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1 第七神選者 第七章 第二大道上的激戰I

琉魚 | 2021-01-25 12:00:07


  一直到反神集團被公會羈押,潘笛也被盯著回家去,薩格爾才收回視線,對依萊丟下一句「走了」,頭也不回地轉身就走。

  薩格爾心情很不好,依萊隱約感覺得出來,不管是他緊繃著的臉孔、僵硬的肢體、抑或是紊亂的氣息,無一不透露出他的不快。即使相處的時間不長,依萊也知道,凡是牽扯到潘笛的事情,都會讓薩格爾過度緊張,更別提現在潘笛出事了,他的心情直接惡劣到不行,讓依萊根本不知道該不該問。

  「潘索笛亞……」

  沒多久,薩格爾吐出這四個字,沉默半晌,滑出口中的句子帶著濃厚的沮喪。

  「我妹嚇到你了,很抱歉。」

  「沒關係,我也有錯,是我沒能阻止她。」

  眼見薩格爾態度放軟了,依萊躊躇著,不知道該不該探人家家務事,或許是看出他的猶豫,薩格爾的眼中閃過一抹譏刺,主動提出。

  「你不問我她為什麼會這樣嗎?」

  「我不知道該不該問別人的家務事。」

  依萊誠實的回答似乎逗樂了薩格爾,他發出嗤笑。「艾莉西亞這次的新人,原來是個乖巧的孩子啊。潘笛的事告訴你也無妨,就當她嚇到你的賠禮。」

  神挑選族人當作孩子撫養,那些孩子天賦異稟,是天才中的天才,這是眾所皆知的事。然而,就算以神選者的標準來看,或許是受神的血統影響,米希雅的孩子數值還是太高,遠遠超出過去的紀載。

  龍族的力量與心智成長是密不可分的,唯有身心達到平衡,能才算是真正的強大。倘若力量成長得太快,心智無法跟上,只要情緒不穩、或稍微失去理智,那就很容易釀成災禍,小則魔法失控,大則龍化暴走。

  以龍族的發展與年紀來看,潘笛的心智絕對足夠成熟,但仍跟不上力量成長的速度,就算她再怎麼想要自持,人性也會在情緒不穩的情況下,隨理智一起失去,只想遵循本能大開殺戒。如果剛剛薩格爾沒有趕到,包括依萊,在場所有人類都只有等死的份。

  「即使作為米希雅的孩子,我們也無法克服力量失衡的問題。」薩格爾凝視遠方,思緒遊走在依萊到不了的地方。「在潘笛還沒滿百歲的時候,有次她獨自到街上去逛街,恰巧碰到了強盜。大概是看她生得精緻、外貌未滿十歲、又一副被照顧良好的模樣,那些強盜毫不遲疑地挾持了她。

  「就算強盜在人類的族群中是恐怖份子,對上龍族還是絕對的弱勢,但潘笛被嚇到了,加上年紀太小,不懂得怎麼處理這件事,在恐懼下完全失去理智,當我聽到風聲,趕到現場時──」

  那些強盜全都被殺了。

  白龍沒有傷口,卻渾身是血,屍體在腳邊散了滿地。理智回到了潘笛眼中,她過了好半晌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因為太過震驚而昏了過去。

  「怎麼?嚇呆了嗎?覺得龍族很可怕?潘笛很可怕?還是身為人類,覺得很不舒服?」

  在訴說過程中,依萊沒有發表意見,也沒什麼表情,只是靜靜地凝聽,薩格爾把這樣的反應解釋成驚嚇過度,嘴角勾起地幅度帶著點唬弄人的惡意。

  「倒不是。」

  「什麼?」

  沒想到,薩格爾提供的選項全數落空,依萊的安靜純粹是他在思考,而非沒有反應。

  「對龍族而言,殺幾個人大概跟人類殺掉動物沒兩樣吧?雖然讓人不舒服,倒也沒什麼不對。每個種族都有自己的價值觀跟難題,就算潘笛殺過人,但她也不是自願的不是嗎?

  「至於害怕,那是每個人都有的情緒,說到底也是我們人類先惹到她的。」

  不久之前潘笛才抱怨過,薩格爾獨裁又霸道,卻又總是乖乖順了他的意,想必是知道自己給哥哥帶來不少麻煩吧。家人間互相照顧天經地義,潘笛雖然足夠成熟,卻還是讓身為兄長的薩格爾放不下心。

  「你真是個奇怪的人。」

  「是嗎?可惜我沒有以前的記憶,不知道別人是否這樣評論過我。」

  薩格爾啞口無言,不知做何答覆,索性話鋒一轉,將話題帶到任務上。如依萊所料,他推測出來的結論,伊修斯跟薩格爾早有所察覺,也正因為任務的複雜性太高,評估不適合讓沒有經驗的依萊和潘笛參與,才會導出將他們支開的結論。

  找事情讓依萊和潘笛去忙後,除了可能會變成報喪主的約書亞外,最棘手的還有不曾現身的另一名報喪主。他們太想處理掉報喪主,沒有將反神分子列入優先處理的名單上,沒想到反而被自己的躁進擺了一道,落入反神分子的圈套,並讓最壞的事情發生,讓約書亞變成了報喪主。

  所以他們改變了策略,隊伍一分為二──薩格爾去擺平反神分子,再回頭去解決約書亞,而伊修斯則想辦法去揪出另一名報喪主。

  「就算是神選者,遇到報喪主還是會覺得棘手。你跟潘笛都還在實習,這不是你們該應付的事情,所以我跟伊修斯才不讓你們參與。」薩格爾淡然地說出考量,繼續解釋:「報喪主是會隨時間成長的,放任著不管,只會讓它們越來越茁壯,去創造出更多的報喪主。而新生的報喪主通常會依附自己的創造者,直到它們夠強大為止。可是約書亞的情況不太一樣,因為他是由單一記憶構成的,神智很穩定,執念也很強,不遵從自己創造者的意。也就是說,他會遵從執念行動,我們現在需要的就是能引發執念,釣他上鉤的東西。」

  依萊突然明白,為什麼潘笛要伊修斯帶上他了。他將自己與潘笛的所見所聞簡單敘述了一遍。薩格爾對他們的發現饒有興趣,算是認可他們的努力。

  「如果是那個當『餌』,應該可行。」

  薩格爾口中的『餌』,當然是瑪格麗特留給約書亞的禮物。

  既然事情有了下落,事不宜遲,該是會會約書亞的時候了。

  

  路途的終點在第二大道,事情從這裡開始,也得在這裡作結。

  報喪主的生成帶走了作祟的歷史記憶,粒子的濃度降了下來,經檢測後只高出平均值一點點。即使如此,第二大道還是被封鎖線層層包圍,不是因為粒子濃度,而是因為報喪主可能會再回來。

  報喪主會依循著執念回到出生之地,畢竟這是與歷史記憶最相關的地方。在確定報喪主被消滅或不會回來前,危機就不算結束。

  薩格爾在第二大道徘徊了好幾天,看到了影子,卻遲遲逮不到人。因此薩格爾推測,約書亞比他們想像得更聰明、更進入狀況,懂得該迴避對自己有意圖的人。

  而薩格爾的計畫很簡單,揪出報喪主,將其殲滅,但依萊有不同的想法。三番兩次討論後,他們達成了共識,於是依萊坐在瑪格麗特家門前的臺階上,獨自一人,拿著一本書靜靜地翻閱,天光明媚,他的舉動有如在宣稱,這種天就理所當然在門口閱讀。

  四下一片寧靜,感官無限放大,再細微的聲響都變得清晰。不知道過了多久,陰影覆落下來,一雙腳出現在視線中,悄然無聲,帶著活人的熱度與氣息。

  依萊緩緩地抬起頭來,看到約書亞俯身與他相視,兩人的距離是如此的近,甚至連眼中的倒影都看得如此分明。

  嘶……嘶……嘶……

  氣體呼出體腔的聲響,伴隨著吐息噴到依萊臉上。報喪主還是像鬼,但比荒魂更像活人,他有著體溫和氣息,觸碰得到,並非只是一道虛影。約書亞的模樣與記憶燈火中別無二致,完全就是少年時期的翻版,他綠色的眼瞳混合著理智與癲狂,半夢半醒,彷彿是個夢遊的人。.

  「把你手上的東西……給我……」

  約書亞囁嚅著,乾澀的聲音隨嘶嘶聲溜出蒼白的唇瓣。混濁的綠眸直盯著依萊手上的書看,他口齒清晰、字正腔圓,說話的方式卻讓人覺得他意外的清醒。

  「想要這個東西嗎?」

  啪,依萊將書闔起,翻身躍起。說時遲那時快,報喪主撲騰而上,但依萊已不在原地,他冷不防撲了個空。

  「把那東西給我!」

  「想要的話,就自己來搶啊。」

  依萊挑釁地說完,頓時與報喪主展開一段你追我跑。只見兩道人影不斷在街道上追逐,報喪主被耍得團團轉,氣惱地低吼,散佈在空中的粒子受到他的情緒波及,發出激活的藍光。

  「真是夠了!」

  約書亞不懂自己怎麼會落入這種幼稚的惡戲,被當成狗一般戲耍,頓時一陣光火。他一個箭步,出現在依萊身側,一手箝制住他的手臂,另一手去撥,那本書被撥出依萊的手中,成拋物線向前飛出。

  「搶到了!」

  約書亞大叫,伸手要去搆那本書,依萊也不急著回搶,只見他雙手一轉,迅速地取出法杖,臉上的微笑像是在說「得逞了」。

  隨後,飛出的那本書倏然攤開,離約書亞的指尖只有幾寸之遙,法杖敲上書頁,粒子激活的藍光忽然迸射而出,幾乎盲了雙目。

  接著,他們被吸入另一段歷史記憶中。
88 巴幣: 18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難道是甜甜的記憶!
話說我看成大床上的激戰嚇死我了
2021-01-26 13:39:26
琉魚
下一章有約書亞故事的結尾!
本篇作品沒有任何床上激戰,激戰請往隔壁棚走(´Д⊂ヽ
2021-01-26 13:44: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