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1 第七神選者 第七章 第二大道上的激戰III

琉魚 | 2021-01-29 12:00:03


  「你還真久。」

  「剛好多聊了點。」

  「就跟你說直接殺掉比較快。」

  「我跟潘笛都做到這種程度了,也給點機會表現嘛。」

  銷毀報喪主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直接殺掉,另一種則是消除執念。以約書亞記憶為基底降生的報喪主,心中最大的執念便是原生家庭的不美滿,於是依萊作弄他、惹怒他、將他拐入瑪格麗特的回憶中,試圖動之以情。

  做這些事當然比直接殺掉麻煩許多,但他們已經拿到了能勾引報喪主的「誘餌」,剩下的就只有說動他,讓他心甘情願地退場。整起計畫由依萊提出,也由他來執行,薩格爾一旦發現苗頭不對,就將報喪主當場格殺。

  薩格爾雖然覺得麻煩,但聽到這是潘笛的辛勞,倒也沒有堅持己見。於公,這是依萊跟潘笛辛苦的成果,白白浪費有點可惜;於私,則是依萊自己感到好奇──所謂的家人,到底應該算是什麼?

  思忖著,依萊繼續將相本撿起來的動作,卻在碰到前一刻感受到一股戾氣,他趕緊收回手,向後跳開。幾乎同時,咚!一把小刀冷不防從天外飛來,貫穿相本釘在地上,只要再晚一秒,被貫穿的就會是他的手。

  「終於上鉤了。」

  依萊起身,回頭,看見一抹悠長的弧度抹過薩格爾的嘴角,是興奮難耐的笑容。忽地,依萊被一股外力推擠,掃到街道邊緣,街心上只剩薩格爾一個人,刀光一閃,腰側的長劍出鞘,他殺氣騰騰,持劍站姿凜然。

  依萊也沒反抗,就著自己為中心點,締結起保護結界,這是他跟薩格爾的約定。薩格爾允許依萊感化約書亞,另一個報喪主則必須由他跟伊修斯來解決,依萊最多也只有全程觀看的份。

  果不其然,在他結好結界的那一剎,薩格爾也開始了動作,只見他腳一蹬地,忽地竄升至半空,像極了隻輕盈的飛鳥。他俐落地舞劍,朝屋簷一陣劈砍,蹲伏的人影被逼得連連閃躲,逼不得已,只好放棄藏身,翻下屋簷。

  另一個報喪主終於現出真身,如果真要依萊說跟約書亞有哪裡不同,大抵就是更像個鬼魂。報喪主整個人罩在一襲破爛斗篷裡,無風吹拂,暗色的袍擺逕自飄飛,裸露的肌膚毫無血色,予人一種冰涼病態之感。

  「嘶……嘶……嘶……」

  報喪主嘶啞的呼吸聲自斗篷下傳出,撓刮著依萊的聽覺,引發不由自主的顫慄。它拔起貫穿相本的刀,將相本一把拽起,紙張的崩斷聲猝然響起,書頁硬生被撕成兩半。

  「爛東西……壞了我的好戲……」

  殘破的書頁被拎在手中晃啊晃,雖然看不到臉,卻疑似傳來得意的哼聲。它將書頁隨手丟棄,隨後以右腳為支點,身體轉過一個半圓,閃躲直逼而來的劍氣。

  薩格爾接二連三揮劍,劍光殘影連成一線,直往報喪主身上招呼。報喪主三番兩次閃躲,原先就很破爛的衣服被劍氣咬成碎片,布料沿途抖落。斗篷的帽兜被斬斷掀起,暴露而出的容貌是一名青年。

  說是青年似乎也不太對勁,因為它臉上每個部分都像從別人身上取來的,詭異且不對稱。它皮膚慘白,眼珠一直在變色,眼神凌亂中帶著狡黠,那是清醒的眼神。它同時具有女性的纖細和男性的粗獷,雌雄莫辨,分不出性別,依萊最後決定將它默認成男性。

  「伊修斯呢?你把他怎麼了?」

  劍光一閃,薩格爾猛一突刺,劍刃擦過報喪主的頸側,一小搓頭髮被削了下來。報喪主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忽地下腰,雙腳一蹬一踢,讓薩格爾的劍失去準頭,接著一個後翻,與薩格爾拉開距離,重新站穩腳步。

  「……啊,那個煩人的黑髮小法師。」報喪主咕咕噥噥地埋怨:「沒什麼,只不過是一點陷阱罷了,作為他一直打擾我回收約書亞的小禮物。只差一點,我就可以回收約書亞了,我最完美的作品,但你們卻在我之前破壞了他。真是……氣死人了。」

  話一說完,報喪主就縱身出現在薩格爾面前,刀光一閃,釘過相本的刀就送到了面前,薩格爾舉劍格擋,卻沒料到報喪主沒有發動攻擊。只見報喪主忽然壓低重心,衝著他變換姿勢時出現的破綻,一舉穿過防線,再度與他拉開距離。

  「你以為,我會笨到與神選者槓上嗎?」

  這是佯攻,報喪主的目的從頭到尾都不是攻擊,而是逃跑。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報喪主腳邊似乎有一瞬閃過綠光,一秒後他人就出現在離薩格爾好些距離的地方,幾乎快逃出視線範圍。

  空氣中的元素組態變動了,是風元素。

  依萊召出法杖,按耐不住衝動想出手幫忙,但有人比他更快。空氣中的風元素再次牽動,只覺風元素快速朝某個方位靠攏,凝聚成一堵堅固密實的磚牆,下一秒,不及閃躲的報喪主就迎面撞上,被風牆彈到好幾尺外,在地面犁出一道溝渠,塵土漫天飛揚。

  「你以為,我會笨到讓報喪主逃跑嗎?」

  塵土的另一端傳來一道熟悉的嗓音,法杖揮舞的破空聲咻咻作響,風元素再次改變組態,大風吹散塵土,還視野清明。伊修斯就站在那裡,臉上沾滿灰塵,即使模樣有點狼狽,黑色眼眸仍朝氣蓬勃,一點也沒有被打倒的跡象。

  「一點魔法陷阱就想絆住我,你也未免太看輕神選者了吧?」

  伊修斯說話的時候瞥了依萊一眼,視線很快又轉到薩格爾身上。「抱歉來晚了,你那邊怎麼樣?」

  「發生了一點事,不過約書亞解決了,你家依萊的功勞。」

  他們隔空喊話,交換雙方情報,身體也沒閒著,環繞著報喪主梭巡,像極了兩匹包圍獵物的狼。報喪主撐著身子爬起來,血液自髮間汩汩流出,順著五官蜿蜒而下,整張臉染成一片通紅。

  「哦?那可得獎勵一番才行。不過現在有更重要的要做──薩格爾,你覺得報喪主要怎麼處理?」

  「那還用說,當然是直接殺掉!」

  在他們對話期間,報喪主已重新站穩腳步,他抹了抹臉,伸出舌頭舔掉手上的血跡,虹瞳中的理智冺滅了,盤據在眼中的唯獨剩下──癲狂。

  「想殺我?你們當真以為有那麼容易嗎?」

  螢藍的粒子一明一滅,以報喪主為中心點,向外擴散,將第二大道通體染藍,彷若浸在了藍色液體中。報喪主解開破爛的斗篷,「唰」地掀開,斗篷底下的身軀暴露出來,在他的另外一隻手中,先是浮現出了某種東西的輪廓,而後擁有形體,扎扎實實地落入掌心,是一把法杖。

  「就讓你們看看,我是憑什麼可以活這麼久的!」

  話語方落,戰鬥在轉瞬間拉下序幕。元素牽動、強光乍現、肢體扭打,所有事情宛若都在同一時間爆發,藍光停止拓展了,像是被什麼給阻擋下來,巨大的法陣浮出地表、爬上建築,像張巨大的蛛網結滿第二大道,張開結界,戰鬥的場地一瞬間被規定下來,結束前誰也別想抽身。

  粒子的螢光,法陣的燦光,兩種光芒看似交融在一起,卻又互不相讓,彷彿在暗示著兩方交戰的情況。結界蛛網內,激戰從未停歇,戰鬥節奏之快,眼睛能捕捉到的幾乎只剩殘影。一瞬間,激光迎面掃來,依萊執起法杖防禦,還來不及加固,保護結界就震了一下,虎口一陣痠麻。

  痛痛痛痛痛痛痛……依萊表情吃痛,活動手腕,好紓解痛楚,伊修斯的聲音從混戰中傳來。

  「既然要觀戰,就自己小心點!」

  知道了啦。依萊在嘴裡咕噥,重新鞏固結界,確定至少能承受住一些波及後,才又把視線投向戰場,重新觀起戰來。

  

  破空之聲。

  勁風在結界裡急速竄流,切開空氣發出尖銳的哮響,破空聲不絕於耳,只要擦過肌膚就可以割出血來。不論伊修斯再怎麼小心,衣服還是不能免於開出幾道口子,但比起衣服的損毀,還有讓他更在意的事情。

  理應跟潘笛一道的依萊出現在這裡,既不插手、也不離開,在蛛網結界內架起防禦,觀看他們打鬥。戰鬥中可沒人會在乎招式往哪裡飛,少不了受波及的危險,這還不打緊,依萊絕對有能力自保,但讓伊修斯更擔憂的是──潘笛上哪去了?

  但現在也不是允許思考的時候,蛛網結界內的空間被刷成淡淡的藍色,這是報喪主激活粒子的傑作。約書亞的誕生讓粒子原先高得可怕的濃度降了來,就算被再度激活,也不至於陷入視盲的窘境中。

  但粒子就是粒子,終歸是受報喪主所操縱,誰也不能擔保報喪主不會那這些粒子做出什麼事。所以伊修斯張開結界,壓抑粒子擴散,將報喪主桎梏其中,好讓他與薩格爾做一個了結。

  只是伊修斯覺得,薩格爾今天對了結報喪主這件事,積極過頭了。結界還沒完全張開,薩格爾就率先衝出,等伊修斯張完結界,薩格爾就已經跟報喪主打成一片,根本就沒有他插手的空間。他劍劍凌厲,簡直是想將報喪主一刀斃命,揮劍帶起的風流挾帶戾氣,激烈地碰撞結界,造成一波波動盪。

  而報喪主也不遑多讓,聚攏元素運起勁風,形成無數風刃。那些風刃懸在他們的頭頂,撲天蓋地落下,驟然下起一場尖銳的綠色暴雨。

  薩格爾停下攻勢,劍高舉過頭,隨後飛快地懸動,舞出一輪圓環。只見瀑雨悉數打上圓圈,絞個粉碎,風刃又重新散為元素,回到空氣之中。

  當驟雨停歇,報喪主脫離與薩格爾的纏鬥,縱身一躍,法杖重重敲上了地面。
118 巴幣: 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