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30 無薪焰

肥宅鯊J shark | 2021-05-25 11:44:45 | 巴幣 1044 | 人氣 137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帝國分區劍帝之爭準備開始!能夠看得出來每位選手都在熱血沸騰的準備比賽中!而這次比賽或許是為了給選手們更充分的時間做準備,將比賽流程延長至三天,這個安排或許能讓我們看見更多精彩的比賽!」

  我聽見播報員說的忍不住看向祖父,他只是以微笑帶過,沒想到他竟然會為了艾爾夫拉長比賽時間,要知道這個決定以前從來沒有過,同時讓一個C級魔法師進入也備受爭議,然而祖父面對主辦單位沒有妥協,而是拿出氣魄壓制眾人,並執意要將比賽拉長至三天,明明一天半就能解決的比賽。

  「祖父大人你的如意算盤可能今天就此結束。」

  祖父對我的話沒有什麼反應,壯碩的身軀放鬆地在沙發上坐著,看起來十分相信艾爾夫。

  既然祖父要用雙眼看看艾爾夫到底能不能通過,我也不再干擾他,而是查看比賽名單。

  以往都是用多個比賽場地在兩天內解決所有的比賽,這次因為改成三天,於是利用魔法創造出最大的競技場來當作比賽場地。在查看選手名單的時候,發現艾爾夫是在第八組,而且是在我對面的賽區,除非他真的能爬到決賽,不然不可能遇到我,但我相信他會墜落谷底的,同時讓祖父知道我才是應該被他認同的。

  而比賽是早上十點開始,在十點之前能看見許多攤販正在做準備,同時看見許多選手已經在過來做準備,就是沒看見艾爾夫。

  怕了嗎?我想不是,可能是在自己習慣的地方熱身比較舒服,反正只要在自己的比賽開始前十分鐘報到就好。

  第一場比賽開始之後眾人開始歡呼,於是我將注意力放在比賽上,想看看這次的選手們誰有可能會成為我的勁敵,在到艾爾夫比賽之前我看到一位比較有可能會成為我對手的人。

  ~★~

  「哥哥加油!」我待在休息室裡面忍住緊張感,溫蒂則是在一旁幫我加油,只有選手以及親人好友能進入休息室。

  「嗯,謝謝。」我盡力忍住緊張感,告訴自己可以的,同時拿起一旁比賽指定的衣服穿起來。

  這件衣服外型十分普通,看起來有點像學院制服,然而延展性十分不錯,在動作上沒有什麼妨礙。而比賽指定這件衣服當然不是材質,而是上頭被附上某種特殊魔法,聽說是由埃爾哈德發明,目的是為了保護選手們,實際的效果在前面幾場比賽就能夠看出來。

  「如果可以好想幫哥哥身上施放一些輔助功用的魔法,或是附上一些媒介魔法。」溫蒂看著衣服上的魔法陣提出想法,然而對我使用魔法是不行的,媒介魔法對我而言則是不好使用。

  要施展輔助類型的魔法是可以的,但只能夠在比賽開始後自己對自己使用,如果是在比賽前先施放或是比賽時選手以外的人對選手使用,就算是犯規。

  至於媒介魔法最大的問題是我的魔力並不多,如果因為媒介魔法而導致我的魔力消耗太多無法繼續戰鬥就麻煩了。

  我謝謝溫蒂關心我的想法,拿起武器確認沒問題就走出休息室。

  走出去就看見雷爾達姆在另外一邊,他緩慢的走過來用高我一點的身高看著我,但不是傲視而是正眼看著我。

  「如果你這次不夠強,我一定會毫不留情的砍下去。」雷爾達姆用他的拳頭輕碰一下我的胸口,「燃燒自己的全部吧。」

  他說完就準備從另一邊上臺,居然在比賽前鼓勵對手,面對他我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否則就是辜負他以及我自己。

  我站在場地西邊的入口等待播報員介紹我再進場,同時利用等待的時間觀察場地,大約是長寬各一百公尺的平面場地,同時場地旁放著兩尊類似水晶材質的人偶。

  看過前面幾場比賽我也了解那個人偶是拿來做什麼的,正是與我們身上這件衣服的魔法進行連結,目的是為了保護選手。

  因為這個魔法的關係,比賽的規則也有變化,以往是像測驗一樣的規則,這次則是將人偶擊碎才算獲勝。至於如何將人偶擊碎很簡單,就是對對方造成傷害,這樣人偶就會出現一定程度的受損,同時雙方受到的傷害也減輕許多,不至於受到太嚴重的傷。

  這個人偶的好處就是打破以往沒有任何防護的狀態,據說以前就是有人不懂得住手而導致其他選手死亡,也有人不敢放開身手而輸掉比賽,這項魔法讓選手們可以完全放開。

  而發明這項魔法的埃爾哈德正坐在貴賓席看著比賽,同時觀眾席上有不少女孩子為他著迷,他發覺後馬上看向那些人微笑著揮揮手,瞬間讓她們心花怒放。

  「那麼比賽準備開始,先來介紹選手!位於東方的選手雷爾達姆•查爾德,因為性格粗暴同時力大無窮,被稱作『烈火莽夫』,是傳統流派狂炎流的頭號弟子!同時持有狂炎流掌門所做的『無薪焰』,就算沒有薪火依舊猛烈的燃燒著!」不知為何播報員也跟著激動起來,但沒有影響到我的心情,不管播報員介紹他介紹的如何,或是介紹我介紹的如何都不會影響到我,我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

  雷爾達姆聽到介紹便緩緩走入場內,同時揮舞手中的「無薪焰」,他的招牌大笑馬上引起臺上大部分人的歡呼。

  「再來是西方的…咦?嗯…」播報員看著手上的名單疑惑起來,不知道是自己拿錯資料還是真的是這樣,向一旁的工作人員確認後繼續說下去,「咳咳,不好意思,接下來要介紹的選手是艾爾夫,一個毫無資料、全身是謎的選手…使用的流派是我流…」

  播報員看著手中的名單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講,為了不再讓他感到麻煩我決定走出來,原本觀眾席就在悄聲討論著,看見我出來馬上變成嗤笑聲。

  「就這樣也能進入劍帝之爭?看來我明年有望了。」

  「我流?劍士扮家家酒玩多了啊!快點滾回去!」

  「看來只有身材不錯而已嘛,該不會是用身體才通過測驗的吧。」

  觀眾席上此起彼落的數落聲都是針對我,所有人鄙視的眼神都聚焦在我身上,坐在上頭的埃爾哈德更是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

  面對這些我全都忽視,正眼看著眼前的對手,這裡只有兩個人願意正視我而已,身後的溫蒂以及眼前的對手。

  我終於稍微理解雷爾達姆在想什麼,你並不是以羞辱我為目的才要跟我對決的吧,就算知道我很弱小,依然不抱著戲謔的心態跟我正面對決。

  我屏蔽周圍所有的噪音,只專注於眼前的眼前的人。

  「確認雙方魔法都準備好了!」我們雙方的衣服在進入場地時就跟人偶連結在一起,而裁判確認完沒問題後就離開。

  雷爾達姆面對拿起武器的艾爾夫笑了,並不是看不起,而是打從內心感到興奮。

  沒錯,不同…完全不同!那把懦弱的劍扔掉吧!我要看到的就是這個眼神,不管其他的一切,眼中只有敵人的對手!來吧!燃燒全部吧!

  「看來雙方都已經迫不及待!對戰開始!」

  話音剛落,雷爾達姆使出全力向前衝,同時被火焰覆蓋住,如同魔獸一般向前沖鋒,然而…

  「艾爾夫選手居然衝出去了!」

  與大家的想像有出入,艾爾夫像是疾風一般迅速鑽到雷爾達姆的懷中,帶著如同火一般的凶猛,要將對手給咬殺,看懂的人馬上理解艾爾夫是利用火神流的步法衝刺,並在其中帶入威力大,動作幅度卻過大的土神流。

  「好的一手!」雷爾達姆的武器過長,近距離戰鬥並不是他的優勢,然而他沒有緊張,而是馬上向下一揮,同時利用「無薪焰」噴出火焰,艾爾夫的身影卻再次消失。

  「縮地」嗎?那是左還是右?「空步」?「漩渦」?每種都有可能,因為他學習過四種流派導致雷爾達姆思考的時間增加,那麼…什麼都不管就對了!直接燃燒起來吧!

  一瞬間,雷爾達姆的身上燃起更大的火焰,亮光閃起的一瞬間讓所有人將視線移開,同樣的,雷爾達姆的視線也被自己阻擋。

  人呢?我迅速掃視周圍卻沒發現,正當我往上看的時候我才理解艾爾夫真正的位置。

  「伏地•破峰!」被魔力纏繞住的右腳毫不留情的由下往上精準踢中雷爾達姆的下巴,人偶的頭部瞬間出現裂痕,如果沒有魔法保護的話,估計雷爾達姆的下巴已經碎裂。

  雖然魔法降低不少傷害,卻沒有阻擋暈眩感,雷爾達姆被強烈的暈眩感影響,重心變得不穩,艾爾夫沒有放過這個機會,準備進行下一波攻擊,雷爾達姆並沒有將機會放給艾爾夫。

  「烈焰爆破!」

  雷爾達姆沒有任何遲疑,以姿勢不穩的狀態直接朝地板使用魔法,強力的爆炸再次出現,然而暈眩加上姿勢不穩,這次的衝擊力比過往小得許多。

  「沒想到!艾爾夫一個假動作後實則以後背落地,趁雷爾達姆向上看時毫不留情的給他下巴一個踢擊,顯著的傷害能從人偶上看出來,只是艾爾夫看來也沒好到哪裡,人偶全身都有細小的裂痕。」

  如同播報員所說,艾爾夫是硬撐著火焰攻擊的,雖然魔法有減輕傷害的效果,但多少還是受到點灼燒。

  「好極了!好極了!繼續!繼續!」雷爾達姆興奮地大喊著,看起來剛才的暈眩已經消失無蹤,實際上是完全無視吧。

  此時的雷爾達姆視角出現些微模糊,但他什麼都不管,也不願解除身上的火焰,就是要燃燒體內的魔力,為了眼前的戰士。

  雷爾達姆無視暈眩直接向前衝,我算準時機點準備利用水神流的步法「漩渦」到他身旁進行攻擊時,被雷爾達姆預判到,揮出斧頭進行逼退,都已經準備出手的攻擊姿勢難以轉換成防守,我只能夠馬上後退。

  「再來!再來!燃燒起來吧!」雷爾達姆體內的魔力是否增強過頭了?這點能從他身上巨大的火焰看出一二,我該做的是什麼?

  應該要等到他魔力耗盡以後再向前進攻嗎?還是毫不畏懼的向前進攻?面對眼前的戰士我要做的是什麼?

  「來吧!艾爾夫!」兩個魔法陣突然從雷爾達姆前方出現,我才意識到他居然還有時間另外編制魔法陣,他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莽夫,「怒吼吧!衝鋒吧!戰場上何須恐懼!『無懼之焰』!」

  火焰如同千人大軍壓境,但我沒有防禦的意思,在這如同A級魔法的面前我的防禦不堪一擊,現在要做的很清楚了,就是向前!

  火焰瞬間侵蝕一半以上的場地,甚至啟動場地的防禦魔法保護觀眾們,正當人們想看艾爾夫倒在沙塵之中時,他從還未消失的火海中飛奔而出,他的人偶也比原來破損的更加嚴重,估計只要再一擊就會粉碎,然而他毫無畏懼的筆直前進。

  艾爾夫無視生物本能的恐懼,就算知道會被燒傷、被火焰推開,就算如此還是得向前進。

  將自己體內所有的魔力傾瀉而出,不是為了防禦,而是為了接下來證明自己的一擊。

  為了最強的斬擊必須將所學全部都完美連結在一起。

  此時整個競技場內的魔法師們都能夠清楚感受到艾爾夫的魔力在這一擊後就會歸零,連雷爾達姆也很清楚,這時候只要往後避開艾爾夫的攻擊就好,再來就是長時間的消耗戰。

  然而…

  這樣子的勝利並非我所求,那股炙熱的斬擊到底包含多少的意念,為了回應他我要做的就是讓現在的我使出全力迎擊。

  無薪焰並非是如同字面上一樣能夠無限產出火焰,最重要的就是魔力以及內心中的意念。

  純淨的赤紅色火焰燃起,雷爾達姆彷彿化為神話中的惡魔一般,只需一擊就能將大地劈開,而艾爾夫只是以肉身之軀挑戰的凡人,就算如此,兩人的心中都只有拼盡全力砍下去!

  「來吧!」

  雷爾達姆將戰斧一揮,火焰在空中如同綻放的花朵,而這朵綻放的花一瞬間就凋零,伴隨著散落的花瓣,雷爾達姆的人偶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切成兩半。

  「艾爾夫選手勝利!」

  播報員的大喊喚起驚訝的人們,但人們只是稀稀落落的拍手,無視這場令他們感到訝異的比賽。

  「做得好!」雷爾達姆忍住暈眩感後站起來,隨後拉著艾爾夫前往醫療室。

  看著身旁疲累的艾爾夫心裡面就只有佩服二字,完全不敢保證自己如果是艾爾夫能夠跟他一樣。

  那股充滿決心的斬擊讓雷爾達姆打從內心興奮…不,是敬佩,如果是這個男人一定能夠扛起一切。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