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風蝕末日 第三章:儀式(3)

夜川霖 | 2024-03-03 22:39:17 | 巴幣 18 | 人氣 484

連載中風蝕末日
資料夾簡介
最大的痛苦乃精神的最後解放者,由於這個痛苦,我們才得以了解事物最後且最深的真理。——尼采《快樂的知識》-序-2

前言:因為巴哈姆特的空格狀況有點糟,每個平台跟瀏覽器看都長不一樣,所以我這邊決定不再空兩格,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衝擊事件發生前五分鐘)

你的心不在庭宜身上當大家都看不出來嗎——
立德以為沒人注意到這件事,就像庭宜總是黏在自己身邊那樣,直到現在被薇琪打得滿頭包,才曉得自己自始至終都是個小丑。
他固然對薇琪說得話感到生氣,但難過與自卑感更加強烈,國中時誰不知道綵婷跟庭宜要好?兩人甚至會用彼此才懂的方法隔空說話,但立德從沒想要介入緩和兩人的爭執,也從沒想過要去了解兩人的想法,更沒想過要理解她們那獨特的溝通方式。
如同薇琪說的那樣,沒人說,他就繼續當大家都不在乎,從沒想過要珍惜任何人。
「對不起……」他抱著懷中的庭宜,哽咽地說道。
「立德……」庭宜抬起頭,用朦朧瞪大的雙眼看著他。
「都是我的錯……我什麼都不知道……從沒在乎過妳的感受,但現在我好希望能夠了解妳還有綵婷,想知道妳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對不起……我直到現在才想起這些……」

立德自責地痛哭,突然間,他右手掌心的符號微微發光,下一秒四周陷入一片漆黑,待視野恢復後,他發現自己身在陌生的公寓內,夕陽西下的室外可以聽見人聲鼎沸的黃昏市場,而年幼的綵婷跟庭宜站在陽台前,像是被懲罰一樣低著頭。
綵婷的頭髮右邊綁著一搓小辮子,庭宜則是左邊綁著一搓小辮子,這是她們國一時每天都會綁的髮型,就連髮圈都用同款的,聽說兩人國小時也都是這樣。
「綵婷……庭宜……?」
立德不解地走上前,然而兩人卻絲毫沒注意到他的存在。
「妳為什麼要那樣說話?」綵婷小聲地問庭宜。
「只是覺得很有趣而已。」庭宜小聲地回綵婷。
「還在聊天啊?到底有沒有在反省?」
立德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轉頭發現是庭宜的母親,這一罵讓那兩人頭變得更低了。
眼看大人離開後,綵婷輕輕蠕動著嘴唇,對著庭宜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而庭宜也用相同的方式回答著,立德湊上前,想試著理解她們在說什麼,但仍舊沒法理解為何她們講到後來甚至笑了起來。

立德感覺整個世界都在旋轉,公寓的場景變成了他們國一時的教室,綵婷跟庭宜仍舊綁著相同的辮子,在夕陽西下的教室裡並肩坐著。
「這根本寫不完嘛!都國中了還搞罰寫是哪樣啊!」
庭宜哀怨地抱怨道,立德非常震驚,因為他從沒聽庭宜這麼大聲說話過。
「對不起,明明是我考砸了,還讓妳幫我抄罰寫。」
綵婷自責地說道,庭宜聽了輕嘆一口氣,便又拿起筆繼續幫忙,立德上前一看,驚訝地發現兩人的字根本一模一樣。
「幹嘛要道歉?一直以來我們都是一起受罰的啊!這次也不例外。」
「我只是很害怕,如果我的成績起不來,以後就不能上同一間高中了……」綵婷說著哭了起來,庭宜聽得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是吧?現在才國一欸!還有兩年可以努力呀!照妳這麼說,我不就要擔心自己大學沒法面試了?直到現在我都沒辦法在大家面前大聲說話。」
「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我很努力了,但就是學不會。」
「我知道,就算大家都沒看見,還有我在這裡。」
庭宜溫柔地抱著綵婷安撫道,立德從沒看過這樣的庭宜,兩人交往的這些年來,庭宜始終都在索取關心跟溫暖,從沒主動給過任何人。
「是說那個叫黃立德的男生,好像對妳有興趣的樣子。」庭宜打趣地說道。
「誒?」綵婷驚得張大了嘴。
「只是好像啦!我發現他好像一直在偷看妳。」
「我……跟他應該不認識吧?妳跟他熟嗎?」
「怎麼可能,妳知道我根本沒跟多少同學說過話,但他如果想追妳,我就有義務去了解他是個怎樣的人,有沒有資格喜歡妳囉!」
「別拿我當笑話了,我沒有時間談戀愛。」
立德依稀記得自己是在國一下時跟庭宜開始熟識,雖然他不記得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搭上話的,畢竟庭宜從沒跟別的男生說過話,但他卻清晰地記得庭宜國二告白的那天是在全班見證之下,所以的綵婷也在現場。

窗外的夕陽瞬間落下,教室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立德險些因為環境的變化而摔倒,只能趕緊摸黑找電燈開關,但在他開燈的瞬間,就看見庭宜獨自坐在國二時的教室裡,手緊緊抓著原子筆,在一個老舊的日記本上用力畫著。
那力道大得像是要割開所有紙張,立德上前查看才發現上面寫得都是她跟綵婷的夢想與規劃,如今她將所有內容覆蓋上凌亂的藍色墨水,而桌上的手機則是她跟綵婷吵架的內容。
立德很想往上滑,好確認她們到底因為什麼而吵架,但他只能碰到無法操作。
「對不起……」庭宜哽咽地說道。
「庭宜?」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此時庭宜的手機收到了母親的訊息,問她去了哪裡?為什麼還沒回來?庭宜想回覆訊息,但當她又看見綵婷傳訊息來,懇求她說出真相,為何全班的同學都說她在跟庭宜搶男友?為何她明明知道那不是真的,卻沒幫她說任何話,任由大家誤會也不願幫忙?
「對不起……我不想失去現在得到的一切,我不想再回到以前被大家討厭的樣子……」

立德突然覺得右手劇烈疼痛,定睛一看才發現掌心的眼球符號,正在慢慢長出類似文字的奇怪符號。
「庭宜——」他聽見綵婷的聲音,抬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回到了大樓裡。
「綵婷?」站在逃生門後的庭宜困惑地喊道。
「庭宜,為什麼妳要這麼做——」綵婷的聲音再次從走廊深處傳來。
「綵婷……」
「為什麼大家都說我想搶妳的男友——」
下一秒,全身被怪物啃食殘缺的綵婷,踩著冰冷的寒風從走廊深處奔來,嚇得立德跌坐在地,而庭宜也被嚇得用力將門關上,接著用身體死死地擋住了門。
「庭宜,快開門——」
門後傳來綵婷的聲音,庭宜嚇得摀住耳朵,兩顆瞪大的眼睛伴隨著急促地呼吸流下眼淚。
「對不起……我辦不到……真的辦不到……對不起。」
庭宜聽著門後終於恢復平靜後,才緊緊抱著雙腿大哭。
「立德……你在哪裡?救我——」
——我只剩下你了。

立德疼痛的右手小臂開始被奇怪的符號爬滿,但也因此綻放一道溫暖的光芒,將整個逃生梯給照亮。
周遭的景色如玻璃般裂開,庭宜也終於在此刻注意到他的存在,震驚地抬起頭來看著他,隨即展露高興地笑容。
待立德回過神後,發現懷中的庭宜眼神恢復了,而他的小臂也同樣被符號給爬滿。
「立德。」庭宜緊緊地抱著他大哭。
「沒事了……抱歉,出事情的時候我不在妳身邊,妳現在感覺如何?」
「好像做了個很長的夢……綵婷呢?」
「綵婷……不知道,我們——」

讓世界回歸祂的懷抱——

兩人聽見輕柔地女孩聲音,霎那間,整棟大樓都在劇烈晃動,四面八方都傳來了房屋倒塌的聲響,嚇得兩人緊緊依偎著彼此,直到震動結束為止。
「怎麼回事?」庭宜恐懼地問道。
「不知道……糟了!薇琪跟昱誠呢?」
「誒?」
「他們剛剛還在這裡的,現在不知道去哪了。」
立德著急地扶著庭宜起身,一起嘗試推開逃生門,門卻不知道被什麼堵上了,根本就推不動,只好檢查樓上的逃生門狀況,然而樓上的門被震得整個扭曲變形,別說推開了,連門把在哪都看不太出來。
「薇琪!昱誠!你們在哪?」立德喊道,卻沒能得到任何回應。
「立德……我好像聽見薇琪的聲音。」庭宜小小聲地說道,立德差點忘了這女孩聽力比薇琪還要好。
「妳聽得出來在哪裡嗎?」
「聲音太小了,根本就聽不出來。」庭宜搖頭道。
「可惡……我們再接著測試逃生門。」

兩人又來到樓上的逃生門前,這次門被震得有些脆落,立德見狀往後退了幾步,接著用力衝上前將門踹開,整條走廊都被震得七零八落,破裂的天花板碎片權掉在了地上。
「綵婷!立德!庭宜!救救我們!」
他們終於聽見了薇琪的呼喊,趕緊進到了一間地板破裂的房裡,並小心翼翼地跳到了樓下的房內。
沒跳還好,一跳發現面前的牆壁全都破了,而映入兩人眼簾的,則是他們此生見過巨大的滿月,以及極其刺耳聒噪的風聲。
「立德!」位於隔壁房樓下的薇琪,一看見立德跟庭宜便激動地嚎啕大哭。
「薇琪!你們沒事吧?」立德急忙地帶著庭宜跳下樓。
「昱誠他……他被……」
「昱誠?」立德這才發現昱誠的腹部被鋼筋刺穿,而薇琪的腳也被石頭壓住。
「我的天……」庭宜被驚得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是為了保護我才變成這樣的……拜託你們救他……」
「我知道,但我必須先把妳腳上的石頭移開。」
「立德……那些怪物!」庭宜指著外頭說道。
「我知道!快來幫我一把!」

兩人抓著壓住薇琪左腳的石頭,卻在準備掀開的瞬間,一股颶風竄進了室內,捲起了房裡的所有細小砂石。
「危險!」
立德放下了石頭,將庭宜護在了自己的身後,然而怪物被一道屏障擋在了外頭,甚至浮現出了生前的臉龐,立德這才發現自己掌心的符號又在發亮,但他擋住怪物的每秒,符號都在不斷往他身上蔓延。
「這是……」立德不解地喃喃自語。
「立德……那個符號可以擋住怪物,拜託你再稍微撐一下!」薇琪喊道。
「對……再幫我撐一下……」
三人聽見了熟悉的聲音,一看才發現是原先昏迷的昱誠,此時突然睜開了眼睛。
「昱誠!你沒事!」薇琪高興地哭道。
「我沒事……妳等等,我會幫妳移開腳上的石頭……」
「誒?什麼——」
薇琪還沒問完,昱誠便開始強忍劇痛,用雙腳用力地抵在石頭上,他的哀嚎迴盪在整棟大樓,但很快地就被刺耳風聲蓋過。
「住手!昱誠!」
然而昱誠沒有理會,仍自顧自地跟庭宜合力將石頭給移開了,他的腹部也因此傷口裂得更大,大量地血噴湧而出,而薇琪的腳也沒比較好,是肉眼可見的嚴重裂開。
「庭宜……立德……快帶她去安全的地方……」昱誠虛弱地說道。
「蛤?」立德不解地喊道。
「沒時間了……拜託你們……」
「我說過不要在那邊耍帥!還有時間——」
話剛說完,整棟大樓就又開始震盪,風開始從四面八方湧來,立德推開眼前的怪物後,趕緊來到昱誠身邊擋住上方襲來的怪物。
「立德……拜託你……」
「可是我——」
「我們是兄弟吧……」
「我們是,所以……我……」立德難過地哭了起來。
「立德,我也可以爭取時間,拜託你們……快點幫他。」
薇琪狼狽地爬到了立德旁邊,伸手推開了一隻怪物,庭宜則是奮力地想拉昱誠起來,但每拉一次,腹部就噴一次血,讓她也不知道該拉還是推比較好,再加上她的力氣實在沒法扛起昱誠這位運動健將,她只能默默地將目光移向一旁的薇琪。
「薇琪……對不起了……」
庭宜放下昱誠後,衝上前勾住薇琪的腋下。
「庭宜……妳幹嘛?」
「對不起……」
「放開我!庭宜!放開!」
庭宜沒有聽她的話,而是趕緊將她拉到了深處,任由她怎麼掙扎跟吼叫都不予理會。
「快走……」昱誠的面容逐漸失去血色,身體也因為寒冷開始劇烈顫抖。
「我……」
「不要再猶豫了……專注在你該保護的人……然後幫我照顧好薇琪……」
「這話你自己跟她說!」
眼看庭宜打開了房門,帶著薇琪躲進了走廊,立德感到絕望與悲傷。
「我他媽……其實也很想打你一頓……立德……我相信綵婷還活著……你必須去找到她,然後……把你該說的話講完,不能死在這……所以——」
——你必須要活下去。

整棟大樓被風給灌滿,立德的右手徹底被符號給掩蓋,他推開一隻又一隻的怪物,但怪物仍不斷襲來,他知道自己該做出選擇。
「對不起……兄弟……」
立德說完,便開始往走廊撤退,最後在薇琪的呼喊聲中,用力地將門給關上。
昱誠看著他們全部都離開後並沒有哭,而是一如既往地笑了出來,他始終是大家眼中的開心果,如太陽般溫暖,就算在這種環境下也不例外,他知道綵婷可能已經死了,但他不後悔自己說出口的謊言,只因為這能讓立德得到活下去的理由。
他靜靜地閉上眼睛,等著怪物將他吞噬殆盡,但卻始終沒有發生。

「善良的羔羊啊——」

他聽見輕柔地女性聲音,睜開眼看見一名身著歌德風黑色禮服、頭髮跟皮膚一樣蒼白、高挑如人偶般美麗的女子,背對著月亮站在他的面前。

「你不必在感到痛苦——」

女孩伸手碰觸他的臉龐,很快地,昱誠便感覺身體裡像是有什麼要竄出,胸膛開始劇烈起伏,讓他無法呼吸。
昱誠身體開始劇烈抖動,風開始從他身體裡竄出,但他很快就不再感到痛苦,而是像泡在溫度適中的冷水之中,將他的疲勞與意識都一掃而空。

「歡迎你回歸我們的懷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