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86.寒假首日

佐渡遼歌 | 2021-06-08 20:00:01 | 巴幣 100 | 人氣 43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寒假第一天。
 
  李少鋒很早就睜開眼睛,拖著腳步走到廁所簡單盥洗之後才稍微清醒,雙手撐在白色陶瓷的洗臉盆兩側,低頭凝視著水龍頭持續流出清水。
 
  陽光從上方小窗照入,正好將洗臉盆連同鏡子斜斜切割成明暗兩個區域。
 
  李少鋒伸手盛住水流,注視著累積在掌心的清水從指縫流下。
 
  戴在無名指的晶藍色戒指表面反射著水光,漾得閃閃發亮。
 
  自己的高中生活已經度過六分之一了,將之化成實際數字之後遲遲無法湧現實感。李少鋒低頭凝視著晶藍戒指,暗忖若不是在開學不久意外撿到這枚戒指,絕對不會過上如此風起雲湧、高潮迭起的生活,其中自然也有過數次的生死關頭,卻沒有感到後悔。
 
  手掌和手指關節多出不少硬繭,那是每天揮舞那徹亞斯所留下的痕跡,倒映在鏡子當中的身體也變得結實許多,拉起下擺也能夠看出肌肉的線條與些許腹肌。李少鋒凝視了好半晌才轉開視線。
 
  窗外天空依然帶著深藍色,從狹窄的上方小窗可以窺見幾抹雲絮。
 
  李少鋒簡單盥洗之後回到房間,拿起放在床頭櫃的手機,解鎖之後開啟群組,坐在床邊隨意查看內容。
 
  昨天在唱歌的包廂發生了那起意外事件,雖然以結果而言算是勉強順利,回到工房向秦樓月報告之後也得到「無須太過擔心」的回覆,然而看在程書愷、許家瑀他們眼中應該頗受震撼。
 
  程書愷小團體的那四人也確實傳了加起來近百封的訊息,由於實在太煩了,因此直接黑單封鎖。
 
  徐雅筑倒是極端地連一封訊息都沒有,不過本來就不熟,也無所謂。
 
  許家瑀卻是遲遲沒有反應,因此特別單獨發了一個「班長,不好意思,請問妳有順利到家了嗎?」的訊息,接著收到一個貓咪比讚的貼圖之後就沒有下文了。李少鋒凝視著手機螢幕的聊天頁面,對於這個不同於待在教室時候的冷淡反應感到些許違和,然而仔細想想,自己和楊千帆可是公然和不認識的大學生大打出手,會嚇倒也在情理之中,不如說,願意回覆訊息就已經相當感謝了。
 
  「有順利回家應該就沒事了,看來克蘇魯研究會那兩人也沒有再去找他們的麻煩。」李少鋒滑掉應用程式的頁面,將手機放回桌面。
 
  話又說回來,這下子應該又令楊千帆的謠言多出一個全新版本了。李少鋒搖頭苦笑,暗忖自己在開學的時候曾經聽過各種誇大不實的謠言,像是已經與模特兒事務所簽約、與黑道有所牽連、夜夜流連市內繁華鬧區之類的,現在看來卻有種無風不起浪的感覺,大概也是因為偶爾會發生這些突發事件才會導致謠言久久不會平息。
 
 
 
 
  當李少鋒抵達交誼廳的時候,只見眾人都圍著客廳區域的壓克力桌而坐,桌上放著一盒各種口味的三明治,電視螢幕則是正在撥放著晨間新聞。穿戴整齊的男主播正色說著一則關於桃園國小學童走失的新聞。
 
  「早安,不好意思,我是睡得最晚的那位嗎?」李少鋒苦笑著問。
 
  「不用在意,燕子還在睡呢,她昨晚在練武場待到將近凌晨兩點,可能還要好些時間才會醒來。少鋒,你也先開動吧。」秦樓月笑著說。
 
  「嗯。」李少鋒點點頭,習慣性地坐到楊千帆旁邊,不問口味隨手拿了一個三明治,撥開包裝紙。
 
  「今天,你應該沒有特別的安排吧?有什麼班級活動嗎?」楊千帆偏頭詢問。
 
  「昨天那個是特例啦。」李少鋒急忙嚥下三明治,開口說:「寒假期間,我的行程全部都交給師父安排,無論是多麼恐怖的訓練課程都會努力撐過去的!」
 
  「……為什麼是以恐怖為前提?」楊千帆不解反問。
 
  「咦?呃,這個應該說是言語的修飾呢,還是某種過度誇大的形容呢,總之差不多就是那個意思。」李少鋒乾笑幾聲,敷衍帶過。
 
  這個時候,秦樓月突然開口詢問:「少鋒,你和千帆昨天在一中商圈和『克蘇魯研究會』的玩家發生了一些小衝突,不過昨晚我有點忙,只有稍微問個大概,可以說明一下相關細節嗎?」
 
  「不關少鋒的事情。」楊千帆立即插話說:「出手反擊的人是我,少鋒只是意外被捲入而已。」
 
  「不不不,會遇到其他隊伍的玩家都是因為我強硬邀請師父去唱歌的緣故,而且我也有出手,所以主要是我這邊的問題。」李少鋒急忙說。
 
  「我沒有責怪的意思,不用這麼緊張地替對方講話啦,只是剛好你們都在場,重新問清楚處細節。」秦樓月沒好氣地說:「我預計會在這兩、三天去中興大學一趟親自說明情況。昨晚已經有請片桐老爺子寄出信件了,現在就等對方的回覆。」
 
  「咦?樓月學姊要親自去道歉嗎?」李少鋒訝然問。
 
  「以免日後因此出現不必要的誤會與齟齬。」秦樓月說完,笑著補充說:「這件事情確實是對方先出手,再加上沒有人重傷,既然對方也是玩家,在床上躺個幾天就差不多痊癒了。我們這邊做足禮數,譚光韜那邊應該會當成小打小鬧處理掉,沒有問題的。」
 
  「那樣就……不好意思,麻煩樓月學姊了。」李少鋒低頭說。
 
  「不用那麼在意,這個也是我身為隊長的責任。」秦樓月笑著說。
 
  這個時候,頂著一頭亂髮的燕子滿臉不爽地拖著腳步踏入交誼廳,粗魯地點頭作為打招呼,繃著小臉坐到秦樓月旁邊,抓起三明治開始啃。
 
  關於昨日事件的話題也以此作為契機告一個段落。
 
  等到吃完早餐之後,眾人簡單收拾好桌面,繼續待在客廳區域討論寒假行程。
 
  秦樓月預計在寒假期間讓瞭望塔的所有成員都至少參加過一場遊戲,話雖如此,除了楊千帆、張定緯兩名有能力應付大多數遊戲的成員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需要支援與協助,因此將預計參加的遊戲分成「困難」與「簡單」兩個區塊,底下各自列著將近五十項遊戲。
 
  李少鋒拿著條列分明的A4紙,大略掃過那些遊戲名稱,然而大部分都是首次見到,除了某些特別奇怪的名稱以外也無法產生更多的感想。
 
  秦樓月流暢地進行說明──寒假期間,所有成員在會收到遊戲邀請的早上六點、中午十二點、晚上六點和半夜十二點都要在交誼廳集合,端視情況立刻參加遊戲,至於突襲邀請一律無視。
 
  再者,只參加列在名單上面的遊戲。
 
  「困難」的遊戲需要楊千帆、張定緯都同時收到邀請才會參加,視情況可以再多帶一名成員;「簡單」的遊戲則是只要楊千帆、張定緯其中一人有收到邀請即可,視情況可以再多帶一至三名成員參加。
 
  這樣聽下來,雖然被列入目標的遊戲很多,實際參加的機率還是不高吧。李少鋒暗自計算著機率,不過很快就放棄了。
 
  「我會整理出每一項遊戲的內容和注意事項,不用擔心。」楊千帆輕聲說。
 
  「嗯,那麼就麻煩師父了。」李少鋒急忙道謝。
 
  「──好啦,那麼關於遊戲的部分就先到此告一個段落,趁著大家都在,順便討論那個『感知真氣』的話題吧。」秦樓月輕拍著手,微笑開啟新話題。
 
  這個時候,一直站在旁邊的片桐總一郎即時端著剛沖泡好的紅茶,替每個人都斟滿一杯,同時端上剛烤好的手製夾心餅乾。
 
  從花蓮蒼瓖城返回台中的時候,李少鋒就在瞭望塔成員們的包圍之下鉅細靡遺地坦白當時所發生的事情,其中,關於感知真氣的部分也坦白了從夏羽那邊聽來的理論,反覆說明了好幾次。
 
  當時,秦樓月表示從理論而言,那個方法確實可行,然而連續散出無數道氣息進行連接、進而讓感知真氣散得更遠的方式過於浪費,難以用於實戰。
 
  最終,眾人得出「除了李少鋒,瞭望塔的成員當中大概只有楊千帆、張定緯兩人勉強有辦法使用這種方式散出感知真氣」的結論,話雖如此,那樣依然會導致氣息劇烈消耗,嚴重影響後續行動。
 
  「那麼就請少鋒先用那種方式散出一次感知真氣吧。」梁世明幫忙總結地說。
 
  「好、好的。」李少鋒急忙嚥下夾心餅乾,端正神色,提氣之後散出感知真氣。
 
  瞭望塔的其他人同樣紛紛提氣,眼瞳閃爍異芒,用著各自的方式進行觀察。
 
  數秒過後,李少鋒散去感知氣息,開口報告說:「大概就是這樣。我剛才將感知真氣散到瞭望塔的地盤範圍了。」
 
  「……倒是看不太出來什麼問題?」梁世明詢問著其他人的意見。
 
  「人家也看不出來。」燕子攤手說。
 
  「我也是。」張定緯同樣搖頭。
 
  「本來感知變化就是很難看出端倪的變化,畢竟若是一散出來就被輕易察覺也沒有意義了。」林誠苦笑著說:「雖然也有可能是我的修為不夠高深啦。」
 
  「如果可以藉由調理變化將我的氣息輸到體內,或許可以察覺到某些細微差異,然而少鋒尚未學過相關變化,無法進行配合,貿然那麼做的結果不是被化散就是我遭到反侵,進而內傷。」秦樓月思索著說。
 
  嗯?但是待在蒼瓖城內那棟玉井建設的別館時候,夏羽不是將氣息輸到自己體內,確認傷勢……有嗎?李少鋒的記憶有些模糊,沒有深思,急忙說:「那樣就不要嘗試那個做法了!」
 
  「接下來讓我試試看吧。」楊千帆開口說:「只要我能夠利用那個辦法順利在這裡散出感知真氣,整體原理應該不會和少鋒相差太多,可以發表一些相關意見。」
 
  「確實,帆帆的意見怎麼看都比笨蛋學弟靠譜。」燕子說。
 
  「那麼就麻煩師父了。」李少鋒低頭說。
 
  楊千帆隨即提氣,酒紅真氣一蕩,數秒之後就開口說:「成功了……順利將感知真氣散到原本沒辦法觸及的位置,能夠涵蓋住我們瞭望塔在華文高中的地盤,如果更遠也沒有問題。」
 
  「喔喔!這樣可是一大進展!表示其他人也能夠使用那個做法在地球散出大範圍的感知真氣。」梁世明說。
 
  「只是氣息的消耗速度確實相當劇烈,而且精準度的部分和遊戲場所有些許差異,需要一些時間才有辦法調整到最佳狀態。」楊千帆微微偏著頭計算,片刻才說:「廣範圍的話,我大概使用兩次就是極限了。」
 
  「我的氣息總量比千帆少,應該就不用嘗試了。」張定緯苦笑著說。
 
  「所以除了少鋒之外,還是沒辦法用在實戰上面啊。」梁世明遺憾地說。
 
  「說不定殲滅軍、蒼瓖派那些大型隊伍也早就知道這種用法了,只是礙於條件過於嚴苛才沒有廣為人知。這次算是少鋒學弟誤打誤撞發現了。」林誠猜測說。
 
  「追根究柢,感知真氣的效果就是索敵、偵查之用,再加上這是基礎七變當中的變化,所有玩家都該學會,隊伍當中自然不會配置專門施展這項變化的成員,因此施展時候都務求輕、薄且迅速,將氣息消耗降至最低,這點應該也是這種散出方法沒有廣為人知的理由之一。」秦樓月說。
 
  「等等,為什麼沒人知道這個方法暫且不論……這樣子不太合理吧。」燕子皺眉說:「笨蛋學弟在蒼瓖城的時候連續散出廣範圍的感知真氣好幾次了,真氣依然沒有見底,但是帆帆現在卻說她最多散出兩次,他們兩人的真氣總量有差得這麼懸殊嗎?」
 
  此話一出,李少鋒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自己集中,然而自己對此也是一知半解,若不是夏羽出言解釋,說不定甚至無法釐清為什麼有辦法在地球順利散出感知真氣,苦笑著說:「我也不曉得為什麼喔。」
 
  「真是派不上用場耶。」燕子立刻低聲罵。
 
  「單純推論起來應該就是這樣吧。」張定緯說。
 
  「多出數倍以上嗎?」林誠難掩訝異地說。
 
  「這個的話……所謂的氣息總量本來就很難精確測量,會隨著本人當天的身體、精神狀況出現變化,有時候會因為面臨生死危機的時候激發出大量潛能,也聽過因為某一個契機在短時間內出現突飛猛進的增幅。」梁世明苦笑說:「雖然人類習武練氣已經有數千年的歷史了,然而依然有許多不清楚的部分。」
 
  「那些外星文明練氣練了幾萬年,也不一定都弄清楚了。」張定緯笑著補充。
 
  「總而言之,氣息總量這方面本來就很吃天賦。我的情況就是一個最佳例子,無關習武練氣的資歷,總量很少的人就是很少,某個境界也會遇到類似天花板的瓶頸,做什麼都很難改變。」秦樓月說。
 
  「少鋒的氣息總量確實很多,然而他的恢復速度也是超乎尋常的水準,我認為兩者相加才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楊千帆補充說。
 
  「喔喔,確實恢復速度也是一個重點。」張定緯頷首說。
 
  「雖然在地球的效果有限,不過這種散出感知真氣的用法在遊戲當中應該會有奇效。」楊千帆說。
 
  「遊戲裡面的氣息原本就可以散得頗遠了,沒有必要散得更遠吧?」林誠問。
 
  「有待研究。」楊千帆語帶保留地說。
 
 



創作回應

赤月狼
那個...李少風是哪位?
2021-06-08 22:28:01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1-06-08 23:16:05
秦思
「真是太不上用場耶。」燕子立刻低聲罵。
2021-06-11 04:37:47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1-06-11 11:23:2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