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新聞學院的戀愛預報 110#羊肉味

符晴 | 2024-04-20 20:00:10 | 巴幣 2936 | 人氣 595

連載中正篇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篇越讀會越多糖的故事(๑•̀ㅂ•́)و✧




  話到中途,樓下的上餐鈴響中斷了兩人未盡的對話。
 
  因為僅有他們一組客人,餐點自然是他們的,半响,人力車組合全都回到樓上,陳樺時予也走回座位,等著店長和店員送上甜點。
 
  「哦~」「哇~」「欸~」
 
  各種讚嘆聲此起彼落,稱讚著舒芙蕾的擺盤,兩塊糕體一大一小疊在一起,摻上糖粉和蜂蜜,旁邊是自選口味的冰淇淋用薄荷葉和自製餅乾點綴,剩餘的角落用莓果醬在瓷盤上裝飾。
 
  聞起來香得令人食指大動,可惜要相機先吃,這不打卡太遺憾了,各自以不同的方式留念以後,澄賢迫不及待地拿起刀叉,動刀前禮貌地問了下時予食用順序。
 
  「你要先吃嗎?」
 
  他會問,照舊是時予不吃甜食,八人裡面就他沒點,基於是個人喜好,其餘七人不會去講什麼,末了是澄賢說時予若想嘗幾口就吃他的,反正低消是一杯飲料。
 
  聞言,時予搖了搖頭,既然是澄賢點的,肯定要他先吃,於是澄賢就毫不客氣地切了一塊下來,不沾冰淇淋直接塞進口中,蓬鬆的口感讓他眼睛一亮。
 
  富含濃濃的烘焙香跟麥香,蛋糕入口即化不吸口水,糖粉跟蜂蜜在下嚥時保留了一絲回甘的餘韻,是很順口不膩的那種,讓人會想一口接一口。
 
  好吃。他一邊向時予在說,一邊又切了一塊準備配冰淇淋,聽介紹說這般冷熱交替搭著吃超讚,而他選的是香草冰淇淋——
 
  「欸,超好吃耶。」
 
  還在嚼他就驚豔地開口,手不自覺地拍大腿,睜得大大的瞳孔瞪著對座的陳樺,盡顯不可置信,陳樺和諾暐也被驚奇到了,雖然是沒他那樣誇張啦。
 
  諾暐是吃過別間店的舒芙蕾的,可眼下這更勝一籌,不過那個香草冰淇淋,說是香草,嘗著反而像麥O勞的牛奶冰淇淋,儘管是都很美味啦,而且他也很愛麥O勞的冰淇淋。
 
  眾人享受了一段美美的進食時光,時予也從澄賢那蹭了幾口,不錯,他朝澄賢點點頭認同的同時,看著澄賢幸福地傻笑,陳樺又覺得毛毛的了,首次吃他給的狗糧啊。
 
  她的體質有點「反浪漫」,觸及肉麻的一切都會起雞皮疙瘩,像剛才跟時予說話時,比起跟澄賢交往前尚有收斂,現在的他哪怕語句上照樣有修飾,都讓她的皮膚不太舒適。
 
  算了,她以前也無意間誤閃過澄賢好幾次,債總要還的,結果不多時,澄賢忽然傳了訊息給她,她固然很疑惑有話幹嘛不用說的,卻還是耐心看了下幾則文字。
 
  「原來妳有跟諾暐說妳是轉來的哦,剛剛下樓前諾暐有問我。」
 
  「啊我有和他說一些有關我們認識的細節,但我沒講太多,怕妳不想透漏不必要的私事。」
 
  「只是他今天特別嗨吧,就多問了我幾句。」
 
  一聊到過往,不管是從哪個方向切入,都很容易講到「那你們那時有發生什麼好玩的事嗎?」這類挖回憶的開頭,而鑒於陳樺是在場人士,諾暐問再多,澄賢都並無多言。
 
  他只有把話裡的那段舊憶說給諾暐聽,其他都一概隻字未提,主要在如果陳樺是能夠被化名的人物,講了諾暐也不曉得是誰,那他還會看心情決定分享趣事與否。
 
  這算人之常情,畢竟隱私的部分要兼顧,免得說了不該說的自掘墳墓,至於有和諾暐公開的,當然是說了也無傷大雅的,縱使澄賢保險起見,仍有和她知會事態的全貌。
 
  看完,陳樺回了個「哦,好」表達了解了現狀,隨即轉頭一臉意味深長地質問諾暐,「聽說你想挖我跟澄賢高中的事?」
 
  不按牌理出牌,她話音剛落,諾暐頓時訕笑,明白澄賢替他牽橋搭線了,在尬賽車時他意欲打探,澄賢都和他說先跟陳樺商量看看,看她想不想講再說。
 
  本來還以為澄賢是說著好玩,抑是找個適當的時間點拉話題,沒承想突然就被詰問了,雖說他是挺有信用,但被這麼問也挺尷尬的。
 
  「沒啦,就、就打聽……」奈何想挖八卦的是他,後續代價如何都得自行承擔,他面上承認,無處安放的雙手難掩侷促的不安。
 
  陳樺早已習慣諾暐這愛吃瓜的好奇心,因此存心故意整他,何況也就同儕間的玩笑,桌面上或多或少會有類似她和他的舉動與反應,別大驚小怪。
 
  「打聽?哦,好啊,想打聽哪件事?我說給你聽。」縱然在她咄咄逼人的追問下,諾暐是想問也說不出口吧。
 
  結識的起源時予在聖誕節前就先行得知,瞧諾暐目前才探聽到,他有種罪惡的竊喜,端詳著滑手機打手遊的澄賢,一塊舒芙蕾還插在叉子上。
 
  他跟陳樺認識是在運動會前的兩社合作,當時陳樺也為熱音社的公關,並且是康輔社找熱音社辦活動,故而是澄賢去找陳樺,在約定的午休間隙敲敲她社團教室的門。
 
  即便有事先約過,澄賢說他依舊是怕死了,門一開進去,就算是怕音樂透過短暫開啟的門縫外放吵到附近班級而關了,瞬間寂靜的一室和數道投來的視線也差點讓他嚇到尿褲子。
 
  澄賢本就有那丁點社恐,加上陳樺本人也認證,她的社員們個個都……凶神惡煞的,單純指長相,人倒都還好相處,唯獨某些人就拎不清。
 
  拎不清的原因在另外一件事上,總之澄賢有強調他並未人身攻擊,有些人就長得很兇,若非硬要形容給時予看,恰巧這成語最貼切,總比說一堆8+9好吧。
 
  說回正題,澄賢當下被全部人一看,雙腿止不住發顫,好在他大腦還沒當機,也有人很快就認出澄賢是康輔公關,緊接著便是陳樺的迎接。
 
  由於彼時尚處商討日期的階段,她和他單獨聊就OK,在這期間除了公事,難免也聊些瑣事,一來一往之間,雙方的電波竟然格外的合。
 
  總有朋友聽了人長篇大論,仍舊找不到該get的點,卻也有朋友光聽言簡意賅幾句,當即就心領神會,澄賢跟陳樺是雙向的後者,他懂她、她懂他。
 
  也正是拜此之故,累積足夠交情後,澄賢方能放心地向她出櫃,坦承性別偏好是同性,而陳樺是個超支持同志的擁護者,給予他很多很多鼓勵。
 
  最後這段想必澄賢不可能跟諾暐說,說到一見如故的段落大概就沒了,後來陳樺補敘的情況也確實相差無幾,除此之外還講了幾件能拿來消遣的小事。
 
  算滿足諾暐的需求吧。其實,大家在問人的往事時,一方面是純粹想聽故事,另一方面則是想從敘述中想像那人昔日的樣貌。
 
  人在成長歷程中是會產生差異的,像澄賢自認變得城府很深,他察覺諾暐有旁敲側擊陳樺的意味,想探究她的個性是否如同今日一般明豔似火。
 
  這題的答案呢,是NO,剛跟陳樺變熟那段,她就像個偏外向的女孩,但還保有著小女生的內斂,遇事少說會搖擺不定,左右為難著得尋求周遭人的幫助。
 
  推動她從易折的花成為絢爛的火焰的契機,並非是年齡和離家帶來的成熟,這兩者只能屈居附屬,關鍵在和她一同上任的另一位熱音社公關上——
 
  要論澄賢從小到大中有何狗血的經典經驗,包準是陳樺和那位綠茶婊的世紀大PK吧。
 
  悠閒的下午茶結束後,一行人轉往年貨大街上閒逛,打電子機台,而後礙於各人車班錯落,晚飯挺早吃的,舒芙蕾在胃裡沒占多大空間,多走路就消化了。
 
  晚餐是吃一間道地羊肉爐,冷天氣的上上之選,別看外頭的環境仍然很偏僻就好,比咖啡廳好點,它是獨立一棟在山路上,這裡起碼是在公路上,有相鄰的住家和建築。
 
  送上桌的生羊肉放到湯頭裡燙一燙就沒羊騷味了,搭上秘製醬料更是一絕,在座的食客包括澄賢等人都很滿意,假日就得這樣走走吃吃嘛。
 
  拍著飽滿的肚皮,澄賢把他的單人鍋全吃個精光,飽到打算去外面吹個風,否則乾坐著不大舒服,也許是脹氣了,時予陪他去了迎面的空地。
 
  公路的另一側是未開發的沙土地,給人停車用的地表散佈崎嶇的石塊,再往後點就一片樹叢,用護欄勉為其難地分出了一道分界線,徒留幾棵「漏網之魚」。
 
  回程要等待會會經過店家前的公車回火車站,站牌就在可視範圍內,不怕來這休息就錯過車子,幾步路的路途裡他止不了打嗝,嘴上不停嚷著吃太撐了。
 
  胃袋都被撐得鼓鼓的,但招架不了佳餚的可口啊,十分他能給九點五分,唯一缺點是好貴,消食的過程裡他放空腦袋,吃飽放空是人生必備的療癒體驗。
 
  然則放空沒多久,時予就下手了,從靠得近到側邊抱住了他,兩道身影在樹下重疊,不斷擴大的慾望在這一刻到達頂峰,說想見他絕非虛言,時予為此是想得望眼欲穿啊。
 
  從前是愁沒空檔跟澄賢培養感情,如今是愁沒法跟他卿卿我我,時予整天都在觀望能跟澄賢獨處的時機,想跟他來點私下裡的肢體碰觸。
 
  眼瞅著總算逮到機會,恰好又四下無人,他再不出手他就不姓級!而澄賢也如他所願,抱過去對視半晌,他就抱了回來,彼此面對面抱得更緊密了。
 
  嘿嘿……刻意埋進風衣裡的澄賢偷偷在笑,乾,超爽,韓劇都超愛讓男主用風衣去包女主或第二男主,那麼浪漫的場景終於換他來囉,爽死了爽死了。
 
  他在爽快之餘,時予只會認為澄賢是想跟他多貼貼,因而也春心萌動,利用雙手的撫摸和身體細微的挪動作出暗示,直至再度相視,他輕撫著澄賢面向他的後腦勺,低頭吻住了那雙唇瓣。
 
  就一次的吸吮也發出了微小的聲響,開胃菜淺嚐即止,待時予一退到定位,澄賢靦腆地笑了。
 
  「會不會都是羊肉味啊?」
 
  常常在想角色們飯後或吃到一半開始接吻或喇舌時,嘴巴裡不都食物味嗎,還能親得下去哦,難不成嘴裡都藏著一顆口香糖淨化口氣?
 
  「有也沒差。」而時予的回答,倒是就挺有熱戀期的調調的。
 
  他的口氣很輕,或許出門前有去漱口?澄賢在親嘴途中是沒聞到多少味道,以致他都懷疑是他自己的口氣,總歸他是用飲料漱口漱個身心歡快而已……
 
  不行,口臭會被嫌的,不顧時予的偏寵,澄賢抬手立即哈了兩口氣,馬上檢查最能服人心,有不小的羊味呢,他在試想時予聞的時候會嫌惡嗎。
 
  見此,時予是啼笑皆非,趕忙把澄賢為了測試而遮擋他的手挪開,他還想再多親幾口,「別聞了,沒味道的。」
 
  鬧了好一會兒,他才重新貼上男孩的雙唇,澄賢也沒再反抗,拉著他的衣襬,任憑他吻得縱情恣意,擔憂旁人撞見的警戒暫時被擱置,取而代之的是宣洩多日未曾近身的難耐。
 
  終究是那句話,一個禮拜多算多日嗎?對情到濃頭的情侶來講算吧,直到氣虛不得不拉開距離,注視著時予喘氣的神情,不知為何,澄賢很喜歡他這模樣。
 
  被他托著臉以待下次的親吻,能顯而易之地從漆黑的眼中看出沉浮的情感,赤裸的喜愛全屬於眸裡小小的我,澄賢一冒出上述的想法,他悸動的心又情不自禁地泛起漣漪。
 
  「對了,我有東西要給你哦。」
 
  斟酌著狀況適宜了,澄賢語畢在外套裡翻啊翻,再次仰賴內口袋魔法,掏出了一枚護身符,以及一包紅包。
 
  看到紅包,時予立刻就說他不能收,他沒任何資格去收這無條件贈與他的錢,卻被澄賢以拿刮刮樂賺的錢包的理由給遊說著,況且裡頭也就二百塊啦……
 
  最終,考慮到再推拒就不好看了,時予滿懷感激地收下了紅包,手指摩娑著今早去的廟裡賣的護身符,上頭寫著萬事如意,是形似御守的金色護符。
 
  「新年快樂,時予。」發紅包要搭句祝賀語是慣例,差在澄賢給了唯有他才能給的祝福,「希望我的男友今年也要走大運。」
 
  講完,他真摯而純真地笑著,時予凝視著他被朦朧的燈和月渲染的臉,眼底盈盈充滿了溫情。



110.END



【作者後記】

友人:人家都是檸檬味的吻、薄荷味的吻
你一個羊肉味的吻是在搞蝦咪碗糕?(嚴格講是火鍋味)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DD
這是我的風格啦!接地氣懂不懂!
而且不來點奇怪的味道就不能接後面的疑問了
所以必須是羊肉味!

如果看完文還想問人設CP問題的請到->提問箱


【巴哈限定-鳥鳥專欄趴兔!】

有沒有很熟悉這個標題啊
那麼事不宜遲

我昨天起床的時候
發現房間外一陣西西素素的聲音(房門外也有一扇對外窗)
打開發現是這兩隻在鬼鬼祟祟(靠太近就怕牠們飛了請見諒)


這是我今天拍的
昨天我沒放在心上,以為他們是來覓食所以沒拍

結果今天


????????


過了一天又有巢了

所以是你們帶著後代回來了嗎
紐奧良,嫩煎卡啦.親.坡里奧爾菲

創作回應

祝立人(夢)仙劍(大伯)
鳩佔鵲巢,有新的梗了。雀巢咖啡調理包,我收到了。
2024-04-21 14:38:01
符晴
好的XDD
2024-04-24 20:00:08
巨木(近心)
羊肉爐味嗎(口水)
妳這邊是風水寶地,連鳥都知道來這邊可以兒孫滿堂~[e12]
2024-04-21 15:44:51
符晴
清燉羊肉爐(O)
可是來這邊會被我當成觀察日記餒
2024-04-24 20:00:09
大漠倉鼠
看到紐奧良,嫩煎卡啦.親.坡里奧爾菲的阿鼠又來了,有朋自遠方來、火烤就是美味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03/06.png
2024-04-21 15:59:22
符晴
找時間把鳥蛋全部偷走(X
該是時候幫新的鳥取名字了
2024-04-24 20:00:1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看來很有緣諾,樓上阿鼠火烤務必添加孜然來點傳統的大漠風味~ʕ•̀ω•́ʔ✧

大感謝符晴提醒,想必鳥們覺得很安心才回來再築巢~ヾ(*´∀`*)ノ
2024-04-21 21:52:42
符晴
火烤倉鼠聽起來超級不妙的啦
這群鳥真的很會挑地方耶
2024-04-24 20:00:13
冬飄桂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居然回來築巢了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17.gif
風衣包真的男友力滿分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5.gif
2024-04-23 14:08:30
符晴
我也是真的都沒想到!
我覺得包風衣真的有夠鬼的
2024-04-24 20:00:1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