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54.比武擂台

佐渡遼歌 | 2021-04-19 20:00:02 | 巴幣 3258 | 人氣 29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比武擂台的範圍相當遼闊,佔據了好幾個攤販廣場的面積。
 
  整體是一個半開放式的體育館,搭建著數層樓高、半邊圓弧形的階梯區座位,可以容納千百名觀眾,中央平地搭設著數個方形擂台,另外半邊則是沒有任何外牆的設計,直接連接到旁邊鋪石廣場。廣場角落堆放著大量搭建簡易攤販的帆布、鐵桿、基座與沙袋。
 
  廣場四周張燈結綵、旗幟飄揚,然而同堆在角落的眾多簡易攤販設備一樣看得出來因為這場襲擊行動不得不中止布置,飄蕩著寂寥的未完成感。
 
  夏羽和李少鋒在踏入鋪石廣場的時候就放緩腳步,謹慎觀察四周。
 
  鋪石廣場已經聚集了不少人,每個人都是提著氣息的戒備狀態,難掩倦色,以疑惑、遲疑與擔憂的神色低聲交談,交換情報。
 
  根據旁聽的結果,每個人過來廣場的理由都不盡相同,卻都偏向積極樂觀,像是襲擊祭典的賊人已經退去,或殲滅軍已經協助奪回主城。李少鋒放遠視線,看見更遠處的擂台區域和階梯座位也有不少人影,然而大多數人還是聚集在鋪石廣場,人數約在數千之內,不禁懷疑他們過去幾天究竟躲在城內什麼地方。
 
  這個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哨音。
 
  人們不約而同地停止交談,驚魂不定地望向哨音來源。
 
  緊接著,城內其他場所也傳來此起彼落的哨音。
 
  蒼瓖派的人正在傳遞什麼訊息嗎?李少鋒皺眉張望,接著低聲說:「夏羽,情況是不是不太對勁?剛才路上還有看到疑似是教團成員的人,現在這邊卻沒有。」
 
  「確實如此,然而不應該是這樣啊……蒼瓖派也不曉得突然在做什麼,哨子吹得吵死了。」夏羽難掩急躁地說:「即使伊沃爾等人尚未抵達現場,也該會有大量的教團成員事前清空擂台的區域才是,否則現在這種情況,連將夏逸舟帶到比武擂台那邊也得費一番工夫。可惡,都是楚久樘突然現身的錯,計畫全部亂套了。」
 
  整體說起來,楚久樘的登場應該還是好事吧,至少教團一方無法順利執行原訂計畫。李少鋒左顧右盼,試圖在腦海構築出這個廣場的實際位置,接著忽然想起來那張從教團成員身上搜來的地圖,其中一個紅圈似乎就在這附近,來不及細想就開口問:「夏羽,附近有教團的據點嗎?」
 
  「……有道理,就像剛才待的那棟建築物,教團一方在實施關鍵計畫的場所附近都有據點,既然這裡是處決夏逸舟的場所,應該在可以俯視擂台的方位有相關據點。」夏羽立即踮起腳張望。
 
  「妳不曉得據點的實際位置嗎?」李少鋒問。
 
  「對於計畫的最終階段,我知道的情報都已經告訴你了。」夏羽說完,放遠視線說:「最有可能是據點的建築物是那邊幾棟。距離稍遠,只有三層樓並不是太高,然而聚集在那附近的人群較少,從樓頂也可以筆直看到所有擂台。換作讓人家設立據點,第一優先候補也會挑那邊。」
 
  李少鋒沒有辦法確認那裡是否就是地圖的紅圈所在,低聲問:「那麼要散出感知真氣嗎?」
 
  「看來也只剩這個辦法了……散完就立刻移動,我可不想被反向定位。」夏羽低聲說完,周身散出淡淡金色真氣,接著立刻拉住李少鋒的手腕邊走邊說:「伊沃爾內斂氣息了,無法感知到確切位置,然而那裡幾棟建築物內的真氣源確實集中得過於密集,應該是據點沒錯。」
 
  「嗯,我的感知結果也相同。」李少鋒同樣散出感知真氣,順口回答完才意識到說溜嘴了,急忙咬住嘴唇。
 
  「等等,為什麼你說得好像感知真氣也可以散到全城範圍的樣子?」夏羽皺眉問。
 
  「……其實我在妳說明之前就已經會使用感知變化了。」李少鋒據實以告。
 
  夏羽將眉頭蹙得更緊,眼神當中迅速閃過好幾種異樣情緒,不過最後放棄追究,繼續說:「好吧,你的氣息總量確實足夠持續散出感知真氣,不過請千萬不要在遊戲場所使用這種方式的感知真氣,否則以公里計算的廣範圍訊息會讓你直接昏倒,嚴重的情況甚至會影響精神狀態。」
 
  自己還真沒想過在真氣不會受到壓抑的遊戲場所,動用感知真氣會發生什麼情況……依照常理推想,不外乎因為氣息可以散得更遠,感知到的訊息總量也會隨之暴增數百、數千倍,那樣確實會影響精神狀態,說不定還會直接發瘋。李少鋒暗叫僥倖,卻也沒空細想這些事情,急忙說:「那麼就過去看看吧,至少比起呆站在這邊更好。」
 
  「我們的目標只有尋找楊千帆,沒有必要主動攻擊教團據點。」夏羽搖頭說。
 
  「師父也有可能去那裡找人,畢竟教團的據點有可能會遇到董既明。」李少鋒堅持說:「妳也不曉得為何教團沒有依照原定計畫在這裡斬首夏逸舟,說不定是師父已經找到夏逸舟並且將他救了出來,同時引得伊沃爾和董既明追過去,繼續待在這邊靜觀其變太過被動了。」
 
  「……行吧,就去那邊看看。」夏羽妥協地說。
 
  當夏李兩人踏出鋪石廣場之後,人群密度頓時大幅降低,擦身而過的人們都往比武擂台前進,對於反方向移動的兩人不免疑惑地多瞥上幾眼。
 
  途中,蒼瓖派的哨音依然斷斷續續地響起。
 
  「從聲響和視線判斷,附近幾棟的建築物內都有不少人,然而我認為應該先去那棟。」夏羽微微抬頭指了一個方向說:「位置最好,可以將比武擂台一覽無疑,途中不會有任何遮蔽物,屋頂也很適合拍攝影片,最有可能被設為高階幹部的據點。」
 
  拍攝影片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教團還打算在網路現場直播夏逸舟的斬首過程嗎?李少鋒皺眉問:「直接進去嗎?還是找個遮臉的東西,讓妳扮演黑曜薔薇的身分?」
 
  「現在沒時間用剛才那套了。楊千帆依然隨時有可能出現在廣場那邊,身分總不能一直換來換去。」夏羽乾脆地說:「直接打進去吧。我會負責放倒所有人,請你好好跟在後面即可。」
 
  「等等,妳要以現在的身分提氣打進去教團聯合的據點嗎?這樣豈不是平白多讓一個身分曝光?」李少鋒忍不住確認。
 
  「不要散出氣息護體和纏刃就沒問題了。真槍真劍的廝殺當中,諒對方也沒有多餘的心力去看我眼瞳當中的異芒究竟是何種顏色。」夏羽說完,數個踏步走進方才所說的那棟建築物門口,毫不猶豫地出腿踹開大門,踏入其中。
 
  屋內一片寂靜,只有金屬武器的破風聲響倏然颳起。
 
  夏羽在最後關頭止步,看著一柄黑鉻鋼刀和一柄厚砍刀從自己前方間不容髮地削落,接著分別伸手抓住刀背,交叉一拽的同時原地跳起,趁著手持武器的兩名教團成員身不由己往前傾倒的時候用膝蓋撞擊下顎。
 
  兩名教團成員閃避不及,頓時癱倒在地。
 
  瞬間放倒兩人之後,夏羽在沒有任何施力點的半空中凌空轉了一圈,用力蹬在門框向前彈射。
 
  這個時候,李少鋒從門邊往內窺探,發現室內裝潢如同攤販廣場邊緣的那棟根據地,傢俱只有最基礎的桌椅,牆邊堆放著數個裝有各種物品的木箱,接著看見另外三名教團成員氣息高漲地持著兵器,聯手撲向夏羽。
 
  夏羽依照所言沒有提起任何護體真氣,單純使用提氣狀態的體能與小巧搏擊武術面對眼前異常凶險的場面,展現出流暢俐落的動作,抓住兵器刃部之後順勢往前滑到手指與手腕,利用衝勁直接破壞掉第一波攻勢,接著踩在桌緣再度出手,迅速地依序擊倒三人。
 
  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原本待在屋內的教團成員已經全數昏倒在地。
 
  李少鋒再度受到震懾,內心頓時湧現一股奇妙的感覺。一直以來都覺得夏羽的戰鬥風格有種莫名的熟悉感,現在才意識到其實相當接近楊千帆──沒有燕子、秦樓月或夏旖歌那種從小修習正統武術的流暢感,而是一種類似野性的動作,用著最短動作做出最具有威脅性的攻擊。
 
  當然了,夏楊兩人的戰鬥風格嚴格說起來還是有所不同,夏羽的招式更加洗鍊、兇殘且出奇不易,配合無視重力自由自在移動的技巧,甚至可以說是楊千帆以色列近身格鬥術的上位版本。
 
  「幾位看守的修為都不低,看來這裡確實是重要據點。剛才沒有選錯。」夏羽的呼吸沒有任何紊亂,站挺身子繞著圈子走動,依序確認倒在地板的五人都徹底昏厥了。
 
  這個「修為不低」的比較基準感覺頗有問題耶。李少鋒順手掩上大門,低聲詢問:「沒有下殺手嗎?」
 
  「……勉強還在我可以保留實力的程度。」夏羽淡然說。
 
  「其中一人的臉頰可以看到命紋,假設五個人都是命紋境界好了,妳赤手空拳在一瞬間就贏了,而且還可以保留實力?」李少鋒又問。
 
  「我趁其不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夏逸舟和伊沃爾也都可以辦到。」夏羽說。
 
  所以就說了那樣的比較基準很有問題吧,一個是蒼瓖派的掌門人,一個是修為抵達第八重芒斂境界的教團亞洲區總隊長……雖然夏羽本身也是修為抵達塵閃境界的神秘高手就是了。李少鋒放棄比較位於修為最頂端的強度排行,逕自踏入屋內,接著發現倒在椅子旁邊的那人即使昏倒了還是握著一柄黑鉻鋼刀不放,低頭看了好幾眼才想起來他是在闖出廣場那晚和楊千帆纏鬥許久的小隊隊長。
 
  「這人是第一個被放倒的那位吧……」李少鋒喃喃自語,彎腰伸手扳開他的手指,連同刀鞘一起拿起黑鉻鋼刀,做為防身之用。
 
  「請不要離開我太遠,裡面還有其他成員。」夏羽轉頭瞥了一眼,吩咐說。
 
  「鬧成這樣,裡面的人卻沒有出來查看情況嗎?」李少鋒空揮了幾次黑鉻鋼刀,確認完手感之後大步跟上。
 
  「我很快就解決了,大概會認為是成員之間的小打小鬧吧。教團聯合現在還只是一盤散沙,再加上有不少隊伍都想趁著這場襲擊活動奪取功績,互扯後腿的舉動也屢見不顯。」夏羽一邊說明一邊緩緩踏入深處的房間。
 
  李少鋒微微頷首,表示有聽到。
 
  其後,每個經過的房間裡面都有數名教團成員。他們身穿長袍的款式與所持武器都迥然相異,顯然來自不同的教團隊伍,儘管如此,所有成員都在瞬間被夏羽放倒。
 
  李少鋒在人數超過二十之後就放棄計算了,只是用著某種介於詫異與畏懼的心情跟在身後,看著夏羽持續以行雲流水的俐落動作將每一位教團成員擊倒在地。
 
  當夏李兩人進入二樓的時候,原本待在那一層樓的教團成員也因為斷斷續續的騷動不再將之當成隊伍之間的紛爭,嚴陣以待地待機,看見入侵者的瞬間就默契十足地攻上前。
 
  話雖如此,由於場所是建築物內的走廊而非房間或廣場,即使擁有壓倒性的人數優勢,同時和夏羽面對面交手的成員也最多是一、二人,無法順利發揮人數優勢,不如說,反而因為人數眾多的緣故,只要被夏羽靈敏衝入其中就會避免誤傷己方而綁手綁腳、陷入慌亂,趨於劣勢。
 
  夏羽面不改色地持續重複在一樓所做的事情,手一揮出、腳一踢出就是一人氣絕倒地,同時神乎其技地以毫釐為單位進行閃躲,即使沒有提著護體真氣也沒挨過任何攻擊,始終保持無傷。
 
  數分鐘過後,夏羽將二樓走過一遍,同時將待在這一層樓的教團成員全數擊昏在地。
 
  如果換作自己已知頂尖強者的楚久樘或伊沃爾,有辦法做到這種事情嗎?假使有辦法,反而會變成其他問題,畢竟他們一人是殲滅軍總帥,一人是教團聯合的亞洲區域總隊長,那麼夏羽刻意隱藏的真實身分又是什麼?李少鋒暗自思考,接著注意到夏羽微微皺眉,詢問道:「怎麼了嗎?」
 
  「……不太對勁,這幾天我到過不少教團的據點,然而在一棟樓裡面塞入這麼多人的據點還是第一個。」夏羽皺眉說。
 
  「所以我們找錯地方了?那麼現在要去旁邊其他棟建築物看看嗎?那裡同樣是教團據點吧?」李少鋒提議問。
 
  「我覺得隔壁幾棟應該也是差不多情況……廣場那邊還是沒有動靜,先清完整棟樓再決定下一步。」夏羽隨手從倒在地板的教團成員身上拿起一組無線電,俐落將對講機掛在腰際,單手按著耳機聽了好一會兒。
 
  「有什麼情報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訊息太雜了,一堆人在講話,似乎還有受到訊號干擾。只能夠肯定蒼瓖派突然在做什麼大動作……但是蒼瓖派在這場行動當中應該只會處於一面倒的挨打局面啊,難道楚久樘已經做了什麼了嗎?但是……」夏羽喃喃自語,眉頭深鎖地往三樓前進。
 
  李少鋒深呼吸努力壓住內心的焦躁感,快步跟上。
 
  抵達三樓時候,嚴陣以待的教團成員卻只有三名,兩名拿著看似狙擊槍的槍械,趴在地板瞄準著樓梯口,一名則是拿著唐式障刀,站在後方嚴陣以待。
 
  話雖如此,夏羽在那兩名狙擊手開槍之前就俯身衝刺,在眨眼間將距離化整為零,直接雙腳用力踏在槍管將之踩彎,用著巧勁與槓桿原理巧妙控制槍身,撞擊那兩人的下顎讓其昏厥,隨即再度衝向拿著唐式障刀那人。
 
  那名教團成員多擋了兩招,最後依舊被夏羽一個凌空跳起的迴旋踢正中喉嚨,當下發出不成語言的哀號,往後癱倒在地。
 
  夏羽若無其事地隨手順了順髮尾,皺眉低頭瞥了眼兩把被踏爛的狙擊槍,接著望向房間內部說:「裡面有不少攝影器材,看起來剛才猜測是對的,這裡是準備進行拍攝的據點。」
 
  「對錯各半吧,整棟樓都沒有遇到高階幹部。」李少鋒說完,追問:「還是說那個拿刀的是幹部?」
 
  「就是比較能打的戰鬥成員,還不夠格擔任幹部。」夏羽搖頭說。
 
  下個瞬間,一個不同於方才的響亮哨音突然響起。
 
  音質豐潤嘹亮,宛如某種樂音,頓時響徹城內。
 
  「這是那個玉響哨的哨音吧……」李少鋒想起先前曾經聽過一次,喃喃自語。
 
  「蒼瓖派到底想要做什麼?」夏羽不解地蹙眉,周身突然泛起淡金真氣,接著駭然說:「等等!為什麼夏逸舟的真氣源突然出現在主城了?他們何時將他救回去了?」
 
  「咦?」李少鋒愕然問,反射性地散出一次全城範圍的感知真氣,證實了夏羽的感知結果沒錯。夏逸舟的真氣源確實出現在主城位置。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快走,現在教團聯合顧不得什麼斬首計畫了,所有高手和幹部會全數湧向主城,務求在楚久樘入城之前殺死夏逸舟,否則就換他們丟臉了。」夏羽厲聲催促:「那邊會持續爆出氣息衝突,楊千帆一定也會被引過去,想阻止她做傻事就全速衝過去。」
 
  「等……等等。」李少鋒知道現在刻不容緩,努力理解現況的同時卻隱約意識到不對勁的地方,咬牙思考。
 
  「如果楊千帆被捲入混戰可是九死一生耶!還等什麼啊!」夏羽不解催促。
 
  「我知道,我當然很擔心師父的安危,但是……這樣不太對吧,為什麼在吹響玉響哨的瞬間就可以感知到夏逸舟的真氣源了?這樣豈不是擺明要引教團聯合的人去主城嗎?」李少鋒反問。
 
  「天曉得蒼瓖派的人在想什麼!我們的重點只要救楊千帆就好了不是嗎?而且秦樓月和穆燕也還待在主城,該死的……你要是再拖拖拉拉的,我就自己過去了!」夏羽煩躁地說。
 
  李少鋒咬緊牙關,雖然理智上知道現在應該全速趕往主城,與樓月學姊和燕子學姊匯合之後再去找自家師父,屆時要躲要逃再做考慮,不應該待在這邊浪費時間,然而基於直覺並不想要無視內心的違和感。
 
  緊接著,李少鋒想起這層樓尚未全部巡完,跌跌撞撞地往走廊深處前進,同時粗魯推開兩側門板,確認房間內部情況。
 
  「你到底想要幹嘛啦!」夏羽站在樓梯口,忍無可忍地罵。
 
  話雖如此,房間內部大多擺放著各種物資、兵器,也有一些攝影器材和槍械,如同樓下兩層樓。李少鋒帶著連自己也無法理解的異樣情緒推開走廊盡頭最後一間房間的門,隨即愣住。
 
  裡面是似曾相似的鐵欄杆牢籠房間。
 
  一名身穿青色長袍的男子正待在牢籠當中。高舉過肩的雙手被鐵鍊銬在牆面,披頭散髮地低著頭,倚牆而坐,正是打從主城廳堂爆炸事件被擄走之後就杳無音訊的蒼瓖派掌門人夏逸舟。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看到廣播 路過
2021-04-20 00:40:19
佐渡遼歌
感謝來訪!!
2021-04-20 01:43:04
坐著
掌門人吸引我惹(⁎⁍̴̛ᴗ⁍̴̛⁎)感覺好香~是不是有點變態XD
2021-04-20 14:31:52
佐渡遼歌
他只是......被銬著(?)而已XDDDD
2021-04-20 14:46:18
秦思
抵達三樓時候,守株待兔的教團成員卻只有三名,兩名拿著看似狙擊將的槍械,趴在地板嚴陣以待,一名則是拿著唐式障刀,站在後方嚴陣以待。
狙擊將
2021-04-20 15:11:24
佐渡遼歌
喔喔,感謝抓蟲!!
2021-04-20 16:17:52
發白日夢中的少女
「夏楊的戰鬥風格嚴格說起來還是有所不同」這裏的”楊”是不是打錯了?
2021-04-20 17:13:59
佐渡遼歌
那是夏羽和楊千帆兩人的縮寫,沒有錯,不過漏打了「兩人」XD
感謝提醒,立即修改!!
2021-04-20 17:53:47
丹雀
最後這段真是讓人出乎意料。
2021-04-20 22:57:28
佐渡遼歌
這樣才有驚喜XD
2021-04-20 23:16: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