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風蝕末日 第五章:新生(2)

夜川霖 | 2024-05-19 22:33:07 | 巴幣 18 | 人氣 527

完結風蝕末日
資料夾簡介
最大的痛苦乃精神的最後解放者,由於這個痛苦,我們才得以了解事物最後且最深的真理。——尼采《快樂的知識》-序-2

「所以……妳身上那個特別的力量,是神賦予給妳的對吧?」
「可以這麼說……」
潘伯跟綵婷盤腿坐在意識之海裡,這是兩人久違的面對面談話,雖然上次也不過幾個小時前,但這期間發生太多事情,再加上星球被異空間給吞噬的影響,讓潘伯感覺度日如年,已經分不出確切過了幾小時,也或許真的過好幾天了也說不定,就如同這意識之海,時間似乎並具有任何意義。
「妳說外星人……痾,應該說舊宇宙的文明,那對我來說太難了,實在不能夠理解,不過我也總算是知道妳這孩子到底在隱瞞什麼了。」潘伯無奈地抹了把臉。
「對不起……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哎……算了,換成是我估計也懶得解釋,所以現在妳可以自由來到我們的意識裡?」
「對,潘伯,我接受了外神的交易,要跟你們一起前往新的宇宙,這裡已經徹底失守了,我們必須離開。」
「是嗎……那妳帶著朋友們一起去,我留下來吧!」
「潘伯……」
「我所有的一切都在這裡,不管是去新的宇宙,還是新的星球,我都不需要了,倒是妳們這些年輕孩子,人生的路還很漫長,新的世界是屬於你們的,而不是我們這些老年人的。」
「可是,我們——」
「綵婷,雖然我不會跟妳去到新世界,但還是要提醒妳一件事,我們對外神一無所知,祂們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沒有人知道,如果按妳所說,今天的局面是因為外神跟古神對立造成,那古神被滅掉後,那顆宇宙真的不會被入侵嗎?」
「我知道……我知道的啊……」
「所以綵婷,我不會丟下自己家人,也不會丟下妳一個人的。」綵婷驚得瞪大雙眼,潘伯看了忍不住笑出聲。
「我……」
「去做該做的事情吧!妳剛剛說這條通道,可以抵達包含古神跟外神那裡對嗎?」
「我還沒有嘗試過,要抵達祂們那邊可能辦不到,但去到別的人類那裡,或許可以做到。」
「這樣就夠了,留條通道給我,我會做完護衛的工作。」
潘伯起身後,準備離開自己的意識之海,回到現實世界去。
「潘伯!」
「嘿?」
「謝謝你。」綵婷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道,潘伯看了忍不住搖頭。
「把妳該做的事情做好,就是對我最大的感謝,知道了嗎?」
「我會的。」
「那我先走了,我很想念自己妻女。」


破舊的公寓裡面,立德輕拍庭宜的肩膀,希望能藉此喚醒她,但始終沒有任何效果。
「她到底怎麼了?」立德不安地問道。
「應該是看著舊日支配者太久,中了詛咒,你有印記幫忙抵銷詛咒,但她沒有,只能全部承受下來,大概需要點時間自己內化了——」
一團暖風用綵婷的聲音說道,老實說,比起庭宜的狀況,立德更好奇這團風怎麼回事。
「所以外面那怪物到底是什麼東西?」立德問道。
「別擔心,祂不會主動傷害你,但你也不要一直盯著祂看,印記幫你阻擋了所有詛咒,但如果爬滿全身,你也同樣會沒命的——」
「好,讓我統整一下狀況,現在我們要去那什麼統一教的總部,那總部在附近承惠路的一棟建築內,而且還是位於地下室?」
「對,那邊還需要人類才能通過——」
「你們不能自己過去嗎?」
「你這男生好沒用,怎麼好意思自己躲著——」巧寧忍不住抱怨,立德聽到那團風裡又一個聲音,腦袋更是疑惑。
「這聲音是誰啊?聽起來像個小孩子,說起話來沒大沒小的。」
「說來話長,總之我們能不能活命,現在全都靠你了——」
「我的老天……」
立德感覺胃部一陣翻攪,經常在漫畫裡看別人拯救世界,可從沒想過自己有天要扛這種壓力,他一位凡夫俗子,既沒有絕世武功,也沒有超能力,居然要跟別的宇宙位面對抗。
「姊姊,我們可以丟下他嗎?反正我們還有人可以用——」巧寧邊抱怨,邊用風吹了庭宜的瀏海兩下。
「不行,我們必須帶著他一起走——」綵婷耐心地說。
「根本就是偏心——」
「妳……妳不要亂說,我才沒有——」
聽這口吃的聲音,是立德熟悉的綵婷,這樣看來,這團風裡的人真的是綵婷沒錯,而不是某個來路不明的冒牌貨。
他站起身,將庭宜背起後,感覺到一股風也在輕輕推著,讓昏死的庭宜頓時輕了不少。
「走吧,前往統一教的總——」
立德話說到一半,便被窗外面色紅潤的臉皮嚇得愣在原地,綵婷這也才注意到有臉皮在窗外,她訝異自己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如果不是共用意識的副作用,那唯一個可能就是她無法感知到古神的怪物。
臉皮發出一聲高呼,將室內所有玻璃都給震碎,霎那間,附近所有被古神掌控的怪物,都盤據到了公寓上方,他們很明顯是衝著立德跟庭宜來的,只要他們失去活體,就沒辦法通過統一教總部。
立德強忍著耳朵不適,一腳踢開大門後,背著庭宜跑了出去。

怪物群吹破了所有窗戶,整棟大樓充斥著熱風,讓立德汗流浹背,但腎上腺素也因此被徹底激發,加快腳步衝下樓去,立刻奔出了大門口。
但當他們逃出公寓時,才發現那張面色紅潤的臉皮早已等候多時,一看見他們便張嘴發出震耳欲聾地呼喊聲,將立德壓制的雙膝跪地。
公寓裡的怪物受到號召,紛紛從窗戶竄出,綵婷跟巧寧原本想強硬地推走立德,但還沒等他們這麼做,一隻巨大的觸手便將臉皮給掃飛,立德這才感覺身子輕鬆了不少。
立德正要起身,就抬頭看見那隻巨型生物低著頭,那無法窺視地臉孔,在他眼中幻化出無數樣貌,就是窮盡腦袋裡的所有想像,他都無法嘗試理解,他手上的印記開始發光,符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持續侵蝕他的身體,但他卻徹底看入了迷,鮮血因此從他鼻孔跟眼睛裡流出。
「立德!不要看——」綵婷用風將他吹倒後,他才緩緩回過神。
「我的天啊……」
立德抹了把鼻血起身,開始往承惠路方向奔去,怪物群緊追其後,舊日支配者卻絲毫沒有打算多做協助。
他們為了甩開怪物,決定透過建築物來抵擋牠們,立德拐彎進到大樓後,綵婷跟巧寧用風把鐵門用力關上,以此來幫他們爭取時間離開。
立德往後門的方向奔去,卻在此時聽見一個急促的聲音朝自己襲來,轉過頭發現一具宛如蟲蛹的小人偶站在身後,嚇得他險些摔倒。大廳天窗的月光將人偶照得發亮,他逃生的這段期間,從未見過這種怪物,但有個預感告訴他不能背對這玩意,所以他決定緩緩後退。
與此同時又有相同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他趕緊轉頭,看見另一隻小人偶站在暗處,但就是這點間隙,讓正前方的人偶得已迅速靠近,他沒辦法同時看著兩隻人偶,只能趕緊退到遠處,好讓兩隻人偶可以同時位於視線範圍內。
「放棄背上的人——」
他聽見一道低沉的嗓音從頭頂傳來,沒多久月光就被某樣東西給遮擋,他認得這個聲音,當初在便利商店裡跟大家抵擋怪物時,就聽那些臉皮發出過這種聲音。
「放棄——」
眼前的兩隻人偶在他的視線範圍內不做怪,但視線範圍外的暗處,又傳來了相同的聲音,以飛快的速度朝他衝來,以他現在身體被符文的覆蓋幅度,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在保護庭宜的同時,擋住所有襲來的怪物。
「放棄她——」
他聽著視線外的第三具人偶靠近,緊緊抓著庭宜的腿,全身因為恐懼而劇烈顫抖,此時身後的庭宜昏昏沉沉地抬起了頭,似乎是聽見了某處傳來奇怪的聲音,便轉頭看了過去,第三具襲來的人偶因此停下腳步。
「這什麼東西……我在哪裡?」
「庭宜!妳終於醒了!看好那東西,不要移開視線!」
「什麼?什麼意思?」庭宜看了眼身下的立德,很快就聽見旁邊傳來細小的聲響,驚得轉過頭時發現人偶變得更靠近,整個人都被嚇醒了。
「妳知道意思了嗎?」
「懂了……可以說說我們在哪裡嗎?」
「一言難盡,之後再跟妳解釋,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抓好了!」
立德踏著小碎步後退,一路來到了後門處,才深吸了一口氣,對著大樓內喊道:「綵婷!我逃出來了!」
「綵婷?」庭宜震驚地瞪道。
「好,我們這就出去——」
大樓裡傳來綵婷的聲音,沒多久一團暖風便從裡面竄出,立德這才轉身繼續跑路,庭宜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睡迷糊了,便又再次看了一眼身後推他們前進的暖風。
「醒了?要不要自己下來走——」綵婷的聲音從暖風裡傳來,嚇得她尖叫一聲。
「立德!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庭宜驚恐地問道。
「不要問……我也不懂啊……」立德無奈地回道。
「這沒回答到我的問題。」
「那不然妳先別問如何——」綵婷吐槽道,巧寧因為覺得很新鮮,忍不住發出咯咯笑聲。
「這聲音又是誰啊?」
「問得好……」
「立德?庭宜?」
立德聽見一旁傳來綵婷的聲音,驚得緊急停下幾步,他跟庭宜定睛一看,發現模樣狼狽、衣服破損嚴重的綵婷站在前方,面色著急地看著他們,接著又看向旁邊那團暖風。
「綵婷……?」
「立德,那不是我,那是想殺了你們的古神種,不要過去——」暖風裡的綵婷著急地說道。
「立德……真的是你!我……我一直在找你們。」
前方的綵婷看見他們,頓時喜極而泣,那模樣,完全就是兩人記憶中愛哭的綵婷。
「不要聽她的,離她遠一點——」
暖風裡的綵婷說道,但她也發現立德有些畏懼地後退好幾步,與他們拉開了不少距離,相反地,古神種正一步步往這裡走來。
「立德,我好害怕……不要再丟下我了……」
「立德,拜託你,到我這裡來——」
「兩邊都閉嘴!」庭宜憤怒地吼道,古神種跟綵婷聽了頓時愣住。
「庭宜,妳要幹嘛?」
立德不解地問道,卻被庭宜用力打了下腦袋,正當他還想說些什麼時,眼角餘光注意到庭宜的嘴巴似乎再說些什麼,配合著些許手勢,讓他看的一頭霧水。
「妳才討厭!妳全家都討人厭!先前在大樓裡也是因為妳亂關逃生門,我才會跟你們走散,現在竟然反過來嫌我——」
暖風裡的綵婷吼道,讓立德驚得張大了嘴,古神種也驚得瞪大雙眼,祂看過綵婷的記憶,知道她跟庭宜之間有某種秘密溝通方式,但祂翻閱了綵婷所有記憶,愣是沒看過這些手勢。
換言之,庭宜剛剛傳遞的話內容,是過往不曾出現過的,但綵婷還是讀得懂她想說什麼。
「哎……那是假的。」庭宜指著前方的古神種說道。
「你們不是撕破臉很久了?還能保有這種默契?」古神種憤怒地問道。
「我不知道妳是什麼玩意兒,但肯定是讀了她的記憶對吧?所以我想說試試看沒用過的手勢,如果是她應該還是會懂,結果還真的,這種默契大概永遠不會變了吧……不過我原本就很懷疑妳啦!這麼多怪物的地方,我們逃得這麼辛苦,綵婷怎麼可能相安無事地待在這裡?」
「妳這——」
古神種話還沒說完,一條巨大觸手便朝她砸了下去,嚇得他們發出尖叫。
「找到了——」舊日支配者說道,下一秒觸手上面浮現出細微刀痕,霎那間就變成了兩段。
「我就是不想被發現,才不得不演這齣爛戲……」
古神種推開觸手說道,下一秒又一條觸手襲來,但這次卻撲了個空,因為古神種眨眼間逃走了。
舊日支配者倒也沒有追擊,因為祂知道古神種的目標是統一教總部,所以刻意守在這裡不動,反正那傢伙遲早會出現,到時候看誰的耐心比較充足。
「我們快走——」
綵婷提醒兩人,立德這才趕緊接著往承惠路跑去,後頭的怪物因為古神種接觸失敗,又開始追殺起他們。

「哎呀哎呀,不幫他們嗎,要是死了怎麼辦呢——」教堂裡的歌頌者,對著天空問道。
「嗯……我不在乎——」舊日支配者回道。
「那怎麼行呢,嚴格說起來,他們都算你的子民呦——」
「生活在這裡如此多年,人類數量才沒有多到值得我在意,如果不是你們強制喚醒,我甚至還以為螞蟻才是這裡的主宰——」
「這麼說也沒錯呢——」
「妳的床伴呢——」
「榨乾了,可我還沒滿足呢,還好我剛剛注意到那傢伙應該有很多分身體,本體大概還躲在某處吧——」歌頌者從一個乾癟的屍體起身,優雅地伸了個懶腰後,身上幻化出歌德風長洋裝。
「妳真打算跟他們交易——」
「我可是很認真的喔,畢竟我很喜歡這個牧羊人嘛,再說,這顆星球的生物體有很多舒服的地方呢,就這麼徹底毀滅,多可惜呢——」
歌頌者吸吮指頭,換過這麼多文明,到過這麼多星球,得到這麼多不同的身體,還是這裡的生物最有趣,可以二十四小時發情,讓祂隨時處於快樂的情緒之中,用歡愉的方式解決敵人。
「我看妳更像個魔王,之後可別太沉迷玩那顆新宇宙,忘了做正事——」
「怎麼會呢,別忘了我比你還年長,這點我自有分寸——」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