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1 第七神選者 第六章 龍之怒III

琉魚 | 2021-01-22 12:00:02


  結束訪談後,依萊跟潘笛重新走在街道上,踏過遍地藍楹。落英繽紛,怒放的藍楹兀自飄落,不久便戴了潘笛滿頭。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不透。」

  依萊替她把頭上剩餘的花撥掉,金色的花粉沾了一臉,她直打噴嚏,小小地哈啾聲緊促地響起。

  潘笛揉著眼睛,好像是有點過敏。「嗯?怎麼說?」

  「照理來說,公會會定期『消毒』歷史記憶,好防止產生荒魂。這次鬧這麼大,難道是公會的疏忽嗎?」

  「其實也不能算疏忽,純粹是前陣子反神分子躁動得很頻繁,因此拖延了消毒的日期,只是沒想到這一拖延,就拖出問題來了。」

  「反神分子?」

  「對喔,就是我們剛認識的那天,想要攻擊我們的那群人。」

  他好像想通了。

  但現在不是容許他發表推論的時候,潘笛不著痕跡地扯了他一下,神色警戒,以脣形無聲地說:「我們被跟蹤了。」

  「嗯。」

  依萊也有查覺到,打從他們出了臨時住所,莫約行過一條街後,就有幾道氣息尾隨,怎麼甩也甩不掉,說是巧合也未免太過做作。依萊跟潘笛使了個眼色──迴避還是迎擊?潘笛決定要迎擊,於是他們改變了行徑,走到城市中較荒涼的地區。

  跟上一次幾乎一樣。

  不同的是,潘笛突然停下腳步,驚叫出聲:「啊!我突然想到,這附近好像有一攤很有名的點心推車,我過去看看,你留在這裡等我哦!」

  話一說完,潘笛就一溜煙地跑了,留依萊一個人一頭霧水地站在原地。「等等!妳搞什麼鬼啊!」他面露錯愕,眼見潘笛已經跑得不見人影,根本追不回來,懊惱地沉吟:「現在只能等她回來嗎?」

  依萊在道路兩旁找到長椅,坐了一會又站起來踱步,看上去就像是等不到人在焦躁。又過了一會兒,依萊大概是真的待不住了,動身要去找人。

  才剛跨出去一步,跟蹤者就現出原形,他被團團包圍。最靠近他的,正是上次他跟潘笛一起放倒的那幾個男人,再往外看去,盡是些不認識的生面孔,陣仗比上次更為浩大。

  「我們又見面啦。」

  出聲的是上回跟依萊纏鬥到最後一刻的男人,他似乎是這群人的首領,就管他叫做老大。老大的身上還殘留有一些瘀傷,找過他麻煩的男人身上也都還有傷,狼狽的模樣比起說是來幹架,說是喪家犬還比較來得恰當。

  依萊不禁想笑,彎起的嘴角嘲諷意味十足,挑釁道:「怎麼?嫌上次不夠痛,想嘗試滿地找牙的是什麼滋味嗎?魔法可不長眼喔。」

  「就是啊,想打架就直說嘛,人家可是樂意奉陪唷。」

  一瞬間,一道白色的身影自屋簷縱身躍下,體態輕盈地彷若飛鳥降臨,充滿侵略氣息,她落地的位置在反神分子之後,跟依萊正好形成夾擊。眼見局勢不對,反神分子中有一些人躁動起來,老大立即喝著要他們安靜。

  「你們跟報喪主有掛勾對不對?」

  依萊冷冷地說出猜測,這是他方才推敲出的答案。「我就覺得奇怪了,就算約書亞的歷史記憶生出報喪主,是另一個報喪主的傑作,但整件事情也太湊巧了。我翻了過去幾年的資料,藍楹鎮的公會很注重歷史記憶的消毒,為什麼唯獨這次會拖延,甚至變成荒魂的溫床?

  「接著我又想到,伊修斯跟薩格爾在出任務時,因為遇到幌子,導致無法第一時間壓制住荒魂的爆發。潘笛又告訴我,公會前陣子因為忙反神集團忙得不可開交,造成消毒拖延了。

  只憑報喪主自己,可能做到這些事嗎?我覺得不能,也就是說,它有共犯──報喪主跟你們達成某種協議,讓你們去擾亂公會,好讓它能夠專心準備約書亞成為報喪主的條件──我沒說錯吧?」

  計畫被揭穿,但老大並沒有生氣,神情反而很愉悅,像是被冷落已久的孩子終於獲得目光。

  「完全正確。分析得很透徹嘛,聰明的男孩。順便再告訴你,引開另外兩個神選者,也是我們的手筆。

  「既然你都知道那麼多了,再多告訴你一些也無妨,『那位大人』要我們拖住公會跟神選者,好讓它有足夠的時間培養新的報喪主,並且回收它。『那位大人』還告訴我們,這個報喪主會比其他報喪主更加穩定、更加強大,只要能順利完成,就能讓公會和神頭大。」

  「廢話這麼多,你到底堵住我們想做什麼?看不出來不管你們來幾個,都沒有勝算嗎?」

  「不,是你們搞錯了,我們的目的是讓神選者分心,『那位大人』說,攻擊你們就對了。」

  「……神到底對不起你們什麼?」

  一道尖細的聲音插了進來,從頭到尾幾乎保持沉默的潘笛驀然出聲,她微微低頭,髮絲沿臉龐覆落,沒被遮擋的下巴看起來特別尖細蒼白。

  沒人說話,依萊沒有,其他人也沒有。因為潘笛緩緩抬起了頭,眼眸中的光正在消失,唯有怒意熊熊燃燒,眼神空洞得嚇人。

  「你們知道公會有多忙嗎?神有多忙嗎?要不要看看我們的工作量有多龐大?這些你們都不在乎,對不對?只顧著用那些任性的理由,給我們添亂!

  「我真的不懂!神到底對不起你們什麼,需要被這樣對待!真的是我們的問題,就拿出證明來,上公會求償啊,又不是不處理!為什麼要把所有自己的失敗推給神!明明都是大人了!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幼稚!」

  講到最後,潘笛幾乎是用尖叫的,話語如連環珠般射出。話音方落,倏然颳起一道狂風,暴風的中心是那白色的纖細身影,所經之處肆虐無度,尖叫聲接連著爆起,反神分子像是被風壓輾過的作物,東倒西歪地重摔在地。

  「神到底哪裡對不起你們了?」

  老大還勉強站著,沒有被這陣風給撂倒,暴風戛然止步,潘笛殺氣騰騰地出現在他面前。潘笛揪住男人的衣領,纖細的手臂力氣大得不可思議,將男性往自己眼前一拽,嘴角扭出猙獰的弧度,看上去就像是野獸在微笑。

  那個野獸開口了:「不說的話,我就把你們通通殺了。」

  男人被勒住氣管,臉色發紫,支吾著說不出話。潘笛眼中的光完全消失了,只留下最原始的慾望──名為殺意的赤裸情緒。

  「潘笛!不要這樣!」

  事情發生得太快,從潘笛喊完話到放倒反神集團,前後只有不到半分鐘的時間,想阻止都來不及,而她也沒給依萊機會。

  男人意識到會被殺,死命地劇烈掙扎,亂揮的腳踢掉了潘笛辮子的緞帶。失去緞帶的束縛,白色長辮略微解開,髮絲隨風起舞。

  所有變化幾乎都在一瞬間發生,快到讓人以為看到幻覺,白色的鱗片倏然翻出,蓋上皮膚,著上一層硬甲;頭上冒出犄角,口鼻拉長,獠牙盡出,瞳孔細長如針……她在膨脹,身體內部有什麼正在茁壯,致使她撕開人類的外貌,轉變成另一種樣貌。

  不尋常的威壓彷彿是把無形的刀,將依萊雙腳釘在地上,動彈不得。潘笛的手已經變成了爪子,在男人的脖子上擦出血來,殺氣畢露。

  誰來……阻止她……

  再這樣下去的話,潘笛會完全變成龍的。

  依萊被龍壓完全制住,連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眼睜睜看著潘笛展露原型。在此同時,一種混合著野獸與少女的音頻籠罩整個腦袋,直接變成可以理解的語言。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不行,不可以這樣做……

  依萊試著掙扎,身體卻完全使不上力,在身體裡流竄的除了恐懼,還有不知打哪來的勇氣。潘笛不可以殺人,他必須要阻止她,不然所有人都會被她殺掉。

  有一剎那,除了音頻外,依萊似乎聽到了某種聲音,那個聲音只有一個音節:停。他不知道是不是聽力受到了龍壓的影響,想轉頭看個究竟──沒想到身體真的微微移動了。

  以為是幻聽的聲音再次傳入耳裡,同樣只有一個字:停。

  「潘索笛亞,妳給我停下來。」

  有什麼人無視了龍壓,直至潘笛面前。那個人一手按上潘笛的額頭,施加暗示,白龍身體一軟倒了下去,變回了少女的形體。

  「薩格爾……」

  龍壓已經完全解除了,依萊全身虛脫,心臟狂跳,微弱地喊出來人的名字。不知何時出現的薩格爾將潘笛打橫抱起,用手指愛憐地順過她皮膚上的鱗片和頭頂的犄角,無奈地嘆息。

  「怎麼搞成這個樣子。」

  薩格爾只顧著檢查潘笛有沒有哪裡受傷,對倒在地上的反神集團一眼也不賞。老大已經昏迷了,脖子上有血跡與掐痕,也不知道是嚇暈還是被龍壓弄昏過去。

  「那個……」

  依萊看著薩格爾疼惜潘笛的模樣,有千百個問題想問,但好像問哪個都不對,只能呆站在原地,等待他的下一步動作。

  「你。」

  還好薩格爾還有要處理現況的知覺,那雙勾人的藍眸掃向依萊,開始流利地交代一連串命令:「帶我妹回去,她龍化還沒完全退去,需要回去休養。回去前先通報公會來收拾這群敗類,這次可不能讓他們擦擦藥就了事。」

  依萊趕緊記下,並跟薩格爾核對有沒有錯誤,又問:「那你呢?之後要幹嘛?」

  「繼續工作,我的工作就是收拾這些敗類,只是沒想到他們先找上你們。」

  「辛苦了。」

  依萊說完這句話,就著手捎訊息通知公會,他的訊息很快就收到了答覆。「公會那邊五分鐘後就會過來了。」

  大概是被他跟薩格爾講話的聲音吵醒,潘笛半夢半醒地睜開眼睛,紅瞳清亮,人性的光芒又重新回到了眼裡,「我怎麼了嗎?」

  她舉起手,看到皮膚上覆蓋的鱗片,瞬間整個人嚇醒了,她摸著頭頂上的犄角,發出哀號,看起來快哭出來了。

  「我是不是、我是不是、我是不是……」

  潘笛跳針式地反覆這句話,遲遲沒有說出關鍵字。薩格爾將她放下來,果斷地回應:「是,妳龍化了。」

  他沒有理會潘笛崩潰的情緒,繼續說:「依萊已經幫妳通知公會過來了,等公會一到,把這些雜碎處理掉,你們兩個就回家休息,知道嗎?」

  「咕……」

  潘笛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男人,乖順地點頭,隨後又想到什麼似地大喊:「哥你還在出任務吧!依萊跟你去!」

  「啊?」

  這次不只薩格爾,連依萊搞不懂了。潘笛激動地繼續說:「我可以自己回家去,可是那個東西──瑪格麗特準備的最後一份禮物,一定要送約書亞手上才行。」

  薩格爾的臉冷了下來,跟依萊在潘笛記憶中看過的神情如出一轍,他正要斥責,潘笛又搶在他之前開口,苦苦哀求。

  「我知道我給你添了很多麻煩,但拜託嘛,這是我跟依萊好不容易調查出來的成果。」

  或許是因為熬不過潘笛的要求,又或許是成果這兩個字打動了薩格爾,他繃著臉思考半晌,才終於鬆口。

  「潘索笛亞,妳給我回家去。」隨後他轉向了依萊,「至於你,跟我來。」
142 巴幣: 10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帶回家處罰瞜(等
2021-01-22 12:55:01
琉魚
狂暴化被迫中止還被懲罰,幫QQ
2021-01-22 13:01:3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