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197)

戴斯蒙 | 2021-05-10 11:32:55 | 巴幣 1778 | 人氣 232


  「世界的詛咒以及憎恨?我不明白,世界是為何憎恨我們。」瑪蘿一臉哀傷的將雙手放在胸口處緊緊握著,我對這件事情也很好奇,當從天罪口中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想是不是我們的祖先曾經做了對不起這個世界的事情,所以才會導致了世界的憎恨?

  但究竟要做什麼事情才會導致世界的憎恨呢?想必一定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吧?

  「這我也不清楚,我還在尋找原因,但現在離原因最近的人......施提芬,恐怕就是你了。」

  黑帝斯的話讓我瞪大了雙眼,我?怎麼會是我?

  「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是目前唯一一個,跟侵蝕有交流的人。」

  因為我是唯一一個跟侵蝕有交流的人?

  「等等等等!等一下下!黑帝斯你是說,施提芬可以跟侵蝕對話嗎?」瑪蘿顯得有些激動,整個人都從椅子上站起來了。

  「也不算是對話吧?我有被侵蝕吞進去過,也曾經受到侵蝕種的幫助.....如果說對話的話,跟侵蝕種那時候應該也算講了幾句話。」

  「被侵蝕吞進去?被侵蝕種幫助?施提芬你到底是經歷了什麼事情......」瑪蘿緩緩地坐了下來,但她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卻一直盯著我看。「你應該沒出什麼事情吧?」

  「這倒是沒有。」

  「沒有就好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活人被侵蝕吞進去......

  「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嗎?」艾莉亞帶著一臉疑惑的表情問著。

  「是的艾莉亞,從來就沒有活人被侵蝕吞進去過,又或者是有過這種案例但從來沒有人活著出來,總而言之施提芬應該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活生生被吞進侵蝕然後還活著歸來的人。」

  「就我知道的也是這樣沒錯,那麼施提芬,你在侵蝕裡面看見了什麼?」黑帝斯繼續問著下一個問題,而我則是老實的回答。

  「在一片漆黑中有著一處寬廣的草地,在草地上有著一男一女兩個人,男的似乎是怎樣了,女生抱著那個男人不斷的哭泣著。然後還有一次是使用卡南的道具誘發的侵蝕,就在神殿裡面引發的,那次看到的東西就完全不一樣,我看到了卡南曾經待著的城市。」

  「也就是說草地跟城市是嗎?那麼在草地上的那對男女你能描述他們的長相嗎?」

  我搖了搖頭,那個像影子一樣的東西是沒辦法講出來的。

  「他們兩個是純白色像是擁有實體的影子一樣的東西,只能辨識出男女沒辦法辨別長什麼樣子。」

  「看不清長相是嗎?那麼卡南那件事,那個道具應該是侵蝕結晶吧?也就是說侵蝕結晶誘發出來的侵蝕,會以誘發者.....又或者是被侵蝕的人為主,建構出場景呢?」

  侵蝕結晶?那個東西原來是叫這個名字嗎?我當時只有一種感覺,感覺到了那東西的存在,拿到手後莫名其妙就知道了使用的方法,對於那個東西的事情是完全不清楚,但看來黑帝斯似乎知道些什麼。

  「但那時候使用者是我喔!正常來說不應該是呈現出使用者腦袋中的場景嗎?」

  正常來說都是這樣吧?雖然我對侵蝕結晶不熟,但是在使用魔素裝備的時候,不管怎樣都是以使用者的意志為最優先的,只有使用者的想法可以誘發出魔素裝備的能力,一旁的人是沒有辦法的。

  「也不是不可能,但以那種情況來說的話,說是被侵蝕的人引發出來的會比較正確吧?這點也許要實驗一下,侵蝕結晶......天罪妳那裏有嗎?我需要同款的東西。」

  「要拿的話隨時都可以取得,只不過實驗的話,這件事情能不能交給我呢?感覺上似乎會很有意思。」

  「但侵蝕拒絕妳不是嗎?要是讓妳來的話,什麼都見不到不是嗎?」

  「就這件事來說,我們兩個是半斤八兩吧?哎呀!就是這樣所以才麻煩啊!」

  「等等等!兩位等一下!要拿侵蝕結晶做實驗,不過怎麼說都太危險了!」瑪蘿如此說著。

  如果是這兩人的話......應該是沒問題的吧?黑帝斯我是不知道,但天罪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只不過侵蝕拒絕天罪是什麼意思?侵蝕討厭天罪嗎?

  「瑪蘿妹妹不用擔心喔!對我們來說,侵蝕一點危險性都沒有呢!啊!或許能讓施提芬再進去一次瞧瞧呢!」

  「這的確是好方法,但進入侵蝕具有一定程度的風險,妳應該沒有忘記吧?」

  黑帝斯的話讓天罪陷入沉思,一旁的瑪蘿跟艾莉亞也發出了不贊同的聲音。

  「那樣太危險了吧!」

  「我覺得不太好喔!那不是連主人都無法掌控嗎?」

  我是不死身,所以就算進去了也無所謂吧?不,等等,既然天罪會這樣思考,就表示我進入侵蝕,其實也不是那麼的安全沒錯吧?

  「沒錯的喔!就如你腦子現在所想的一樣,進入侵蝕後你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

  「但如果這件事情對妳來說很重要.....

  「再怎麼說也沒你重要,算了算了,我另外想辦法好了。」

  於是眾人就這樣沉默了一會,最後由瑪蘿打破這個寧靜。

  「施提芬,你被侵蝕種幫助了是怎麼一回事呢?」

  「這個說來話長。」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