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風蝕末日 第四章:降臨(4)

夜川霖 | 2024-04-18 22:20:23 | 巴幣 26 | 人氣 482

連載中風蝕末日
資料夾簡介
最大的痛苦乃精神的最後解放者,由於這個痛苦,我們才得以了解事物最後且最深的真理。——尼采《快樂的知識》-序-2

當時正值暑假前夕,高二上學期的氣溫十分炙熱,綵婷其實不喜歡夏天,台灣每個角落都會變得又濕又悶,尤其在學校蹲廁所根本就是種酷刑,所以平常沒有急需的話,她都會盡量跑去體育館的廁所間,那裡雖然偏僻了點但至少十分涼快,也可以讓她暫時遠離班上那群人的嘴臉。
這天也不例外,她長途跋涉來到了體育館的廁所,拉下內褲後緩緩蹲下身子,思索著要如何平安度過今日。

張筱萱,身為地方立委的女兒也是班上的核心人物,當初開學時,綵婷告訴自己要離這些核心人物遠點,雖然靠近中央可以獲得許多好處,但搞砸後肯定沒好果子吃。
因此她想盡可能低調過日子,就這麼當隱形人到畢業也無妨,至少不會再經歷一次國中的生活。
高一上學期她確實低調了很長一段時間,就在寒假前,她還想著自己做得不錯,沒想到筱萱注意到了她,沒有前兆、沒有理由,筱萱人就像平時表現得那般友善,展現了班長的氣度跟熱心腸,關心地詢問了她很多事情,待的適不適應?有沒有需要協助的?週末要不要一起去玩?
這對於綵婷來說有些招架不住,只能點頭跟搖頭,筱萱見她這種反應倒也沒有嘲笑或生氣,而是心平氣和地跟她約好週末出來逛街。
到了約定的那天,綵婷跟在隊伍裡並沒有很自在,畢竟她從沒有過一群人外出的經驗,所以沒跟多少人說過話,多半時候都在幫忙顧東西,偶爾在大家拍照時幫忙拿行李。
高中首次跟同學外出,就在七人團的大合照中結束,當時的她看著照片,依稀感受到自己的生活也許能有所不同,雖然她失去了摯友庭宜,但筱萱跟庭宜截然不同,熱情奔放,體貼善良,總有一種魅力可以凝聚所有人,就算她只能當個跟屁蟲,高中應該也不至於太無聊。

此時,她聽見門外傳來窸窸窣窣地聲音,雖然體育館會有人來上廁所並不稀奇,但那聲音就像是刻意在隱蔽,讓她不安地想趕緊離開。
或許是門外的人聽出她的著急,還沒等她擦拭乾淨便開始敲打起廁所門。
「綵婷,為什麼特地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上廁所啊?是不是想偷偷做什麼事情?」筱萱的聲音伴隨著諸多竊笑從門外傳來,嚇得她愣在原地,絲毫不敢說半句話。
「綵婷妳還好嗎?需不需要我們幫忙呢?」另一名女同學說道。
「欸,妳們確定是這間嗎?會不會是別人啊?」廁所外傳來男同學的聲音,直接把綵婷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確定拉!我剛剛確認過了,她只是在裡面不敢說話。」筱萱如此說道,她這才知道自己的雙腳,已經從廁所門下的縫隙露了餡。
「但她不出來欸,不會真的是在摳逼吧?」男同學說完,便跟周遭所有人放聲大笑,綵婷的臉因憤怒跟羞愧而漲紅,但仍是不敢說半句話。
「打開來就知道了,你們想看嗎?」筱萱問道,外頭的男生們便迸發出激烈的歡呼聲,其中有人還吹起了口哨。
下一秒門鎖被緩緩地轉開,綵婷驚覺不妙,只能趕緊上前去擋住廁所門。
「為什麼不開門?該不會真的在學校自慰吧?」筱萱問道。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走開!」綵婷哭喊著,一邊嘗試推回門鎖,一邊努力用身體擋著門。
「沒有?那就出來讓大家瞧瞧,不然每次都跑來這裡上廁所,我們都很擔心妳的狀況欸!」筱萱不斷推著廁所門,藉此阻止綵婷再次把門鎖上。
「不要!」
綵婷恐懼地全身顫抖,聲音還因此變得哽咽,然而門外的人沒有理會,而是合力將門給撞了開來,她因此摔進了蹲式馬桶,身上的制服跟裙擺因此沾上了尿液。
筱萱一臉心疼地將綵婷給拉出馬桶,接著跟其他女生一起把她拖出了廁所間。
「不要!求求妳們!不——」
綵婷的嘴巴被同學給捂住,雙腿被強制掰開後,筱萱便像個表演精湛的魔術師,對著外頭的男孩們掀開她的裙子。
「變個魔術給你們看,可要仔細看好了。」筱萱說完,便從口袋掏出一把美工刀,輕輕割開了綵婷的內褲後,將其迅速地甩進了廁所間。
綵婷哭著拼命掙扎,但男孩們沒有一個上前來阻止,而是紛紛拿出手機拍攝,她不懂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為什麼要被這樣對待?更不懂為何筱萱突然要這麼對她?
就跟庭宜一樣,她以為自己可以懂,可事實卻一再打破她的幻想。
「明天記得來上學喔,綵婷,不然全年級都會知道妳下面長什麼樣子。」筱萱轉過頭說道。

去死——

綵婷用漲紅且佈滿淚水的臉,憤恨地瞪著筱萱的臉想著。

妳會在同等的羞辱下被千刀萬剮——

筱萱從夢中驚醒,她睡在統一教分部的休息室沙發上,疲倦地撐起身子,望著桌上的統一教典,厭惡地將其扔到一旁。
「筱萱,妳醒啦?睡得還好嗎?」一名女子聽到聲響,從休息室外走了進來。
「阿姨……我一點都不好,妳知道我不喜歡這個地方。」筱萱抹著臉說道。
「但統一教會是現在唯一安全的地方,只要我們持續相信主,就——」
「我不想聽這個,阿姨,妳很清楚自從爸爸迷上統一教,我就沒有一天是安寧的,現在突然要我接受這個地方,皈依什麼主的統治,很抱歉,我真的辦不到。」
筱萱煩躁地站起身子,繞過了阿姨離開休息室,大家都知道她父親的狀況,當時很多人都覺得他是個瘋子,好好的立委不當跑去搞什麼邪教。現在大家都視他為救世主,將他奉為主教,對他肅然起敬。
但筱萱辦不到,就算末日擺在了眼前也一樣,這兩年來,她受到了父親的影響,每晚都惡夢連連,有個靠她渺小的腦袋瓜永遠都無法想像的存在,似乎緊緊掐住了整顆地球,而她,清楚自己根本入不了祂的眼。
她被折磨的無法喘氣,但卻不敢抵抗。

筱萱走出休息室沒多久,便看見審判廳那有個男人激動地對著神父說話。
「我每晚都能夢到!祂……主就在我的面前,我知道自己是加入你們的料,也正因如此,我不是個罪人,你們一定要相信我!」男人說完,就被兩名信徒給壓制在地。
「罪人,不是你說了算,祂會對你進行考驗的,帶他去吧!」
神父說完,兩名信徒便將他拖了出去,筱萱知道接下來會如何,男人的身子會遭到鞭打,並被燒紅的鐵塊烙印,如果他在期間沒有變化成為怪物,那就能成為統一教的信徒,如果他沒能挺過酷刑,屍體也會被扔到大街上餵食。
「筱萱小姐,抱歉,我不知道您已經醒了,請問要用膳嗎?」神父畢恭畢敬地說道。
「不要這樣跟我說話,真的很噁心。」筱萱發自內心感到厭惡。
「實在抱歉,但是主教叮嚀我,一定要照顧好您。」
「我不想聽爸爸說了什麼,我只是剛好路過大廳而已,飯我自己會吃。」
「遵命,有任何需要,請務必告訴我——」
「林神父!」有一對男女著急地推開了審判聽大門,對著神父喊道。
「你們回來啦?發生什麼事了?楊欽呢?」神父問道,兩人卻面有難色。
筱萱也記得這對男女外出時,旁邊跟了個油嘴滑舌、眼睛不斷打量她的菸嗓噁男,光是看到綵婷的照片下體就眉開眼笑,得知可以做任何事情後下體便搭起了帳篷,讓她噁心得想吐。
「他被牧羊人殺了……」女的說道,讓筱萱瞪大了眼睛。
「被牧羊人殺了?那女孩不是手無縛雞之力嗎?」神父問道。
「是怪物,她利用怪物殺了他,我們差點死在外頭。」女的接著說道。
「利用?牧羊人可以操縱那些罪人?」神父瞇起眼睛,筱萱聽得渾身顫抖。
「不清楚,她應該只是吸引了臉皮,然後藉由臉皮吸引了怪物。」男的補充道。
「看來她不如我們想得這麼愚昧,筱萱小姐,您怎麼看?」神父的問題,讓原本想離開現場的筱萱,不得不停下腳步。
「我不知道……她以前——」
——是跟我一樣渺小的存在,不,不對,是比我還渺小的存在,但筱萱沒有說出口。
「算了,牧羊人不可能有控制罪人的能力,她最後的下落,你們有查到去了哪裡嗎?」
「抱歉……我們沒有查到她去了哪裡,但當時她往室外奔去,有可能已經被怪物給——」
「不對,她應該還活著。」筱萱插嘴道,因為她想起剛剛做得夢,內心的不安感正逐漸放大。
「筱萱小姐,您是不是感知到什麼了?像主教那樣。」神父露出期待的目光,另外兩人則是好奇地注視著。
「不,沒什麼,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所以你們有看到綵婷,可以問一下她看起來如何嗎?」
「那個……對不起,我們大概無法形容……」
那兩人回憶著賣場內的景象,不禁打起冷顫,綵婷站在臉皮面前,頭髮與衣物隨風飛揚,雙眼明明瞪著人,卻又像是沒把他們看在眼裡。
但真正讓他們感到害怕的,其實並不是綵婷的身姿,而是她身後的臉皮竟收起了笑容,像在膜拜似地對著綵婷低頭,但僅維持了幾秒鐘,臉皮就恢復了原本的笑臉與敵意,這才是為何他們不敢繼續追蹤牧羊人的原因。
沒錯,其實他們根本就沒追上去,而是一直躲在安全處,直到手上的糧食全數吃完才逃回來。

筱萱把他們的樣子看在眼裡,害怕地全身顫抖,為什麼?她一直想問,為什麼是綵婷?為什麼偏偏是自己欺負過的女孩?大家安慰地告訴她,主說牧羊人根本沒什麼威脅性,無需對此掛心。
但如果牧羊人真的什麼都不是,又是為什麼祂要下令統一教進行追殺?

他媽的林綵婷,到底為什麼妳活下來了?到底為什麼?

審判台傳來一聲巨響,嚇得四人望向台上的彩繪玻璃,發現玻璃上面出現了明顯地裂痕,於此同時狂嚎地風聲環環包圍了整座教堂,不只他們,就連正在收拾休息是的阿姨都聽見了風聲,食堂裡的所有人也紛紛站起身,來到窗前想一窺情況,然而外頭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
「怎麼回事?你們不是說怪物無法靠近教堂嗎?」筱萱激動地質問神父。
「罪人應該是無法靠近主的才對,所以這應該不是——」
強風霎那間吹在彩繪玻璃上面,將其給用力吹破,四人驚得倒退好幾步,下一秒熱風便湧入審判廳,現場頓時熱得他們汗流浹背。
還沒等他們搞清楚狀況,神父就被一陣風給捲上天,四肢被怪物給緊緊抓住。
「放開!你們幹什麼?我是主的發言人之一,我是——」
還沒等神父說完,他的四肢便遭到怪物用力拉扯,臉部頓時難受地扭曲成一塊。
「救……我……主啊——」
伴隨著哀嚎神父在空中先是被撕成兩半,甚於的兩等份又被扯成兩半,臟器伴隨著血液掉在了筱萱的面前,嚇得她全身發軟無法動彈。
「妳在想什麼?快點逃啊!」
那對男女吼道,接著一起將她給拉出了審判廳,並用力地將門給關上。怪物群就像是刻意為之,等門關上的瞬間才開始嘗試破門,嚇得那對男女趕緊將門擋住。

張筱萱妳還好嗎?需不需要我們幫忙呢——

筱萱好似聽見了綵婷的聲音從門後傳來,那對男女則像是沒聽見,專注阻擋著怪物。

為什麼不開門?該不會在門後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不要……」
筱萱恐懼地捂住耳朵,捲縮著身子不敢動彈,眼淚跟唾沫匯聚在下巴,雙瞳無神地注視著那扇門。
「求求你們……不要……」

筱萱——
讓我們變個魔術給妳看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