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第一章節 017 溫柔不適合我

肥宅鯊J shark | 2021-04-05 00:52:11 | 巴幣 126 | 人氣 77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為什麼要一直讓魔力流動?」紅不解的詢問,她並不是沒有見過人類進行魔力流動,只是艾爾夫的狀況是刻意讓魔力進行流動,對精靈來說十分的顯眼,同時導致精靈們的注意力變得不集中,因為他們會不停感知到艾爾夫正在讓魔力流動。

  「這是霞的訓練,要我一直保持魔力流動的狀態。」

  在我解釋的同時,碧一直在我飛來飛去,用帶點不開心的語氣開口。

  「沒想到你能通過第一個訓練~只是你可以暫時住在霞那邊嗎?一個整天刻意讓魔力流動的人一直走來走去,打從心裡覺得很煩躁。」聽到碧說的我反而更擔心讓霞不開心,感覺霞生氣起來比其他人都還可怕。

  「我住在霞那裡…不方便吧,而且霞會生氣吧。」

  「嗯~」碧稍微思考後,「可能會生氣吧,但至少是對你而不是對我們。」

  聽到碧這樣子說,我就不太想聽從碧的主意,誰知道霞生起氣來會如何。

  「既然霞願意好好教導你,記得好好聽霞的。」

  「真的嗎?」我忍不住對安說的話感到疑惑。

  「嗯。」安肯定的回應。

  如果霞真的如同安說的一樣願意好好教導我,希望未來有任何的問題都能夠請教她,畢竟她給人的印象不只有保存許多的書,還有在那外表之下的睿智。

  「霞的那些書是怎麼來的呢?」想到那些書的存在我忍不住開口詢問安她們,她們只是搖搖頭沒有要替我解答的意思。

  「這件事跟霞的隱私有關,如果你很想知道的話就自己去詢問她。」

  既然安都那麼說,我就不再詢問他們,而是多把注意力放在魔力流動上。在跟他們講話的過程中,好幾次差點中斷魔力流動,如果中斷霞會生氣嗎?

  只是…要不中斷好困難,持續著魔力流動的狀況下我開始感到疲憊,想要開始自主訓練卻因為這股疲憊感而不想活動。

  「不行…不能夠因為這點疲憊就停止其他訓練。」在自我督促下我趕緊站起來準備熱身。

  在注意魔力流動的狀況開始熱身,然而剛開始幾個動作就夠我嗆的,明明只是轉動上半身而已,從下半身流上來的魔力卻因此混亂,只好趕緊停下來注意。

  光是熱身就沒辦法好好維持魔力流動,這樣子有辦法自主訓練嗎?才剛進行訓練沒多久就陷入兩難的狀態。

  「艾爾夫你過度將注意力放在魔力流動上,如果是在戰鬥的話你會因為注意力不集中而被幹掉。」

  「可是…」

  我嘗試將注意力分散開來,魔力流動就會變得斷斷續續且緩慢,又只好再次集中注意力。

  「有沒有什麼訣竅之類的?」

  她們三個互相看了一眼馬上搖搖頭,「我們是精靈,魔力在流動就像人類血液在流動一般,如果身為精靈魔力卻沒辦法流動,那種精靈剛出生就會死亡。」

  「完全沒有訣竅嗎…」

  「訣竅的話…」安想講什麼卻馬上吞了回去,掩飾自己的異狀後重新開口,「這個詢問霞是最快的,她一定能為你解答。」

  「你今天先休息,明天再去問吧,你看起來很累。」聽到紅所說的讓我意識到自己多疲累,睡意漸漸的湧上來,眼皮感覺變得好沈重…明明只是維持幾小時的魔力流動而已,真的能夠維持那麼多天嗎?

  疲累的我準備提早睡覺時,我卻突然想起霞說的是不停地讓魔力流動,代表我連睡覺都要嗎?

  「如果受不了可以跟霞說。」

  安他們看見我露出疲態後打算先行離開,留在我身邊的只剩下一堆毛茸茸的精靈們…又好像只是草皮…感覺意識有點模糊…

  我躺在某種柔軟的東西上面開始閉目休息,體內的魔力流動隨著意識逐漸地緩慢下來,我趕忙控制魔力讓魔力維持一定的速度流動,重複著慢下來、加速、慢下來、加速的狀態,導致我整個晚上都睡不好。

  當早晨的陽光照射到我時,我才驚覺自己在一種半夢半醒的狀況下維持長時間的魔力流動,意識到自己沒有好好休息的情況下,瞬間覺得好疲累。

  我按照以往的節奏爬起來,只是腳有點疼痛…就算如此我還是爬起來吃早餐,吃飽就準備進行自主訓練…明明是這樣打算,但進入訓練的環節時,一樣的狀況還是不停發生,正當我思考如何維持魔力流動並且進行訓練的時候。

  「你暫時過來我這邊住。」

  原先我以為是我太疲憊而聽錯,直到定睛一看確定眼前說話的人是霞。

  「山洞裡有許多的魔法陣,其中一個魔法陣可以防止山洞內的魔力外洩,藉此達到抵擋偵查的效用,現在的你對精靈們來說過於吸睛,大家會睡不好或是分心。」

  「可是霞妳也會…」

  「不用擔心我,我在魔力上的造詣很高,一個弱小人類的魔力流動不會影響到我。」

  聽到霞這樣說,我決定聽從她說的,決定好後跟隨著她的身影再次來到山洞,一到達我就想躺下來讓自己舒服一點,然而想透過躺下來藉此舒服的我發現地板是由石頭組成,跟草皮相比十分的硬,躺起來一點也不舒服。

  覺得躺起來不舒服的我試圖找其他事分散注意力,可是又不能找太複雜或是太劇烈的事情,不然魔力流動就會停下來。

  「霞可以問一下嗎…為什麼魔力流動如此疲累…」

  正在找書的霞聽到我的問題後馬上回答我。

  「最簡單並且能讓你理解的說法就是你未曾讓魔力持續在你身體內循環流動,就像肌肉都不動,有天卻突然不停活動。」霞繼續進行說明,「你應該只有在練習魔法時讓魔力稍微流動,要知道厲害的魔法師無時無刻都在讓魔力流動,不只能夠隨時進入戰鬥狀態,同時對操控魔力有幫助,我就是要讓你練到那種程度。」

  霞解釋完用意後就去拿書來看,在她拿書的過程中,腳部的疼痛感隨著時間越來越明顯、越來越疼痛。

  感受到疼痛的我開始左翻右滾,嘗試壓住那不正常的痛覺,最後忍不住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怎麼了嗎?」剛剛拿起書的霞聽見後詢問艾爾夫。

  「我的腳…有點痛…」

  霞聽見艾爾夫說的話馬上把書放下靠過去。

  「我看看…沒什麼問題,你的魔力迴路因為你之前魯莽的行為而受傷,受傷倒是沒什麼,只是在自我癒合的過程中,你不停讓魔力流過,才會導致傷口癒合較慢以及感受到疼痛。不用擔心,如果你的腳又更痛再跟我說,我再確認狀況。」

  霞離開我身邊到書桌前看書,我放鬆下來想讓身體不再那麼疼痛,然而魔力只要一流過腳就會感到疼痛,而是隨著訓練的時間越久,疼痛感開始漸漸上升。

  我能清楚感受到自己不正常的冒冷汗且喘著大氣,渴望現在能透過某種方式減輕疼痛。

  霞能透過魔力感知正在忍耐痛苦的艾爾夫,一開始感受到的魔力波動最多只有擦傷的感覺,現在卻像是刀子不停插入小腿一般,這樣的波動讓霞再次靠過去。

  「嗯…有點麻煩,看來我的想法有點錯誤」霞觀察過一遍後得出自己的結論,再次開口,「有辦法起身嗎?」

  「不確定…」用盡全力想爬起來,可惜只能坐起來,站著則是無法站穩腳步,霞看了看後嘆口氣。

  「在這邊等我一下。」

  霞說完便離開山洞,留下我一個人待在這裡,眼睛閉上後黑暗隨之襲來,很想就這樣睡著不管訓練,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因為疼痛以及睡不好就放棄…就想要繼續努力撐著。

  黑暗中陪伴我的只有瀑布沖打石頭的聲音,一個人其實…蠻可怕的。

  不知道在黑暗中等待多久的我,終於聽見除了瀑布以外的聲音,是經常聽見的腳步聲,靠近後突然加速跑到我身邊,睜眼一看就看見伸出舌頭的狗們。

  「你們幾個帶他到下面的湖裡,記得檢查岸邊的深淺度。」霞命令完後我就在他們的輔助下站起來,最後趴在熊的背上,由牠帶著我到霞指定的地點。

  熊背著我走過山壁,最後來到長年被瀑布灌入水源的湖畔旁,他們小心翼翼的確認深淺度後,緩緩地將我放到湖邊,讓我的下半身沉浸在水中,放在裡面後由霞接手。

  「放輕鬆,不要刻意想著魔力流過全身,而是讓魔力像是血液在血管流動一般,十分自然且不用透過你的意志進行流動。」霞的語調變得十分溫柔,馬上讓我放鬆下來,在迴路中的魔力像是河水一般緩緩流動,感覺…沒那麼辛苦。

  「做得好。」霞呼叫身旁的精靈,「去找安,問她有沒有治療魔力迴路的水果。看來要你只依靠自身的治癒力可能不太行,如果水果和加速恢復能力效果的水都不行的話,可能就要嘗試其他方式。」

  精靈們聽到後便讓速度較快的鳥精靈們傳達霞的意思,閉眼休息的我能聽見他們振翅高飛的聲音。

  除此之外,犬精靈們也跟過去,目的是幫忙鳥精靈們運送水果,最後只留下一隻熊幫忙霞。
  
  「舒服多了嗎?」

  「嗯…」

  霞碰觸艾爾夫將自己少部分的魔力送進他的體內方便探查魔力迴路,腳的部分果然出現不少損傷,就像是皮膚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細小割傷,要癒合並不是什麼難事,但是剛好跟現在的訓練衝突,只好用一些辦法加速癒合。

  「你的魔力迴路本來就鮮少使用,最近幾個禮拜雖然頻繁的使用,但上次那個還是太過火,你的魔力迴路有點承受不住,除了靠你自身的治癒力外,我會想其他辦法幫忙你。」

  霞透過自身的知識以及利用魔力確認狀況後向艾爾夫說明他的身體,艾爾夫雖然看起來很痛苦,還是很仔細的在聽。

  「霞好溫柔…」

  「溫柔嗎…套用在以前的我身上應該沒問題,現在的話…應該不適合拿來形容我。」

  「是嗎…」艾爾夫聽見霞的回答後好像在思考什麼。

  「不用刻意的思考什麼形容詞符合我,你應該整晚沒睡吧,好好休息。」雖然現在是光點的型態,但還能夠實現物理觸碰。霞模仿人類母親一般輕撫艾爾夫的頭,不知道這到底能起到什麼效果,只是有時會在故事中看到長輩對小孩子這樣子做,於是有樣學樣而已。

  溫柔,這是現在我對霞的想法,沒有第二個形容詞,在我身邊呵護著我,不禁讓我想起自己小時候不小心感冒,結果母親一直在我身邊呵護著我,用溫暖的手握住我,一刻也沒有離開。

  艾爾夫的臉龐劃過兩道淚痕,霞看到他這樣子忍不住回憶起當初看到艾爾夫的樣子,具備如此才能的他如果來到精靈界…到底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影響呢?會像那個人類一樣早就做好一切的計畫然後毀掉精靈界嗎?

  但他…艾爾夫卻不一樣,艾爾夫從小就是一個十分普通的人類,在成長的過程中發生劇烈變化,廢物、沒有才能、家族中的失敗品…等等都被強制加在他身上,在這其中我發現他的魔力居然都沒有什麼太大的波動。

  起先我十分的害怕,擔心他跟那個人一樣是懂得如何操控魔力藉此騙過周遭所有人…包含我們精靈,最後才發現他只是一個想拼命去改變自己命運的人類,他只是不停的壓抑著情緒、想法,就像我一樣…

  我可能根本無法去憎恨他,精靈就是這樣的生物,負面情感幾乎不能套用在我們身上,不然會對我們產生反面的效果,碧就是這樣,不停的壓抑自己,導致她周遭的視野變得灰暗,而我呢…只是壓抑著所以才沒事…才怪呢。

  魔力混亂就馬上調整正常,不管亂掉多少次就再次讓它平穩,我不知道能透過什麼方式改善,只能夠掩飾自己的痛苦,在山洞裡畫出許多魔法陣,就是不想讓其他精靈們發現我的異狀。

  如果我們真的能擁有負面情感的話,當初我就不該將魔力給予艾爾夫,而是讓他被封印吃掉魔力然後因為魔力透支而死去。

  你和我某部分很像…

  艾爾夫在一天沒睡的情況下緩緩睡著,為了幫助他通過訓練,我只好對他進行魔力控制,讓他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讓魔力流動,雖然現在是我正在引導他的魔力如何流動,但只要習慣以後,身體就會在不知不覺間讓魔力流動,這樣有助於你未來學習魔法或是戰鬥。

  「你和他不一樣對吧…」這次我還會看走眼嗎?不知道…未來的不確定性實在是過於可怕,這次我一定會保護好精靈們,所以我要在最近的距離觀察你、監視你。

  如果…如果你真的跟那個人不一樣,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幫助你,不只要讓你成為跟那個人不一樣的存在,還有一個最大的目的,我想要實現你的夢想、理想,讓那些人們後悔曾經拋棄你這件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