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1 第七神選者 第六章 龍之怒II

琉魚 | 2021-01-20 12:00:09


  第二天早上,潘笛準時跟依萊會合。他們先去了公會一趟,從第二大道住戶的疏離名單中,成功調出一份地址。

  「就是這個嗎?」

  潘笛屏氣凝神地看著那張寫著地址的小紙條,以氣音詢問,整個人興奮地簡直要彈起來,紅瞳閃閃發光。

  「應該錯不了的。」

  耗了整天在圖資館也勉強算有點成果,他們用「約書亞」、「鎮長」、「藍楹花」、「瑪格麗特」當關鍵字搜索,好不容易從堆積如山的文獻中揪出一條寶貴的資訊──瑪格麗特與其子女,至今尚定居於第二大道宅邸。

  既然知道地址,事情就好辦了。日前因為第二大道成為荒魂肆虐的重度災區,居民早就由公會遷至臨時住所避難,事情由公會經手,那表示一定有留紀錄,果不其然,輕輕鬆鬆就調出地址了。

  「明明到昨天為止,這還是不可能的任務,沒想到這麼順利就可以結束了。」

  「也挺好的不是嗎?我們這邊就可以提早收工了。」

  「也是啦。」

  公會安排的臨時住所是一排風格簡約的平房,稱不上克難,但也沒到奢華的檔次,也僅僅只能算是舒適而已。街道上有一群孩子在嬉戲,互相追逐、發出尖細的笑鬧聲,好奇的目光不斷往依萊還潘笛身上鑽,但當依萊回望、與孩子對上視線,他們又會一鬨而散,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依萊注意到,最大的那兩個孩子有著綠色的眼睛,看起來跟約書亞有七八分像。一個預感才浮上腦海,他們在找的門牌號碼也印入眼簾:八十二號,就是這裡。

  「有人在嗎?」

  叩叩叩!潘笛敲了幾下門板,退開等人開門。門內沒有動靜,潘笛跟依萊使了個眼色,她舉起手來正要再敲一次,突然有道清朗的童音從背後傳來。

  「你們是誰?站在我家門口做什麼?」

  是那兩個綠眼睛的孩子。帶頭發言的男孩顯然是哥哥,盯著他們的眼神毫無畏懼,弟弟則緊張地縮在身後,不時探出頭來。

  「想偷竊嗎?還是綁架兒童?先警告你,別看我只有十歲,我打架可是很厲害的哦!」

  哥哥舞著小小的拳頭虛張聲勢,潘笛饒有興趣地觀察他的動作,似乎是想討教一番。趁男孩還沒被打趴在地上之前,依萊趕緊拉住潘笛,免得隔天報紙頭條出現什麼「驚爆!神眷毆打無辜民眾!」的駭人標題。

  「你好,我們想知道,你祖父的名字是不是叫做約書亞……」

  「就算是也不告訴你!」

  「約翰,告訴過你多少次,要對客人有禮貌點。」

  男孩正在發潑,突然被一道斥責制止,瞬間垮下了臉,悻悻然地哼了一聲,拉著弟弟又跟其他孩子玩成一塊。從那些孩子的喧嘩聲中,可以聽出他們似乎在打賭,敢跟他們搭話的人可以獨佔今天的點心。

  「抱歉我家小鬼這麼沒禮貌。」

  出聲制止的是一個婦人,她手上提著菜籃,笑得和藹可親,雖看起來已年過四十,但看得出來有花心力在保養,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富貴的美,用「貴婦人」來形容可說當之無愧。

  婦人有著一雙綠色的眼睛,此時那雙眸子正善意地瞧著他們兩個,彷彿絲毫不擔心他們不懷好意,她從菜籃裡拿出鑰匙開門,「別光顧著站在門口,進來坐坐吧。」

  「那個,我們什麼都還沒說……」

  婦人打斷依萊的話,「你們是為了我父親約書亞而來的吧?報喪主的事情鬧很大,我有預感,公會總有一天會找上門來──喏,你們想喝什麼?果汁還是茶?」

  「都可以。」

  「我要果汁!」

  婦人要依萊跟潘笛在客廳找位子坐下,從廚房拿出杯子跟飲料,倒給他們一人一杯。依萊緩緩啜著飲料,靜靜地打量四周,婦人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微笑著說:「外子出去工作了,現在不在家。至於我母親瑪格麗特,很不巧在去年過世了。」

  「令堂的事情,我們很抱歉。」

  「請不用感到抱歉。家母是睡夢中過世的,她的神情很安詳,大概是夢到家父了吧。他們夫妻真的很相愛,連過世的時間都相隔不到一年。」

  說到這裡,婦人又為潘笛續了杯果汁,潘笛沒有馬上伸手去接,一臉認真地起身鞠躬,白色的辮子隨動作搖擺。「我們想知道約書亞和瑪格麗特的故事,麻煩您了!」

  「我就是在等妳這句話。」婦人露出溫婉的笑容。

  

  約書亞與大小姐的戀情受到了反駁。

  反駁還是輕描淡寫的用詞,更精確的說法是──受到了瑪格麗特家長的極力反對。名門小姐與窮小子的愛情,門不當互不對,名不正言不順,就算之前曾為家裡工作又怎麼樣?這段戀情怎麼樣都不會成功,也不能成功。

  戀情的曝光讓約書亞差點被掃地出門,瑪格麗特幾乎是用跪的,才能讓父母留下他,儘管工作保住了,但來自大人的監視如影隨形,幾乎無時無刻在提醒他們,兩人身分懸殊,約書亞甭想指染女兒。

  同一時間,大概是受到了家長的刺激,瑪格麗特的愛慕者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為了應付家族間一場場帶有聯姻意圖的聚會,瑪格麗特只好開始上課,並出席各式各樣的交際場合。

  兩人能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就算碰頭也會被馬上分開,最後只能等大人都入睡了,才偷偷溜出去,在被月光染色的街道上散步談心。

  『爸媽覺得我年紀還小,只是對你一直著迷,要我多去認識別家的男孩子,最好能選定未來結婚對象……可是,我是真的喜歡你啊!』

  『夫人跟老爺一直對我不是很滿意,沒有家世背景、沒有才華、沒有錢、不值得依靠,他們提出的理由,我也都能接受。只要我沒有成就,就不具追求小姐的資格,不是值得託付的男人──所以我決定了。』

  『決定了什麼?』

  瑪格麗特茫然地問,此時佇立於眼前的約書亞,已經長成一名玉樹臨風的青年。他身形高瘦、容貌俊朗,雖說稱不上是萬人迷,卻也勾走不少女孩的目光。隨著年紀增長,他綠色的眼眸也益發深邃,眼裡始終只倒映一個人的身影。

  『我要離開這裡,去外面打拚,等事業有成,再回來迎娶您。』

  『約書亞,你沒跟我商量過這件事……』

  『小姐,我很認真想過了,只要我還待在這裡的一天,就永遠只能作為一個下人服侍您,但我想成為您的丈夫,這點代價是我必須付出的。我今天早上已經向老爺提出辭呈,明天就會走了。』

  『再怎麼說,你這決定都太突然了!我還沒準備好面對……』

  『瑪格麗特。』

  約書亞陡然停下腳步,半邊的臉龐被月光所渲染,看幾來有幾分不真實,好似下一秒就會化為虛影,從她面前消失。

  『妳可以答應我一個任性的要求嗎?』

  『嗯?』

  而後,青年露出一抹苦澀又羞怯的笑容,『妳可以等我嗎?』

  『真是太任性了!等你一走,我就隨便選一個男孩結婚,讓你根本沒有努力的理由!』

  瑪格麗特賭氣地撂完這一段話,想了一想,小小聲地說:『你一定要回來喔。』

  她抬頭望向約書亞,聲音逐漸轉大:『我會拒絕所有男孩的追求,一直一直等待你,你可別讓我待守空閣太久喔!浪費女人的青春,是會遭天譴的!』

  『一言為定。』

  

  之後,約書亞如言離開了瑪格麗特家,運用存下來的微薄薪水投資,一步步向更好的地位攀爬,擠身為鎮上最有為的青年之一。社會地位水漲船高,追求者漸漸多了起來,但他沒有接受任何女孩的示愛,每隔一段時間就跟瑪格麗特約會。

  ──你什麼時候要娶我啊?

  每當瑪格麗特這麼問他,約書亞嘴邊總是掛著淡淡的笑容,告訴她:再等等。

  就這樣,瑪格麗特一等再等,隨年華不斷流逝,約書亞的地位也越升越高,等到她二十九歲那年,三十五歲的約書亞終於取得了鎮長的職位,並於一個溫暖的夏天,在她最喜歡的藍楹花海下,深情款款地向她求婚。

  結婚當天,約書亞說起了當年他曾無助過、被瑪格麗特所救的故事,並像是要回應她那時一句「你是我的」一般,他在眾人面前單膝下跪,溫柔地說:

  『我終於屬於妳了。』

  

  「約書亞跟瑪格麗特的愛情故事,在當時蔚為佳話,甚至被改編成戲劇演出。他們也確實是非常恩愛的一對夫妻,我是他們唯一的孩子,當我出生的時候,約書亞已經四十歲了。」

  說話的時候,婦人一直都是笑著的,大概是由衷為自己的父母感到開心。她溫婉的聲音就如同清澈的小溪,跟著故事靜靜淌流過心田。

  「為了追求我母親,父親他動用鎮長的職權,找專家讓藍楹花開得更加茂盛,只因為母親說過想看藍楹花大片盛開的模樣,誤打誤撞將鎮上的觀光帶動起來。就算不帶私情,客觀來說,他也是近年來最出色的鎮長之一。」

  「那真是太好了呢。」

  依萊將茶飲盡,淡淡地附和。潘笛雙手直絞著衣襬,感動地說不出話來。

  「或許是因為原生家庭破裂的關係,我父親很注重家庭和諧,即使不是完美,但也是公認的好爸爸、好丈夫。到了晚年,我父親身體健康急轉直下,有點神智不清,開始執著起『家人』這件事,大概是年少時家庭造成的傷害,一直無法完全癒合吧。他是在前兩年過世的,享年八十四歲,一直到過世時還在執著這件事,而我母親也在一年後追隨著父親離世了。」

  故事已經到了尾聲,這也意味著依萊跟潘笛的任務完成了。他們感謝婦人的招待,準備離開之際,婦人突然叫住他們,從屋裡拿出一樣東西。

  「這是……?」

  「家父在世時,來不及收到的最後一份禮物。」

  婦人神秘地笑了。

  

  他在逃逸。

  可是連約書亞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逃逸。

  荒魂的身影在建築間飛快地穿越,沿路的景物被速度颳得一片模糊,就算停下來看個究竟,也看不到熟悉的景物。

  這不是屬於他的世界,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僅有的記憶支撐著他的存在,執念像是魚線綁住的誘餌,勾得他義無反顧地前行。

  冥冥之中,他感覺自己受到了召喚。那些召喚來自與他相同的存在,也就是同類,另外一個報喪主召喚著他,要他過去會合,約書亞無視本能的呼喊,追隨執念引發的誘因,就好比唯有咬住了名為「家」的執念,他才能擺脫世俗,從迷惘中解脫。

  一瞬間,一道黑影掠過上空,忽地從天而降,擋在他的去路面前。另一名報喪主直起身子,以那雙渾沌的眼眸直瞅著他,輕蔑地笑。

  「逮到你了。」
134 巴幣: 8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驚爆!神眷毆打無辜民眾!」 究竟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讓我們繼續看下去!(X
嗚嗚嗚等的時間也太久,大小姐人好好Q_Q
2021-01-20 16:32:41
琉魚
潘笛應該只是想下去跟著玩…‥! (住手人類小孩會趴
我突然找不到我的設定本,但掐指一算似乎也等了十幾年,真久(開始思考自己三年前寫的東西
2021-01-20 17:25: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