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1 第七神選者 【番外】神選者的一天(上)

琉魚 | 2021-02-08 12:00:02


  神選者的日常應該非常特別吧?

  當這個風聲傳入依萊耳中,他放下手邊的工作思索,片晌後頻頻搖頭,直笑道:才沒這回事。

  咦?真的沒有嗎?怎麼可能?父母可是神祇耶?高高在上的神祇耶?一定有哪裡不一樣吧?

  好奇的同事纏著依萊不斷追問,直到出了公會回家,吃晚餐時他都還在想這件事。伊修斯有著吃飯不說話的習慣,但當依萊第三次將鹽巴拿成胡椒,他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依萊,工作上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困難……?困難是沒有,但有點困擾。伊修斯,我們神選者的生活,真的有跟其他人不一樣嗎?」

  「啊?」

  伊修斯當機了兩秒,手中的湯碗險些傾斜。依萊見狀,只好把事情原委說了一次,伊修斯聽完後,只是扶正湯碗,對依萊的「困擾」頗不以為然。

  他哼了哼:「你管人家說什麼,我就是這樣過生活啊。」

  「『這樣』是怎樣?」

  伊修斯正要回去吃飯,被依萊冒出來的問題猛地打斷,有點不開心。「工作、回家吃飯、跟你討論生活大小事、切磋魔法、跟其他神選者交流,然後明天又一樣。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樣過日子,我就是這樣,現在給我停止這個話題,我要吃飯。」

  於是接下來的晚餐時間,沒有人再進行談話,連晚餐後的時間也被拿去切磋魔法,「生活」的話題無疾而終。等到依萊洗完澡,躺在床上準備入夢,才又迷迷糊糊地想起這件事。

  他沒有失憶前的生活記憶,一出醫護所就被帶到摘星宿來,也沒有過所謂「一般人」的生活,突然要他說有哪裡特別,他還真不知道。

  既然如此,就從明天開始觀察看看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依萊沉入了夢鄉。

  

  依萊醒來的時間算是很規律。

  有些人容易賴床、有些人只有在工作天早起、有些人無論前晚多累,隔天還是會在同一個時間點醒來。依萊發現,自己應該也是仰賴生理時鐘的那一類人,只要別發生體力透支、吸入睡眠粉、或是半夜被叫醒的狀況,他多半也是在同一個時間點,前後五分鐘左右醒過來。

  但今天卻不在這個範圍內,事實上,是比平常早了半小時。依萊沒有繼續睡的慾望,坐在床上發楞也不是辦法,乾脆起來洗漱更衣,窩在書桌前研讀魔法一會,然後決定提早下樓,在大廳繼續研究法陣。

  步下階梯,依萊最先聞到的是瀰漫在空氣中的食物香氣,然後才是油鍋滋滋作響的聲音,有人正在廚房裡活動。依萊眉峰一挑,覺得新奇,還沒走近,就聽見悅耳的聲音自廚房傳來。

  「早安,兒子。」

  艾莉西亞打扮居家,身上罩著一件淺色圍裙,正忙著熱鍋。她將吐司壓得扁扁的,一張一張在盤子上疊起來,然後拿出抹刀,一邊回頭詢問依萊:「抹花生醬好嗎?」

  「都可以。」依萊反射性回答,隨後一楞,再追問:「等等,媽,妳在做什麼?」

  艾莉西亞旋開花生醬的蓋子,將抹刀跟花生醬都塞到依萊手中,要他塗在壓扁的吐司上。她接過塗好的吐司,捲成筒狀,放進裝有蛋液跟牛奶的盒子裡沾濕,等吐司捲整個濕透後,擺上平底鍋煎成金黃色,再用肉桂粉滾一滾,就大功告成了。

  「花生醬土司捲,飯後點心。」

  艾莉西亞拿出刀子,將其中一個切了一塊,徒手拿起來放入口中,剩下的遞給依萊。依萊瞠大眼睛,驚奇地看著艾莉西亞咀嚼、吞嚥,然後才把吐司捲叉起來,咬了一口。

  嗯,好吃。

  「不要告訴伊修斯,我們偷吃哦。」

  艾莉西亞調皮地眨眨眼睛,紫色的眼眸燦如星辰。她要依萊幫忙把菜上桌,於是幾分鐘後,大廳的餐桌上擺滿菜餚,當他把裝了吐司捲的盤子放定位,正好見到伊修斯從樓上走下來。

  「早安,伊修斯。」

  「早啊,依萊,你今天真早……嗯?艾莉也在?」

  「早安,我的孩子。」

  艾莉西亞熄掉鍋子底下的火,將碗放進水槽,打開水閘讓水流下來,並聚集了點風元素沖淡油煙,收拾完流理臺後,她拿出事先冰鎮好的果汁,斟入三個玻璃杯,手指一揮,飲料咻地移到餐桌上,安穩地落到每個人面前。

  飲料是酒紅色的,帶點漸層,有一點點米白色的液體沉積在底部,顯然是把互不相容的兩種液體搭在一起了。依萊嚐了一口,微微的酸味在舌尖綻放,隨之而來的才是甜味和水果的清香。

  艾莉西亞拿著她的那杯飲料,到餐桌前坐下來,依萊跟伊修斯分別說了句「開動了」,開始進行吃早餐活動。艾莉西亞看著他們吃飯,面帶微笑,她雖然有替自己準備餐盤,但所有的菜餚都只取一點點,比起在吃飯,不如說是在體會進食的樂趣。

  依萊的早晨通常是這樣的,醒來後換裝洗漱,下樓跟伊修斯吃早餐,有時艾莉西亞會加入他們的飯局。用完餐後,他們便會離開西塔,到公會去展開一天的工作行程。

  「艾莉,我出門了。」

  「媽,我出門了。」

  「兒子們,路上小心。」

  依萊跟伊修斯雙雙動身離開西塔,艾莉西亞站在門口,笑嘻嘻地揮手送別。風和日麗,今天依舊是個晴朗的好天氣。

  

  依萊跟伊修斯雖然同時出門,但並不會一起工作,他們既是家人、也是工作上的同事,公事公辦,私人情感不帶到職場上。

  所以當他們一抵達埃利希翁,連公會的門都還沒踏進,伊修斯就跟他分頭了。時間還不算太晚,但公會內部已經擠滿了人,神選者的特權讓依萊暢行無阻,插隊排到發放任務的窗口前,掌櫃的是一名戴眼鏡的年輕女性,是個法師。

  「喔,準神選者,你來得正好,南區的結界需要消毒和檢查,你跟其他三個人去看看。」

  看到來人是他,女性立即抽出一份委託狀,跟他說明工作內容。幾分鐘後,依萊在公會一角找到另外兩個工作夥伴,輕輕道了聲早安,那兩個人立即停止聊天,有點不知所措地看著他,不是因為陌生,而是身分。

  還沒上任,依萊是神選者的消息就已經傳遍整個公會,神選者是神的孩子,是跟神最親的存在。身分的特殊性像是一條看不見的線,在神選者與其他人之間拉出一道溝渠,他們會敬畏他、懼怕他、崇拜他,就是不會親近他,就算表現出來的態度不那麼懼怕他,但也只是同事間點到為止的距離,身分的界線永遠也跨不過去。

  有人畏懼神選者,就也一定有人對他們感到好奇。自從依萊是神選者的消息傳出去後,有些神眷發現他沒伊修斯那麼難相處,便好奇地湊上來問東問西,於是便冒出了「神選者的日常」這個問題。

  對於工作夥伴畏懼的態度,依萊也不覺得受傷,或許在失憶前他就不是在乎人際的人吧?他確認工作夥伴的身分後,便邁步往南區走去,早晨的霧氣還未完全散去,主城街道籠上一層白茫,霧氣之中是陸陸續續開始營業的店家,四處都是忙於工作或打理家計的人們,城市就在一片喧嘩中完全甦醒。

  走著走著,沿路的地址已經變成了南區,依萊找到工作地點,要通行的人們讓出一塊地,並將指令交代給工作夥伴。三人個別拿出法杖,拿出記憶燈火,齊聲喊道:「喚醒。」

  空氣中的粒子開始震動,激發出幽幽藍光,有一些影像若有似無地顯現,無數道來自過往的影子同時在空地上重演,做著當時的事。

  歷史記憶顯像的同時,三個人也開始記憶的回收,也就是『消毒』。依萊設好保護結界,避免直接碰觸粒子,在影像與影像間穿梭,當他找到濃度特別高的歷史記憶,便用法陣將那個範圍圈起,喊聲「封存」,收入到煤氣燈中。

  球狀燈腹在置入記憶後變得螢藍,依萊在燈殼上貼上標籤,然後繼續封存下一個記憶。消毒的過程很順利,沒多久,其他兩個法師也提了好幾盞記憶燈火回來,確定粒子濃度在標準值內後,他們便又結了個遣返陣,將燈火送回公會去。

  接下來的工作就比較麻煩,依萊跟另外兩人確認了下程序,然後三人分開站好,圍成一個三角陣。

  喀!喀!喀!杖端敲地,埋藏的法陣浮出街表,安穩且有次序地運作。他們蹲踞在地,開始檢查法陣的每個環節,一筆一畫、一幅一幅、一層一層,他們將太過老舊的符號重寫,修補破損的地方,更新法陣編寫方式,讓每一個部件咬合到位,就好比在維修精密的機器。

  城市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大型法陣,為了民生或是工作需求,魔法師在城市每一寸土地編寫入數道陣法,每幅魔法陣都彼此牽連,倘若有一部份出大狀況,小則停擺,大則影響到其他地區,所以需要法師們定期維修、更新。

  這是項複雜且耗時的工作,乍聽之下很簡單,做起來卻很傷神。整個上午,他們三個人就忙著糾錯,討論要如何更新,測試性能效果,時間不知不覺中流逝,等到中午吃飯時間,他們便將所做的調整記錄下來,交回公會,好做為下次調整的依據。

  公會任務是採派發制的,民眾向公會申請需要幫助,公會再轉給神眷們處理,委託通常需要在指定時間內完成,做完就可以下班,但基本上都會做到表定下班時間。另外,也有那種非要誰來做不可的委託,這類委託通常會先排進神眷的工作行程,避免跟其他案子撞期。

  將委託繳回公會,要是沒有再被塞其他行程,就可以算是下班了,在那之前,依萊決定先吃午餐,一邊想這種好運會不會降臨在他身上。他找了家露天餐廳吃午餐,妄想著要是下班了要去哪兒消磨時間,伊修斯工作應該還沒結束,現在回家時間還嫌太早,對了,他前幾天寫出了幾個新的法陣,一直找不到時間來試試看。

  依萊收拾吃乾淨的餐盤,拿去回收區放好,打算去公會把上午的委託繳回,開溜回家玩魔法。才剛這麼想,新的委託就這麼找上門了。

  「依萊,你下午有空嗎?」

  「莉莉茲?」
101 巴幣: 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