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32 冰心流

肥宅鯊J shark | 2021-06-01 12:12:41 | 巴幣 262 | 人氣 141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冰心流,並非是水神流演化出來的流派,水神流中的柔軟、平和沒辦法從冰心流裡看到。

  冰心流是源自於東方的流派,其中的佼佼者正是澤田家族,然而我並沒有學會真正的冰心流。

  在我小時候、父親病倒之前,都是由他教導我冰心流,然而父親卻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病倒,沒辦法跟我講述更多。

  沒辦法進一步學習的我,只能夠依靠自己胡亂學習,靠著自己長時間的練習我很清楚,冰心流本身有許多缺點,然而我太弱了,沒有真正的必殺技,每次都得耗費許多時間才能夠結束勝負,希望這次對決可以輕鬆解決。

  我拿起武器準備到門口等待時,看見敵人從另一邊的休息室走出來,和一位美麗的女子聊天,看起來是在為他加油,應該是妹妹吧。

  而我看見他眼中的溫柔時不禁感到一絲痛苦,為了學習冰心流我不停折磨自己,將自己的所有扼殺,為何他還能保有這種溫柔?

  看到他和妹妹的互動,我不禁想起家族中的其他親人,根本就沒有人會照顧我和父親,只會責難、唾棄或是不予理會,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而已。

  為了家族榮耀以及向他們證明我不是廢物,我一定要贏得勝利。

  「哥哥那個人有點可怕…」溫蒂抓著我的袖子忍不住說道,我用身體擋住和人尖銳的視線,為了讓溫蒂不要那麼害怕。

  「畢竟這是比賽,代表他很認真的面對這場比賽。」我安慰溫蒂讓她不要擔心,這個人剛剛發出的殺意我明確感受到了,那是一種彷彿要把刀刺穿心臟的殺意。

  「艾爾夫等等比賽時小心點,這個人的魔力夾帶著些許骯髒,感覺他跟你一樣有個目標,但後來慢慢地變調。」霞雖然沒有看見他的魔力,但透過我來感知得出這個結論。

  「謝謝妳霞,我會小心的。」我回應霞的警惕後就準備上場。

  魔力的骯髒來自於內心中的黑暗程度,如果內心黑暗到一個程度的話,魔力將會變得混濁無比,同時會變得有侵略性,這個我已經體驗過了。

  「接下來是今日的第四場比賽!東方門口的是不知從何而來、全身是謎,擁有四種不同魔力並且同時擁有四種流派的艾爾夫!」

  觀眾席上的觀眾們隨意地拍手,同時埃爾哈德露出一絲壞笑看著艾爾夫,不明白他做什麼事的艾爾夫只能夠自己小心而已。

  「在西方的則是使用東方武術冰心流,擅長侵略性的攻擊,每道斬擊如同寒冰一般冷酷無情,B級魔法師和人•澤田,外號『冰心浪人』,是否能再次讓我們見識到冰原中兇狠的孤狼。」

  伴隨著播報員的話語,我們雙方就定位,我擺出防禦姿勢面對和人,他則是呈現拔刀的姿勢卻遲遲沒有拔刀,深藍色的雙眼像是看見獵物一般直勾勾地盯著我看。

  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做的我等到比賽開始後才知道。

  「比賽開始!」

  伴隨著開始,和人將魔力匯聚到那把刀上,他在刀鞘裡編制魔法陣,意識到這點的我保持防禦姿態,並同時思考他會做什麼。

  應該會使用中長距離的魔法吧,猜測他會先利用魔法攻擊後再拉近距離做第二次攻擊,如果我現在先行攻擊的話,很有可能直接被魔法擊中,貿然靠近不是個好選擇。

  而且他現在傾身向前準備拔刀的樣子,讓武器的長度變得模糊,我無法準確判斷,這點很有可能讓我在近身戰進入劣勢。

  「沒想到你沒有貿然接近,還以為你會毫不在意的向前衝。」他緩緩吐出一口長氣,「拔刀術•冰原!」

  刀光一閃,和人前方扇形的範圍瞬間被冰覆蓋住,原本是期望在改變地形的同時困住艾爾夫,然而艾爾夫並沒有如他所願,而是利用空步飛到空中避開,隨後站到冰上面。

  「冰…」我往周圍一看,和人的魔法強制改變場地的一大半。

  冰擁有奇怪的特性,摩擦力低就是其中一種,我要怎麼從這個摩擦力低的地方靠近敵人,空中嗎?但我沒有在空中強而有力的衝刺技能,在空中緩慢靠近可能就被斬殺。

  在我思考怎麼辦的時候,和人居然高速衝過來,明明是在如此光滑的冰上面,他卻什麼影響都沒有。幸好我剛才已經看清楚他的武器全貌,其中之一的劣勢已經消失,現在則是有另一個劣勢要去處理。

  在我想防禦和人攻擊的時候,由於地板變得不一樣,無法穩定姿勢面對和人,我馬上變化姿勢進行應對。

  他靠近的一瞬間馬上揮出袈裟斬,動作快速乾淨,沒有多餘的動作,在這無法適應的場地,我利用水神流加風神流來躲避。

  使用水神流並非是為了瓦解他的姿勢,而是想利用他的攻擊進行閃避。

  然而風神流躲避的速度太快,在躲避的過程中我將劍插入地板,以免自己無法控制而滑出去,和人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再次衝過來揮出水平的中段攻擊。

  在我想要向上跳躲避再進行反擊的時候,我感受到一絲危險,打消向上跳的打算,並選擇往旁邊一跳,他露出一絲冷笑看著我。

  「發覺了?」和人問道。

  「不,只是覺得有危險而已。」我說出我的想法。

  「是嗎?」和人擺出攻擊架勢,看起來是要再次進攻,「我還以為你是能輕鬆應付的對手。」

  剛剛和人揮出水平斬後,就做好由下往上斬的準備,同時魔力集中於刀上,如果我剛才向上跳,可能就被魔法直接擊中。

  「沒想到和人居然在開場就進行大範圍的魔法,強行將艾爾夫拉近自己擅長的場地,但艾爾夫面對場地的變化並沒有驚慌失措,而是利用自己的招式巧妙化解對方的進攻,雙方不使用魔法單純靠劍術的對決也不禁令人感到熱血沸騰!」

  當然這是播報員所說的,底下的觀眾對於沒有魔法的戰鬥感到幾分無趣,而且兩人都不是什麼特別受歡迎的人。

  一個就是C級魔法師,湊巧打贏A級魔法師,依然無法抵銷人們對他的毫無興趣。

  而另一個較為有名,是學校內名聲較為不好的魔法師,很喜歡找人挑戰,並且不懂得收手,導致之後都沒有人要跟他比試。

  大家都不禁想著,如果是雷爾達姆上場該有多好,熊熊燃燒的烈焰對上冷酷無情的寒冰,就算被冰住依然會向前突進,而不是站在那裡考慮怎麼對付。

  而場上的兩人就算真的碰撞也就只有短短一瞬間,而且還雙方使用的魔法少得可憐,幾乎都是武器在碰撞。

  無聊的組合,這就是一個令人感到無趣的比賽。

  場上的兩人正在互相試探對手中,面對地板光滑的艾爾夫已經慢慢找到訣竅,甚至能進行反擊,和人則是速度越來越快,同時刀上漸漸附上一層薄冰,這讓艾爾夫不敢貿然攻擊或是防守,因為只要一碰到那把刀就會被結冰。

  那把刀很危險,不知從何開始上面出現一層薄冰,原本以為只是冰心流的副作用, 讓武器上多出一層薄冰妨礙自身。

  等到武器相互碰撞才發現劍上會出現薄薄一層冰,如果躲避時沒有完全躲開,也會讓皮膚或是衣服結冰導致速度下降。

  然而我沒有多餘的心思將冰塊排除掉,否則就會因為分心而被擊中要害。

  「冰菱角。」同時和人在戰鬥中會不時使用一些非常弱卻有影響力的魔法。

  原本平滑的冰面我已經習慣不少,他卻使用魔法讓冰變得更加凹凸不平,不只立足點變得更不穩,如果因為重心不穩跌倒就直接結束了。

  在我因為地板變化而無法習慣的時候,他完全不受影響竄到我身旁,俐落地揮出斬擊,要不是我利用步法躲開,不然就受到致命傷很有可能直接敗北,腹部被他的刀劃過一道傷痕,然而感受卻比想像中還要…

  「啊!」我忍不住摀住腹部,突如其來的強烈疼痛感使我蹲下去,和人沒有進攻,而是疑惑的看著我。

  這時候我才理解埃爾哈德處理我的方式,他居然將人偶上的魔法改變,把疼痛減輕的效果消去。

  我這一喊馬上引起觀眾的恥笑,但我沒有多加理會,而是馬上站起來將武器對準和人。

  「沒想到在比賽中會發生如此不公平的事,然而我不會同情你的,我要贏得這場勝利讓家族獲得榮耀。」他已經了解我發生什麼事,但他沒有一絲同情,而是冷淡地看著我。

  「家族榮耀…」我看著他愈加無光的深藍色眼眸,我也馬上了解他不只是想為家族而戰,還有其他的事物。

  他身上微微散發的魔力透露著些許黑暗,曾經被黑暗控制的我開始將自身沉浸於那股黑暗之中,我終於了解在他心中的黑暗是什麼。

  是不惜一切代價想要復仇的黑暗,並不是單純的想要為家族,這就是霞所說的走偏了吧。

  估計是兩個家族間的衝突,和人想要為其中一個家族打抱不平,但隨著時間推演,他開始憎恨另一個家族,已經不是單純的光榮家族。

  為了這個目的,他毫不在意的使用冰心流。他的身體隨著時間流逝開始結上一層霜,同時他的人偶表面也出現些微裂痕,這代表冰心流對自身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傷害,而且看起來拖得越久越嚴重。

  「為什麼要為了復仇做到這種程度?」當我這句話脫口而出的時候,他的眼睛晃過一絲驚訝,隨後衝上來揮刀,要不是我即時躲過,不然我早已落敗。

  「不用你關心。」

  他的語調變得冷淡無情,全身的魔力激烈地運轉著,如果繼續下去的話他一定會崩潰的。

  我和你不一樣,冰心流就是不停用冰侵蝕自己,不論如何,就算整副身軀都被冰凍,我依然會堅持到最後一刻。

  對母親家族的恨此時此刻發洩在艾爾夫身上,他身上那股溫柔的氣質是自己所沒有的,他應該跟自己一樣經歷過某種痛苦,然而他的內心貌似沒有這種黑暗。

  和人的攻勢越加兇猛,然而魔力越來越不夠,他卻完全不理會,不只是魔力迴路中的魔力,彷彿要把全身都榨乾。

  「你快停下來!你的內功有問題!」艾爾夫希望他停下來,然而和人沒有理會,而是繼續不停攻擊。

  利用水屬性魔力的特性將攻擊變化,然而他並沒有真正學到精髓,沒有辦法利用那個特性攻擊又不傷害到自己。

  「如果繼續的話他遲早會害死自己。」霞告訴我她的想法,我之前也曾經不小心這樣過,但他不僅是刻意的使用,現在受傷了還完全不停。

  復仇的恨我能夠理解嗎?我不知道他經歷什麼,但我在最關鍵的時刻有溫蒂、精靈們在我身旁,讓我知道我不是獨自一人。

  如果你連自己都不珍惜你要怎麼為了目標前進?

  「為了不讓你再傷害自己…」我將劍緊握住,為了突破地形的劣勢,我在腳上纏繞住風屬性的魔力,不只是為了速度,同時也要使用特性,腳附近的冰塊瞬間出現裂痕,同時自己的人偶上也出現裂痕,然而我沒有在乎,直奔和人前進,「我要斬斷你錯誤的想法!」

  突然的加速讓和人驚嚇到,來不及揮刀防禦的他選擇直接用魔力進行防禦,就算會傷到自己也一樣。

  藍色的魔力噴湧而出,像是極地中的寒氣一般要逼退艾爾夫。

  然而艾爾夫沒有退卻,劍上燃起火焰,一刀就將寒氣逼散。

  在和人驚訝的的表情下,第二刀,將那迷失在黑夜之中的心找尋一道新的出路。

  ~★~

  「你是笨蛋嗎!不是跟你說過風的特性很危險,只准你使用在武器上嗎!」不開心的碧在我腦中大喊,面對她的大吼我只能無奈的擦拭一下腿上的鮮血,感覺沒有傷及到迴路,但是肌肉和皮膚都受到些微的傷害,速度方面可能會受到影響。

  「我趕緊命令精靈們去你那邊幫你送一些水果吧,這樣子就能夠馬上復原。」霞擔心的提出想法,馬上被我回拒。

  「不用了,這樣的傷勢放著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了。」

  「就照他說的吧,如果太寵他讓他覺得自己可以肆無忌憚的使用這些招式就不好了。不要忘記,對你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技能的純熟度。」碧厲聲說道,並警告安和霞絕對不要做蠢事。

  「哥哥腳還能動嗎?」溫蒂擔心的看著我。

  「只要能動就沒有太大的問題。」我稍微動一下腳,如果做大幅度的動作就會出現疼痛反應,我不禁思考下一場比賽該怎麼辦。

  「下一場比賽的對手如果不用速度取勝的話…」溫蒂剛剛跟雷爾達姆一起蒐集對手的資料,對手是整場比賽裡最奇怪的魔法師,他幾乎不使用武術,而是單純的利用魔法。

  「不管如何,我要做的就是勝利,但我會記得不要過度傷害自己。」講到這個的我想到某件事,看著前方躺在病床上的和人。

  和人注意到我的視線後緩緩開口。

  「謝謝你。」和人說了一句話後就不說話,但感覺之後他不會繼續傷害自己我就放心的看著他。

  溫蒂看見此景忍不住露出微笑。

  「溫柔的哥哥最喜歡了。」

創作回應

Eevee
然而父親卻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冰島,其實是病倒[e11] ?
2021-06-02 01:49:43
肥宅鯊J shark
是病倒沒錯,感謝抓錯字(剛剛修改時突然亂碼,於是改成隱藏進行修改)
2021-06-02 01:57:1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