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版本更新 人類世界 Ver.2.1》(37)

眼鏡猴 | 2024-05-04 09:40:04 | 巴幣 12 | 人氣 495


第三十七回 邪門

  各個黨派都害怕陽智熙再跑出來主持會議,所以表現得非常安份,盡量把爭端壓在檯面下協調,即使是政治表態亦點到為止。龍劍玥的工作壓力因而大幅下降,終於想起自己最近都沒有去看望唐平,一時興起便在晚飯過後穿著居家睡衣和毛毛拖鞋徒步渡海,悄悄潛入香港島。

  她順利來到魔王城的周邊,嘗試探測邪氣以尋找唐平的確實位置,卻不經意地看見了遠處的花園裡有一個女僕正在替向日葵澆水。她為此深感驚嘆,沒想到輪子已經進化得人模人樣了,本打算上去打個招呼、好好看看它的新身體,但又害怕它有甚麼神奇功能可以通知宅邸裡的唐平,為免破壞驚喜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她爬牆來到二樓遊樂間的窗外,成功找到了正在玩電視遊戲的唐平,便輕輕敲窗引起他的注意。

  「你來了啊?等一下,我先打完這隻王。」

  「先開窗給我進來啊!過份!」

  「好啦好啦,別生氣嘛。」唐平按下暫停並放下手把,快步走到窗邊把龍劍玥放進來,然後匆匆地回到電視機前繼續作戰。

  「你急甚麼啊!明明就是可以暫停的遊戲嘛!」

  「因為我這一把的氣很順,說不定能打贏了。」在唐平聚精會神地進行了一番驚險的操作之後,80吋的特大螢幕上爆發出豪華而絢麗的特效,隨後浮現了「YOU DIED」的紅字,色彩漸漸變成黑白。

  「怎麼還是死了啊,你應該不會賴在我這裡吧?」

  「……怎麼可能。」唐平本來真的要那樣講,但因為被龍劍玥提前看穿了,所以忍住沒說出來。「對了,原來今天已經是星期五嗎?我最近沒怎麼留意日期,差點以為你是明晚才會來。」

  「今天確實是星期四,我不請自來的。如何?不高興?覺得我妨礙你打遊戲了?」

  「怎麼可能不高興呢?這麼久沒見面了,我很想你啊!」唐平立即浮誇地把手把甩到沙發上,張開雙臂要給對方一個擁抱。

  龍劍玥卻無情地閃躲過去,再坐到沙發上撿起手把,躍躍欲試地說:「來啊,我們雙打啊。」

  「雙打嗎……」唐平現在手感正好,假如是要繼續玩的話其實不太希望換遊戲,但難得女朋友有雙打的興致,他當然也樂意配合:「我找一下哪款遊戲比較適合,你先喝點可樂稍等一下吧,也可以叫輪子拿別的飲料過來。」

  「可樂就行,不用麻煩輪子特意跑一趟。」龍劍玥由此想起花園裡澆水的輪子,便順勢談談它的新造型:「話說起來,輪子現在變得非常可愛呢。」

  「你也這麼覺得喔?」

  「對啊,我剛才在——」在兩人閒談的期間,附有機器臂的掃地機器人拿著一盤蝦條走進遊樂室,引發了龍劍玥的好奇心並促使她轉換話題:「你們現在有幾台掃地機啊?輪子這樣算是升職了嗎?」

  「就只有輪子一台啊。」

  「咦?但那個的女僕……」龍劍玥滿臉疑惑地望向花園的方向。

  然而,唐平忙著挑選遊戲,所以並沒有回頭過來,心不在焉地繼續回答:「你說那個女僕頭飾?是輪子自己造出來的喔,沒見一段時間就變得很聰明很可愛對吧?從掃地機變成女僕確實是一種升職,但介面和數值上應該是不會有任何變化的吧。」

  「頭飾?」龍劍玥低頭一望,發現掃地機器人的前端確實增加了一個小小的緞帶頭飾,便繼續向唐平追問:「只有頭飾?輪子不是已經能夠變成人型了嗎?」

  「怎麼可能突然變形,你想像力太豐富了吧?」

  「但它不是已經長出一條手臂了嗎?繼續長出一整個身體也很合情合理吧?」

  「那是拜託鳳凰老師改裝的啦,輪子只有充電而已又沒吃飯,質量怎麼可能憑空增加啊?」

  「……對喔。」龍劍玥恍然大悟,終於意識到自己認錯人了,便尷尬地向輪子點點頭。但她隨即又察覺到另外一個疑點,假如剛才的女僕不是輪子的話,那到底是誰?

  在她正要開口詢問的時候,身穿黑色連衣裙的茂茂突然衝進遊樂室,二話不說便抓起一把蝦條塞進嘴裡。龍劍玥意識到當時的那個女僕很可能是茂茂,便立即向唐平質問:「喂,魔王你應該知道茂茂是男生吧,怎麼一直讓他穿裙子啊?」

  「是他自己要穿的啊。」唐平已經把機器人遊戲的光碟放進主機,帶著二號手把回到沙發,輕描淡寫地回答說:「衫褲是兩件,裙子是一件,而且從底部鑽進去就行了,簡單方便,也難怪他會比較喜歡穿裙子吧?」

  「所以你只讓他穿一條連衣裙?裡面甚麼都沒穿?」

  「畢竟他是一隻貓啊,穿衣服不為別的,只是在模仿我們,當然也只想穿看得見的部份啊。」

  龍劍玥頓時深受震撼,如此可愛又單純的男孩子以極其危險的姿態在自己男朋友的家裡當寵物,實在是無法容忍啊。「魔王,我們賭上茂茂的撫養權,來一決勝負吧。」為免男朋友犯下各種意義上的大錯,她毅然地握緊手把發起挑戰。

  「……可以啊,那就玩對戰模式。」

  勢均力敵的激鬥持續了好幾個小時,局勢持續拉鋸,唐平的勝場數一直保持微幅領先但已經昏昏欲睡了,龍劍玥相對地稍稍落後卻是越戰越勇。突然,四足機器人的行動模式大幅轉變,打出一連串超乎預料的精彩操作,對手的雙足機器人被打得措手不及,還沒反應過來就變成了一坨廢鐵。

  龍劍玥滿臉難以置信地凝望著螢幕上的結算畫面,唐平則是疲軟地閉起眼睛,有氣無力地對她說:「差不多就玩到這裡吧,最後這把展示一下我的真正實力,所以沒有放水。」

  「原來你一直在放水嗎!」

  「當然在放水啊,不然你憑甚麼跟我這種老玩家打成均勢?」

  「我還以為自己差一點就能逆轉比分,原來只是你故意製造出來的虛假希望……」龍劍玥不忿地放下了手把,悔恨地躺在沙發上:「早知道就換另一款勝算更高的遊戲……」

  「無論是哪一款遊戲,你勝算都不會高到哪裡去吧。但原來你這麽想贏?假如是為了把臭貓接過去的話,其實隨時都可以啊。」

  「真的可以嗎?你們一起相處了那麽久……那個感情……」

  「先別說甚麼感情不感情,港島這邊只有一堆怪物,能夠陪牠玩的對象充其量也就只有三個而已,要是可以搬去九龍那邊生活,對牠來說應該是一件好事吧。」

  「……嗯。」龍劍玥感覺到唐平與邪道尚有一段很遙遠的距離,但同時也認為他說得頗有道理,所以仍然決定要把茂茂接回九龍。

  他們先在魔王城繞了一圈,從散落四處的貓窩裡一點一點地收拾行李,然後掏出一條早已準備好的貓肉泥。龍劍玥才剛把包裝撕開,茂茂便立即從暗處衝出,抱住她的手腕猛舔肉泥。

  「茂茂,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尖沙咀那邊生活啊?」雖然這次搬家是為了茂茂著想,但本貓的意願亦非常重要,所以在離開之前必須先詢問清楚,說不定牠認為這裡很開心,很想留下來跟唐平一起生活啊。「那邊沒有哥哥和輪子和那些怪物,但有我和智熙和我媽媽,還有很多你認識的人和小動物,如何?要來嗎?」

  茂茂並沒有立即回答問題,而是異常專注地一直舔肉泥,直至把整條肉泥舔完,再把黏在嘴唇上的也舔得一乾二淨,才抬頭向龍劍玥問:「有肉泥和罐頭嗎?」

  「……有喔。」

  「給我。」

  「跟我走就給你。」

  「走。」

  龍劍玥所擔心的問題完全沒有發生,非常順利地把茂茂牽走了。但因為順利過頭了反而有點不好意思,所以在兩人途經花園的時候,龍劍玥又向茂茂問:「我們短時間內都不會回來了,要不要趁現在過去一下,向你的花朵朋友們道別啊?」

  「不急。」

  「不急?」

  「剛上過廁所。」

  「哦……」龍劍玥感嘆地點點頭,畢竟茂茂是一隻貓,會在花園施肥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她頓時感覺到有些地方不太對勁,所以仍然拉著茂茂往花園走去。

  直至親身踏入花園,她才發現這裡的植物比想像中的更高大一些,便又加緊步伐走往向日葵花圃,讓茂茂站在向日葵的旁邊重現當時的情景。果然,即使茂茂的黑色連衣裙與女僕裝略為相似,但這裡的向日葵長得比茂茂還要更高,根本不可能從遠處看見正在澆水的牠,而且,這隻貓咪根本就不可能做出澆水那麼正經的事情啊!

  龍劍玥確認了剛才那個女僕是另有其人,隨即抱起茂茂趕回豪宅,以超乎常理的高速奔往三樓,一腳踢爛了主人房的房門。

  被嚇了一跳的唐平立即藏起手機,慌慌張張地問:「怎麼了?你們為甚麼突然回來了?」

  「……沒甚麼,只是茂茂想要上廁所。」

  「廁所?好吧,我這裡確實也有一個廁所,讓他趕快去吧。」

  龍劍玥立即把茂茂丟進廁所,隨後環顧四周尋找線索,同時試探性地詢問唐平:「你要睡了?今晚這麼早睡,不再打一下遊戲嗎?」

  「其實現在也快十二點了,也不算太早吧……而且我的時間很彈性,早睡了可以明天早點起來打遊戲,沒分別啊。」

  「哦……」龍劍玥從唐平的言談間感受到他的心虛膽怯,也從他的胯下發現了不自然的隆起,便再度試探他說:「你這邊最近有沒有甚麼事情或是新發現?」

  「沒有啊,沒甚麼特別的。」
  
  「是嗎?對了,我明天想要花點時間好好安置茂茂,不來你這邊囉。」龍劍玥認為唐平是有意隱瞞那個女僕的存在,所以決定設下陷阱來個捉姦在床。

  龍劍玥在岸邊找了一塊大石頭,以打水漂的形式把它拋擲出去,激起一道又一道的水花假裝自己已經渡海離開,然後從在半毀的商店裡取走一雙望遠鏡,便帶著茂茂回到魔王城的周邊潛伏起來。

  她透過望遠鏡監視魔王城三樓的主人房,雖然放大的倍率略為不足而無法看清,但勉強能夠確認床上只有一個人。她就這樣目不轉睛地盯了整整一晚,即使茂茂不斷在旁騷擾也無法破壞這道專注力。

  直至唐平藉由鬧鐘起床,徹底離開了能夠被監視的範圍,龍劍玥才終於放下手中的望遠鏡,給茂茂和自己各開了一個罐頭當早餐。她一邊舔著貓罐頭,一邊迅速確認當前位置能夠看見的各個窗戶,本打算找出唐平起床後的動向,卻出乎意料地率先找到了那個女僕。

  女僕接連經過了走廊的幾個窗戶,然後從側門離開魔王城,來到了花園開始澆水及修剪枝葉。雖然龍劍玥想要立即衝過去把女僕抓起來,但對方尚未做出任何不當行為,很可能會被唐平蒙混過去,所以她決定遵守捉姦在床的原則,待證據確鑿才重拳出擊。

  半個小時後,唐平終於現身,與立於花海之中的女僕展開對話。躲在遠處的龍劍玥當然無法聽到對話內容,也無法看清楚那兩人的表情和唇形,只是透過他們的肢體語言隱約感受到談話氣氛十分輕快和自然。

  無聲的對談令龍劍玥越看越焦躁,腦袋開始擅自想像那兩人的對話並為其配音,一唱一搭的甜言蜜語和充滿暗示的俏皮情話輪流播放,終究還是耗盡了她的耐性,使她按捺不住地飛跳了出去。
  
  突如其來的強風與巨響使唐平嚇了一跳,飛揚的塵土及花瓣促使他閉上了眼睛。他甚至還來不及釐清現狀,便又感受到一陣猛烈的衝擊,似乎是被某人叉住脖子壓制在地上了。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跟你是甚麼關係!」

  「咦?」唐平憑聲音認出了對方是龍劍玥,隨即鬆了一口氣,若無其事地向她問:「阿玥你怎麼突然來了?今天不用上班嗎?」

  「別扯開話題!我在問這個女僕的事!這是從甚麽時候開始的!」

  「甚麼時候開始?那套女僕裝應該是在最近幾天撿到的吧?」

  「你還特意去幫她撿衣服!」

  「不是我啊,是阿寶自己撿的。」

  「原來是叫作阿寶嗎!」龍劍玥憤然地回頭望向女僕,閃閃生輝的銀色長髮、毫無瑕疵的白皙肌膚、幾乎佔了半張臉的水汪汪大眼睛、嘴唇完全沒有厚度的櫻桃小嘴、細小而扁平可謂毫無存在感的迷你鼻子,彷彿是從二次元裡走出來的動漫角色。「……等等,這張臉是畫上去的吧?面具嗎?」

  「這叫皮套,類似主題樂園的那些玩偶裝。」唐平強行憋著笑意,精簡地為龍劍玥解釋。

  「就、就算這身女僕裝只是皮套又怎樣?裡面的阿寶到底是誰!你們是怎樣認識的!」

  「某程度上,是你介紹給我認識的啊。」

  「……我介紹的?」

  「阿寶就是那隻就是不定形的白色怪物啊。」

  在初步解開誤會後,龍劍玥先去把茂茂接了回來,由唐平帶領兩人前往魔王城的二樓,並沿途聽取他的解釋。

  「因為它的智力和能力都特別高,我經常派它去處理事情,為方便溝通所以給它取了一個名字,白色的怪物,便簡簡單單地叫作『阿寶』。」唐平先解釋取名的邏輯,然後推開房門一同參觀阿寶的房間:「阿寶在某次行動的期間發現了這種東西,從此就踏上了皮套收藏家的不歸路。」

  房間裡密密麻麻地掛著數十具的皮套,乍看之下猶如集體上吊的命案現場,龍劍玥為此感到不寒而慄,茂茂卻完全沒有半點抗拒。他若無其事地走了進去,從雜物堆裡翻出一顆籃球,然後輕輕地把它踢向阿寶,阿寶也把球輕輕踢回去,化成人形的貓與穿著皮套的怪物旁若無人地開始玩起傳接球來。

  這個奇怪又溫馨的畫面令龍劍玥聯想起昨晚聽到過的一句話,便轉頭向唐平問:「你昨晚好像說過,這邊有三個人會陪茂茂玩?難道就是指……」

  「對。就是指輪子、阿寶,最後還有鳳凰老師。」

  「反而是你自己沒在裡面嗎……」龍劍玥尷尬地抓了抓頭髮,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後眼神凌厲地瞪向唐平:「我確實是有點誤會了,但這並不代表你無罪。」

  「蛤?我突然有甚麼罪了?」

  「男朋友跟一個動漫美少女同居,這樣叫我怎麼安心啊?」

  「甚麼動漫美少女,不就是軟體怪物穿上皮套而已嗎?完全沒有半點需要擔心的因素吧。」

  「我問你,這些皮套的用途是甚麼?」

  「就是……」唐平頓時有點心虛,避重就輕地嘗試回答:「穿起來,拍拍照片或影片之類吧,類似cosplay那樣。」

  龍劍玥緩緩地走近一具美少女皮套,掀起裙子並拉開內褲以檢查它的身體細節,然後回頭過來向唐平質問:「難道不會用在色情的行為上?」

  「玥,世界萬物都可以用在色情的行為上啊,像是按摩器、燈泡、椰子、筷子……物品是無罪的,重點在於使用者是否心存歪念,我們不應該因為一些害群之馬而否定皮套的存在價值啊。」

  「你剛才說過類似cosplay對吧?」

  「對啊?怎麼了嗎?」

  「你這傢伙不就是會把cosplay服裝用在色情行為上的害群之馬嗎?」

  「呃……」唐平頓時啞口無言,慚愧地低頭下來。

  「很好,你總算認罪了。」

  「也不算認罪吧,我真的沒有做過也從來沒有那種想法啊,但我承認,你的擔憂也是合情合理的……所以,要怎樣才能讓你安心呢?要我叫阿寶帶著這些皮套離開魔王城嗎?」

  「就算搬走了,你們還是會因為公事而經常碰頭,對吧?」

  「難道要把皮套全部燒掉?雖然我並不是皮套愛好者,但這樣未免太浪費了吧?」

  「你把我當成甚麼人了?我可是很環保很珍惜資源的,要求很簡單,就是在跟你見面的時候,它不可以穿皮套。」

  「哦……好像也沒甚麼嘛,假如阿寶你喜歡皮套,還是可以私下穿著玩啊。」唐平想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阿寶,便轉頭望向不斷發出踢球聲的方向,卻看見茂茂正在獨自與牆壁傳接球。

  唐平隨即左顧右盼,找了好一會才發現阿寶原來站在自己的背後。它默默地高舉著一件蒙面騎士的皮套,似乎是正在傳達某種訊息。

  「玥,阿寶好像想要問你,假如是這種的話可不可以?」

  「這個是那些甚麼戰隊的皮套嗎?原來還有這種啊?」

  「不是戰隊,是蒙面騎士,雖然都是以變身英雄為主題的特攝劇集,但兩者是完全不一樣的系列。」

  「我不知道它們有幾個系列,我只知道你們男人都很喜歡這種東西,所以不行。」

  「喜歡歸喜歡,但並不是那種喜歡啊!誰會對蒙面騎士的皮套發情啊!」

  「真的不會?」龍劍玥走了過來,從阿寶的手中接過那件皮套,然後指向胸甲側面的一條弧線:「這明顯就是胸部的線條吧?就算是我也知道啊,戰隊動漫通常都會有一個女隊員。」

  「對喔,這是白鷹,女騎士啊。」唐平驚訝地貼近過去仔細一看,隨後又環顧周遭的各種皮套:「你不說我還真的沒有留意到,原來阿寶撿回來的每一件皮套都是女性角色啊,這些怪物、獸人、異形全部是女角啊。」

  「你想表達甚麼?難道它是女生?」

  「確實有這個可能性啊?」

  「沒有固定形體的怪物也能有性別嗎……」龍劍玥半信半疑地凝望著身穿女僕皮套的阿寶,一旦得知對方可能同為女性便有點心軟了下來。她稍微猶豫了一會,然後滿臉糾結地遞出白鷹騎士的皮套:「總之先把這個戰隊皮套穿起來,讓我看看實際的視覺效果。」

  「阿寶!趕快穿起來吧,蘇州過後無艇搭啊!」唐平感受到龍劍玥的態度轉變,知道必須要把握這個大好機會,便立即繞到阿寶的背後幫忙解開女僕圍裙的蝴蝶結。

  「喂!你替她脫衣服是甚麼意思啊!」龍劍玥趕緊踢開唐平,再順勢把他推出房外:「男人給我去外面等!」

  龍劍玥再把正在玩球的茂茂也帶出去,然後才回頭過來協助阿寶更衣。首先脫下女僕的圍裙和裙子,再拉開美少女背部的拉鏈,不定形的白色怪物隨即從皮套裡鑽了出來。她頓時為此愣住,畢竟上次見面還在互相撕殺,這次卻是幫它換衣服,這份感受實在頗為奇妙。

  在龍劍玥感嘆之際,阿寶朝著擺放在桌子上的皮套伸手,但並不是把它拿起,而是直接伸手進去,然後整個身體化成液態迅速流入其中,驟眼看來就像是皮套把阿寶吸了進去那樣。只耗費短短數秒,白鷹騎士的皮套已被徹底填滿,阿寶便在背後伸出一條觸手,俐落地拉上拉鏈,然後以雙手撐起身體,人模人樣地站立起來。

  「……其實你根本不需要別人幫忙嘛。」出乎意料的穿皮方式使龍劍玥回神過來,隨後展開她的皮套審查。

  她在阿寶的身邊轉了幾圈,首先發現皮套的底層是一件黑色緊身衣,只要是沒被盔甲覆蓋的部份,都明確地展露著充滿魅力的性感曲線,很可能是用填充物加料過的

  她又嘗試拉開一點距離,盡量不看那件緊身衣。但胸甲上的孤形依然非常顯眼,而且潔白的盔甲配合鷹爪和羽毛的裝飾,再配合阿寶那端莊筆挺的站姿,就算這副皮套沒有面孔,她仍然明確地感受到這是一個英姿颯爽、魅力十足的年輕女性。

  「對那隻色鬼來說,這東西的吸引力恐怕還是有點太強……不好意思,阿寶你先把這套脫下來吧。」

  阿寶點點頭,然後把軟趴趴的手臂甩到背後拉開拉鏈,以蛻皮的形式卸下皮套,展露其純白的真正形態,一副前凸後翹、胸部和屁股都比籃球更巨大、誇張失實得只會在色情動漫出現的暴力身材。

  「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啦!剛才明明還很正常的啊!」龍劍玥驚恐地大叫出來,並伸手推擠阿寶的特大胸部嘗試把它壓回原狀。

  「怎麼了嗎?」門外的唐平聽到龍劍玥的驚呼,深怕是發生了甚麼意外,便立即開門衝進房間。

  「沒叫你進來啦!不許看!你不許看!」龍劍玥未能壓扁阿寶的胸部,只好轉移目標,改為擋住唐平的眼睛。

  「你在緊張甚麼啊?到底怎麼了啊?」唐平嘗試撥開龍劍玥的雙手,原本夾在腋下的籃球因此掉了下來,把待在外頭的茂茂也吸引到房內。

  「你也不許看!」龍劍玥又伸手想要擋住茂茂的眼睛,卻顧此失彼,疏忽了針對唐平的防守。

  唐平抓緊這個空檔,成功窺探房間內的狀況,然後疑惑地邊看邊問:「到底有甚麼問題啊?看起來很正常啊。」

  「哪裡正常!難道你平常都是看這種類型的嗎!」

  「啥?甚麼類型啊?」

  「就這種離譜的尺寸啊!」龍劍玥激動地回頭過來指向阿寶的胸部,卻發現那兩顆籃球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一切都十分正常。

  「尺寸?」唐平甚至沒有察覺到龍劍玥正在指著阿寶,所以滿臉疑惑地四處尋找答案:「阿寶的體積很有彈性,應該不會受皮套的尺寸限制吧?」

  「呃……嗯……是嗎?好啊,那我們再試穿一下其他皮套,你先出去吧。」龍劍玥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總之先把唐平和茂茂推出房外。

  龍劍玥關上房門,悄悄地鬆了一口氣,然後徐徐地回頭過來,卻隨即又被嚇了一跳。分別掛在阿寶胸前和屁股上的四顆白色籃球再度出現,接著縮小成四顆乒乓球,又迅速漲大成四顆橄欖球,再縮小成四顆棒球,它們充滿彈性地來回變化,促使龍劍玥產生了一些聯想。

  「阿寶你……你難道是在威脅我嗎?」

  面對龍劍玥的質問,阿寶默默地把尺寸固定為保齡球的等級,相對地符合大眾的審美標準。即使這是一具異常光滑而且沒有面孔的純白身軀,但顯然已經跨越了性感的門檻,足以令大部份的男性發情,就連對色情文化一竅不通的龍劍玥也能感受到它的威脅性。

  「……假如只是禁止有面孔的皮套?」龍劍玥試探性地問。

  阿寶的身體隨即融化,飛快地重新鑽入白鷹騎士的皮套裡,然後以自行開門離開房間向外頭的兩人打招呼,並加入到他們之中一起拋接籃球。

  龍劍玥深深呼了一口氣,疲軟地癱坐在椅子上,無奈地接受了這樣的結果。雖然她完全不信任自己的男朋友,認為騎士皮套也很有可能激起唐平的性慾,但相較於阿寶的真正面貌、那個詭異又性感的怪物形態……好歹沒有那麼邪門吧。

================================

為甚麼這次的更新間隔這麼長,因為這一話分成了五段,佔了五個更新日才跑完

================================
只要在合作平台Penana按讚書籤留言,製造出這個作者很紅的假象(?),就能夠增加我透過平台接觸到出版社或其他發展機會的可能性

順便,巴哈達人最近改版了,不知道會不會有更好的(小說)環境
自從改版後點擊數好像提升了不少,但還是希望有人看完按GP或留言之類支持一下,免得成績太差無法連任

場外已經開串囉(冷清……)

目前Penana是一三五分段排程更新(付費訂閱領先三回)
巴哈看排程更新的段落到哪裡,手動補追進度(不分段)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