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59

符晴 | 2021-06-09 20:00:02 | 巴幣 474 | 人氣 234

五章(31-59)
資料夾簡介
主角從曉之陣取回力量回來後,開始跟著聯盟進行一連串的行動,而首要的目的,就是阻止黑魔法師的軍團長——





或回到上一回




59

【告別的起點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鏗鏘聲響,僅存的視野內是被彈飛而迴轉落在地上的劍。
 
  「什麼……」
 
  那個魔族將領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身體不自然地向後退去。
 
  還好有趕上……
 
  已經黑掉一半的視線勉強能看見有根石柱從地表突出擋在身體上,剛才魔族將領的劍正好刺在這個石柱上,才能彈開他的劍,而反作用力也順勢讓他後退了幾步。

  趁著他硬直的時間,我咬牙用剩餘的力氣逼迫自己提起身,右手罩在腦門上,擠出最後的精靈之力用左手對著他的腳,將那裡再次凍結。

  ……這就是我最後的法術了!

  在成功結凍的那一瞬間,我已經沒了顧慮左右的意識,只想著用盡剩下的氣力嘶吼——
 
  「神獸!趁現在!」
 
  那個魔族將領順著我的聲音惶恐地看向神獸,微弱的感知裡感知到神獸的位置凝聚了更加強大的光屬性能量,一道飛射的聲音下,那個魔族將領瞬間沐浴在由這股力量發射的光束炮裡,再一次發出痛苦的慘叫聲,最後留下了一股燒焦的軀體癱軟地倒在地上。
 
  拜託……這次可千萬別爬起來了……
 
  我吃力地看著眼前的敵人,除了已經施不出任何法,呼吸也變得異常困難,大概一次呼吸只能吸到平常的一半,整個身體有著詭異的發熱,感覺每個細胞都在抗議,耳朵裡只有自己心跳的撞擊。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只是死命地盯著眼前會不會再有動靜的魔族將領,告訴自己還不能放鬆下來。
 
  就在我頭昏腦脹地跟意識拔河的時候,忽然一雙手從後面輕輕撫上我的肩膀,像是怕弄痛人,我身體微震,同時溫柔的話語垂降下來。

  「你真的做得很好。」

  那一秒我覺得身體裡的所有氣力都隨之銷聲匿跡。
 
  「女皇……」
 
  我連轉過去看她的力氣都沒了,努力撐起的視野在脫力之後一口氣變得逼仄,隱約能看見那因哈特也來到前頭確認那個魔族將領的情況,確認對方已經陷入了不會馬上醒覺的昏迷,將他的武器給收了起來,以防萬一。
 
  「再撐一下,馬上就會請其他人替你治療。」
 
  西格諾斯似乎也跪了下來,施力好讓我靠在她的雙手前,或許是神智依舊迷濛,有一種金屬般的異音一直在腦袋裡製造雜訊,不斷擴大,讓原本已經模糊的視野變得更淡。
 
  沒有氣力再去想這個雜音是怎麼回事時,要衝破腦袋的音頻突然消失,我什麼都聽不見,彷彿陷入了一瞬間的空白,如同意識被抽離,我不由地站起身來。
 
  「昕里,你先別勉強自己站起來……」
 
  看見剛剛還癱著的我忽而站起,西格諾斯還不清楚究竟是如何,在此期間,我聽見神獸馬上就衝著在場的兩個人用比平常還慌張的語氣提高了音調。
 
  「西格諾斯,那因哈特,快從昕里身旁退開!」
 
  從我這個角度只能看到那因哈特望著神獸一愣,或許是想問祂為什麼要這麼說,但又建立是在神獸難得如此的情況,還是先暫且退開了幾步。
 
  我沒有馬上理會旁人,而是先自顧自地看了看身上的傷痕,從原有者跟那個魔族將領的戰鬥下來,雖然沒有致命傷,但身上也多少是被劃開的傷痕。

  看著身體這副慘況,我鄙夷地嘆了口氣。
 
  「果然是一個愛往火堆裡撞的人。」
 
  「你是……」
 
  察覺到我語句的不同,西格諾斯從背後出聲詢問,我轉過去,表情淡然,被風吹著的傷口有些發疼。
 
  「他就是昕里體內的另一個人格。」

  神獸代替我回答了這個問題,聽到這般回覆的那因哈特不敢輕舉妄動,但還是很快出口告誡了西格諾斯。
 
  「女皇,請後退一點。」
 
  正當局面開始僵持,不遠的樹叢傳來踩踏而引起的沙沙聲,奪去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看過去的一瞬間,心臟跳動的聲音又重重地在耳膜裡迴盪了一回,連帶著我的表情也跟著動搖。
 
  伊卡勒特走了過來,身上看來也經歷不少激烈的戰鬥而搞得些許破爛,不過比起原有者的狀況也算是好了太多。

  如果是因為發現到我的氣息而馬上趕了過來,光是想到這個只有上文的推測就讓我一陣惱怒。
 
  「看起來你對我的話視若無睹啊。」
 
  我不清楚這句話含著哪些負面情緒,又或者根本什麼情緒都沒有,就只是一串文字而已。

  「我主要是來看他的狀況。」

  伊卡勒特言簡意賅地撇開我的話並同時表明來意,而這也不是什麼讓人意外的事,我擺擺手,再一次嘆了口氣。

  既然怎麼樣都是要遇到,他也好我也好,趕快結束話題就離開吧。

  「也罷,總之——」
 
  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但我還真沒想到預知的一部份會是自己,而且自己還真的有打算說出這句話。

  反正,未來就是這樣,看到了也不能改變什麼,我早就知道的。
 
  「再這樣繼續竄改未來的話,會付出難以想像的代價的。」
 
  現場在我講出這件事時有一刻的沉寂,只有風呼呼的聲音滾著草浪,三個人的表情都有些許的變化卻都閉口不言,又或許是在隱藏心底的那股驚濤駭浪。

  「你這是什麼意思?」
 
  那因哈特首先問出口,而我也很快地回答了他。
 
  「字面上的意思。」
 
  我的視線流轉到最照顧原有者的神獸身上,語氣平穩卻像是在譴責祂,講到後頭又變得嘲諷。

  「這次只是運氣好,才不至於引發更嚴重的後果,要不然大家的女皇就危險了。」
 
  神獸望著我沒有說話,又或許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就像是為了幫助祂,或他,西格諾斯的聲音又再一次響起。
 
  「我早就了解改變未來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她湛藍的瞳孔直視著我,那裡沒有任何一點動搖,滿是堅定的信念。
 
  「昕里也是跟我一起走在這條路上的人,我能做的,就是用聯盟的力量去全力幫助他。」

  這個回答讓我想起當初在旅店時的爭論,果然什麼樣的領導就養出什麼樣的人,回答都是那麼的有信心跟不切實際。
 
  「那就要看妳有沒有那個能耐了。」
 
  而我的反應也是一樣,說完以後,就做出一個拭目以待的神情。

  用這樣的表情打量完她之後,我再次開口,講得不像是自己的事,因為也真的不是我的事。

  「我該說的話都說了,希望這個傢伙還站得穩。」

  話裡的暗示意味相當明顯,在我閉上眼睛前也看到西格諾斯有立刻察覺,當機立斷地跑了過來,只不過我可不知道我會倒向哪一邊,反正身體要還給原有者了。
 
  意識又再度變得恍惚,像是被強制喚醒,感覺身體輕飄飄的,我再次睜開眼睛時,眼前是西格諾斯跟那因哈特,而我好像靠在什麼東西上,熾熱的溫度一直從背後傳來。

  剛想要開口,氣管就像是被什麼卡住而讓我猛烈的乾咳,好一陣子才平緩過來,視線也接連恢復正常,只不過頭腦還有些迷糊。
 
  「昕里,你沒事吧?」

  西格諾斯憂慮的臉問得小心翼翼,我沉默了一會,然後緩慢地點了兩下頭,她似乎才放心下來。
 
  身體的感官似乎進入了一種暫時的遲緩,我懵地抬起頭,跟伊卡勒特注視著我的視線撞在一起,既然眼前只有西格諾斯跟那因哈特,那這個支撐著我的靠山,肯定就是他了。

  右手的手臂上是他緊抓的手,沒有一絲縫隙般牢靠。

  就連伊卡勒特在簡短地跟兩人報告入侵耶雷弗的魔族已經全數肅清,他只是動作快先回來之後,我隨著時間恢復了一點體力,想要站起來還是被他錮得牢牢的。
 
  「現在真的沒事了……」
 
  「聽話。」
 
  他用只有我能聽到的聲音說話,很淡,卻不容反抗。

  「那你至少讓我腳踏在地上。」

  面對我的討價還價,伊卡勒特沒說什麼,可能有些無奈,但他還是用他自己的方式將一直平靠在他身上的我扶了起來,其實可以不用這樣的。
 
  原先被擊退的士兵在這個時候終於醒了過來,在那因哈特的命令下將這位魔族將領給拘捕,留待後續處置。
 
  一處理完眼前的敵人,我就從遠處看到了米哈逸等人跑向我們,想要走過去卻又被伊卡勒特給扯了回來,最後只能像木頭一樣定在原地迎接大家。

  看到我身上坑坑疤疤的樣子,其他人、特別是奧茲尤為吃驚,而在看到那個被綁在一旁的魔族將領時,她說出了前線也有幾個魔族將領,但沒想到會有一個落在這裡的事實。

  「昕里跟大家都成功守護了彼此。」
 
  而西格諾斯不會略過任何一個人應有的表揚,她很快就說了這個魔族將領是我用盡全力打倒的敵人,而在場的所有人在我的努力下沒有一個人受傷。
 
  情況還不只是這樣,就在這個瞬間,從世界樹的方向突然發出了一道極為耀眼的光,刺眼的光線讓眾人閉上眼睛,在這其中我聞到了如草木般清新的味道。
 
  等到睜開眼睛,世界就像是被改頭換面了一樣,我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消散的烏雲後面是和煦耀眼的太陽,原本枯乾的大地再次出現了新芽,連帶耶雷弗的草木都變得繁盛,陽光跟江水都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一片綠意再次覆蓋了整個大地,生命樹也恢復了原貌。

  原來,已經天亮了。
 
  「看來英雄那邊也成功打倒了敵人。」
 
  那因哈特對目前的情況做出了推測,既然這一切是由英雄們所面對的戴米安而起,恢復正常也應該就代表英雄們確實成功了。

  而不久聯盟便傳來了捷報證實,魔族軍已被聯盟打退,領導者戴米安已被英雄擊倒,確認死亡。
 
  這個消息再一次的宣告了聯盟的勝利,即使大家看起來都蓬頭垢面,卻還是抵擋不住曙光終於再次出現的喜悅,除了我跟伊卡勒特的騎士團長都活蹦亂跳的。
 
  我心底也著實為這個結果感到高興,要是還得繼續戰鬥,我就只能當看戲的花瓶了。

  「大家都辛苦了,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處理吧。」
 
  最後,那因哈特打算馬上著手進行聯盟的疏散及各地狀況回報等事項,難得他這次也是一整個好心,只帶著狀況良好的士兵去處理這些事,留給了我們休息的餘地。
 
  雖然嘴上說不用,但眼下我是六個人裡面明顯傷的最重的一個,所以伊卡勒特堅持要把我送回家,奧茲也抓著伊麗娜靠了過來,四個人要去同一個地方那剩下的兩個也會跟過來。
 
  結果大家就一路把我給送進家門,我也乾脆叫大家留下來直接一起治療,就在所有人用藥材幫我稍微包紮傷口恢復之後,在這段時間內本就多少有回復力氣的我使用治療魔法治癒了大家的傷口。
 
  治療完傷勢,可自己身上的蓬頭垢面是沒辦法醫好的,因此大家有志一同,決定今天就先以這樣做結,我送大家出門之後,確定好沒什麼事情,就在家裡什麼都不做休息了一天。
 
  經過一整天的修養,醒來時我感覺又精神百倍,腦袋比起昨天終於又可以重新活動起來。

  今天的我並沒有馬上出門,奧茲跟伊麗娜說了早上要來串個門子,大家再一起過去女皇之路。

  所以我在廚房稍微準備一下後,很快就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趕快下去應門之後,也確實是她們兩個,奧茲手上還抱了一籃麵包來,形式各異,遠遠聞都能聞得到麥香。

  「我們帶了好吃的麵包,如果還沒吃的話可以一起吃!」

  「好呀,那我去泡個茶!」

  我笑著回答,然後就帶頭走向了廚房,站在火爐旁準備拿茶壺泡茶,還問了一下她們喜歡哪種茶,在等茶的同時順便閒談。
 
  「原本伊卡勒特也要來的,只不過他半路被那因哈特叫走,說是有事情要詢問。」

  看伊麗娜狐疑的樣子,或許除了身為隊長的米哈逸之外,騎士團長單獨被叫走是一件罕見的事,我也跟著她的這句話發出咦耶的聲音。
 
  「好奇怪,平常都會一起跟大家講的,是什麼事需要單獨講呀?」

  就連奧茲也跟著思考起來,我看著她們兩個,忽然夢境最末端的畫面在我的腦海中閃現,伴隨著玻璃碎裂的聲音毫無預兆,彷彿是在明晃晃地提醒著我——

  如果夢境的前半段已經成真,那伊卡勒特被叫走和循聲一閃而逝的畫面絕對不只是巧合。
 
  明明站在火爐旁,背後卻升起一絲惡寒,我下意識摸索自己的口袋,卻發現放在那裡的卡片早已消失,凝聚力量,真實預知已經可以使用。

  那個瞬間我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
 
  「算了,之後有機會的話再問看看他吧。」

  伊麗娜擺手,還在跟奧茲閒話家常,我卻有種我跟她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聲音跟身影都變得越來越小,自己這邊暗了下來,好像要被拉出某個空間外的感覺。

  最後是水沸騰的聲音勉強讓我回過神來,我假裝無事地把茶遞上桌,才剛要坐下又有敲門聲。

  「啊啊,應該是伊卡勒特吧?」
 
  伊麗娜才剛說完,我就迫不及待地走了過去,心中有種害怕丟失什麼的恐懼在逐漸擴大。
 
  開啟門,看見那個黑色身影的同時,我竟然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

  「快進來吧,伊卡勒特。」
 
  我勉強提起一個笑,對上他平常不帶情緒的眼神,拉開門讓伊卡勒特走了進來,奧茲跟伊麗娜也朝著他揮手,他也簡單示意。

  不過就在我們三個用餐的時候,我開始有些心不在焉,又或者是想讓自己很進入奧茲和伊麗娜聊天的話題,似乎想要藉此擺脫什麼東西。

  而伊卡勒特,雖然我們有準備東西給他,他卻一口都沒有動,甚至沒有碰。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話題結束,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該是時候去見女皇,所以我就讓大家先在外面等,畢竟都拿了麵包給我吃,作為交換桌上的東西我自己清理就行。

  姐妹淘先出門在外等了之後,伊卡勒特留在原地,還是幫了我一起收拾東西。

  「謝謝……」
 
  整理好後,伊卡勒特也打算先走出門,心中不安的感覺仍在,讓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陰錯陽差地叫住了最後頭的伊卡勒特。

  他轉過來看向我,我這時突然有些不敢看他,只得看別的地方佯裝閒聊。
 
  「那個……聽說你剛剛被那因哈特叫走了,有發生什麼事嗎?」
 
  就在我問出這個問句、視線重新放回他以前,回覆我的只有滿室的寂靜,和外面的蟬鳴。

  他看起來也沒有生氣,或許只是在想怎麼說會比較好,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像是被這樣的舉止嚇到,趕緊解釋說這是剛剛大家有提到,自己只是因為好奇才問的。
 
  然後,他像是考慮了很久,才說出這一句話,然後默默別開了眼神。
 
  「沒事,一些雜事而已。」

  聽見這個回答時心底似乎被螫了一下。
 
  他雖然這麼講,不過從窗外流進的光影斑駁落在他的眼眸中,我似乎從那裡看見了一個我不應該懂的秘密。
 
  「嗯……好吧。」
 
  我用不以為意的語氣趕緊結束了這個話題。

  就在他伸手要二次握上門把時,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我冷不防地又開了口,似乎就只是想這樣耍賴把他給留住。
 
  「伊卡勒特,如果未來發生了什麼事,記得一定要跟我說。」
 
  他的動作一滯,然後又轉過身來,一副疑惑。

  「為什麼突然提這個?」
 
  「因為……就是以防萬一,我們要互相幫忙……」

  面對我忽然心虛地說不出一句完整語句的樣子,伊卡勒特倒是挺有風度地回答了我,恍若就是沒發現我那些思緒,只是認為我又在講那些不太具體的話。
 
  「你搞出來的事,我每一次都會幫你解決的。」

  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還是他那一貫對我的溫柔。

  而這樣的善良,卻莫名讓心底有一種就此被隔絕在外的酸澀。
 
  「那我也會好好陪你度過這些事情。」

  我不自覺錯開了視線,不打算再停留在這個話題,連忙叫伊卡勒特先到外頭等我,而他在闔上門前,先前的柔和消失,沉沉的眼眸裝載著翻湧的某種情緒。
 
  越來越強的不安感像是一條荊棘滿懷著惡意,從腳部一路生根朝著身體向上攀爬束縛住自由。

  我彷彿又一次失去了所有力氣,無助的雙手撐在桌上,閉上眼睛,想要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就好,桌面冰冷的觸感卻寫實地提醒我這是活生生的現實。

  需要很用力,才勉強能擠出一句呢喃飄盪。

  「你會離開的……」

  不只是魔族入侵,就連他的離開,那些我開始無法觸及的事,或許都是改變未來所帶來的後果。

  也或者,就跟他所想的一樣,是看到了而無法改變的事實。

  漫長的噩夢或許現在才要開始,黑得化不開的夜晚不再潛伏,一點一滴嶄露在眼前,其實到處都已經是它所留下來的痕跡。

  被推開的門正慢慢的關上,取而代之的是一扇更老舊的門,裡頭開始發出沉重的聲響。

  我徬徨地看向窗外——

  叮鈴、叮鈴,掛在窗戶上的風鈴靜靜地搖曳著。


 


59.End


next stage.


下一回










五章終於結束
劇情開始有變化了
很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創作回應

阿鳴
劇情感覺會開始急轉直下[e8]
2021-06-09 20:09:39
符晴
我也不知道[e21]
2021-06-10 11:40:58
大漠倉鼠
魔法無所不能卻也有所不能~
2021-06-09 21:52:12
符晴
詳情請見下章分曉!
2021-06-10 11:40: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