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53.不怎麼辦啊

佐渡遼歌 | 2021-04-18 20:00:07 | 巴幣 156 | 人氣 30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原本正在閉目養神的夏羽猛然站起身子。
 
  「……咦?怎麼了嗎?」李少鋒被嚇到似的轉移視線,警戒地問:「該不會伊沃爾已經到了?」
 
  「不是,有一個前所未見的強大真氣源出現在城外……那個位置應該是寒深別院,問題在於那個真氣源的強度超乎尋常,只有可能是楚久樘,原來這個就是人類巔峰的重瞳境界嗎……」夏羽沉著臉喃喃自語。
 
  聽見這個名字,李少鋒忽然發自內心地鬆了一口氣,甚至沒有追問夏羽為何知道楚久樘修為抵達第九重「重瞳境界」的事情,開口說:「這樣應該是好事吧,只要殲滅軍的總帥進入城內,這場襲擊事件也可以劃下句點了。」
 
  「或許吧……」夏羽敷衍回應。
 
  「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終於可以告一個段落了,為什麼妳反而要露出那種無法釋懷的表情?」李少鋒不解地問。
 
  「因為楚久樘不應該在此時出現在城外。」夏羽緩緩地說。
 
  「殲滅軍的成員可是被用那種手法虐殺了,即使蒼瓖派全面封鎖情報外流也該派人通知殲滅軍,對於這種無異於被當面挑釁的行為,總帥親自出動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李少鋒說。
 
  「不是那個意思,楚久樘應該正在參加『蒼白假面的舞蹈會』這項遊戲,沒有個十天半月不可能破關,教團聯合也是清楚這點才會選擇將殲滅軍的成員列入殺害目標。」夏羽搖頭說完,臉色一變地說:「不對,伊沃爾他們應該也察覺這點了……這麼一來很有可能提前執行計畫的最後階段。」
 
  最後階段不就是將夏逸舟斬首嗎?李少鋒愕然地想。
 
  「斬首的預訂場所是玉閣祭最終日的比武擂台,走吧。」夏羽說。
 
  「等等,如果真的要殺死夏逸舟,現在這樣還會依照原定計畫嗎?隨便在某一個據點的牢獄直接動手就行了,為什麼要前往比武擂台?」李少鋒急忙問。
 
  「楚久樘尚未進城,教團聯合的成員還有一些緩衝時間。」夏羽說:「對於他們而言,『當眾處死夏逸舟』有著比起這個行為本身更加重要的意義,那些親眼目睹當時情況的人們會持續談論這件事情,讓謠言廣為流傳,建立起教團聯合強大、恐怖且令人畏懼的形象。」
 
  「等等,所以教團聯合做出如此規模的襲擊事件就只為了宣揚名號?」李少鋒詫異地問。
 
  「為了證明他們有辦法輕而易舉地在台灣最強門派的地盤殺死他們的掌門人。」夏羽糾正說。
 
  「嗯……」李少鋒無法理解地頷首。
 
  「總而言之,非到楚久樘進入城內的最後關頭,他們會堅持原訂計畫在比武擂台將夏逸舟當眾斬首,楊千帆其中一個目標是夏逸舟,若真的要執行最終階段,伊沃爾和董既明也該都會在場。走吧,時間不多了。」夏羽說完,眼瞳閃過淡金異芒,直接擊碎窗戶,向外跳出。
 
  這裡是三樓耶!李少鋒略一遲疑,不過還是提氣護體,跟著跳出去。
 
  緊接著,李少鋒才遲來地意識到三樓的高度比想像中更高,不過提起護體真氣之後用腳底抵住建築物外牆減緩墜落速度,稍嫌狼狽地落地,除了腳底板震得發疼之外倒是不至於骨折或受傷,接著就跟著夏羽閃入旁邊巷弄。
 
  「把那件斗篷扔掉。」夏羽說完就伸手扯下面罩,露出原本清秀可人的容貌與蒼白長髮,迅速脫掉教團斗篷。
 
  「要換身分了?」李少鋒用力踩了幾次腳減輕發麻感,同時也脫掉教團聯合的漆黑斗篷往旁邊扔去。
 
  「計畫因為楚久樘的出現逐漸亂套了,接下來不曉得會遇到什麼情況,使用『夏羽』這個身分比較方便行動,否則若是讓教團聯合的人看到『瓦蘿莎』出手破壞計畫,救走楊千帆才是可惜,浪費了臥底身分。」夏羽一邊解釋一邊將長髮紮成馬尾,接著提氣邁步。
 
  「嗯嗯。」李少鋒點頭回應,跟在夏羽後面,全速在街道飛掠。
 
  街道景色迅速從眼角流逝。
 
  冬天的寒風正面襲來,從頸側、腰際與腳踝流逝,往後颳去。
 
  隨著兩人越來越接近比武擂台,原本空蕩蕩的街道開始可以見到零星人影,四面八方更是聽見談話聲與腳步聲。從服裝判斷,那些人並非教團成員也非蒼瓖派弟子,而是玉閣祭的參加者。
 
  他們大多帶著驚魂未定、懷疑猜忌的神色,三五成群地結伴而行,見到全速飛掠的夏李兩人,紛紛駭然避開讓道。
 
  「夏羽,感覺城內大半的真氣源都在聚往我們的前進方向耶。」李少鋒遲疑地說。
 
  「看來教團聯合真的打算強行推動計畫的最終階段了。如果沒有意外,混在參加者當中的內應正在大肆散布各種謠言,試圖將人群引向比武擂台。」夏羽低聲說。
 
  「那些人可是在城內躲了好幾天,會被內應三、兩句話簡單騙出來嗎?」李少鋒問。
 
  「當你聽到蒼瓖派已經控制住局面了,正在廣場宣布事情經過;或是殲滅軍派來直升機在廣場那邊接人,會不會過去?哄騙的說法要多少有多少,尤其還是出自豐億集團和玉井建設的成員之口。即使原本只有打算在遠處看看情況,發現很多人聚集在比武擂台的時候會不會更靠近得一探究竟?」夏羽反問。
 
  「這個……」李少鋒一時語塞。
 
  「我現在是夏羽的身分,不方便公然提氣,請你走在前面,我會出聲指導方向。」夏羽說完隨即減速,轉而退到李少鋒後方。
 
  「好的?」李少鋒反射性地應好,飛掠了幾十公尺才意識到不對勁,皺眉詢問:「無論阿撒托斯或瓦蘿莎的假身分,妳都動用了自身的淡金色氣息,現在才隱瞞有意義嗎?」
 
  「不要明目張膽地同時講出那兩個名字啦!」夏羽立刻嬌嗔。
 
  「咦?抱歉,不過這麼說起來,表示我們剛才擦身而過的民眾當中也有不少教團聯合的成員吧?」李少鋒問。
 
  「是呀,這個就是原定計畫,教團聯合的成員會在最後偽裝成參加者,在比武擂台的廣場目睹完斬首之後藉由騷動作為掩護,混入其中離城,剛才遇到的那些人有三、四成都是教團成員吧。前面的便利商店那邊右轉。」夏羽說。
 
  「那樣妳豈不是更容易被認出來嗎?」李少鋒皺眉問。
 
  「不會被發現的,因為夏逸舟和伊沃爾正面對峙的機會微乎其微,假設真讓他們兩人碰面了,話題也不會是『擁有淡金色氣息的少女』,只要我沒犯傻在他們任一人面前主動暴露另一個身分就沒問題了。」夏羽篤定地說。
 
  「……那麼豐億集團的隊長莊邦毅又怎麼說?他在茶室見過阿撒……見過蒙面人身分的妳,身為內應也有機會見到黑曜薔薇身分的妳吧。」李少鋒追問。
 
  「那種等級的人不算什麼,我一句『不見』就能夠打發了。」夏羽冷哼說。
 
  怎麼感覺她對於莊邦毅也帶著尋常以上的厭惡?李少鋒想歸想,暗忖既然夏羽信誓旦旦地認為可以將各個臥底身分隱藏到底,自己也沒必要為此操心,轉而問:「如果我們到現場之後發現他們已經將夏逸舟帶到擂台上面,伊沃爾用長劍架在他的脖子旁邊,四周又有數十名教團成員結成防守線,到時候該怎麼辦?」
 
  「……不怎麼辦啊?」夏羽疑惑地回答說:「如果現場沒有發現楊千帆的蹤影,自然先靜觀其變。」
 
  「咦?不救人嗎?」李少鋒不禁反問,轉頭卻看見夏羽一臉淡然。
 
  「為什麼要救人?」夏羽理所當然地反問:「我們的目標是楊千帆,不是夏逸舟。若不是因為她有可能在眾目睽睽當中衝過去試圖接觸董既明,必須搶先攔阻,否則我們現在大可作壁上觀,只要等到他們把夏逸舟的頭砍下來就會自動撤退了,避免掉無謂的戰鬥。」
 
  「诶?」李少鋒不禁對於這個回答感到愕然。
 
  「我們之間的協議只有救楊千帆,可沒有包含夏逸舟。」夏羽提醒說。
 
  「這個……是這樣沒錯,我知道。」李少鋒點頭回答,內心卻無法釋然。
 
  前幾天,燕子說過在進行克蘇魯遊戲的時候必須經常反問自己,時時刻刻確認想要達成的最終目標,否則很有可能在達成途中意外偏離,本末倒置,最後反而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然而應該……不是指夏羽的這種情況吧?一旦認定了主要目標,除此之外的事情就都撒手不管了。
 
  李少鋒聽著身後傳來的清脆指令,在蒼瓖城的街道左彎右拐,再次體認自己還是摸不清「夏羽」究竟是一位什麼樣的人。
 
 
 



創作回應

秦思
感覺像是突然把人家黑歷史拿出來的嬌嗔
2021-04-18 23:39:04
佐渡遼歌
偶爾還是要展現女孩子氣(?)的一面XD
2021-04-18 23:42: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