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1 第七神選者 第八章 遲來的坦白I

琉魚 | 2021-02-01 12:00:05


  咚!杖身與地面敲出脆響,狂颳的勁風停止了,粉刷空間的螢藍益發明亮,報喪主側身一旋,法杖也隨身體轉了一圈。咚!第二聲脆響,模糊的影子布滿整個場地。咚!再一敲,人影變得清晰,荒魂在一片藍茫中抬起頭來,蒼白駭人,彷若死者大軍再臨。

  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報喪主不斷敲擊地面,一邊旋轉,笑聲自他乾澀的唇中宣洩而出,既得意、又癲狂,那模樣就好比他是亡靈的主人,對不請自來的侵入者發出戰書,並且勝券在握。

  「薩格爾!」

  眼見局勢不對,伊修斯立即衝到薩格爾身側,並於兩人周遭張起數道法陣,好隨時反擊。

  薩格爾瞪著報喪主和荒魂,藍眸銳利得彷彿想用視線將它們千刀萬剮,他抿起嘴唇,憤恨地說:「是由法師跟龍族荒魂生出的報喪主,事情比我想得還麻煩。」

  荒魂是一個人記憶片段的重現,而報喪主則是那些記憶的結合體,當荒魂成為報喪主的那刻,它們便擁有了肉身與靈智,同時也繼承了記憶主人的技能。也就是說,假使記憶原身就是神眷,報喪主就會傳承部分種族技能──這或許就解釋了為什麼報喪主選擇了法杖作為武器,並且有超乎常人的身手。

  情況超乎當初所預期,伊修斯研判,需要重新擬定作戰策略,他轉頭想以最短的時間達成共識,卻發現薩格爾沒有溝通的意願。

  薩格爾有雙美麗的眼眸,僅僅只是凝望,就足以勾走靈魂。然而此時那雙眼眸卻聚攏怒火,飽含戰意和殺機,是瀕臨抓狂的眼神。

  是什麼讓他這麼憤怒?

  這問句還沒脫口,薩格爾也沒給他機會,直接下達指令:「報喪主得由我來殺。」

  語落,他們在戰鬥中的分配似乎也一併完成了。只見薩格爾殺進報喪主大軍中,一股無形的力量以他為中心向外炸開,周遭的荒魂紛紛受到波及,化為噴濺的螢藍光束。伊修斯拿薩格爾沒辦法,在心中嘆息,只好打起法杖,指揮元素運行,只見無數符文在半空發光、編織、組合,構成一幅廣大的陣法。完成後,他一杖敲上陣央,灌輸元素,法陣急速舒展,接著忽地消失無縱。

  下一瞬,橙黃暴雷就從天際鋪天蓋地劈下,掀起一片藍色塵埃。落雷的高能震得空氣劈啪作響,氣溫陡然竄升,燒焦的味道頓時布滿整個空間。

  這一道落雷,將荒魂大軍掃去泰半,伊修斯再接再厲,指揮起散開的雷元素,在地面鋪成一襲通電巨毯,雷絲恣意竄流。那些電能攀上人體,造成麻痺效果,剩下的荒魂被釘在原地,伊修斯腳尖一踮,於荒魂間來回穿梭,法杖一掃,藍光漫天飛舞。

  薩格爾跟報喪主的戰鬥仍在繼續,他們不知何時脫離了地面,在屋簷上、牆面間、半空中,反覆來回過招,藉由精準的借力與運力支撐每一個動作,輕盈得幾乎違反重力法則。

  在移動的途徑上,還不時有荒魂探出半身,試圖干擾薩格爾,將他拖進它們的記憶之中。對於這些干涉,薩格爾故若罔聞,長腿一掃,將它們再度掃回粒子。

  報喪主位於薩格爾上方的建築,放掉手腳,向後一翻,而後抓住牆上的突起物,精準無比地欺上薩格爾,從腿側抽出小刀,直往薩格爾身上招呼。

  嗤,小刀擦過薩格爾的脖側,沒入牆面,帶出了點鮮血。薩格爾眼睛眨也不眨,腰部猛一運力,屈膝朝報喪主腹部撞擊。趁報喪主吃痛分神的那一剎那,他一把奪過小刀,翻轉體位,將報喪主壓在自己身下。

  薩格爾冰冷地嗤笑,「要我用這把刀殺你嗎?那就如你所願。」

  話一說完,他就將那把小刀,毫不留情地捅進報喪主腰腹。報喪主尖叫出聲,鮮血順著刀身汨汨流出,他不斷地掙扎、扭動身軀,想擺脫擒拿,但哪有那麼簡單,薩格爾抽出染紅的小刀,藍眸殘忍地瞇起,像是盯上青蛙的蛇,準備給獵物送上致命一擊。

  「你想要怎麼死呢?是要割斷脖子?還是一刀捅入心臟?想死得乾脆點?還是想慢一點?」

  「我……沒有……」

  血液湧上喉頭,溢出嘴角,連話都像是含在嘴裡。報喪主想表示自己沒有想死,但薩格爾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哦?沒有想要的死法?那就由我來決定了。」

  薩格爾執起小刀,就要往報喪主頸部送去,但報喪主忽然停止了掙扎,將一口血噴到薩格爾臉上,接著放出一道魔法將他撞開。薩格爾發出叱聲,勾上建築物上的一個支撐點,猛一扭身,輕巧無聲地降落在地面上,血液染紅了白髮,順著他俊美的臉孔流下。

  「伊修斯,把他打下來。」薩格爾抹了把臉,把血液甩掉,「該做個了結了。」

  「我等你這句話很久了。」

  只能留在地上守候的伊修斯立刻有了回應,他雙手持杖,喀地以杖尾點地,埋在地面的法陣轉瞬間甦醒,溢出藍光。咻、咻、咻、咻、咻!粗壯的水柱自法陣噴湧而出,像極了從地底射出的噴泉,原本徘徊在地表的雷絲也跟著飛竄到水柱上,一圈又一圈,縈繞著柱身形成螺旋。

  水花四濺,整座場地瀰漫著濃厚的水氣,電氣將空氣燒得茲茲作響,爆出臭味。報喪主依然掛在牆上,儘管搖搖欲墜,卻沒有要墜落的跡象。毫無預警地,水柱忽然爆開了,伴隨著風、雷電、化為冰柱,天空彷彿同時下起了冰雹、閃電跟雨,報喪主被這一陣亂雨集中,再也無法支撐身體,摔了下來。

  當雨停的時候,就見薩格爾將報喪主一把摁在地上,長劍抵住他的脖子,隨時都能送他上路。

  「想殺我吧,恨不得把我千殺萬剮吧?你為什麼這麼生氣,我可都知道哦。」

  大概是眼見死期將至,報喪主乾脆豁出去了,他笑得極為妖冶,張狂地挑釁。「只不過是個蠢兮兮、意氣用事的小女孩,被挑撥一下就連人形也守不住。因為同樣是白龍?還是因為督導不周?還是小女孩正好符合你的口味?嗯?」

  報喪主每說一句話,薩格爾掐住他頸子的手指就陷得越深,毫無保留地暴露殺氣,簡直是想將他活活掐死。他呼吸凝重,瞳仁顫抖,一瞬間,有什麼像是撐不住太多的挑撥,瞬間斷去,薩格爾迅雷不及掩耳地舉劍,狠狠送進報喪主胸膛,一次又一次、一次又次,即使血花四濺,那副身軀已經失去生命跡象,薩格爾也沒有停止,彷彿非得將屍體大卸八塊、挫骨揚灰不可。

  在這宛若凌遲的酷刑中,只有一句話傳了出來──

  「不准你侮辱潘索笛亞!」

  潘索笛亞。

  聽到關鍵詞,伊修斯好像終於明白了什麼。薩格爾只要扯到潘笛的事,就會比誰都還神經過敏,顯然報喪主不僅挑動了這根神經,還對潘笛做了什麼,讓薩格爾瀕臨抓狂邊緣。

  「薩格爾,夠了。」

  警報已經解除了,報喪主消滅後,荒魂因失去領導而化為散沙,躁動的粒子也穩定下來,空間回復正常的顏色。伊修斯想阻止薩格爾侵犯屍體的行為,還沒靠近,就被無形的力量甩出去,撞上蛛網結界。

  「伊修斯!」

  此時從頭到尾都在觀戰的依萊,終於解開身邊的保護結界,衝去欃扶伊修斯。好在除了戰鬥沾上的髒汙與擦傷,伊修斯並無大礙,他推開依萊的手,想再度靠近薩格爾,焦慮地大喊。

  「薩格爾!夠了!戰鬥結束了!報喪主也已經死了!沒必要這麼生氣……」

  薩格爾猛然停下動作,伊修斯以為他終於聽見勸告,正慶幸卸下了戒備,沒想到一股衝擊波以薩格爾為中心掃了出來,漣漪一般向外擴散,被波及的事物一片狼藉。要不是蛛網結界還運作著,誰也不知道外界會受到什麼樣的破壞。

  「沒必要那麼生氣?」

  薩格爾緩緩抬頭,有那麼一瞬,與潘笛龍化前的身影疊合在一起,引發依萊一陣顫慄。受到他的怒火影響,能量魔法具現為一波波衝擊,衝撞結界、掀起砂石、破壞街景,有多麼憤怒,衝擊就有多麼強烈。儘管如此,他的眼神還是理智的,沒有被怒火完全吞噬。

  「報喪主死了,所以要我不要生氣?」薩格爾提高聲音,咬字清晰,字正腔圓,理智到一個可怕的地步。「那我的怒火怎麼辦?潘笛受到的屈辱又要怎麼辦?因為死了,所以要我一筆勾消,你想有這麼簡單嗎?」

  薩格爾尖銳地質問,結界內的街景造物幾乎都要飛起來了,倘若他再不克制怒火,整條街不出幾下就會被他給掀了。伊修斯很認真地考慮起,將薩格爾強行打昏帶走的可行性有多少,但一想到對方是有戰鬥兵器之稱的龍族,不禁感到一陣深深的絕望。

  「說啊,到底該怎麼辦?」

  薩格爾不放過他,咄咄逼人,回答他的人卻是依萊。只見依萊毫無畏懼地走到薩格爾面前,完全不受衝擊波干擾,他探出的手微微拱起,輕輕一吹,閃閃發亮的粉末就這麼飄了出來,撲到薩格爾臉上。

  「那就先睡一覺吧。」

  依萊輕輕地說。薩格爾瞠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嘴裡嘟嚷著「你對我做了什麼」,眼皮還是乖順地落了下來,咚一聲睡倒在地。

  「……睡眠粉?」

  伊修斯認出了那是什麼,同樣一臉錯愕。依萊只是側過身,祥和地微笑。「……我好像也吸到了一點。」

  語畢,依萊也打了個哈欠,抵擋不住眼皮的重量,身體軟了下來。當眼睛完全閉上,他跟薩格爾兩人背靠著背,安詳地睡成一團。

  對於這樣的發展,伊修斯啞口無言,甚至還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他默默鬆了一口氣,避免自己也吸進睡眠粉,開始收拾善後。
93 巴幣: 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