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29 烈火莽夫

肥宅鯊J shark | 2021-05-23 15:18:26 | 巴幣 62 | 人氣 128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這道料理也很美味,我很推薦喔。」

  「嗯…」

  泰拉聽見溫蒂的回應就跟一旁的服務生加點一道料理,等到點了快十道料理才停止,明明我們才三個人而已。

  我們和泰拉一起到附近的餐廳用餐,泰拉進入餐廳就呈現熟客的狀態,內向的溫蒂不太敢提出什麼意見,就讓泰拉決定所有的餐點。

  「我叫妳溫蒂可以嗎?」

  「嗯…」

  「溫蒂我建議妳個性最好不要那麼內向,身為受矚目的女性這樣子可不行,在未來可能會有許多男性搭訕妳,而且感覺妳過不久就能成為S級魔法師,如果因為個性被看不起的話可是很麻煩,妳會陷入惡性循環之中。」

  「嗯…」溫蒂明顯不擅長應付泰拉,桌底下的手緊緊抓著我的衣角,而這點被坐在對面的泰拉盡收眼底。

  「還有,不要那麼黏你的哥哥,他跟妳是不同的兩個個體。記得,他只是妳的哥哥而已。」

  「不用妳管…」

  「哼哼~沒想到在這一面那麼強勢,如果哥哥被其他女人搶走妳要怎麼辦?」泰拉帶著幾分看戲的心態問這個問題。

  溫蒂沒有回應她,而是轉頭用水靈的大眼看向我。

  「哥哥你會被其他女人搶走嗎?」溫蒂帶著幾分質問的口氣詢問。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先以安慰溫蒂為主好了,「不會,妳別擔心。」

  聽到我回答的溫蒂馬上轉頭看泰拉,「不會有這種狀況發生的。」

  「沒想到妳在這一塊那麼強勢。」泰拉對於溫蒂隱藏的一面露出笑容,開心的喝著飲料,「那就不鬧你們兄妹,我想問問看關於妳之前寫的研究論文,妳現在可是風屬性防禦魔法的大名人,幾乎沒有教授不認識妳。」

  不知為何泰拉並沒有將焦點放在我身上,而是繼續跟溫蒂聊天,既然焦點不在我身上,我便轉過頭看看周遭的擺設以及客人。

  泰拉會選擇這間店或許是因為這間店整體而言讓人感到愉悅且放鬆,並沒有什麼特殊擺設,唯一讓我覺得意外的是這裡有許多平民都在這間店用餐,沒想到她一個貴族會選擇這種店。

  附近的客人進入餐廳後都會往這邊看幾眼,畢竟坐在這裡的泰拉和溫蒂都是十分吸引人的美女,尤其泰拉在這裡好像很有名,感覺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誰。

  以客觀來說泰拉不只有著嬌好的臉龐,她胸前巨大的存在放在桌子上更是凸顯存在,而且她每個動作都散發著強大的氣場,這也是她為什麼那麼吸引人的特點之一。

  而溫蒂雖然有著如同娃娃般可愛清秀的臉,但由於身材比較矮小,在泰拉身旁便顯得年幼許多,使得她比較沒那麼吸引人,但還是有不少人會看她,不習慣被看的溫蒂在用餐時靠我越來越近,盡全力用我來擋視線。

  順帶一提,我其實應該站在一旁比較好,但溫蒂就是要求我坐著,而泰拉也不在意,我就順其自然的坐下。

  等到吃完後泰拉還是沒有提到關於我的事情,溫蒂好像也意識到這一點,但溫蒂不太敢問,而是由我開口。

  「所以妳找我們兩個來吃飯到底有什麼事?」

  「沒什麼,我並沒有想揭露你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也沒有想要威脅你們,我只是想要近距離看看你為什麼能被祖父認可。」她露出一絲不愉悅的眼神看著我們,「到底是為什麼?你沒有像你身旁的妹妹或是你的大哥一般聰慧過人且發明強大的魔法,又不像你的大姐和二哥有著戰鬥天份以及魔法天份。你到底憑什麼?」

  我到底憑什麼?我沒有強大的魔力,沒有天生的強大身體,一切都是靠後天努力而來的,唯一支持我前行的就是心中的信念,我想要證明自己。

  「我不知道,就算如此…如果我現在放棄的話,一切都沒有意義。」

  「是嗎?說的如此信誓旦旦,那我很期待你可以爬上來,讓我看看你到底是怎樣的男人。」

  她說完後將剩餘的飲料喝完就離開,溫蒂則是在她離開後才盡情吃東西,等到我們想要結帳的時候才知道她幫我們付清。

  ~★~

  「哥哥你看,那個人就是你的對手。」

  溫蒂為了幫助我已經事先找好對手的資料,我循著溫蒂說的看到一位身材魁梧、皮膚黝黑的男性,舉止之間透露出粗暴、狂野的感覺。

  「他叫雷爾達姆•查爾德,外號是『狂炎莽夫』,目前的等級是A級,擅長火屬性的攻擊魔法,使用的流派是狂炎流,背上的武器是『無薪焰』,再確切我就不太清楚了。」

  「謝謝妳溫蒂,居然讓妳幫我找尋對手的資料,實在是很謝謝妳。」

  溫蒂聽見我說的露出微笑,以她的個性願意到處打聽資料我實在是很佩服,雖然我都在一旁,但我暫時的身份不能夠越矩,只能夠讓溫蒂自己開口。

  話說狂炎流…有點麻煩,他們主要是追求攻擊的火屬性流派,其中之一的特性是沒有防禦招式,就是一股腦地向前衝。

  從一開始創造這個流派的時候他們就是不停的向前進攻,到了現代以後增加許多魔法招式,讓攻擊變得更為兇猛。

  而這種追求攻擊的流派之所以能持續到現在,貌似是他們的心法內功有著讓人瞬間加強魔力的效果,才不至於消失。

  幸好溫蒂有帶給我那些書讓我能補充關於更多流派的招式,同時我打算尾隨在他身後到訓練場,想看看他的訓練,而溫蒂則是要去找學院的教授處理研究的事情。

  雷爾達姆帶著兩名跟班進入開放的訓練場,能看見裡頭有許多學生都在進行訓練,看見他以後自動讓出位置給他,可能是出於禮貌或是其他理由。

  而我身上的衣服明顯融入不進去學生內,我便到觀眾席上看他們,至少看起來沒那麼顯眼。

  雷爾達姆先是拿起重物開始肌肉訓練,熱身完畢之後拿起那把名為「無薪焰」的武器,是一把雙手雙刃斧,上頭的鋒刃看起來能輕易切斷物體,同時整把戰斧有許多火焰形狀的紋路,彷彿整把戰斧在熊熊燃燒。

  他輕鬆地揮舞戰斧,與費加洛茲比起來弱了一些,但每道斬擊的力道都足以將我擊飛,而且他還有一件事情與費加洛茲不一樣,費加洛茲跟我戰鬥時保留許多實力,如果雷爾達姆帶著戰鬥的決心,那銳利的鋒刃到底能恐怖到什麼程度。

  而我也明白為什麼大家要讓位給他,他完全不在意周遭人揮出戰斧,如果誰不小心站太近被掃到搞不好還會被他帶過,害怕的人甚至打理東西打算直接離開。

  而他越揮越上癮,隨後火焰從他體表噴出,我能感受到他的魔力一瞬間增強數十倍,每道斬擊都夾帶熊熊烈火,這個動作讓周遭的人退得更遠,可謂是名副其實的「烈火莽夫」。

  那個滿是火的皮膚應該是狂炎流的招式,看起來沒有強烈的攻擊性,但是能夠大幅度增強魔力加上近身戰時會吃虧不少,貌似能增強身體能力。

  正在我思考要如何對付的時候。

  「喂!台上的人,要不要來比一場?」一聲大喊打斷我的思緒,我看向對我大喊的雷爾達姆。

  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突然向我提出比試的要求,我不過是坐在一旁觀看練習,而且他應該能夠感知到我體內的魔力,明白我不是一個強者吧。

  我看著他停止身上的火焰,滿身是汗且有點疲累的模樣,我不禁疑惑我現在能夠贏他嗎?不,他的魔力應該還剩餘蠻多的,就算現在上場也贏不了他,正當我想說要不要乾脆不理會他直接離開的時候。

  「只有笨蛋才會在勝負之前考慮失敗!你是笨蛋還是弱者!」

  笨蛋?弱者?我可能都兼具吧,但其實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突然說這個,他給我的感覺也是不懂自己在說什麼,就算如此還是打直腰桿正眼看著我,難道他真的感受不出來我體內的魔力嗎?

  他笑著彷彿看透我心中的想法,「男子漢之間就是要激烈碰撞才能夠互相了解對方!來吧!」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找我比試,但我決定跟他比試一下看看他的實力如何。

  所有人看到我下來就自動讓出最中間的位置,剛好是一個能比試的場地,等到我們兩個各自站在一邊後,雷爾達姆其中一個跟班擔任臨時裁判。

  「那就按照考試時的規則,只要武器被擊飛、離開場地或是失去戰鬥能力就算敗北,雙方就位了嗎?」

  我聽到他說的微微點頭,並預備好防禦的架勢。 而他則是大聲喊叫像是在提升氣勢,準備好衝刺的姿勢將戰斧面對我。

  「開始!」

  「啊!!!」他聽到開始就跨出步伐衝過來,我馬上控制魔力準備防禦。

  他重重地一擊從上而下,被我以水神流的招式化開,然而只有將他的攻擊偏離軌道而已,沒辦法趁機瓦解他的架勢,而他攻擊失敗後並沒有氣餒,而是馬上握緊武器準備進行橫劈。

  我趕緊利用風神流的步法跳開,正當我以為自己躲過的時候,戰斧在揮出的瞬間突然噴出火焰向我襲來,我趕緊將魔力纏繞在身上進行防禦。

  明明沒有聽見詠唱或是看見他編制魔法陣,我馬上理解那把斧頭是經過加工的武器,估計上頭有幾個媒介魔法,其中一個應該是只要輸入魔力就能夠噴出火焰。

  在我思考該如何進行攻防的時候,一個巨大身影衝過還未消失的火焰,毫無恐懼地衝向我,那把斧頭如同猛獸的利爪要將我撕裂,恐懼感一瞬間湧上心頭,我馬上利用「縮地」退後。

  結果他馬上利用步法…不對,我感覺不太到久經鍛鍊的步法,而是毫不在意的利用身體優勢向前衝,黝黑的皮膚瞬間被火焰覆蓋住,而我過一會才意識到那是他自己在燃燒著。

  糟糕…「縮地」的速度雖然快,然而不適合長時間衝刺,可是場地…對了,如果利用場地沒有特別大的特性將他摔出去如何?

  一想到主意就馬上移動到邊緣,準備等他衝過來時進行重心瓦解,看看能不能把他摔出去,然而他沒有給我機會。

  他利用增強的力量奮力一跳,同時讓全身的魔力快速運轉,知道大難臨頭的我已經退無可退,只能夠看著他使用魔法,「烈焰爆破!」

  強烈的爆炸將場邊的觀眾直接逼退,大家更擔心的是場上的另一位對手,擔心他會不會就這樣倒地不起,然而只看見他全身有許多皮肉傷從沙塵中爬起來。

  「哈哈哈!讓我好好期待我的第一場比賽吧!」

  雷爾達姆說完這句話就離開,我只能夠拖著微微疼痛的身軀跟著好心的學生們前往保健室。

  與考試不一樣,我的對手能夠使用魔法,直接將難度往上拉,而且他的武器有著媒介魔法,他那毫不在意一切向前衝的方式我該如何對付…

  我贏得了嗎?

  ~★~

  「雷爾達姆大哥太帥了!這下子勝券在握了吧!」

  「不。」雷爾達姆給的答案讓他們困惑,明明剛才才完勝對手。

  「為什麼?不是都完勝那個對手了嗎?」

  雷爾達姆心中很清楚,那個男人猶豫了,他選擇逃走而不是迎擊,但他只受到那樣的傷害是完美利用自身的技術,才讓自己只受到皮肉傷。

  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我就打從內心感受到那個男人心中有著某種信念,但好像有某種東西困住他,如果他沒有將迷惘排除掉,可不要妄想打敗我,甚至稱不上是我的對手。

  「我的目的可不是打敗他,我是看到一位正在迷茫的人忍不住出手,不論如何就是向前衝!」巨大的嗓門讓兩名跟班趕緊捂住耳朵,他們無法理解雷爾達姆為什麼那麼做,只有雷爾達姆清楚。

  果然跟情報一樣,他能夠使用四種流派的招式,讓我一時之間困惑,而且無法判斷他接下來要用什麼招式,要不是他畏懼了,否則我無法勝利,面對這樣的勝利我的內心可開心不起來。

  「明天…我要贏的可不是懦弱的劍。」

  「大哥你說什麼?」

  「沒什麼!來去大吃一頓吧!」他拉著兩名小弟往餐廳的方向前行。

  ~★~

  「哥哥你發生什麼事!」不知道是從哪裡聽到風聲的溫蒂跑到保健室,而我稍微包紮過後覺得完全沒問題,只是溫蒂不太相信。

  「目擊者說你被狠狠的炸飛出去!真的沒事嗎?沒有摔到哪裡嗎?」溫蒂反覆的在我身上檢查,直到她覺得沒問題已經過了十分鐘。

  「只不過是跟人家練習時受了點傷而已。」

  「要練習可以…下次不要這樣受傷了。」

  「我答應妳。」

  看著溫蒂的笑容我只在思考自己該如何跨過這一道牆。

  我太弱了我很清楚,然而並不只如此,我一直想像自己輸的畫面,同時參加劍帝之爭這件事情還是讓我感到遲疑,明明都已經來到這裡,我要做的就是證明自己,為什麼還在遲疑?

  提雷歐•馮比亞家族,如果知道我參加比賽會如何?自從知道自己能參加劍帝之爭後我就一直在思考這些事情,為了不讓自己想太多就只好一直訓練。

  「溫蒂…」溫蒂聽見我呼喊她的名字馬上看向我,看到她我就知道自己不能夠放棄,「沒什麼,謝謝妳來關心我,研究進行的如何?」

  不只是為了自己,還有相信我的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