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7.下河村的困擾

新人×文龍 | 2021-04-10 20:56:57 | 巴幣 8 | 人氣 96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悠悠溪水如一道盤龍孕育盎然生機以及村落。
  
  下河村就在河流下游處,村莊依附河流開墾一片片整齊的田地。
  
  「下河村……那有上河村嗎?」李蘇梅換了幾個位置想看看上游有沒有村落。
  
  「有,但現在沒了,人走了村子也就廢了。」墨無棘語氣帶著嘆息。
  
  「沒了?啊!因為在上游。」李蘇梅隨即便明白了。
  
  上游,也就是接近山裡,而山裡不知何時就會出現凶猛妖怪,有些村莊已經被摧毀,而有些則是先行撤離。所以這一條能夠孕育兩個村子的美麗溪流,如今只剩下游的下河村了。
  
  「上河村⋯⋯我記得就只有遇到些猛獸而非妖怪,村裡的人都安然離開前去其他村避難了。」
  
  墨無棘補充說明,聽到這番話後李蘇梅臉色也頓時舒暢了幾分。她笑說:「人沒事就好。」
  
  看她表情因為擔心別人而苦澀,因為放心而欣喜,墨無棘直覺得這孩子真是天真無邪。
  
  「對,人沒事就好。」墨無棘笑道。
  
  撤村並沒有這麼簡單,房屋、田地可沒辦法隨著撤村一起帶走,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村民離開居住地也代表著失去生活的倚仗,而且這些人到了其他村子那麼那些村子就多了好幾張嘴要吃東西影響糧食問題,原本足以過冬的庫存就不夠了啊……
  
  不過,只要人還活著這些難題都是可以克服的。
  
  
  下河村——
  
  每一個村莊都是一次旅程的終點,在村莊裡可以卸下一切的疲勞,做足休息並為下個旅程做準備。
  
  只是眼下這村裡的狀況不太一樣啊,村裡人各個愁眉不展,而且對於現在走進村裡的倆人都表現出不太友善的目光,那份警戒的目光這讓原本想開口詢問的墨無棘選擇先稍微觀望一下好了。
  
  他拉著李蘇梅避開人群,多繞了一些路尋著記憶走向收貨人的居住處。
  
  「伊家老三在嗎?」墨無棘在一處放著許多竹編器物的木屋敲了敲門。
  
  「叫我?你們是何人?」粗厚的男子聲回應。
  
  有聲音回應說明著墨無棘並沒有記錯,不過聲音不是從裡面而傳來,而是從身後。來人皮膚幽黑身形強壯,如委託人描述是一位幹農活及打獵的粗壯漢子,應當就是伊家的三男。
  
  當然不能憑著長相就交出貨物,墨無棘道:「這位兄台,我們是受『福來雜貨』委託運送,需要與你核對欠據。」
  
  「啊!倆位是老李委託送貨的啊!我這就去取欠據。」壯漢手離開腰間的獵刀,臉色轉為喜色的飛奔回家取欠據。
  
  隨著伊姓壯漢的一番舉動,周遭村民臉色也轉緩,不在警戒了。
  
  李蘇梅也很適時機的站出來,向附近的一位婦人問道:「姐姐,村裡怎麼了?感覺大家都不太開心呢?」
  
  這聲「姐姐」一說出,婦人猶豫的面容瞬間變得如花朵盛開一樣,她摀著嘴直笑道:「小姑娘,嘴真是甜啊,其實咱們這是在怕山賊啊,所以咱們對外來人都會格外注意。小姑娘這麼可愛,肯定不會是賊人的。」
  
  「山賊!山賊跑來村裡了!」李蘇梅眼睛睜大表現出驚恐神情,左看右看的模樣就像山賊就在身邊似。
  
  墨無棘聽她聲音就知道她這是在說謊,她根本並沒有害怕山賊,那左看右看的大眼睛看似擔心害怕實際上滿是好奇心。她的這番神情只是為了營造效果,讓婦人更願意開口。
  
  隨著李蘇梅的表現,婦人話匣子徹底打開的講述著。
  
  最近村裡遭遇山賊搶奪物資,而且這些山賊是假扮做成俠客、乞丐、難民、商人……各種外來者裝扮,混入村裡後偷盜取村裡重要的物資,裡應外合的迅速把東西送走。數次遭遇這種狀況讓村裡的人對外來者充滿戒心,所以倆人進村時一個個村人都向盯賊似注視著,直到確認是送貨的行夫這才放鬆警戒。
  
  「哼,真是卑鄙的壞人!」李蘇梅柳眉皺起義憤填膺的說著。
  
  「就是說啊,用如下三爛的手段,一個個都不是男人。」婦人也在罵著。
  
  「……」被晾在一邊的墨無棘張了口數次,一直沒能找到好的插話時機。
  
  就在兩個女人問候山賊的好幾代祖宗時,墨無棘終於找到適當的時機:「村中還有其他事吧?」
  
  村裡四處出現討論聲,墨無棘除了山賊以外還聽到另一個字眼……
  
  此話一出婦人臉色也染色一片憂色,道:「村長跟大老爺們在討論『撤村』。」
  
  「撤村?」李蘇梅驚呼出聲。
  
  想不到進村前才在講到撤村,一進村裡就真遇到這局面。
  
  「西方一代近來沒有妖怪出沒,為什麼要撤村?」墨無棘不解問,試探的說:「因為山賊?」
  
  婦人點頭嘆道:「我們這附近一代已經一年多沒有妖怪了,但取而代之的是匪盜四起,然後官兵們都被招去對付妖怪以及南方戰事,那些盜賊就肆無忌憚的做起山大王了,唉……以為沒有妖怪我們可以安心度日,哪知道卻引來那些為非作歹之徒啊。」
  
  墨無棘微微點點頭他大致知道狀況了,西方雖然一陣子沒有妖怪,但是西方地形多是山脈這讓受到妖怪迫害的村民們暫時不願意回到村裡來,且商人也不太願意邁過可能有妖怪出沒山路來此行商、官兵又去支援其他處,在各種條件下西方一代反而成為了孤區,反而吸引匪盜聚集前來。
  
  「因為那些山賊所以要撤村?妖怪都沒事了卻因為山賊要撤村!」李蘇梅越說越是不憤。
  
  婦人搖搖頭又在嘆道:「山賊……比起妖怪相比,他們更是頭痛啊。」
  
  「可不是啊!」伊姓壯漢,清點完貨物也插上一句:「遠離山了就可以遠離妖怪,但遠離山了可不一定能擺脫山賊,他們就是群比妖怪還不如百倍的臭蟲!」
  
  隨著他這一番叫罵吸引更多村民上來討論,男女老少都聚集在李蘇梅身邊,一同咒罵著山賊們不是東西。
  
  這時某位壯漢說:「那些山大王一定會死在妖怪嘴下,還有那個姓『高』的,憑什麼隨便就叫我們撤村啊!還在這缺人的時候召走村裡好幾個壯漢去陪他尋什麼秘岌?真是武俠夢做瘋了啊,比起山賊我更希望妖怪把那狗公子吃了!」
  
  這一聲罵出來後,原本歡快的謾罵大會突然變得安靜,無論男女老少都一同噤聲,連罵出來的壯漢自己也都臉色煞白的摀住自己的嘴。
  
  而他這話一出時,李蘇梅與墨無棘互看一眼。壯漢隨口一說,不過已被倆人清楚聽見,並且一同想到一位穿金色盔甲的身影。
  
  「高……智昌?」墨無棘。
  
  「亮金金!」李蘇梅。
  
  倆人一同想到在山林中遇到那位高家公子。
  
  「喔,你們是說那個姓高的,穿著金色盔甲的二世主。」李蘇梅像村民問道。
  
  她的這番話讓村民露出古怪眼神,不過眼神隨即變成釋然。一位老者道:「倆位應該是外地來的俠者吧,小姑娘說話要當心啊,那位可是當今相國的公子,亂嚼舌根可會招來橫禍。」
  
  老者壓著嗓子說就像深怕被聽到似的,注視李蘇梅的眼神也多了幾分嚴厲。
  
  李蘇梅這時小手摀起了嘴,眼眸也透出了後怕神情,其他村民們見狀後也站出來叮囑幾句,你一言我一語的全然忘記先前最初壯漢罵的那一句,而且村民們也更親近了李蘇梅全然把她當村裡一份子似,都在她身邊開起村中會議了。
  
  「八公子叫我們遷村……我們從還是不從?」
  
  「他又不是相國,我們憑什麼要聽的!」
  
  隨著村民們把李蘇梅當作自己人,說起話來也逐漸口無遮攔,忘記先前告誡說不要亂說話了。
  
  一旁聽著的墨無棘也已經知道狀況了,高智昌率領黑騎到下河村要求撤村並帶走知道山路的壯漢離開,他們借走壯漢雖留下不斐的錢財卻也是帶走村裡重要的人丁,原本村內壯漢還夠多抵禦山賊,現在被借走這些人以後再遇山賊就會任人宰割了。
  
  李蘇梅憤恨道:「那傢伙把人借走,見村裡人不夠就叫人遷村?他腦子是長什麼樣子啊!」
  
  「慎言、慎言。」老者提醒,只是他神情也相當認同李蘇梅這番話。
  
  「高氏……難道在不滿三十年前我們站在楊氏?」另一位備受敬仰的老者沉聲說。
  
  「不,不可能!」前任村長站了出來,老村長老態龍鍾,他的聲音因年紀而無力的顫抖,然而他的雙目銳利的說:「當……當時各部、各村都沒有隨楊義貞那狗東西一同造反,當高昇泰相國前來時我們還隨高氏一同討伐餘黨!我們並肩作戰做,高氏才不是忘恩負義之人,絕不會背棄平名百姓。」
  
  老人家一口氣說完後用力的喘氣,老臉因氣血翻湧而脹紅,他的老眼透出堅毅之色就像是回想起當年與高氏一同征戰沙場討伐狗賊的日子。
  
  站在老村長邊年紀稍長的男子是他兒子,也就是現任村長,他扶著老父道:「各位可別忘記去年若非高氏派來一支黑騎前來,情況就不是上河村撤村,而是上下河村要被妖怪給滅村啊!」
  
  一大姊附和:「是啊是啊!高公子肯定有他的深思謀慮。」
  
  一婦人反問:「妹妹啊,哪妳說說帶著我家男人隨他去尋找武功秘岌,是什麼深思謀慮?」
  
  「這……」大姊一時與塞,不過接著用站前說:「高氏八子各個才高八斗,定然有打算啊。」
  
  村子頓時陷入爭論高家的好壞,李蘇梅饒有興趣在人群中穿來穿去,兩邊都會附和幾句,玩得還挺開心的。而一幫看著的墨無棘則始終保持著局外人的態度,清楚知道話題偏了。
  
  帶著情緒討論問題讓眼光偏頗且全然沒有討論到點子上,這樣太沒意義了。
  
  見話題一發不可收拾,墨無棘伸起雙手暗暗運起功力,用力一拍,「啪!」
  
  拍掌聲如雷響,「啪!」「啪!」「啪!」,他連拍了三次手掌,如同一陣雷連響。
  
  村民頓時現如安靜,一道道疑惑目光都向他看來,有些人的目光還帶著些訝異他們壓根沒注意到這位靜靜站在身邊的外村人。突然被這麼多目光看著,墨無棘心中準備的話一時間沒能說了出來,他輕咳了幾下穩定心情,道:「諸位,請聽我一言,如今撤村已是必然,何需再多做討論?」
  
  此話一出村人全是一愣,確實他們不敢違背高氏公子的命令,而且也害怕盜賊襲擊,所以撤村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所以不管心裡是否信服都毫無意義。墨無棘冷靜的神情也讓村民們回過神來,確實如今在討論這些也沒什麼意義。
  
  「撤村哪是隨便說撤就能撤的,若是我們隨便一出村,遙遙幾里路定會被上游那些土匪打劫的。」一位農夫道,他是最反對撤村的。
  
  這番話一出村人們心裡又再次變得陰鬱,命運由他人決定的感覺特別讓人無力。
  
  而就在其他人準備開口,再次七嘴八舌討論時,墨無棘再次開口說:
  
  「土匪,我會教訓他們的。」
  
  他的語氣很平淡,那是習以為常的口吻。
  
  此話一出現場一片寧靜,靜的落針可聞,這話很平淡不過內容實在駭然。
  
  詭異的寧靜氣氛尚未結束,墨無棘又繼續開口了:「是盤據在上游的上河村吧?我去探探狀況。」
  
  村民還沒回過神時他已經轉身朝上游去了,由於動作實在太過自然他都走了好幾步了愣是沒人阻止。或許村民們都還沒聽懂墨無棘剛剛說了什麼吧。
  
  「等等,劇情跳太快了啦!起承轉合的承都怎麼變不見了,還有你怎麼知道山賊在上河村?」李蘇梅跳出來跟上說:「最重要的是你怎麼可以丟下我自己去啊!」
  
  墨無棘邊走邊回答:「山賊可不是對抗野獸,妳也沒有跟人較量過,會很危險的。」
  
  李蘇梅的實力足以對付一般山賊了,可是與野獸較量以及與人較量是截然不同的,那差別最大的在於自身感受,將刀刃指向人的感覺一般人是無法適應的。
  
  「我知道,有危險就躲在陳大哥的背後對吧!」
  
  「……」墨無棘沉思了一下權衡以後道:「好,我們一起去吧。」
  
  「YA~」
  
  「……對了,『夜』是什麼意思?」
  
  「就是很開心的意思~」
  
  說著說著,倆人漸行漸遠的往村頭走去。
  
  ……他們就這樣去了?!
  
  這時村人們才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知道眼下這兩位是打算作什麼。
  
  「兩位等等啊!」
  
  村長邁出腳步去追他們,後面村民也一併衝上來阻止倆人前進。
  
  「你們不可以去啊!」村長張開雙手用肢體阻止倆人。
  
  「你們只是倆人,怎麼可能與他們鬥的!」另一位壯漢也阻擋去路。
  
  「像妹妹這麼可愛,面對山賊是羊入虎口啊。」婦人也阻擋。
  
  倆人對上二、三十來位山賊,這完全就是以卵擊石啊!他們必須阻止倆人去送死。
  
  李蘇梅知道這不自己說話的時機,所以她看向有些木訥的墨無棘,看他該怎麼處理。
  
  墨無棘開口說明自己的判斷:「就我看來這些盜匪並非刀口上舔血的沙場戰將,既然總是用偷雞摸狗的伎倆盜取錢財而不敢正面強搶,那應當只是些地痞流氓,所以我應當能應付他們的。」
  
  見村民們還是不放心,他再說:「我會先觀察的,若是對付不了就會回來的。」
  
  這番話並沒有說服村人,墨無棘心裡也了然,畢竟他看起來並非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強者,有些時候還反而被誤會成自稱俠客實際上是來騙財的欺世盜名之輩,其實沒被質疑是不是別有居心已經說明村民心理純樸。
  
  「不管如何不能什麼都不做,為了村民安全這是必須的。」
  
  墨無棘這番話依舊平淡,平淡的讓村民們不適應,同時也讓他們更重視眼下的狀況。
  
  李蘇梅看準時機跳出來說:「我們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必須做些什麼的!」
  
  必須做點什麼,這句話刺激了村民,他們確實不能只是在村裡嘆息眼下的困境,必須做些什麼。
  
  這時村長說話了,他是村裡最聰明的人,拱手道:「感謝兩位俠者願意為我們排除萬難,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幫忙已報兩位仗劍相助之恩。」
  
  村長想到村內人手不夠,所以不管眼前這背盾的武者能力如何也要把他留下來,多一個是一個。所以他先說「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幫忙」,希望用報酬留下倆人。
  
  常走江湖的墨無棘自然知道村長的心思,然而行俠仗義是不求回報的,許多武者讚嘆詩仙在《俠客行》此詩的「十步殺一人千里不流行」所透出的霸氣,他更喜歡後面那句的「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這也是門派裡的信條。
  
  「謝謝村長,那我們需要一些乾糧,以備後面路程使用。」墨無棘回答。
  
  比起分毫不取他會取一些不足輕重的酬勞,就像尋常的一般俠客。這樣才能繼續低調的。
  
  ——
  
  村民討論一番以後決定組織起十位壯丁一同前去,不一定要與山賊對抗但要清楚山賊規模才可以做好打算。而其餘人趕緊收拾行李,收割農田、拔菜,趕在明日天亮時便離開村子。
  
  「又能洗澡又能吃飽,真是幸福啊!」大快朵頤的李蘇梅讚嘆。
  
  在村民籌備武器期間李蘇梅強力要求想要洗澡,她順利跟與村民借到浴缸,好好用力清洗一番。而墨無棘則是順便借個小灶準備了午餐,由於香味引來村民圍觀,他也就順便做了好幾份給大家享用。
  
  「吃飽幹活,但可別吃太飽沒法幹活。」墨無棘邊清洗廚具邊告誡。
  
  「喔……」李蘇梅嘴中滿是食物,鼓的就像松鼠似。
  
  因為衣物需要清洗,李蘇梅又穿回最初見面時的那套特別的白衣黑裙黑襪,白衣貼著肌膚勾勒出少女的曼妙身姿,這畫面讓墨無棘想起最初的見面,想不到一晃眼已經過了半個月了。
  
  話說……盯著李蘇梅,墨無棘疑惑出聲:「每餐都吃的飽飽,妳怎麼都不會胖啊。」
  
  「咕嚕。」李蘇梅把嘴中食物吞嚥下去,小嘴勾勒出一抹弧度道:「這是女人的秘密喔~」
  
  「……恩。」見沒得到答案,墨無棘便繼續他的廚具清理工作。
  
  李蘇梅看著細心清理炒鍋的墨無棘,換她露出疑惑神情的問著:「話說陳大哥你那炒鍋……平時是放在包裹裡嗎?那包裹又怎麼放下其他東西呢?」
  
  她印象中墨無棘很會收納東西,可以把一大堆東西收納成個小包裹,可是那炒出盤盤美食的炒鍋似乎大小有點大啊,還有那數尺長的炒瓢又是放在那邊的?
  
  「……秘密。」墨無棘學李蘇梅回答。
  
  回答一出李蘇梅先是一愣,隨即不顧形象的大笑著:「哈哈哈,陳大哥跟我學壞了!」
  
  倆人一如往常的嘻笑打鬧,全然沒有大戰的前緊張感。
  
  ——
  
  李蘇梅將腰上的刀袋繫好,披風穿好;墨無棘清點好身上的所有裝備;村民們也穿上竹甲。
  
  隨兩人一起去攻打山賊的村民所身穿的竹甲並非凡物,他在三國時期有不小名氣——藤甲。
  
  不過那並非真正的刀槍不入、輕如步衣的藤甲,真正的藤甲需取山壁之藤泡入桐油中吸透桐汁,然後再以特殊手法編制、曬乾,每一件都需要兩年以上才可以製作出來。村民配戴的是用藤條與竹片製作出來的藤竹甲,比藤甲重了一些,也沒有藤甲刀槍不入之威,不過也是不錯的防禦甲了。
  
  然而在出發以前發生了些小插曲,墨無棘的本事還是被質疑了。
  
  墨無棘用行動表示出他並沒有想要騙取錢財,只是他與李蘇梅實在不像是強者。
  
  強者通常是兩種,一種是無比魁梧舉止間透出將領氣息,另一種是仙風道骨有著脫俗氣息。墨無棘兩者都不是,李蘇梅更不是,最大問題還是李蘇梅,洗過澡的她頭髮如順如絲綢、皮膚白晰粉嫩,別說是不是江湖人士,都覺得她是跑出來玩的大戶小姐。
  
  被質疑實力李蘇梅並沒有任何不滿,她詢問道:「怎麼樣算厲害呢?是這樣嗎?」
  
  她向空中拍出一掌,內力隨著她的一掌甩出內力在空中蕩漾,無風中捲起一片沙塵。這種打出內力的方法沒什麼力量,不過十足展示了她異於常人的深厚內力。
  
  李蘇梅在問:「還是這樣?」
  
  她運起內功身形一輕,如貓一樣三兩下就跳到一戶房屋的樓頂上,貓還是用四隻腳,她則是只用雙足如在後院行走似簡簡單單就踏到樓頂。
  
  隨後李蘇梅身輕如燕的跳了下來,再道:「還是要看我揮刀?」
  
  「女俠,夠了、夠了。」質疑的壯漢連忙說,他的眼睛都睜得比銅錢還大。
  
  總是有些武夫身懷內功就覺得自己很本事,覺得自己比士兵、獵戶還要厲害,實際上那點內力最大用途是拿來吹牛皮罷了,在實戰上沒有太多作為。而李蘇梅所表現出的內功境界這些壯漢可沒見過幾此,那些可都是名號在江湖流傳的強者,而她才多年輕就有這樣的本事了?
  
  所以李蘇梅隨意漏出的兩手就讓他們個個都吃驚不已,有些壯漢還有些顧忌的退了幾步遠離她。
  
  「……」墨無棘沒來得及阻止,沒能說的話也只能收回去了。
  
  墨無棘習慣低調,就像無戰事時劍刃不會無鞘、弩不會開弓搭矢,平時隨意展露劍刃的鋒芒那是炫耀以及威脅。這道理墨無棘並沒有與李蘇梅說過,不過這少女很聰明不用說她也不會像那些愛好受吹捧的武夫隨意表現功夫,只是……墨無棘看出一個令他哭笑不得的問題。
  
  「真的夠了嗎?」李蘇梅歪著小腦袋不太確定的再問著。
  
  「可以、可以,我們已知曉您是真的女俠啊。是我們不對,我們不該質疑的,您是真正的高手,是仙女下凡。」周遭壯漢忙說著,個個堆起笑容附和著,深怕先前的質疑讓少女不開心。
  
  李蘇梅的行為被壯漢們解讀成為先前的質疑負氣,內功以如此厲害卻還想展現輕功、刀功。實際上她全然沒這個想法只是一味的展示自己的本事,會如此作為最大原因是——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強。
  
  這半個月李蘇梅實力突飛猛進,可是她卻不知道自己進步到什麼程度,還是覺得自己只是個剛碰觸武學大門的雛鳥,所以她現在就像被師傅考察功夫的孩子,努力的把自己的一切展示出來。
  
  這……墨無棘嘆息自己的疏忽,之後在好好告訴她吧。
  
  「別玩了。」墨無棘拍拍她
  
  「喔……喔喔,我知道了。」李蘇梅立刻意會過來。
  
  她並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奇怪的事情,但聰明的少女知道這時候要順著墨無棘的話。
  
  而後換墨無棘展現本事,既然李蘇梅先前都露了幾手,他自然也要做些什麼才能消除那些懷疑的目光。
  
  「我善於膂力。」墨無棘拿出自己背後的大圓盾,示意讓一位壯漢來拿。
  
  那位壯漢是是眾人中最高大的,平時做些粗重農活,皮膚幽黑如個黑色大金剛,而當盾牌入手時他身形一沉,圓滑的盾面令他差點沒能抓住。金屬盾自然比大理習慣派帶的竹盾、藤牌還要沉重許多,壯漢入手早有心理準備,卻想不到這比預料中的更重上一倍。
  
  雖不像是關二爺八十斤大刀,這面圓盾是壯漢還是可以拿的住並揮舞使用的,但勢必用沒多久就會滿頭大汗的,哪能像墨無棘背著這面盾背了一整天,用此盾必然需要非凡的膂力。
  
  不過眾人就有些不解,這奇特的盾牌不像一般士兵的盾牌且士兵也不會配戴這樣的重盾,而江湖人士不但少有用盾反而對於躲在盾牌後面的行為嗤之以鼻。那麼這樣的盾牌……
  
  「我習慣用盾。」墨無棘回答,都有人看到盾牌面露疑惑時他都會這樣回答。
  
  若是在深問墨無棘就會再多回答,
  
  而壯漢們就像過去遇到的許多人一樣認為他是比較特別的武林人士,也就沒在多深究這特別的盾牌了。
  




啊……這章寫了七千多字啊,原本以為這篇就可以打完山賊的,結果沒打字數就用完了030
為什麼接個任務就七千字了?我也真好奇……字數用到這樣山賊戰我就直接收編到下一回了。
字數算是我寫武俠最大的難題,另一難題則是地理……這我真的沒辦法按照地圖製造劇情,所以只好自己弄個假地名來了。之後會開篇寫武俠的難題想提出來研究吧。

寫到這篇我遇到一個難題,該怎麼稱呼一位男性村名呢?古代稱呼男性多是帶著職位,但平民該怎麼叫呢?我們現在習慣說「先生」,在古代則是稱呼老師,所以不能用。(之前誤用的要在改下030)
後來在公會問了下得到幾個不錯的稱呼「兄台、兄弟、朋友、閣下」,這應該夠用了XD

這回寫到了傳說中的裝備了「藤甲」,三國有明的藤甲兵是諸葛亮攻打南蠻時遇到的棘手裝備,其實那就是在雲南,而有趣的是我們提到三國神裝備都會提到一句「已經失傳」,然而藤甲手法則是被當地部落保留至今,並且還可以做出來!

所以大理兵種打算寫到藤甲兵,並且之後給女主配藤斗笠XD
肯定很萌的>///<

對了,常說藤甲怕火,其實我以前查到三國是寫到「水火不侵」,用一般的火功是對付不了藤甲兵的,火矢擊中不會立刻燒起來。孔明擊潰他們是引入山谷用大火攻擊,若是遇到這種大火其實任何裝備都不頂用,應該說其他裝備是九死一生還能掙扎一下,藤甲遇到大火則是十死無生。
而這也不會算弱點,像古代還有「紙甲」,硬度媲美鐵甲而且不怕下水,若是遇到火攻一樣十死無生,但卻用上了好幾個朝代啊。

男主的個性這集算是寫出來了,比起光說不做,他是馬上就動手而不會陷入情緒裡,村人在炒來炒去他則是立刻意識到這問題沒有選項也沒有討論的價值。
這形象是來自《墨攻》的主角,不過長相肯定比《墨攻》的主角好看好幾倍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