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1 第七神選者 第八章 遲來的坦白III

琉魚 | 2021-02-05 12:00:03


  午後陽光自窗櫺傾瀉而下,於室內洩出一方白色窗影。風聲吹拂,塔外樹影搖曳,樹葉磨蹭的聲音婆娑作響,慵懶的氣息無所不在地盤據。

  然而屬於龍族的東塔內,此時卻瀰漫著一股凝重的氛圍,冰冷得彷彿能將所有溫暖擊退。檢討會議已經結束了,但沒有散會指令,也沒有人敢先行離席──不,不敢離席的永遠是他。總要等米希雅說可以走了,他才會移動坐到僵直的身軀,離開這讓人窒息的小小房間。

  薩格爾下意識盯著地上的光點看,開會的內容還盤旋在腦海裡,揮之不去,全都在檢討他魔法失控的問題。情緒不穩造成的魔法失控,成年的龍族才不會犯的低級錯誤,可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讓它發生,所以也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叫回這裡,開會檢討。

  「薩格爾……」

  米希雅輕喊他的名字,輕輕嘆息,說話的口吻像是在詢問他的意見一般。「你都快成年了,我該拿你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他咬緊牙關,美麗的藍眸終於不再追逐光點,與母親對上視線。「神不是無所不能嗎?」

  「但父母不是。」

  又一陣沉默,米希雅從椅子上站起來,來回踱步,陽光參在盤起的黑髮間,金飾一般閃閃發光。然後,大概是想到了什麼,米希雅停止踱步。

  「那就這樣辦吧……」

  剩下的話語在空氣中緩緩消溶,薩格爾不可置信,突然間懷疑起自己是不是在作夢。但米希雅的下一句話又將他拉回現實。

  「我會去溝通看看,你就──」

  米希雅話還沒說完,碰一聲,關門聲驀然於耳邊炸開,愣了一秒才發現是他甩的。薩格爾腦袋發熱,思緒一片混亂,情緒於胸臆快速膨脹,差點壓抑不住想發洩的衝動。

  他二話不說掉頭就走。

  

  約書亞事件結束之後,生活也回到了原本的軌道,神選者的見習接近尾聲。依萊在忙著適應職責之餘,也去了公會一趟,順利討到了瑪格麗特的相本。

  第二大道還在修復,但居民回家的日子已經指日可待,在他們搬遷之前,依萊再度去了臨時住宅一趟,找到了約書亞的女兒,歸還相本。

  「對不起,讓它變成這樣。」

  根據公會說法,相本是在他們重建第二大道時,費盡心力勉強找到碎片,拼湊起來的。報喪主的那一刀讓相本破了一個洞,之後的激戰更是讓書頁碎得分崩離析,碎片找也找不回來,就算盡可能還原了,還是東缺一塊西漏一角的,已經無法回復原本的樣子。

  借來的東西總該歸還,就算再怎麼尷尬,依萊還是硬著頭皮敲了門,並說明緣由。婦人聽完之後,既沒有動怒、也沒有要求賠償,只是用指腹撫過破爛的書頁。

  「我母親……瑪格麗特的心意,傳遞給約書亞了嗎?」

  「嗯?」依萊愣了一下,「我想是的,他最後說了謝謝,是帶著滿足的表情離開的。」

  「那就好啦。禮物送出去之後,會被怎麼運用,就不是我們送禮人能夠預期的。」

  婦人翻開書頁,一幀幀相片飛快地從眼前掠過,即使殘破不堪、無法細覽,依萊還是能將其內容描繪而出,因為他在記憶光廊的窗口中,已將所有記憶覽盡。

  翻閱書頁的動作驀然停下,是那張全家福的照片,即使幾乎所有的照片都有損傷,也只有這一張奇蹟似地被完整保留下來。婦人綠眸微瞇,若有所思的神情像是落入了回憶中。

  「能交到約書亞手上真是太好了,我母親想必也會這麼認為吧。」她將相片從本子上摘下來,柔和地笑了。「這次辛苦你們了。對了,那個綁辮子的漂亮女孩,這次怎麼沒跟你一起來呢?」

  自從任務結束後,依萊就再也沒見過潘笛跟薩格爾。根據伊修斯的說法,薩格爾已經回到工作岡位上,正忙著到各地協助處理任務,而潘笛則是整天窩在東塔內,足不出戶,拒絕見客。對此,伊修斯也只是無奈地表示,只能等到潘笛願意見人為止,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當天晚上,用完晚餐後,依萊跟伊修斯要到了上頂樓的方法,他經過數個房間、蜿蜒的路徑,終於到達頂樓。天才剛暗,星星還沒完全出來,但看星星並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依萊吹著風,靜靜等待星星顯現,過了不知道多久,一道柔和的嗓音無預警地響起。

  「晚安,我的孩子。現在要看星星還太早了哦。」

  艾莉西亞無聲無息地出現,自然得好像從剛才一直都在一樣。依萊微側過頭,看到自家母親還是跟上次見面一樣,美麗動人得彷若天上掉下來的星宿。

  「我知道,但我想我能在這裡找到妳。」

  「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我以為伊修斯告訴過你,只要你需要我,就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我。」

  艾莉西亞在依萊身邊找了個位置,倚牆而靠,不管做什麼都是那般優雅。傍晚的氣溫已經有點涼了,又因為高度的關係顯得更加寒冷,但現在沒人去在乎這些問題。

  「你跟伊修斯的問題處理好了嗎?」

  這問題範圍太廣,但依萊很確定艾莉西亞指得是什麼,淺淺露出笑容。「暫時吧,我們決定慢慢來,反正我們是家人,會有很多時間可以磨合。」

  「哦?這樣聽來,你似乎已經明白『家人』是什麼了嗎?」

  「我想大概是吧。」依萊頓了兩秒,有些迷惘,語調是堅定的。「約書亞的事情讓我想了很久,不管是他跟原生家庭的關係,或是跟瑪格莉特的關係,我覺得能讓人與人之間組成家庭、成為家人的,並不單單只有血緣而已,必然要有的──還有愛。」

  艾莉西亞饒有興趣地提高聲音。「哦?怎麼說?」

  「約書亞的父親不愛他,所以當他回家,他父親只想賣掉他,好為自己牟來更多錢財;瑪格麗特深愛著約書亞,這份愛超越了血緣、貧賤與身分,讓他們最終成為家人。

  「所以我想,並不是因為血緣才成為家人的,是因為愛才成為家人,而血緣只是讓這一切名正言順罷了。」

  艾莉西亞眼中有著嘉許的笑意,像是在鼓勵依萊說下去。「所以?」

  「所以……」

  依萊躊躇了半晌,猛然將身子探入艾莉西亞懷中,有些不好意思,撒嬌似地抱住她。艾莉西亞愣了一下,然後才開始回應這個擁抱,懷中傳來的低語聲帶著些許害羞。

  「所以……未來請多多指教,媽。」

  艾莉西亞咯咯笑著,輕盈的笑聲像極了因為一點小事而開心的少女,她擁著懷中的那個少年,以母親的口吻義正嚴詞地說:「也請多多指教囉,我的兒子。」

  此時的夜色已經完全變得深沉,像一匹柔軟的布匹罩住了天空,月亮緩緩地朝天際攀爬。星星已經完全出來了,月明星稀,不被一片雲彩遮擋,今天也是個適合觀星的好日子。

  

  看完星星已經是過午夜後的事,即便如此依萊隔天還是起了個早,親自上東塔去,造訪潘笛。

  「早安。」

  為他開門的是薩格爾,依萊露出禮貌的笑容,說明來由。「我來找潘笛,請問我可以進去嗎?」

  「隨便你。」

  薩格爾悶悶地說,心情似乎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的視線在依萊身上多停兩秒,然後嘆口氣,側身讓出走路的空間。「進來吧,我替你帶路,我妹在房間。」

  「那就麻煩你了。」

  東塔的空間配置跟西塔沒有太大差異,但風格全然迥異,相較於西塔舒適的家庭風,米希雅在布置上更注重實用與簡潔,讓裝潢呈現出一種簡單俐落的感覺……如果說有什麼能表達出種族性的擺設,西塔沿牆都是魔法圖騰,東塔則是刀、弓箭、槍這類兵器,雖然都有做好防護措施,不至於突然掉下來還什麼的,還是讓人不自覺想離這些東西遠一點。

  「我只能帶你到潘笛房間門口,她願不願意見你,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

  薩格爾領著依萊上樓,在某個樓層忽然停下腳步,依萊以為到了,卻聽到他有些沙啞地輕喊一聲:「母親。」

  樓層的逆光處,站著一抹黑色的人影,是一名面容嚴厲的女性。她看起來年紀不大,卻也無法輕易稱作少女,一頭長髮漆黑如夜、一絲不苟地挽起,她有著一雙血紅色的雙眸,不怒而威,即使還沒說到半句話,光是存在就有一股壓迫感。

  有那麼一剎,依萊錯以為自己看到紅眼睛的黑色巨龍,虎視眈眈地瞪視自己。

  下一秒,薩格爾的聲音打破僵局,他說:「母親,這是艾莉西亞的新神選者依萊;依萊,這是龍族的領導者、同時也是我母親米希雅。」

  「您好。」

  依萊乖順地打招呼,忍不住多看米希雅幾眼,忽然知道潘笛的紅眼睛是遺傳自誰了。潘笛的眼睛是活潑輕快的焰紅色,眸中神采飛揚,彷彿隨時有火焰在燃燒,而米希雅的予人的感覺卻像是凝固的血水,僵硬且死氣沉沉。

  「你終於回來了,艾莉西亞的孩子。」

  什麼意思?

  依萊還來不及細想,薩格爾又帶走了話題:「他是來見潘索笛亞的。」

  「也是,總該要有人把她從房間裡帶出來。」

  話一方落,米希雅便從原地消失了,但依萊隱約察覺她沒有離開東塔,因為那股威壓還停留在空氣中,沒有消散。

  「別愣在那裡,你不是要找我妹嗎?」

  薩格爾出言打斷依萊分神,繼續帶他上樓,沒過多久,他們就停在一道房門前,門牌上以可愛渾圓的字體寫著「潘索笛亞」,薩格爾叩了叩門板,朝裡頭喊:「潘笛,依萊來找妳了。」

  一時間,房間內響起窸窸窣窣的雜音,就像是小動物在躁動。門板被什麼一把撞上,發出碰一聲,接著是潘笛委屈的聲音。

  「不、不要開門!人家還不能見人啦,嗚……」

  薩格爾嘆了一口氣,「妳這是要躲到什麼時候?反正都收得差不多了,不是嗎?而且依萊又沒跟妳計較龍化的事。」

  「騙人!哪可能不計較!」潘笛先是大力反駁,然後又小小聲地問:「……真的不計較嗎?」

  「真的。」依萊誠懇地說,神情無比認真。「我帶了艾莉西亞做的餅乾,妳不出來拿的話,我就全部給薩格爾了喔。」

  不知道是溫情還是點心的攻勢起了作用,潘笛躊躇半晌,終於勉強答應了,她緊張萬分地交代一句「不準笑喔」,門板才咧開一道隙縫,緩緩地推開。

  站在門內的還是潘笛,已經恢復成少女的外表,白色的頭髮沒有綁,直直地垂落腰際,她垂著頭,用手摀著眼睛上方的頭顱兩側,遲遲不敢看依萊。

  「潘笛,為什麼要摀著頭呢?」

  依萊啞然失笑,潘笛縮了一下,不情願地咕嗚一聲,才把頭上的手放開──原本手掌蓋住的地方,有一雙犄角。

  其實不只有角,在她臉上或者脖側的地方,都還有些許鱗片存在。薩格爾按上潘笛頭頂,搓揉幾下,「好了,別藏了,給依萊看一下又不會怎樣。」

  「龍化收不起來,人家覺得好丟臉喔……」

  「那就要記得克制啊。」

  潘笛憋屈地點頭,鼓起勇氣轉向依萊。「怎樣?不是說不準笑嘛!」

  依萊嘴邊噙著一抹淺淺地微笑,急忙解釋:「我只是覺得這樣還挺可愛的。」他拿出艾莉西亞做的餅乾,塞到潘笛懷裡。「給妳,我媽特地為妳做的。」

  潘笛收下了餅乾,忽然覺得沒那麼委屈了,道謝時露出久違的爽朗笑容。薩格爾跟依萊解釋,留有鱗片跟角是龍化的後遺症,等到潘笛再大一點,就可以收放自如了。

  他們聊了一會,交換情報與近況,等到依萊覺得時間差不多,打算離開時,忽然想起一件事。

  「對了,薩斯在家嗎?我想跟他打聲招呼再走。」

  此話一出,薩格爾忽然全身僵硬,潘笛也停下吞嚥餅乾的動作,憂心忡忡地看向他,像是在確認他是不是在開玩笑。

  良久,潘笛才又緩緩開口,說出口的話無疑是枚震撼彈,將依萊這陣子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對世界的認知,炸個粉碎。

  「薩弗若斯……我們的爸爸他……已經死了喔。」
   
                                                                【第一集完】
96 巴幣: 12
艾刃骸
[e12]
2021-02-05 17:10:32
琉魚
(≧▽≦)
2021-02-05 17:17: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