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風蝕末日 第四章:降臨(7)

夜川霖 | 2024-05-12 23:07:21 | 巴幣 22 | 人氣 595

完結風蝕末日
資料夾簡介
最大的痛苦乃精神的最後解放者,由於這個痛苦,我們才得以了解事物最後且最深的真理。——尼采《快樂的知識》-序-2

潘伯變異的手臂接住那顆石頭後,便像是斷線般沉重地垂下,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但好消息跟壞消息都是變異沒有進一步擴散,讓潘伯唯獨那隻手臂像是癱瘓,沉重地讓他向右傾倒。
「你們果然全都該死,根本就不該相信這顆文明的生物,畢竟機能構造從根本上就不是用來溝通的——」被古神種附身地綵婷說道。
周遭空氣開始變得炙熱,潘伯發現周遭的砂石被熱風給捲起,熟悉的尖嘯聲迴盪在整條街道,怪物群圍繞在綵婷身上,宛如女王般將她高高捧起,此時綵婷的表情乃至說話聲音,都不是綵婷原先的樣貌。
「媽的……妳到底是什麼?綵婷呢?」潘伯吼道。
「林綵婷放棄與我們合作的方案,從現在起將由我們強制接管——」
「強制接管?什麼玩意?」
「我們原本可以走向共存的道路,但你們不知好歹——」
「什麼?」
潘伯話還沒問完,一旁的清掃者便抓起路邊的路牌,朝綵婷飛速地擲了過去,路牌在接觸到之前就被熱風給擋住,下一秒又以飛快地速度飛了回去,清掃者見狀趕緊躲開來,但緊接在路牌之後的是成排的石頭,牠趕緊轉過身,用後背抵擋了所有攻擊,薇琪因此被嚇得放聲尖叫。
「我們不會再輸了——」
古神種說完,便輕拍潘伯的右臂,為他剛剛擲完石頭的表現以示認同,被潘伯吐了口水,但唾液還未接觸便被吹開。
薇琪緩過來後,抬起頭看向清掃者的臉龐,發現牠的腦袋被石頭砸得面目全非,但僅存的右眼仍散發著微弱的綠光,依依不捨地盯著她。
「癡情的羔羊,你的勇氣值得嘉獎,所以我不會讓你所愛之人受盡折磨的——」古神種說道。
「綵婷!」薇琪喊道,希望那位遲鈍又沒自信地蠢女孩,能被她給喚醒。
「綵婷已經不會再出來了——」古神種緩緩地飄來,透過風聲,薇琪可以感受到古神那凌人地氣勢。
「林綵婷!」她再次大喊,但依舊沒能喚醒綵婷。
「妳好像叫做薇琪對吧?我特赦一次,讓妳跟重視之人見個面吧——」
古神種撫摸清掃者的臉龐,霎那間牠瞳孔裡的綠光逐漸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人類的瞳孔,而他乾涸地肌膚也完全褪去,恢復成原本的人類樣貌,薇琪先是瞪大雙眼,緊接著便崩潰大哭。
「其實我對你還蠻好奇的,昱誠,還未有過可以抵抗歌頌者誘惑地物種,或許這也是你們生物的特點,就是無法溝通——」
「不接受別人想法,不能藉由心靈來交流,但很奇怪,你們竟然遠比其他生物都要容易被洗腦——」
「雖然本質上還是能達到目的,但你們的生物機體,就是很難達到像我們這樣合而為一,所以你們注定要接受統治——」
「綵婷……」薇琪不知是不是打擊過大,翻著白眼喃喃自語道。
「精神徹底崩潰了嗎?無所謂,妳也只是用來散播通道的工具——」
「綵……喔哇!誒?我成功了嗎?這是哪裡?」
「蛤——」
薇琪眼神突然恢復過來,還換了個說話語氣,把古神種給看傻了眼,薇琪看了眼身後的昱誠,接著又看了眼用著綵婷身體的古神種,兩人就這麼看著對方很長一段時間。
「我……我是……那個……對,我是薇琪。」
「騙鬼啊,妳怎麼逃出來的,以往根本沒有牧羊人逃出那個空間——」
「我……聽、聽不懂,啊哈哈,我是薇琪。」
「還騙啊,妳這該死的低等生物——」
古神種話說一半,就被潘伯從後面緊緊勒住了脖子,接著用力甩到了地板上,接著潘伯跨坐在祂身上,用左手連續且扎實地打在祂臉上。
打了大概六拳左右,潘伯開始感受到自己左手不受控制,果不其然又開始變異了,而原先打在古神種臉上的傷很快就恢復過來。
「你這是何必呢——」
「對不起,果然我搞不懂現在年輕人,也實在搞不懂妳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但既然妳這丫頭有神秘力量,就應該早點跟我說才對!不然我他媽怎麼知道自己要保護什麼東西啊?」
潘伯對著古神種吼道,但其實是講給付在薇琪身上的綵婷聽的。
「潘伯……」
「謝謝妳,讓我有機會放下對女兒的罪惡感,然後對不起,我不是個好護衛,最終還是讓妳自己扛下了全部的事情,妳趕快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吧!」
潘伯說完,便用頭狠狠地撞向古神種地腦袋,這一撞他感覺自己腦袋險些斷線,然而古神種仍舊毫髮無傷,只是有些無奈地望著。
潘伯再次撞過去,這次他第一次將女兒捧在懷裡時的畫面,但僅是一瞬間,就被鮮血地味道給抹去。
他看著古神種無傷地嘆了口氣,無腦地再次撞擊,這次還沒撞到,他的腦袋就被怪物給咬破,一瞬間腦漿與血液,彷彿他帶著全家一起去101看的跨年煙火,他又回到了那時候,女兒跟妻子緊緊牽著她的手,在空無一人地台北街道上,只有他們三人,往清冷地遠方走去。

「真麻煩——」
古神種將潘伯的屍體推開後,起身望向薇琪,發現她已經徹底昏去,便知道綵婷已經逃走。
「妳逃不了多遠地——」
古神種讓怪物從無力抵抗地昱誠懷裡接過薇琪後,抬頭望向那顆明亮的月球。
「時間所剩不多,你們找到統一教總部了嗎——」古神種開口問道。
「出狀況了,我把總部位置給你們,趕緊去目的地——」一道低沉地聲音從祂的腦海裡傳來。
「什麼狀況——」
「林綵婷逃出來了,剛剛偷到了總部位置——」
「什麼,她剛剛才藉由通道來這,怎麼可能這麼快——」
「不清楚,似乎有什麼在幫她,不說了,我們也碰到麻煩,啊,不如你們先來幫忙,否則我們撐不下去——」
「林綵婷——」
古神種憤怒地吼道,接著便扛著薇琪朝座標位置移動,而祂身後地昱誠被一隻怪物咬掉了整顆腦袋,隨後全身上下都開始被怪物給啃食殆盡。

(十五分鐘前)

教堂內,怪物徹底突破了統一教的分部,四等份的神父被重新拼湊成十字架的形狀後,懸掛在審判台上,左右兩排插滿了被木樁從臀部貫穿到口部的教徒屍體,如果你走進旁邊被衝破的鐵門,便可聽見一道壓抑的哭聲從食堂方向傳來。
筱萱恍惚地踩著屍體堆,朝著聲音來源前進,不久前怪物突破走廊門時,精神崩潰地她只想蹲坐在地上等死,然而怪物們卻沒有攻擊她,而是全都繞過了她,專注攻擊其他教徒跟倖存者,等她回過神時,教堂已經空蕩蕩一片,只剩食堂傳來的微小哭聲。
來到食堂,她手中的露營燈照亮地面的鮮血與殘肢,以及食堂中央跪坐在地的女童背影。
「小芳?」筱萱認出那是表妹的身影,然而對方沒有搭理她。
「媽媽……」
小芳看著一具女人屍體,喃喃自語道,筱萱嚇得張大雙眼,因為倒在那的是阿姨殘破的身軀,分離的頭顱批頭散髮地瞪著她,瞳孔在露營燈的照射下閃爍著一絲冷光。
「媽媽……不痛……媽媽……」
「小芳,不要看了,過來姊姊這裡,快點。」
「媽媽——」
筱萱注意到小芳的身體在微微抽動,便從地上撿起一把餐刀,驚恐地將刀尖指向表妹。
「小芳……冷靜,拜託……」
「我們一起——」
「小芳,我拜託妳!」
「回歸祂的懷抱——」
小芳的髮絲被風吹起,她直挺挺地站起身,四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變異,變得宛若蟲蛹外皮般乾硬,筱萱見狀,舉起手中的餐刀衝上前去,朝表妹的頸部刺下去,但卻沒有任何血液流出。
「筱萱姊姊——」
「小芳……?」
「為什麼?不讓我一起?」
筱萱嚇得拔出餐刀,小芳也隨之倒在她懷裡,變異的四肢逐漸恢復原樣,鮮紅血液霎時在傷口處噴濺,像極了去年寒假時,她帶著小芳一起在鄉村放的紅色煙花,抑或是前年暑假,小芳與她一同走過的那片仙丹花園。
她緊緊抱著表妹的屍體,手輕輕撫過那張被染紅的嬌小臉蛋,忍不住想著自己可真是偉大。
「我真是好人……才會幫助妳解脫……哈哈哈!林綵婷!妳也是這麼認為的對吧?所以才會留我一條命,哈哈哈!」
筱萱抱頭大笑,而阿姨瞪大的瞳孔,就像是在責備般注視著,讓她難以直視,便起身將頭顱踢到遠處,眼不見為淨。
「林綵婷!說啊!妳不殺我的理由是什麼?」
「因為妳有別的用處——」
筱萱聽見身後有道低沉的聲音,轉過頭看見一名陌生的男孩站在身後,還沒來得及開口,男孩便在眨眼間來到她的面前,一手緊緊掐住了她的臉。
「告訴我們統一教總部在哪——」
筱萱感覺有什麼正嘗試入侵自己的大腦,全身疼痛地放聲尖叫,男孩倒是很有耐心,只是笑著加大力道,但始終無法完全進到筱萱的腦海深處。
「我知道你們的生物構造本來就不容易入侵,但抵抗有什麼意義——」
「終究是要告訴我們的——」
「為了虐待過妳的父親,這麼做真的值得嗎——」
值得嗎?對啊!不值得,她在這裡受盡折磨,父親也只會在總部跟其他信徒誦經,絕對不會正眼看她,因為他只在乎自己,只在乎統一教,只在乎那個來路不明的神。
「他們不值得妳這麼做——」
「不值得……」
「放棄,我們將赦免妳所有——」
「赦免……」
筱萱崩潰地心靈徹底失去戰意,敞開心靈任由男孩擺佈,一瞬間,筱萱雙眼失去所有光彩,大量資訊透過指尖進到了男孩的腦海裡面。
「原來如此,難怪找不到啊——」
「被設定只有173號文明的生物體才能通過——」
「舊日支配者的程序源代碼果然也在那裡——」
男孩得到自己所需的資訊後,便將祂緊緊抓在手中、宛如行屍走肉地筱萱扛到了肩膀上,雖然麻煩了點,但接下來還需要用到這丫頭。
「嗯?是巧寧嗎——」男孩注意到身後有熟悉的氣息,以及徐徐暖風。
「是呦!」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要回報嗎——」
男孩剛轉身,就發現巧寧飄到了自己面前,用熱氣輕輕觸碰他的臉龐,霎那間他從筱萱那得到的資訊,被強迫分享了出去,就在祂感到不解時,終於捕捉到了其中有一絲被刻意隱藏、那更加熟悉的氣息。
「林綵婷——」男孩不敢置信地說道,隨後表情轉為憤怒。
「哎呀!姊姊,太著急了,被祂發現了!」
「沒關係,我已經得到資訊了!」
「你們這些——」
男孩突感不妙,便趕緊側身躲開一把從身後襲來地利刃,但那把鐮刀並沒有因爲揮空而停滯,反而轉向朝他橫砍,嚇得他趕緊下腰,肩上地筱萱也因此掉到地上。
男孩趕緊向後退好幾步,望著前來攪局地歌頌者,急得想趕緊離開,但歌頌者完全沒給他跑走的機會,不斷朝他發起進攻。
「怎麼了,只會躲嗎——」歌頌者用最溫柔地聲音,以及最撩人的身姿,做著最恐怖地攻擊。
「我現在沒時間跟妳約會,垃圾賤貨——」
「怎麼了,難道你們在害怕自己創造出來的文明嗎——」
「誰跟你們一樣——」
「不然呢?你在怕什麼,終究還是在怕我們嗎——」
男孩眼看無路可退,便接下了歌頌者的下一次攻擊,霎時間整座教堂都在震盪,天花板更是被颶風給掀翻,沙塵徹底遮蓋了周遭的視野,綵婷跟巧寧也趁亂趕緊溜走。
待沙塵散去後,男孩被歌頌者壓在身下,在月光的照耀下,她全身上下是如此完美無死角,褪去衣物後,肌膚更是毫無瑕疵。
歌頌者吸吮著自己的指頭,雙頰因為興奮而透紅,呼吸因為焦躁而急促。
「別擔心,我會好好引導你的——」
「要命——」

另一邊,立德緩緩從睡夢中醒來,才剛想起身,就被疼痛的腰跟臀給拉回硬地板,疲憊後躺硬地板睡覺還是有點硬核,要不是庭宜罰他只能睡地面,他還真想去臥室擠一下。
「庭宜,妳醒了嗎?」
他赫然發現庭宜不在臥室裡,而空蕩蕩的屋內也絲毫沒有人回應。他走出大門,公寓走廊同樣是空蕩蕩的,樓梯間也絲毫沒有任何人,唯獨屋外傳來徐徐風聲,隱約透露一絲怪物的氣息。
「庭宜?妳在哪?庭宜?」
他爬完樓梯一圈後,著急地回到屋內,此時他手臂上的印記微微發光,陽台頓時也傳來一聲巨響,他趕緊上前拉開窗簾,發現庭宜站在陽台圍牆上,抬頭仰望著那顆巨大月亮,身子緩緩地往前傾倒。
「庭宜!」
立德打開落地窗後,一個箭步上前抱住了她的身體,然而庭宜卻不是往下掉,而是開始往月亮的方向飛去,且不只是她,整座城市的屍體都在被月球吸引,立德雙腳緊緊勾著陽台欄杆,雙手緊扣在庭宜腹部,才勉強將她給抓住。
「要命!庭宜,快醒醒!」
他手背的印記仍在發光,好似在幫他抵抗月球引力,成堆的血肉飄向那顆月球,緩緩將其染成了鮮紅色,隨後立德看見碎肉逐漸組合成某樣東西,待那玩意組建完成後,立德發現那是巨大的人形生物,唯獨雙腿是類似於章魚觸手的玩意。
那隻生物緩緩地降落到了地面,庭宜也終於不再漂浮,而是跟著立德一起摔回陽台。
「立德,聽得到嗎?」立德回神後,竟然聽見了綵婷的聲音。
「綵婷?怎麼回事?」他驚得推開庭宜,將頭伸出陽台四處張望,卻沒看見綵婷在附近。
「立德,聽我說,統一教的總部就在你們附近,我需要你立刻趕去!」
「什麼統一教?不是,綵婷妳在哪?妳先出來好不好?」
「我沒辦法,對不起,但我保證之後一定會跟你們會合——」
「妳現在到底在哪?妳……等等……」
立德始終找不到人,這才突然發現聲音是從頭頂傳來,抬頭一看,發現有團暖空氣正緩緩靠近,嚇得他連忙倒退。
「妳……什麼,怎麼回事?妳變怪物了嗎?」
「別管這麼多,總之你快點去統一教的總部,位置我會傳給你。」
「等等,欸,統一教是什麼?然後我又要做什麼啊?」
立德的腦子已經徹底打結,面對綵婷突如其來的訊息,以及被賦予的使命,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霎那間,他的腦袋出現了一個畫面,畫面的地點是離他大約一公里遠的某處巷弄裡,有間不起眼的房屋內,地毯下藏著某個地板門,隔著門還能聽見裡頭有許多窸窸窣窣地說話聲,像在詠唱或禱告。
畫面消失後,立德頓時感到一陣噁心,但考量到庭宜還倒在自己身上,只能強迫把那團粘膩吞回去。
「那裡就是總部。」綵婷的聲音再次傳來。
「好……我知道了……但是庭宜她不太正常,我該怎麼辦……?」
「背著走。」
「那裡有這體力啊?」
「不然我們幫忙,但你要先找點掩護。」
「掩護?」
立德話剛說完,一陣強風便從遠方襲來,他透過陽台欄杆縫隙,看向了那隻不久前降落的巨大生物。
「第173號文明——」
那隻生物抬手,將附近能搜集到的布料匯聚在掌心,最終織成一件碩大的黃色連帽斗篷並將其披上,模樣儼然像一位尊者,下半身長滿觸腳且看不見臉龐的尊者。
「開始執行排除計畫——」



後記:祝全天下的媽媽,母親節快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