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35 毒

肥宅鯊J shark | 2021-06-08 08:11:59 | 巴幣 1254 | 人氣 216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我先去丟垃圾。」我將吃完的垃圾打包成一塊準備拿去丟。

  為了方便,我們買了一些烤肉回房間吃,溫蒂吃飽後看起來開心不少,應該不會繼續在意三姐突然出現的事情。

  丟完垃圾我就回到房間內,溫蒂要求我坐下後,躺在我的膝蓋上休息。

  「有吃飽嗎?」我詢問躺在我膝蓋上的溫蒂。

  「嗯。」溫蒂看著我,「那哥哥呢?」

  「有點飽。」

  「意思是還有點肚子囉?」

  我避開傷口摸了一下肚子,「或許還能吃一點東西。」

  「那要吃我嗎?我可以當甜點喔。」

  面對溫蒂的開玩笑,我只是伸出手夾住她的鼻子,刻意的扭了幾下,直到她投降我才放開。

  她摸了摸紅潤的鼻子要求我道歉,我只是應付式的摸了摸她的頭。

  「哥哥能一直待在我身旁就好了。」對於溫蒂說的話,我只是笑笑地看著他,她完全進入撒嬌的狀態,好一段時間才停下來。

  溫蒂停下來之後認真的看著我,我猜測她應該是想問什麼,結果如我所想。

  「哥哥你是不是有跟精靈結下契約?」溫蒂提問。

  「溫蒂妳怎麼這樣說?」

  「哥哥不要騙人了。」溫蒂端正坐好,「你的體質本來就很特別,吸引精靈什麼的,從我跟精靈契約後就知道,但讓精靈畏懼…哥哥你跟什麼精靈結下契約?」

  溫蒂明顯是看見那頭老虎畏懼我的模樣,沒想到她看到那個場景就能判斷到這種地步。

  溫蒂召喚出精靈到我身旁,一隻帶著高貴氣息的鳥隨著溫蒂的召喚從魔法陣中出來,牠出來的瞬間,馬上知道我跟什麼精靈結下契約,露出些許害怕的眼神不願意靠近我。

  面對曾經如此親暱我的精靈,我先是緩慢地伸出手,讓牠慢慢的習慣我是誰,過不久,他逐漸認知到我是誰,跳到我肩上跟我撒嬌,這樣的畫面讓溫蒂更確信自己的想法。

  「哥哥你不能夠隨便跟精靈契約知道嗎?先不提關於魔力夠不夠的問題,據說目前有特殊種的精靈,會胡亂地吸收魔力或是無法控制等狀況。」溫蒂警惕地看著我,「可以讓我看一下哥哥與精靈的契約嗎?」

  聽到溫蒂說的我馬上拒絕,紅他們同樣抱著拒絕的態度,我們的契約太過於奇怪,不適合給別人看,甚至會讓精靈女王的身份暴露。

  如果溫蒂硬要看應該也沒辦法,精靈契約只有當事人與精靈之間能看到,除非擁有特殊的魔法。

  「溫蒂妳不用擔心,我不是跟什麼奇怪的精靈契約。」

  「既然哥哥都這樣說…那哥哥可以召喚你的精靈給我看看嗎?」溫蒂再次要求我,然而我們的契約內容並沒有召喚他們這一個。

  我同時審視契約內容發生什麼變化,增加一個提供魔力獲得精靈的視野,這也是為什麼我能夠看破虛實。

  「很抱歉,我和精靈的契約並沒有召喚他們這一個。」

  溫蒂露出疑惑的表情,「那哥哥你到底和他們結下什麼契約?」

  面對溫蒂的追問我只能打發掉,畢竟根本沒有人跟精靈的契約只是讓精靈看看世界。

  「沒有什麼特別的契約,稍微加強身體而已。」

  「是嗎?」

  溫蒂看起來有點不相信,但她沒有繼續追問而是結束端正的坐姿,再次躺在我的腿上。

  「話說哥哥,你現在已經贏三場,繼續下去的話搞不好就能獲勝。」溫蒂開心的笑著,期待著我的勝利。

「  或許吧,明天的對手按照情報也是很強。」

  在我們買晚餐回來的時候,遇見同樣要吃晚餐的雷爾達姆,他將對手的情報告訴我們。

  「雷爾達姆先生真的是個好人,居然幫我們收集情報,那麼明天的對手你要怎麼辦?」

  明天的對手按照雷爾達姆給的情報屬於破鋒流,破鋒流就是那位輸給我的主考官使用的流派,而這個人就是那名主考官的弟弟。

  那時候跟主考官對決時我就大概了解這個流派,比起風神流更加注重於攻擊,我得提防的就是他的第一擊,但是我擔心自己無法跟上他的第一擊,不管是土神流還是水神流,都一定要掌握到防禦的時機,不然沒辦法成功防禦。

  風神流更不用說,能使用魔法且魔力比我多的他速度一定比我快,能不能成功閃避也不確定。

  跟他比攻擊這點我也放棄,速度都已經輸人,我要怎麼比對手還快攻擊。

  「應該還有一個辦法,剛好你能夠試試看。」碧提出的想法馬上吸引我的注意力,聽完她說的我馬上看向一旁的精靈,牠斜著頭疑惑地看著我。

  「溫蒂可以請妳幫我一下嗎?」

  「好的!哥哥你要我做什麼?」溫蒂聽見後馬上答應。

  「希望妳借給我一些魔力還有精靈。」

  ~★~

  「父親對不起,我辜負了你的期望。」我跪在躺臥的父親面前,父親沒有責備我,而是帶著微笑看著我。

  「我的期望嗎?」父親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輸給了誰?」

  「一位名叫艾爾夫的人。」我如實回答。

  「艾爾夫…還不錯的名字嘛,你的眼神溫柔多了。」父親看著我露出欣慰的笑容。

  艾爾夫的攻擊穿過我的身體時,我感覺心中的某種束縛被解開。

  「或許吧。」

  「呵呵,光是這點就不錯了,我如果不病倒的話,你或許會走向不同的路,然而這位名叫艾爾夫的人將你引導回正路,我很高興。」父親坐起身子,我想攙扶他的時候,父親已經坐好並認真的看著我,「不要讓仇恨成為你的力量,還有,多多照顧自己。」

  「…好的,父親。」

  ~★~

  「真沒想到你會輸,虧我教會你幻覺魔法。」我不太開心的踱腳,為了讓艾爾夫敗北,我便用速成的方式讓薩摩曼學習幻覺魔法,結果他居然輸了。

  「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能贏的!」薩摩曼失去以往的風光,像是隻落水狗一般抱著我的腿求饒,我毫不猶豫將他甩開。

  「請不要亂碰我薩摩曼•狄雷涅,請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提雷歐•馮比亞家族可不是你碰得起的。」薩摩曼聽見對方口氣如此厭惡馬上退開,深怕真的讓他生氣。

  「不過就是有點實力的狗而已。」我留下這句話就離開薩摩曼身邊,準備回到宿舍裡的房間。

  「晚上了怎麼還在走廊遊蕩呢?」

  我聽到聲音趕緊回頭,卻發現眼前的人雖然是老師,但並不是會懲罰我的人。

  「埃爾哈德大哥沒事,我只是去處理一些事情而已。」埃爾哈德聽見我說的馬上理解。

  「是嗎?那就好,時間不早了趕緊回去睡吧四弟。」

  「對了大哥,關於艾爾夫參加劍帝之爭這件事…」

  「啊啊…其實我也有點困擾,但還是有辦法解決他的,我會調整魔法陣,讓他享受更痛的痛感。」埃爾哈德露出壞笑我就知道他會繼續調整那個人偶。

  「需要我的幻覺魔法嗎?」

  「不用了,你的魔法如果被一些不是我們陣營的人看見就麻煩了,人偶是透過主辦單位所以沒關係。」

  埃爾哈德回絕我的提議,我還以為只要是為了弄艾爾夫,埃爾哈德就會同意,既然他那麼說我只能悻悻然地將腦中的想法取消。

  「好吧…我可是很想殺死艾爾夫那個廢物。」

  「哼哼,不用擔心,只有強大的人才能夠活下去,不夠強大的人就一輩子待在泥沼裡打滾就好。」

  我十分同意埃爾哈德所說的,為了不讓自己跟艾爾夫一樣,我最終發現幻覺魔法的強大,雖然自身的等級只有B級而已,但只要讓我完全掌握到幻覺魔法的精髓,我搞不好就能成為最強。

  「呵呵~這點你不用擔心,估計明天他就不行了。」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嚇到,埃爾哈德則是早就知道對方的到來。

  「妳有照我說的做?」埃爾哈德詢問對方。

  「當然~我完全沒想過有天我能夠親自對他下毒。」來的人是三姐,她戲謔的眼神在夜晚中綻放幾分異光,「但你為什麼不讓我用更強的毒?要調配能直接殺死他的毒並不難。」

  「照我說的做就好,不要做多餘的事懂嗎?」埃爾哈德的眼神極其認真,強勢的三姐看見後馬上弱弱地答應。

  「下毒?三姐妳做了什麼?」我忍不住詢問,剛剛被壓制住的三姐聽見後,直接將發不出的氣發在我身上。

  「你是白癡嗎?不會動腦嗎?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在溫蒂買的藥膏中摻雜無色無味的慢性毒,如果可以我想直接用致命的毒。」

  聽見三姐說的我也不能理解,為什麼不要直接殺死艾爾夫就好,但看見埃爾哈德剛剛的模樣,我馬上打消問他的想法。

  「那三姐妳是怎麼讓溫蒂買到毒的?」

  「那麼簡單的事情不會自己思考嗎?明天你們等著看結果就好~」三姐說完後就自顧自的離開,突然來也是突然離開。

  實際上是三姐控制周遭的店家,逼迫他們如果看見溫蒂就賣給她特製的藥物,但怕有店家不遵照命令,便利用許多手段脅迫。

  「這一切都是因為艾爾夫本身是個廢物,不用感到愧疚。」埃爾哈德說的話根本不用說,畢竟我們從小就受到父親的教育。

  ~★~

  「哥哥練到這裡差不多了吧?」

  「應該可以,謝謝你溫蒂。」

  此時我已經大致訓練完,準備稍微沖洗身體的時候,身體突然感受到不舒服,有種燥熱難耐、全身無力的感覺。

  「哥哥怎麼了嗎?」溫蒂發覺我的異狀詢問。

  「沒事…只是有點不太舒服…」身上的傷口不知為何有點麻麻的感覺,當我正準備脫掉衣服的時候。

  「馬上洗掉身上的藥膏!」安的大吼讓昏昏沉沉的我獲得片刻的清醒,馬上照著她說的做。

  衝進浴室內馬上用水洗掉身上的藥膏,我發現藥膏從原來的淡綠色變成深紫色,底下的傷口也已經變色。

  溫蒂看見我如此著急的模樣馬上跟進來,看到傷口變色成不正常的模樣,同樣在一旁跟著緊張。

  「他們居然對你下毒…他們的人格到底惡劣到什麼程度…」紅憤怒地說道。

  「趕緊利用內功慢慢地把侵入體內的毒排掉,雖然你現在會的內功不多,但至少能把魔力迴路中的毒排掉。」我趕緊聽從霞說的,花了半小時才將魔力迴路中的毒排除掉, 然而其他的卻沒有辦法。

  我稍微擦拭身體以免感冒,只是此刻感冒對我已經沒什麼差別,我開始感受到頭暈目眩各種不舒服的感覺,溫蒂看到我搖搖晃晃的趕緊幫我擦拭再幫我穿好衣服,透過魔法帶我回到床上。

  「哥哥還好嗎…」透過溫蒂的手,我能夠感受得到她現在的情緒有多麼不安,此時我的想法就只有不要讓她擔心就好。

  「沒事,我沒事的。」

  然而我此刻的狀況跟正常搭不上邊,任何一個人來看都知道我在逞強,「對不起哥哥…都是因為我…如果我沒有買那個藥膏的話…」

  「溫蒂這絕對不是妳的錯,妳不過是被利用而已。」溫蒂痛苦的自責讓我看了很不甘,希望她不要將我中毒的責任放在自己身上。

  「可是…」溫蒂盯著我變色的傷口不知道該怎麼辦,但她看著看著就突然停頓下來,「毒…能做到這件事的是三姐吧…」

  溫蒂喃喃自語的同時站起身,我無視身體的痛苦拉住她,不讓她做出最壞的主意。

  「溫蒂妳要幹嘛?」

  「…我要去找三姐。」

  「找三姐做什麼?」

  「…處理一點事而已。」

  「溫蒂妳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可能會影響到妳整個人生,妳先冷靜下來。」我能感受到溫蒂的魔力正在不正常地流動,平常溫柔的眼神變得兇狠無比,就算她什麼都還沒做或是說沒什麼,我也不可能讓她離開我的視線範圍,「溫蒂拜託,妳先冷靜下來好不好。」

  溫蒂看著我哀求,露出五味雜陳的表情,坐到我身旁握著我的手,不久後哭了出來,看著她哭我的內心再次感到痛苦。

  「溫蒂不用傷心,這個毒沒什麼,明天就會好了。」為了安慰她,我講出毫無根據的話,然而…

  「我才不是傷心這個!」溫蒂的怒吼讓我停止說話看著她,「哥哥你為什麼能夠忍受到至今…明明受到那麼多不公平的待遇!不管是小時候被親人們惡意排擠,還是現在被埃爾哈德哥哥或是三姐惡意作弄,為什麼哥哥你就不能好好為自己生氣!」

  溫蒂的手握成拳頭,看起來很想用力揍我的感覺,然而她只是用軟綿綿的力道輕碰我的大腿。

  「為什麼…為什麼…」溫蒂不停的啜泣,我知道安慰她已經沒什麼,只能夠等待她哭累為止,「拜託了哥哥,多為自己著想好不好…」

  「我答應妳。」我伸出手擦拭她的眼淚,「妳先休息吧。」

  我說完這句話之後,溫蒂爬上床抱著我的手,「哥哥就讓我這樣子睡著…拜託了。」

  如果是平常我一定會拒絕,並叫溫蒂換掉身上的穿著,恢復到適合睡覺的狀態,跟我撒嬌以後再去睡。

  為了讓她睡的舒服點,我溫柔緩慢地將她的項鍊拿掉。

  「哥哥謝謝…」溫蒂握住我的手像是尋求慰藉,直到她睡著我才將手抽回來。

  帶著痛苦的身軀站起來走到窗戶旁,用著因為中毒而模糊的視野看著天空的月亮,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我沒有時間拿來怪罪別人或是怨恨自己的出生,然而一直面對這樣的處境,我是否還能繼續撐下去?

  為了溫蒂的笑容,我想要繼續撐下去;為了紅他們以及精靈界,我想要繼續撐下去,然而這個世界擁有太多惡意,要達成這些事情就是如此困難。

  模糊的思緒中,我彷彿看見自己為了別人不停奮戰,卻沒有靜下心為自己過。

  為了保護我而使用魔法的溫蒂,為了家族而不惜傷害自己的和人,單純的為了自己的薩摩曼,總歸來說都是為了自己吧。

  如果我受傷或是沒有我,溫蒂自己也承受不了。如果家族消失,和人可能也受不了。

  「為了自己…」

  模糊的視野中,天空中的彎月就彷彿是那些充滿惡意的嘴臉。

  為了自己,拼上全部為自己試試看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