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1 第七神選者 第八章 遲來的坦白II

琉魚 | 2021-02-03 12:00:10


  睡夢之中,依萊覺得自己沉入一片大海。與先前體力透支所陷入的昏睡不同,是一種飄飄然的美好感覺,像是被包覆在一片溫暖的汪洋中,隨著水流晃蕩、載浮載沉。

  身體深處淤積的疲憊被洗滌而淨,他精神飽滿,隨時都可以醒來。但這次,依萊卻難得的不想睜開眼睛,好在這片溫柔的黑暗中多沉浸一會。

  在剛被洛特那斯診斷為失憶的時候,他是有些抗拒醒來的,這種感覺就像是他從長長的休眠中被迫喚醒,每一天睜眼,他都在想自己到底是誰,又有什麼事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偷偷改變了,他被丟進一個好像熟悉、卻又全然陌生的世界,無依無靠,連自己也信不過,試圖在一片汪洋中抓住一塊浮木。

  然後伊修斯就在這時出現了。依萊某天醒來,洛特那斯告訴他有訪客,伊修斯就從病房外走了進來。對於兩人的會面,伊修斯看起來比依萊更加徬徨、更加怯生,他們花了好一點時間來適應彼此的存在,然後再花更多時間,依萊才知道他是艾莉西亞的神選者,也是將重傷的他送到醫護所的救命恩人。

  伊修斯工作很忙,但再怎麼忙,還是會抽出時間來陪依萊,告訴他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對依萊而言,伊修斯就是汪洋中的那塊浮木,幫助他理解世界、找到生活重心,將「依萊」這個人再度建立起來。

  伊修斯對他太好了,好到讓人心生愧疚,直到依萊得知自己被艾莉西亞欽選為神選者,更甚以前兩個人就已經認識,這份愧疚才漸漸舒緩。不管是以工作上同事的角度、或是從家人的角度,伊修斯一直都很關心依萊,雖然有些稚氣、有些不乾脆,他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對依萊的在乎,即使有些事情不願意立即坦白,自己也不該為此跟他吵架。

  依萊的思緒零散的四處飄散,很快地聚集起來、又很快地散開,忽然之間,有什麼東西突破了黑暗,緩緩淌流進腦海裡,景象鮮明地映了出來。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急促的腳步聲在耳畔響起,依萊發現在自己被平放在一張床上,任由人推動,快速穿越醫護所長廊。

  他的胸口破了一個大洞,直穿心臟,大量的血液染紅了衣料,濃稠的血味揮之不去。他臉色蒼白,呼吸困難,幾乎就要休克,與死亡只有一線之隔,甚至連痛楚都已經感受不到。意識矇矓間,他唯一能感知到的只有,有人一直守著他,跟著推床一起移動,他在哪裡,那個人就在哪裡,始終不離不棄。

  所有景象在他眼前裂為一塊一塊,如同水光飄移,即使他已經快連視覺也失去,但他還是能從光片之中,拼湊出黑色的髮眼、輪廓柔和的五官,還有不斷從眼眶滴落,腥鹹溼熱的淚水。

  他想伸手擦去少年臉上的淚水,卻連挪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所以他試著扯動嘴角微笑,想藉此安慰少年,但顯然並不成功,因為少年哭得更兇了。

  『你不準死……你不準死!我不准你死!』伊修斯絕望地大喊完,轉頭看向替他推床的人,那人有著一雙銀藍色美眸。『洛那,你會救依萊對不對……你一定能救活他對不對!你可是神啊!這哪有什麼困難!』

  對啊,他怎麼會不「記得」了呢,當時伊修斯露出彷彿世界上所有的光都被奪去的絕望的表情,苦苦哀求要洛特那斯救他,楚楚可憐的模樣足以讓每個人心碎。

  洛特那斯回答了什麼,他聽不到。依萊覺得好累,光是維持意識就好像花光他所有力氣,在昏迷之前,他心中唯一想做的一件事,只有擦去伊修斯臉上的淚水,然後告訴他:不要哭。

  

  當依萊終於願意終止睡眠,從黑暗中清醒過來,睜眼的第一秒,就發現他沉在柔軟的床鋪中,是他自己的房間。他坐起身子,舒展筋骨,大概是真的睡得太久,身體有點睡僵。他扭動頸部,轉頭看向房間內的另外一個人,輕輕說了句:「早安。」

  「現在是中午。」

  伊修斯手中托著一本書,正翻過一頁,見到依萊醒了,他拿過書籤夾到書頁中,「你睡了快要一天,現在是隔天中午。薩格爾昨天晚上就醒了,今早我們才剛開過會。」

  書桌上放著一個餐盤,伊修斯本來似乎是想叫依萊自己起來吃,但還是將餐盤替他放到床上。大概是考慮到依萊不知何時會醒來,今天的餐點特地做成冷盤,他拿起湯匙,挖起一小口沙拉放進嘴中,幸福地瞇起眼睛,享受絕妙的滋味在嘴裡蔓延。

  在依萊進食的過程中,伊修斯抓緊時間,幫助他了解現況。「稍早公會已經將這次的任務登記為結案了,約書亞被感化,報喪主也被消滅,那些反神分子接下來會受到不輕的刑罰,審判不會讓他們好過的。」說到這裡,伊修斯放慢了語速,嘆了一口氣。「至於潘笛龍化的問題,因為她年紀小,米希雅不打算追究,薩格爾則被帶回去開檢討會了,估計現在還沒結束。」

  「嗯。」

  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依萊將水果放進嘴裡,咀嚼後吞嚥下去,又問:「潘笛現在還好嗎?」

  「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但還不肯見人,你可以找時間去東塔看她。」

  伊修斯將手探向了餐盤,取走依萊沒用上的叉子,將他沒動到的水果偷走一塊,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含糊不清地說:「你怎麼會想到要用睡眠粉?」

  「打了一天架,我想薩格爾應該也累了,加上生氣是很耗精神的,他的體力跟精神處處都是破綻,睡眠粉就很容易有機可乘。只是沒想到我也跟著睡著了。」

  「很聰明的做法,不過可累慘我了。我先把你跟薩格爾帶回摘星宿,然後通報公會來處理現場,目前在進行街景重建,當然,損壞的理由是報在報喪主頭上,米希雅並不希望薩格爾生氣損壞街景的事張揚。

  「對了,艾莉幫你把戶頭申請好了,之後工作的錢會直接存進去,你可以拿去買你想要的東西。」

  伊修斯喋喋不休,將瑣事交待得鉅細靡遺,但感覺上卻像是在顧左右而言他,每當他開口時,那眼裡閃爍的微光,處處顯示有心事困擾著他。

  依萊也沒有急於戳破他,他靜靜地聆聽,等到伊修斯似乎找不到話題延續的時候,才慢慢開口:「伊修斯,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想告訴我?」宛若一直在等這句話一般,伊修斯明顯鬆了一口氣,他放下了餐具,神情中的愧疚與罪惡,幾乎快溢於體表。

  「對不起。」

  他小小聲地說道,舌尖上的每個字都在發顫,這句話像是在他喉間滑動已久,費盡千辛萬苦才吐露出來。

  「嗯?為什麼要道歉?」

  「對不起,讓你活在失去記憶的恐懼中。」

  伊修斯在顫抖,他聲音哽咽,晶瑩剔透的淚水,順著他秀氣的臉龐滑落,纖瘦的身軀看似不堪一擊,卻也是這麼纖瘦的身軀,肩負起對神選者與依萊的責任。

  「可是依萊,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失去記憶的你,不記得我們之間的任何事,變成了一個我很熟悉的陌生人。你對世界很迷惑,我也跟你一樣迷惑,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

  「即使有著相同的外貌、說話方式與能力,失憶前的你跟失憶後的你,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就算再怎麼相像,也不可能一模一樣。我告訴自己要把以前跟你的相處模式全部忘記,當你是個陌生人,但哪有那麼容易!

  「怎麼辦?我跟洛那商量過上百次:我該怎麼辦?最後發現我能做的,也只有帶領你慢慢適應這個世界,並希望你能回想起以前的事情,那怕只有一點也好。」

  伊修斯哽咽著,泣不成聲,艱難地把話給說完,他想用袖口擦掉眼淚,卻讓整張臉更溼了。依萊看了有些心疼,卻又不曉得該怎麼安慰他,只好輕輕喚他一聲。

  「伊修斯,我可以做一件事嗎?」

  伊修斯抬起頭,淚水矇矓地看著他,顯然摸不著依萊想幹什麼。當依萊將手探過去時,他是有點退卻的。

  「我想幫你擦眼淚。」

  依萊聚集了點水元素,將伊修斯臉上的淚痕洗掉,輕緩地拍打他的背脊,像在告訴他,一切都會沒事。

  「我才要說對不起,是我造成你的困擾了。也是我不好,我不該因為你有些事沒跟我坦承,就跟你吵架的。

  「不知道怎麼面對我也沒關係,就照你的方式來吧,我可以配合,一定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有些事不願意現在說也沒關係,你有你的考慮,等到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吧,我可以等,我們會有很多時間……我們是家人啊,這點事沒什麼的。」

  「嗯……」

  伊修斯漸漸停止了哭泣,讓依萊稍稍安下心來,露出一抹寧靜的笑容。「我好像想起了一點。」

  伊修斯忽然僵住了,眼眶濕潤,看向依萊的眼神半是期盼半是恐懼。在他熱切的注目下,依萊繼續說:「我想應該不是夢,睡著的時候,有畫面湧入了腦海:我受了重傷,胸口開了個大洞,連知覺都快要失去,只知道自己被放在一張推床上移動,然後你一直陪在我身邊,哭著要洛那救我。

  「明明已經看不清楚了,我卻知道,那時候的你哭得好像全世界的光都要遠你而去。所以我也顧不得身上的痛了,只想告訴你『不要哭』,幫你擦掉眼淚。可是還來不及做這些,我就醒了。」

  淚水又不爭氣地流了下來,但這次不是傷心的眼淚。伊修斯還是在哭,覺得五味雜陳,但自心中溢出的狂喜,讓他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想克制也克制不住。

  「真是的,怎麼又哭了呢。」

  依萊又想幫他擦去淚水,但這次伊修斯決定自己來,他去盥洗間狠狠把淚痕洗掉,帶著張清爽的臉孔回到位置上,儘管眼睛還是紅的,但已經不哭了。

  「那時我想要告訴你『不要哭』,但不知道有沒有讓你聽到。這下終於能好好告訴你了。不要哭,伊修斯,洛那說我會慢慢想起來的,在那之前我們還會是家人,你還會是我弟弟。」

  伊修斯揉了揉哭腫的眼睛,破涕為笑,「我會等你回來。」
82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