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37 那你想要投降嗎?

肥宅鯊J shark | 2021-06-15 10:10:28 | 巴幣 2250 | 人氣 274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該說是好還是不好呢…」我看著傷口忍不住說道。

  我能夠感覺血液中毒的比例變得稀薄,最大的功臣卻是把我的肩膀用成這樣的查爾特。

  溫蒂望著我左手的兩處撕裂傷不禁擔心起來,害怕會造成什麼永久性創傷,「有辦法移動左手嗎?」

  我嘗試一下,左肩膀以及左上臂的傷口十分嚴重,而且我在受傷的時候還強行使用招式,讓傷口變得更嚴重。

  目前只能夠移動手肘到手指而已,肩膀和上臂就不要想了,但是左手一施力就會牽動到兩處撕裂傷,導致我左手現在是處於無法使用的狀態。

  「沒問題的兄弟!我終於找到一個人來幫你了!」雷爾達姆大剌剌地進入醫療室,他的肩膀上扛著一個人,那個人十分不開心地掙扎著,卻沒辦法擺脫雷爾達姆的控制。

  「喂!放開我啦!莫名其妙把我從實驗室裡拖出來幹嘛!整趟路上還維持這樣子的姿勢,丟臉死了!」雷爾達姆身上的女性不開心地大吼迴盪在整間醫療室內。

  「抱歉抱歉!」雷爾達姆笑呵呵地道歉,將肩膀上的女子放下後,再把手上的包包拿給她。

  「下次再這樣你就死定了!」她用力地抬起小腿踢向雷爾達姆,我趁這段時間觀察她。

  與溫蒂不同,她完全不在乎自身的裝扮,垂至腰際的頭髮亂糟糟的,全身的衣服同樣雜亂不堪,尤其是披在外頭的白袍,上頭有著各式各樣的顏色污漬。

  「所以你要我做什麼?」她不開心地瞪著雷爾達姆。

  「當然是幫我的兄弟治療傷口!」

  「兄弟?」她疑惑地看著我們兩人,「算了,話說這種事情應該要找醫師,為什麼是找我?我只會做藥物之類的而已。」

  「因為遇到某些狀況,而我目前能相信的只有妳。」雷爾達姆邊說,邊把手放在她纖弱的肩膀上,她馬上甩開雷爾達姆的手。

  「可以不要這麼隨便嗎?還有,下次直接說就好,不要硬是把我拖過來,如果我正在進行實驗怎麼辦?」

  面對她的質問,雷爾達姆只是笑笑的表示沒問題。

  隨後她看向我的傷口,要求溫蒂和雷爾達姆先避開,以免影響自己看診。

  她專心查看我的傷口後,輕輕觸碰我的手,「嗯…肩膀上的傷口太嚴重了,而且體內還被下毒,只是排除得差不多,目前應該還有殘留些許在體內,多少會造成不舒服的感覺。」

  她拿起剛剛雷爾達姆給她的包包,裡頭有各式各樣的藥草被裝進瓶罐內,「我可不會治癒魔法,製作特效藥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謝謝妳,關於治療的費用…」

  「那個就交給雷爾達姆就好了,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好。」她一邊說話,一邊將各種藥草混雜在一起磨碎,我完全不清楚那些是什麼。

  「什麼事?」我擔心她會提出什麼特別的要求或是物品。

  「雷爾達姆到底喜歡怎麼樣的女生?」

  她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壓低聲音,對於她提出的問題我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怎麼了?難道是他的癖好很奇怪嗎?喜歡那種全身肌肉的陽光肌肉笨蛋女?還是那種妖艷成熟型的?」她看著我發愣的狀態突然緊張地說道。

  「不,我不清楚。」我趕緊回答,以免她對雷爾達姆有什麼誤會。

  「不清楚?」她疑惑地看著我,「你和他不是兄弟嗎?」

  「那個…主要是雷爾達姆自己說的,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特殊的關係。」

  「可惡…」她不太開心地將特效藥塗到傷口上,動作完全不溫柔,只能夠說是粗魯而已,「擦上去會有點疼痛,等等會減緩,之後有可能會陷入昏睡的狀態,很快就會好。那之後如果有關雷爾達姆喜好的資訊都要跟我講,知道了嗎?」

  「喔…」我忍住疼痛說道。

  而她治療完就直接離開,我卻完全不了解她的資訊,就算之後知道雷爾達姆喜歡什麼我也找不到她吧。

  傷口發出陣陣刺痛感,過不久就緩和許多,發燒、頭暈等等狀況都減輕不少。

  「特效藥還真有用…」

  在她離開沒多久,溫蒂就端著一碗粥給我,我吃完後就陷入昏昏沉沉的狀態睡著。

  ~★~

  「妳找哥哥有什麼事嗎?」在我半夢半醒之間時,溫蒂詢問的聲音突然竄入我耳裡。

  「難道我不能看看我接下來的對手嗎?」來者回答溫蒂,聽聲音好像是泰拉。

  「妳應該還沒比贏才對。」溫蒂疑惑地說道。

  「因為我是不可能輸的。」泰拉的話語充滿確信,我甚至能夠想像泰拉自信的樣子。

  我緩慢地從床上下來,拉開簾子就能看見溫蒂和泰拉站在門口。

  「啊哥哥…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溫蒂到我的身旁關心我,「哥哥要不要再休息一下?芙妮雅小姐說你還需要靜養一會。」

  芙妮雅是誰?是雷爾達姆的那位朋友嗎?話說她好像喜歡雷爾達姆。

  「靜養對你的確比較好,畢竟現在的你不只中毒還受傷,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能夠贏我。」泰拉平靜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哥哥一定能夠贏你的。」溫蒂不開心地回話。

  「溫蒂妳可以靜下心來思考嗎?難道妳沒有更多的自覺嗎?」泰拉平靜地看著我,「艾爾夫你覺得你有辦法與我一戰?現在的你雖然比幾天前進步些許,但身體的傷、毒加上人偶被動手腳,你真的有辦法與我一戰?

  「並不是我要貶低你的戰意,而是你的狀況根本無法上戰場,就算是訓練也沒辦法撐過幾回合,如果可以,等等來觀看一下我的比賽。

  「趁著觀賞時好好思考一下,在決賽之前投降才不會壞了觀眾的興致,如果運氣夠好的話,就能夠以身體不適或是受的傷過於嚴重退出比賽,換成查爾特上場,就不會太過於丟臉。」

  泰拉說完就離開,我稍微思考片刻就決定到觀眾席上看看泰拉的戰鬥,在過去的路上,能聽見許多人在熱烈討論誰會獲勝。

  等到比賽開始的時候,更是有許多人在大聲歡呼,兩個人就在這歡呼聲緩緩進場。

  泰拉的武器依然是一把巨劍,只是這把巨劍與之前見到的不同,上頭有媒介魔法,溫蒂馬上看出那是什麼類型的,是只要輸入魔力就能讓巨劍的堅硬程度提升。

  另一面選手是一名留著長髮的女性,名為夏娜,將黑色長髮綁成馬尾,手中拿著一把有火焰刃紋的東洋刀,比起和人的還要長許多。

  準備開始的時候,她緋紅色的眼睛綻放異光,黑色長髮隨著眼中的異光逐漸變化,變成與眼睛相似的緋紅色,不禁讓我疑惑,思考這是什麼招式。

  我定下心來專心觀察兩人,透過播報員知道那位夏娜是使用火舞流,一個東洋的流派。

  比賽剛開始,泰拉毫不猶豫先使用魔法,地面一瞬間出現許多裂痕,裂痕中升起無數岩柱。

  夏娜同樣沒有遲疑,看準時機利用岩柱進行閃避,但泰拉很明顯不是要擊中對方,是跟和人一樣,以改變地形為主使用魔法。

  然而對手沒有因為地形變化就手足無措,完美地利用岩柱進行跳躍,明明武器很長,在穿梭的過程中卻完全沒有因為武器而造成不方便。

  泰拉算準時機,再次施展魔法,岩柱上再次伸出許多岩柱,明顯是為了要增加夏娜的移動困難。

  原本一無所有的空隙突然好幾個岩柱伸出來,夏娜沒有任何驚訝,在空中扭轉身軀,緋紅之焰伴隨而行,擋在她前方的岩柱瞬間被切成好幾塊。

  泰拉彷彿預判到她會將擋在眼前的岩柱切碎,利用魔力加強身體一躍而起,夏娜並沒有如我所想直接硬碰硬接招,而是使用魔法迎擊,火焰從她手中的魔法陣噴出,泰拉卻完全不在意,在火焰噴出前就已經在身上施展強化魔法。

  然而泰拉穿過火焰之後,並沒有看見夏娜的身影,而是殘留的火焰,馬上控制岩柱移動位置,隨即火焰劃過她剛才的位置。

  火舞流,除了用特別的方式加強自己以外,另一個就是如同跳舞一般的華麗招式,卻又不失攻擊性。

  這個流派的最大缺點與他們的招式有關,也就是舞蹈,只要節奏被打亂,對他們而言就十分困擾。

  泰拉看起來也了解,不停的使用魔法想擾亂,然而夏娜的舞蹈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反而是愈加凶猛地舞動起來。

  伴隨著強而有力的舞蹈,她的攻擊越來越強,然而她看起來一點疲態都沒有,戰鬥中揮灑而出的汗水馬上被刀上的火焰蒸發。

  「五域陣!」泰拉展開巨大的魔法陣,五根帶有特殊紋路的岩柱從泰拉身旁升起,形成堅硬的防禦,泰拉趁著這個瞬間開始編制魔法陣。

  夏娜清楚泰拉的意圖,衝上前試圖突破泰拉的防禦,「火舞•脫韁野馬。」

  夏娜的魔力反應瞬間飆升,火焰不受控制地燃起,在雜亂的火焰中,能看見一刀又一刀完美揮出的痕跡,泰拉意識到不對,放棄編制到一半的魔法。

  泰拉直接編制簡單的魔法,拿起巨劍準備攻擊,「土神流•落石。」

  彷彿萬斤巨石從天而落般,夏娜馬上退開,並使用中距離魔法進行攻擊,泰拉馬上防禦住。

  「哥哥…」溫蒂抓著我的衣擺,我看得出來她正在顫抖,然而她將想說口的話吞進去,我大概猜得到她想講什麼。

  溫蒂一定很害怕我死亡這件事情,我只能夠告訴她我絕對不會有事的,然而看見兩人的戰鬥後,我沒辦法給予她保證,就算如此,不管是堅不可摧的巨石還是不停止的亂舞之焰,我一定要贏。

  在我那麼想的時候,強烈的魔力反應喚起我的注意力,彷彿要將我的自信心摧毀。

  「泰拉•德克辛•亞徹斯特獲勝!」

  ~★~

  「看見了嗎?」泰拉炫耀似地撥動秀髮,面對她的提問我選擇點點頭回應。

  「那你想要投降嗎?」她再次詢問一遍。

  「我拒絕。」我站起身看著她,「我不會投降的。」

  「是嗎?」她看了一眼觀眾們,觀眾們都露出敬佩的眼神,看著我則是各式各樣的眼神,其中最多的是鄙視,完全不相信我能跟泰拉一戰,我自己也很清楚,但我不會放棄的,「你要丟的是自己的臉,勸你自己想清楚。」

  「謝謝妳的提醒。」我帶著溫蒂離開,我不禁思考勝算到底有多少。

  「講實話,幾乎是零…不,應該說就是零。」碧說出自己的想法。

  「碧妳怎麼對艾爾夫這樣說…」

  「不然要怎麼說?」碧淡定地回應霞,「他的實力還不足以面對那樣的強者,投降對你是比較好的選擇,而且我擔心埃爾哈德會對你做奇怪的事,如果你死了怎麼辦?」

  碧說的話很真實,我也很清楚,但我依然不打算放棄,就算贏她的機率是零。

  當我準備去選手休息室思考怎麼對付她的時候,查爾特剛好從醫療室內走出來,看到我後就徑直朝我走來。

  「沒想到會在這裡見面,旁邊的是你妹妹嗎?」他疑惑地看著溫蒂。

  溫蒂看見查爾特馬上躲在我身後,我也直接表示她就是我妹妹沒錯。

  「嗯~跟你有幾分相似,但比你可愛好幾倍。」他走過我身邊,「陪我出去走走吧,順便告訴你關於下一場對戰的事情。」

  ~★~

  「溫蒂啊~還真是可愛的名字,配上如此美麗迷人的外表,完全是神的造化。」

  「謝謝…」

  「妳不覺得我們兩個很合嗎?不論是外貌還是魔力,可以說是天作之合。」

  「不覺得…」

  溫蒂一路上都在利用我當擋箭牌抵擋查爾特,我也只能夠稍微制止他,並且不讓他碰觸到溫蒂。

  最後我們選擇一個咖啡廳坐下,明明幾個小時後就是決賽,我卻在外面跟別人說話。

  「不好意思,一杯卡布奇諾。你們兩位有要喝什麼?」查爾特先是向服務生點餐後再詢問我們。

  「不用了。」我回應查爾特。

  「巧克力牛奶。」溫蒂回應查爾特,查爾特馬上加點。

  「沒想到妳會選一個那麼兒童向的東西,不喜歡喝咖啡嗎?」

  「我不喜歡苦的東西。」說這句話的溫蒂將椅子拉向我,看來她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對付查爾特,還有溫蒂原來不喜歡苦的東西。

  「是害怕苦澀的味道會壓過你甜膩的味道嗎?」

  溫蒂沒有回應他,而是裝作看菜單地忽視他。

  「能看見如此貌美的臉龐我已經很滿足了。」他啜飲一口送上來的卡布奇諾,「其實關於泰拉的情報我能告訴你的並不多,你自己應該就滿清楚的,我只能說她不是你現在能贏過的對手。」

  溫蒂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停下準備喝巧克力牛奶的動作,正視查爾特。

  「然而這是我查爾特•克蘇所提出的想法,劍帝之爭的查爾特選手就不一樣。」他放下卡布奇諾看著我,「你絕對不要選擇棄權,就帶著你現在傷痕累累的身軀上去與她一戰,將這場戰鬥當作是你人生的最後。你可是贏過我的男人,選擇投降什麼的也會丟我的面子,甚至有可能為了氣氛讓我上去,我才不要這樣,我還是有自尊心的。」

  他說完就將錢放在桌上,手中拿著一杯冰涼的卡布奇諾離開,我不禁疑惑他只要講這些而已嗎?然而遲遲沒有等到他回來,決定等溫蒂喝完這杯巧克力牛奶就回去。

  溫蒂喝一口後露出開心的表情,將喝過的巧克力牛奶遞到我面前,她粉嫩的嘴唇上留有淡淡的咖啡色,我接過杯子後用紙巾稍微幫她擦拭。

  「很好喝。」我喝下一口說出感想,「話說妳不喜歡喝咖啡嗎?」

  「以前被三姐整過,她騙我那是巧克力,所以我很討厭苦的東西。」

  應該是小時候的事情,那我不知道也是合理,畢竟小時候我沒有辦法跟她一起生活。

  ~★~

  「紅妳在思考什麼?」碧開口詢問,此時他們四人並沒有跟艾爾夫連結。

  「我在想我們能不能為艾爾夫做更多事情…」紅苦惱的表情被碧看見,她緩緩說出口自己的想法。

  「更多事情?」碧環視周遭的三人,「我承認對付那個幻覺是我在一旁觀看忍不住生氣才這樣做,那完全是個不好的舉動,再干涉太多真的會沒辦法回頭,雖然他現在基本就是無法回頭。」

  碧說的話四人都很清楚,當他與精靈們接觸過深的時候,其實就已經無法回頭。

  「那麼如果我們因為感情而再做一次不良的示範呢?」霞說出來的話讓碧不知道怎麼回應。

  過了好幾秒,「如果…如果他與泰拉之間的戰鬥能夠讓我們四個都覺得可以再次錯誤的話。」

  碧留下這句話就結束對話,應該做什麼決定?四個人都在心裡思考著。

創作回應

chen
t.4ru ru
2021-06-16 23:54:21
肥宅鯊J shark
你才臭
2021-06-16 23:56:30
Eevee
那把火焰刀紋的東洋的長刀 該不會名為贄殿遮那吧 (X
2021-06-19 18:41:57
肥宅鯊J shark
我付不起版權費就算了吧
2021-06-19 19:11:5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