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風蝕末日 第三章:儀式(5)

夜川霖 | 2024-03-11 00:14:21 | 巴幣 48 | 人氣 532

連載中風蝕末日
資料夾簡介
最大的痛苦乃精神的最後解放者,由於這個痛苦,我們才得以了解事物最後且最深的真理。——尼采《快樂的知識》-序-2

「我要回去找他!放開我!」
薇琪歇斯底里地垂打著立德,然而對方絲毫沒有要放開自己,而是持續背著她逃命。
「立德,走這邊,快點!」
庭宜著急地指向一旁的小路,那條路兩側的大樓雙雙倒塌,但因為剛好倒在彼此身上,所以也沒有真的倒下來。
「放開我沒聽到嗎!你們就這樣把他丟在那邊等死!你們怎麼敢的?你們——」
「閉嘴好不好!妳以為我們想啊?」立德氣憤地吼道,如果不是因為怪物在找他們,他早就停下來訓話了。
「那為什麼……為什麼……」
薇琪還沒說完,便昏了過去,讓立德頓時重心不穩地摔倒在地,待立德回過神後,發現薇琪的面色蒼白,整張臉到脖子都燙得不像話。
「立德……她的腳。」
庭宜面色驚恐地說道,立德這才發現薇琪被壓爛的那隻腳,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黑潰爛。
「我們先找地方躲起來。」
庭宜輕拍立德的肩膀,示意他趕緊做好背人的姿勢,接著便推著薇琪的臀部,跟著立德一起繼續逃跑。
四周的風聲開始變得急促刺耳,冷風灌入了大樓之間,兩人著急地加快腳步往前逃命,風聲逐漸轉變成咆哮,死亡的恐懼湧上了他們心頭。
就在此時他們剛剛待的大樓傳來一聲巨響,驚得立德轉過頭去,親眼看見一道身影從樓裡跳了出來,雙眼在月色的照耀下閃耀著綠色光芒。
「那是三小鬼東西……」立德驚得張大嘴。
「立德!快停下!」
庭宜驚恐地喊道,立德這才回過頭,迎面感受到一股強勁的暖風襲來。
「不要!」
「欸,妳給我冷靜一點!」
綵婷倏地睜開眼,周遭已經恢復一片祥和,幾乎沒有半點風聲,平靜地令人感到不安,以至於她過了許久才發現潘伯一臉無奈地斜眼看著自己。
「終於冷靜點了嗎?妳記得自己剛剛還拼命打我嗎?」
「誒?啊……抱歉,我不知道怎麼了。」
她剛剛好像看見了立德他們,但她是分別透過薇琪跟立德兩人的視角去看的,所以腦袋還有點錯亂,有點分不出到底發生什麼事,昱誠去了哪裡?薇琪的腳怎麼了?庭宜跟立德他們後來怎麼樣了?她一顆心懸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妳需要找個地方休息嗎?我知道這附近有個地方可以去,剛好妳的腳也需要休養。」潘伯感受到她的不安,便開口問道。
「不用,我們繼續趕路沒問題的。」
「廢話,妳他媽當然沒問題,有考慮過背著妳的我有多累嗎?不然妳現在走得了嗎?」
綵婷聽了便嘗試彎曲膝蓋,然而疼痛感還是讓她臉皺成一塊,就連潘伯都能感受到她疼痛的顫抖。
「算了,就當我沒問過,這附近有一間我朋友開的回收廠,我們可以去那裡,他們休息室沙發很軟,只要沒垮掉妳就能好好休息。」
「對不起……可如果這樣的話,我們要多久才能抵達分部?」
「別擔心,這一路走來非常順利,所以我們已經走蠻遠的了,妳待會就算休息個一小時,我們也可以在十五分鐘內抵達。」
「才不要……休息一小時豈不是都要天亮了。」
「其實現在已經早上了沒錯。」
「誒?」
「沒錯,我其實一直都有在確認時間,現在是早上八點沒錯。」
綵婷疑惑地望向高掛天空的月亮,這哪裡是早上八點的景色?根本是半夜吧?
「會不會是你的手錶在剛剛地震時摔壞了?」
「不可能,就算真的壞了,妳來之前我有看過家裡的時鐘,當時也已經五點半了,就算是冬天的清晨,也不會像這樣半點陽光都沒有。」
綵婷聽了,忍不住思考起剛剛的劇烈聲響、衝擊與地震、陌生男孩出現在面前、以及現在宛若眼睛般的月亮。
她又看向黑夜裡的繁星,赫然覺得這景色好似自己被傳送到的異空間。
毀滅正在加速、妳必須切斷連結……綵婷意識到了什麼,如果這裡已經開始跟那個異空間同化了呢?是不是意味著那個什麼神,會徹底統治這裡?如果真是如此,那到時候根本沒有倖存者可以逃得掉。
她懊悔地抓著頭,難道先前有辦法可以阻止,但現在已經太遲了嗎?
「誒!給我冷靜點,妳在繼續打我就把妳丟這裡。」潘伯警告道。
「好……抱歉,我會想辦法冷靜下來的…….」
潘伯見綵婷疲憊地將頭倚靠在他肩上,儼然像個跟父親撒嬌的小孩子,也實在發不了脾氣,只好繼續往回收廠出發。

來到回收廠,這裡受到地震跟怪物的攻擊災情並不小,斜前方有棟大樓直直倒在了回收廠旁邊的馬路上,將整條路給堵住,潘伯盤算著等等綵婷休息夠了以後,應該可以從後門前往另一條路,如果幸運的話應該可以直接穿越房屋路過這棟大樓。
「你說的那位好友是什麼樣的人?」綵婷問道。
「他是之前跟我一起當保全的朋友,當時我們非常要好,儘管他後來到這裡當廠長,我們還是經常相約去吃宵夜。」潘伯跨越倒塌的鐵拉門後,用腳推開了辦公室大門。
「他肯定沒事的。」綵婷說完,潘伯便停下了腳步。
「唉……難怪之前一直聯絡不上。」
綵婷聽了,便跟著潘伯望向辦公大桌,桌前那具僅存上半身的殘破軀體,以及跟隨斷臂一同掉在地上、跟潘伯同款的手錶,綵婷原本想說些什麼,卻見潘伯正激動地咬著牙,以防眼淚溢出眼角。
「潘伯……」
「沒事,抱歉,我想好好安葬一下他,我先放妳進去休息室可以嗎?」
「好。」
潘伯推開休息室大門後,將綵婷輕輕安放在沙發上,接著便拖去雨衣走出門外。
綵婷也跟著脫掉了雨衣,接著側身躺在了柔軟的沙發上,沒想到一倒頭就撞上了某個東西,便打開手電筒查看,發現是本封面畫著五角星、五角星中央還有個類似火盃圖案的書,便疑惑地翻開書本。
書裡的第一頁畫了身著黃袍、全身被觸手包裹的人像,站在雲端之上俯覽世界,身旁是無盡的寒風將太陽給凍結,下面則用文字寫著:舊日支配者。
下一頁則畫了一名身著哥德風黑色禮服、手拿金色權杖、髮色跟皮膚同樣蒼白的女子,她那宛若人偶般的精緻面孔與高雅的氣質,深深吸引著綵婷的目光,而這頁的最下面用文字寫著:福音傳遞者。
再下一頁畫了隻奇怪的人形生物,咖啡色的肌膚、雙眼閃耀著綠光、且像是朝聖般高舉著兩隻長著力爪的手,頁面下寫著:清掃者。
而第四頁竟然畫著一名男子,綵婷總覺得這個人看起來相當熟悉,一股懷念感油然而生,而這幅畫的下面寫著三個字:牧羊人。
「思齊……我們等你回家。」
她隱約聽見耳邊傳來母親的聲音,眼前的景色逐漸變得一片雪白,身子也冷得不斷發抖。
「伊凡,你還好嗎?喂!你給我撐著點啊小子,家裡不是還有妻小在等你嗎?欸!」
這次她聽見一個陌生的聲音,身子整個冷到無法動彈,意識也逐漸遠去,但很快她就被恐懼感侵蝕心頭,倏地睜開眼,發現自己已經不在休息室,而是在那只有無盡黑夜的異空間,可滿天飄著的不再是人類,而是各個樣貌怪異、雖然有著人形但不知道是哪顆星球的生物。
「願妳復仇的渴望永不停歇——」
她聽見熟悉的低沉聲音,轉過頭,看見畫中的男子正身著登山裝備,且全身粘滿白雪地站在身後。
「劍血永不乾涸——」
男子在霎那間來到她的面前,捧著她的臉睜開亮著橙光的雙眼,將綵婷的眼睛燒得冒煙。
「願我們永遠不再需要妳——」

綵婷醒來的瞬間,對著地面吐得一塌糊塗,她驚恐地環顧四周,發現自己仍然身在回收廠的休息室內,但有兩件事不同了。
第一是她膝蓋上的瘀青莫名地消失了,腳也像沒事一樣可以正常活動。
第二是書上的牧羊人畫像開始冒煙,且逐漸被綵婷的畫像給取代,嚇得她將書丟了出去。
書筆直地砸在一台咖啡機上,掉在琉璃台的同時似乎掃下了什麼,掉在地上傳來些許金屬聲響,她疑惑地走上前查看發現是一串鑰匙,其中一個被皮套包著的是竟然是車鑰匙。
「綵婷,妳不好好休息又在幹嘛?」潘伯站在休息室門口,疑惑地看著她。
「沒……沒什麼,剛剛看到一本恐怖小說,有點被嚇到了。」
「蛤?妳是小孩是不是?還會被恐怖小說嚇到不成?那小說在恐怖是有比外面的怪物恐怖嗎?」
「痾……沒有……」
「妳手上的是啥?」
「一串鑰匙,上面還有車鑰匙,你看。」綵婷將鑰匙串扔給潘伯,潘伯一看忍不住咋舌。
「是我朋友的車鑰匙,這傢伙居然把這東西大喇喇地放在休息室,平常還敢抱怨底下的員工丟三落四,啊妳的腳如何了?還會痛……嗯?」潘伯透過手電筒驚訝地發現,綵婷膝蓋上的瘀青竟然完全康復了。
「潘伯你聽我說,這個……是……那個…….」
「哇靠,我都不知道這日本藥那麼有效,但這大概也跟妳年輕有關吧!」
「誒?喔!對啊!這藥真的是很棒呢!啊哈哈!」
綵婷實在想不到該如何解釋,只能乾笑著拿起背包,快步地跑到休息室門口,潘伯見她連跑都能辦到了,忍不住再次讚嘆這藥膏神效。
就在兩人準備從後門離開時,綵婷的眼角餘光看見窗外有一道身影,轉過頭時看見一具殘破的身軀,破裂的面孔混雜著些許泥土,手中的石頭則被月光照亮。
「潘伯……」
「怎麼了?」
「那……是你朋友嗎?」
「蛤?」
潘伯順著綵婷指的方向望去,霎那間,一顆石頭便如迅雷般從他臉龐掠過,畫開一道血痕的同時還砸凹了鐵製置物櫃。
「三小……」
潘伯不敢置信地看著飄進辦公室的好友,屍身宛若提線木偶般被風帶著移動。
「潘伯……後面還有。」
綵婷指著的遠方,漸漸地出現許多殘破的屍體,且每個手上都拿著石頭。
「媽的,快點走!」
潘伯拉著綵婷奔向後門,很快地,許多石頭便朝著辦公室襲來,兩人連忙壓低身子,幾十顆石頭便砸在了辦公牆壁跟窗戶,激起了大量沙塵,碎玻璃則掉在兩人的背上。
「這到底怎麼回事?屍體怎麼可能會動……」
潘伯不解地說道,而綵婷則是想起先前的幻覺,連忙拍拍自己的臉頰想要脫離幻境,然而她沒能成功,屍體的攻擊仍在繼續,那些砸在牆上的石頭全都在告訴她這根本不是幻覺。
「妳在那邊猶豫什麼啊?趕快走了!」
「啊……抱歉!」
「用蹲的,不要用手撐地板,會被碎玻璃割傷!」
「痾……好!」

兩人用奇怪的姿勢蹲著來到後門,並用力地推開那扇鐵門跑了出去,然而外頭的景色卻是拿著石頭的屍體群。
此時綵婷腦海裡的警鈴大響,因為有隻身材高挑、全身肌膚為咖啡色、且雙眼散發著綠光的人形生物,從天而降地來到屍群中央,讓綵婷頓時瞪大了雙眼,因為那隻生物正是剛剛在書裡看見的清掃者,清掃者的五根爪子散發著氣流,勾起了砂石跟落葉,也宛如魁儡師般勾起了屍體群。
「妳無處遁逃……牧羊人——」清掃者開口說道。
「羔羊們拿妳沒辦法……但我們不一樣——」清掃者說完,屍體群便高舉手中的石頭。
「快找掩護!」
潘伯趕緊拉著綵婷躲到一旁的貨車後方,金屬與水泥的衝擊聲頓時響遍整座回收廠,所幸貨車裡似乎裝載著許多貨物,才不至於立刻被石頭貫穿。潘伯恐懼地開始喘起粗氣,但懷中的女孩更加害怕,他必須努力鎮定下來,思考該怎麼突破局面才行。
他注意到另一邊的停車格,好友的休旅車就停在屋簷底下,問題是這段距離太遠了,這些屍體扔石頭的速度,根本不夠他們跑到那裡。

就在此時,他發現好友的屍體緩緩地從後門飄了出來,高舉著石頭準備扔出,嚇得他趕緊護著綵婷的頭,可下一秒好友就被石頭陣給波及,瞬間砸成了碎片,些許血末還飄散在半空中。
見此情景,潘伯忍不住猜想辦公室裡的屍體,在沒看到他們兩人之前,應該是不會發動攻擊,那如果他站在正中央,兩邊的屍體會不會互相丟石頭?
「我有個爛點子。」潘伯說道。
「爛點子就別說了吧?」
「不行,死馬當活馬醫,等等我會去當誘餌,誘惑兩邊的屍體朝我丟石頭,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可以讓兩邊都有所損傷。」
「什麼?你瘋了嗎?不可以這麼做!」綵婷不敢置信地說道。
「別擔心,他們攻擊間隔沒有這麼快,我已經掌握他們的攻擊節奏了。」
「可是——」
「我們不能在這坐以待斃!至少要賭一把看看才行!」
「可是……我……」
看著潘伯堅定的眼神,綵婷也不好多說什麼,等下一波攻擊襲來時,辦公室的窗戶邊原本想飄出來的屍體,也跟著被丟成了碎片,潘伯見狀知道不能再等,便立刻衝出掩體,對著中間的清掃者不斷揮手叫囂,從綵婷的視角來看,他簡直跟返祖的猴子沒兩樣。
「嘿!我還好好的勒!用力點丟啊你們這些白爛東西!」
潘伯說完,便趁著屍體群撿石頭的空擋準備跑回貨車車頭,右腳卻在此時被一個東西給緊緊抓住,定睛一看發現有具屍體用僅存的手臂抓著他。
「夭壽!」
潘伯一腳踢向屍體,但屍體卻不為所動,可此時兩邊的屍群都已經準備好下一波攻擊,高舉手中的石頭朝他這裡扔來。
「潘伯!」綵婷驚恐地叫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