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風蝕末日 第三章:儀式(1)

夜川霖 | 2024-02-26 00:05:23 | 巴幣 28 | 人氣 441

連載中風蝕末日
資料夾簡介
最大的痛苦乃精神的最後解放者,由於這個痛苦,我們才得以了解事物最後且最深的真理。——尼采《快樂的知識》-序-2

       薇琪曾經就疑惑過,如果那些人在變異之前眼珠就噴了出來,那它們是怎麼追擊活人的?大概不會是用看的吧?要不是靠聽力就是靠第六感,現在看它們對光線沒反應就可以確認,這些怪物是無法看見的。
       目前薇琪無法搞懂的只有臉皮,明明眼珠子都噴出來了,到底是怎麼看到人的?也許真的是依靠第六感,而臉皮的第六感相比一般的怪物要強,所以才能負責偵查。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薇琪又有個疑問,這樣的大雨天臉皮有辦法正常活動嗎?畢竟那些臉皮薄到可以透光,估計用石頭都能丟破一個大洞吧?

       薇琪套好雨衣後將手電筒打開,仔細確認周遭沒有怪物後,才跟其他人一起走出騎樓。
       「我們這樣就好像遊戲一樣。」昱誠說道。
       「什麼樣的遊戲會讓你穿著雨衣用燈找怪物?」薇琪忍不住吐槽。
       「就之前跟妳說的送貨遊戲,很好玩欸!」
       「懶得理你……」
       薇琪快步來到立德身邊,輕輕拍打對方的背示意他慢點,但他卻沒有回應,而是頂著風雨持續加快腳步,讓另外兩人都很疑惑。
       這傢伙從剛剛開始就陰沉沉地不怎麼說話,偶爾嘴巴還會念念有詞,活像個中邪似地。
       「立德,走慢點啦,要是漏看怪物了該怎麼辦?」昱誠擔憂地輕拍立德的肩膀,卻被對方一把推開。
       「立德……?」薇琪被他的行為嚇到,昱誠也驚得瞪大雙眼。
       「我只是很擔心綵婷想快點到大樓而已,我們還得繞過一整條街才能到那裡,沒時間可以浪費了。」
       「你只擔心綵婷?庭宜呢?」薇琪不解地問道。
       「一樣擔心,有必要在這種時候挑我的語病嗎?」立德不悅地回懟。
       「我……只是——」
       「噓!安靜一點!」
       昱誠趕緊示意兩人安靜,薇琪順著他手電筒照射的方向,看見一到人影在頭頂上。
       「它好像還沒發現我們,趁現在快點——」
       黑夜一瞬間被電光照亮,他們這才發現頭頂全是人影,難怪雨勢變得有點奇怪,原來是因為他們的聲音將怪物吸引來了,但雨水拍打建築的聲音,似乎干擾了那些怪物辨識他們的確切位置。
       昱誠趕緊用手示意他們貼著牆壁移動,接著隨手撿起一塊石頭扔向遠方的建築物,悶沉的被雨水給掩蓋掉,那些怪物也絲毫沒有動靜。
       「不應該啊……遊戲都是這樣玩的。」昱誠喃喃自語道,仍被薇琪給聽見。
       「快點走,你這白癡。」她小聲地罵道。

       三人貼著牆壁繼續前進,怪物在手電筒的照射下扭動著身軀,這樣看來在開始狩獵之前,怪物都不會散發強勁的風勢。
       他們來到了路口處,立德連手勢都沒打就直接跑上斑馬線,逼得另外兩人不得不趕緊跟上腳步。
       又是一道響雷,薇琪看見遠方中央公園的天空都是怪物,而且似乎在慢慢融合在一塊,形成了肉眼可見的冷鋒面,驚得沒能站穩腳步摔倒在地。
       「薇琪,妳沒事吧?」昱誠驚得上前關心。
       「沒事……我——」
       薇琪抬起頭的瞬間,感受到一股冷風靠近他們,當她把手電筒照向怪物時已經來不及了,那道人影在發       現他們的瞬間,亢奮地化成了一團颶風。
       「糟了,立德——」昱誠想喊立德來幫忙拉薇琪,誰知立德竟已不見蹤影。
       那道颶風吹散了雨水,飛快地朝他們襲來,薇琪見狀趕緊推開昱誠,下一秒冷風便覆蓋了她的全身。
       就在薇琪以為自己沒命時,周遭的冷空氣逐漸變得暖和,她睜開因恐懼而緊閉的雙眼,發現掌心的眼睛印記在發光,而襲向她的颶風也在光線照耀下逐漸恢復人樣。
       沒多久,一張陌生的臉龐浮現在她面前,原先凍壞的肌膚緩緩地恢復血色,薇琪被嚇得伸手撥開對方,那人也像是被甩開般來到一旁,瞬間又恢復了原本怪物的姿態,迅速離開了這裡。
       「這到底是……」
       薇琪發現掌心的眼球延伸出了像是文字的印記,一路蔓延到了她的小臂上,嚇得她險些叫出聲,所幸符號沒有繼續蔓延,光芒便漸漸消失了。
       「薇琪……」昱誠連滾帶爬地上前,激動地抱著她。
       「欸,你幹嘛啦?快放手。」薇琪不悅地想推開他。
       「不准妳在做這種事了,聽到了沒有?」昱誠生氣地小聲唸道。
       「蛤?」
       「不准再把我推開了,知道沒?我不想要再經歷一次……」
       昱誠雙手抓得很緊,說話的語調還帶點哭腔,讓薇琪有些傻眼,這傢伙是在滿是怪物又下著大雨的街道上做什麼啊?但她確實從沒看過昱誠這副模樣,畢竟這傢伙一直以來都只會乖乖聽話而已,感覺到是有些新鮮。
       「抱歉,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
       薇琪說完便站起身子,帶著昱誠快步離開馬路中央,所幸這一路還蠻順利的,他們很快就抵達對面的路口,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頭頂上的怪物數量減少了很多。
       「話說妳剛剛那是怎麼辦到的啊?」昱誠指著她的手問道。
       「不知道……剛剛好像有股暖意從掌心湧出……」
       「我看看。」
       昱誠抓過薇琪的手來查看,驚得她趕緊將手給抽回來。
       「你幹嘛突然抓我的手?」
       「誒?以前妳都不在意的啊!」
       「那是……哎!這次就算了,以後都需要經過我同意才可以,知道了嗎?」
       「誒……好吧……妳手上的印記是不是變大了?」
       「是沒錯,也不知道這上面寫的是什麼……對了,立德呢?」
       「立德他剛剛拋下我們先走了,真搞不懂那傢伙怎麼回事。」
       「這傢伙……總之我們快點跟上他吧。」

       兩人眼看怪物逐漸散去,便加快腳步前往大樓,他們小心翼翼地爬上翻覆的汽車、跨越東倒西歪的成排機車、以及攀上一輛橫翻的公車後,終於看見了那棟大樓。
       「累死了。」薇琪抱怨道。
       「至少蠻順利的,沒再被怪物追殺了。」昱誠跳下公車,像往常那樣要伸手迎接薇琪。
       「立德那傢伙是不是已經在裡面了呢?等等要好好罵他一頓才行。」薇琪沒像往常那樣抓住那隻手,而是自己跳了下來。
       「天曉得,如果他抵達了,希望他已經找到她們。」

       兩人進到大樓內,並用手電筒查看整個大廳,遊樂場一如既往地乾淨整齊,其他地方也還是那麼髒亂噁心,值得慶幸的是大樓裡沒有任何風聲,令人擔心的是連人的聲音也沒有。
       「立德?庭宜?綵婷?」薇琪小聲地叫道,但沒得到任何回應。
       他們小心翼翼地查看一樓每間房,然而一樓除了屍體以外沒任何活人,就在他們搜查警衛室的時候,薇琪注意到佈告欄上貼著注意事項,最後一條寫到最近會檢測火災警報器,不禁想起自己老家最近也在檢查消防設備。
       真希望叔叔他們沒事,自從父母離婚後,叔叔跟嬸嬸便接手撫養她,雖然停電前有收到訊息,得知他們跟堂妹躲在一處安全的地方,但不曉得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這裡沒人,我們上樓吧!」昱誠說道。
       「好。」
       兩人上到了二樓,整條走廊臭得令人難以忍受,讓薇琪很確定可以直接跳過這層樓,根據庭宜的個性,這種地方她肯定是待不下去的。
       兩人來到了三樓,發現走廊上有個奇怪的東西,上前查看發現是僅剩下半身的人偶殘骸,而走廊的盡頭有一扇逃生門,門上有奇怪的人形痕跡,就像是有誰在那裡被燒成灰似地。
       希望那不是綵婷或庭宜,兩人暗自祈禱。
       
       突然間,頭頂上的燈具傳來電磁聲響,整棟大樓竟然恢復了光明。
       「這是怎麼回事….…這棟大樓還有備用電源嗎?」昱誠關上手電筒,並拿出手機查看訊號,發現訊號並沒有恢復。
       「有大樓的備用電源會突然像這樣啟動的嗎?」薇琪忍不住吐槽道,這狀況用想的也知道有問題。
       突然間,整棟大樓消防警鈴作響,兩人嚇得查看四周,發現那些沒被毀壞的房門傳來巨響,濃煙開始從所有房門底部竄出。
       「薇琪——」其中一扇門裡傳來男人的聲音。
       「那力量會讓的大家再次陷入水深火熱——」另一扇門傳出女人的聲音。
       「爸媽對妳剛剛的不告而別很失望——」逃生門裡傳出小孩的聲音。
       「妳應該回歸我們——」這次聲音就在他們耳邊。
       下一秒,所有門都被撞開,從裡面爬出被火燒黑的人,嚇得兩人往樓梯處拔腿狂奔。
       兩人原本想下樓,卻發現一樓已經陷入了火海,地上的焦屍看見他們後,紛紛爬起來朝他們衝來。
       「夭壽!」
       昱誠趕緊拉著薇琪往樓上跑,好不容易跑到頂樓時,卻發現頂樓門被鐵鍊鎖上。
       「這會不會太扯?小偷是能從頂樓闖入是不是?」薇琪激動地拉著鐵鍊罵道。
       「薇琪小心!」
       一具乾屍撲向了薇琪,昱誠趕緊衝上前用身子護住了她,但乾屍卻沒有碰到他們,而是在接觸的瞬間化為灰燼消失了。
       「它們……趁現在快點打開鐵鍊。」昱誠說道。
       「等等,我覺得很奇怪。」
       薇琪打開手電筒,照向一旁的小窗子查看外面,發現整個天空都是怪物,數量遠比剛剛過馬路時要來得多,這時候出去根本就是找死。
       「閉眼然後摀住耳朵。」薇琪沒來由地說道。
       「蛤?閉眼跟摀住耳朵?」
       「照做就對了!」
       「喔……好的。」
       兩人緊緊閉上雙眼,並摀住了耳朵,沒多久薇琪感覺周遭逐漸恢復乾冷,警鈴聲也逐漸遠去,直到恢復寧靜後兩人才睜開眼睛。
       「是幻覺……」薇琪驚訝地發現手掌上的印記又變大了一點。
       「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
       立德的聲音突然從樓梯那傳來,嚇得兩人抱著彼此尖叫,讓對方疑惑地站在樓梯間望著。
       「立德?你剛剛到底去哪了?」薇琪質問道。
       「別管這麼多,我找到庭宜了。」
       「誒?在哪裡?」
       「三樓的逃生門後面,跟我來。」
       
       他們一路跟隨立德來到逃生門後,發現抱著雙腿的庭宜坐在地上,好似被嚇壞的瞪大雙眼,嘴裡也念念有詞不知道在說什麼。
       「庭宜?妳沒事吧?」薇琪搖晃她的肩膀,卻沒能喚醒她。
       「我剛剛試過了,她一直維持這副模樣。」立德無奈地說。
       「那綵婷呢?你找到她了嗎?」昱誠問道。
       「沒有……」
       立德說完,便朝著牆壁狠狠揍了一拳,嚇得昱誠皺起眉頭。
       「立德……?你到底怎麼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