  斧鑿氣息的壓力頓時倍增,李少鋒同樣低喝,勉強在對方氣息侵入體內之前全數擋掉,接著用只剩下半截的銀叉接連抵住指虎,狼狽地化解掉這招。
 
  氣息狂亂蕩散。
 
  「有普通人在場耶!」李少鋒忍不住喊,用力甩著發麻的手,暗忖要不是他的左肩被自家師父打傷了,動作有些僵硬,否則最後那拳動真格揍過來,難保護體真氣真的會被打散。
 
  「……你連流轉都沒用,只憑護體真氣那種粗糙方式破了本派海瀾拳法的殺招?」江旻軒難以置信地說完,咬緊牙關地持續出拳。
 
  居然對著初次見面的人使出殺招,腦子是不是壞了啊。李少鋒在內心痛罵歸痛罵,理智上卻知道這樣下去很不妙,然而自身武藝沒有辦法強行制伏住對方,只能夠以龐大的護體真氣將江旻軒纏在原地,趁著空檔轉頭瞥了一眼,只見許家瑀像是被嚇傻似的站在原地,微微張著嘴巴,沒有動作。
 
  「你居然還敢左顧右盼!」江旻軒更加惱火,然而遲遲無法破開李少鋒的護體真氣,攻勢越發粗暴凌厲。
 
  李少鋒站在走廊中央,因為對方似乎無法持續使用方才那招稍微鬆了一口氣,持續將大量真氣持續散出體外作為護體之用,擋住攻擊,數個吐息之後,因為急躁進攻的緣故看出不少動作之間的破綻,卻都因為猶豫著是否要轉守為攻,錯失了最佳時機。
 
  緊接著,自助餐區域突然傳來大量陶瓷摔落在地的破裂聲響,同時爆散出大量氣息。
 
  李少鋒和江旻軒都不禁停止動作,循聲轉動視線。
 
  下個瞬間,只見譚君堯突然以奇怪的姿勢飛出,後背狠狠撞在走廊牆壁,變得破破爛爛的護體真氣似乎無法擋住全數衝擊,皺眉發出悶哼,正要起身卻慢了一秒。
 
  楊千帆全身纏繞著有如燃燒火焰的酒紅真氣,隨後現身,跳起來用著膝蓋對準譚君堯的鼻樑狠狠撞下去,膝牆夾擊,後腦杓在牆壁撞出聽起來相當不妙的聲響。
 
  譚君堯的身子一晃,氣息蕩散,不禁鬆開硝霜鞭往旁邊倒下。
 
  李少鋒迅速瞥了眼自家師父,確認沒有明顯外傷之後才鬆了一口氣,對著急忙上前查看譚君堯傷勢的江旻軒低聲說:「應該只是昏過去而已。師父怎麼樣都不可能下殺手的,請安心。」
 
  江旻軒沒有回應,只是擔憂地察看譚君堯的情況。
 
  這個時候,因為包廂門開著的緣故,注意到騷動與聲響的程書愷等人紛紛聚集到門口湊熱鬧,接著就被眼前鬥毆過後的異樣景象嚇得愣住了。
 
  李少鋒同樣不曉得該如何處理,苦笑著望向自家師父。
 
  已經斂起大部分氣息的楊千帆小口喘息,平緩著呼吸,伸手將一頭烏黑長髮俐落撩到身後,淡然開口說:「把他扛走或者是一起躺在地板,現在選一個。」
 
  「……妳這瘋子。」江旻軒咬牙怒罵,起身揮拳。
 
  楊千帆不再手下留情,偏頭閃過直拳之後迅速出手,分別揪住江旻軒的衣領與褲管,扭腰轉身,直接將他整個人扛起來就往地板摔下去。
 
  江旻軒以頭下腳上的姿勢狠狠撞在地板,當場昏厥,砰然倒地。
 
  李少鋒聽見身後兩名女生同時發出壓抑的悲鳴,沒有轉頭確認究竟來自於陳沛臻、黃郁亭還是許家瑀、徐雅筑,低聲詢問:「這樣沒問題嗎?頭部都直接著地了。」
 
  「他是持續運氣的狀態,這種程度死不了,連脖子都不會斷,就是一時半刻痛到沒辦法起身而已。」楊千帆解釋完,凜然邁出腳步說:「少鋒,走了。繼續待在這邊難保出現更多突發狀況。」
 
  「好、好的……不好意思,請借過。」李少鋒急忙擠開呆若木雞的程書愷等人進入包廂,拿起自己和楊千帆的書包之後再從中取出錢包,直接將裡面的千元鈔票全部抽出來,強行塞給程書愷說:「我和師……我和千帆先走了,這些麻煩拿給店家,說是賠償費用,如果不夠的話再請他們聯絡,直接給出我的手機號碼就行了。」
 
  「咦?诶?什麼?」程書愷單手捧著十多張千元鈔票,愕然反問。
 
  「那麼就這樣。」李少鋒乾脆地結束話題,作勢就要離開。
 
  許家瑀原本和其他人一樣楞楞站在牆邊,見狀急忙開口問:「少、少鋒同學,你……要回去了嗎?」
 
  「班長,妳們回家也請小心一點。」李少鋒說完,急忙追著楊千帆離開,留下滿臉愕然的一眾同學與依然癱倒在地、不省人事的譚君堯和江旻軒。
 
 



創作回應

魚子壽司
被目擊參與鬥毆,沒了(X
圖很漂亮呢
2021-06-05 20:09:19
佐渡遼歌
內心留下震撼XDDD
感謝強大的繪師大大!!
2021-06-05 20:22:51
露米諾斯 Luminous
燕子怎麼看都是小學生吧(X
2021-06-05 20:54:51
佐渡遼歌
她只是比較小隻而已,不要這樣www
2021-06-05 21:10:33
丹雀
後面的插圖真是意外的驚喜,說是第181章的圖趕緊確認目前是哪一章,沒想到不知不覺已經快要2xx了!
2021-06-05 20:56:58
佐渡遼歌
其實只是兩、三章之前,不過時間稍微抓錯了XDD
那張文中有提到午休時間被燕子學姊抓去學校屋頂的事情XDDD

是呀,快要突破兩百大關了!!
2021-06-05 21:11:32
東堂隼人
以圖飾文,感覺整個都到位了,棒![e12]
2021-06-05 21:47:05
佐渡遼歌
讚讚❤❤
2021-06-05 21:48:29
秦思
我怎麼看不見圖QQ
2021-06-08 03:48:14
佐渡遼歌
sorry,因為今天要更新
昨天晚上預定發文的時候就順手刪掉了,還請移駕第181章
畢竟那張圖完本也是預定放在這章的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160781
2021-06-08 10:56:4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