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風蝕末日 第二章:呼喚(6)

夜川霖 | 2024-02-24 23:35:45 | 巴幣 24 | 人氣 403

連載中風蝕末日
資料夾簡介
最大的痛苦乃精神的最後解放者,由於這個痛苦,我們才得以了解事物最後且最深的真理。——尼采《快樂的知識》-序-2

  位於三樓的這間房還算乾淨,雖然大門遭到破壞,但至少屋裡的人有逃出去,因此沒有任何染血的痕跡。
  綵婷煩躁地坐在沙發上、望著窗外的夜空沉思,儘管窗外一片漆黑,她仍然可以透過第六感知道怪物在外頭遊蕩,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就像是你知道房裡有蚊子後,好像隨時都能感覺到它在周遭飛舞,雖然綵婷能正確感受到位置,但同樣無法伸手去打。
  「教會到底在什麼地方……」
  她煩悶地抓著頭,雖然知道母親在教會裡面,但根本沒有機會去了解地點,但既然這群人可以看到她降落在家樂福,地點或許遠比想像中的近。

  但手無縛雞之力的她去了又能如何?

  突然間,她感覺到了臉皮的氣息,並非以往那種由遠而近的感覺,而是憑空出現。
  她來到窗邊,看見先前被火燒的臉皮正在慢慢恢復原樣,嚇得她連忙拉上窗簾以防被看見。
  「不會吧……原來那張臉皮沒死嗎?」
  「它一段時間後就會復活,這是我同事用命換來的資訊,好好珍惜。」
  綵婷驚得回頭,發現手持一個白盒子的潘伯站在門口,他嚴肅的雙眼則被露營用提燈照亮。
  「啊……那是什麼?」綵婷指著潘伯手裡的盒子問道。
  「妳剛剛跌倒應該有受傷吧?接好了。」
  潘伯將白盒子丟給綵婷,但她沒能接好,讓盒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裡頭的繃帶、藥膏也跟著散落一地。
  「妳最好練練身手,我先走了。」
  「等等!」
   「怎麼?妳不會連擦藥都不會吧?」潘伯不屑地問道,綵婷聽了拼命搖頭。
  「我只是……那個,你、你是怎麼……知道火有用的?」綵婷問道。
  「意外,還有事嗎?」
  「還有!你有沒有聽過那個……叫統一教的組織?」
  「統一教?妳說那個討人厭的奇怪組織嗎?妳不會是想傳教吧?我告訴妳,很早之前我就已經拒絕過你們的邀請了,別以為世界變成這樣我就會同意入教,她媽的神經病!」
  「不是……我不是統一教的人,我只是……」
  「只是什麼?我教過很多次了,講話就應該要好好說,不要結巴——」
  潘伯突然愣住,就連綵婷也有些疑惑,然而對方只是抹了把臉後煩悶地搖頭。
  「沒什麼,既然妳不是統一教的人,為什麼要問他們的事情?」
  綵婷原本想要開口,但她猶豫了一會兒後,決定先深呼吸一口氣,嘗試穩住緊張的情緒。
  「我剛剛在家樂福裡面,有遇到三個自稱是統一教的人,他們提到我的媽媽在那裡。」
  「妳媽媽是統一教的人?」
  「不是,她是被統一教的人抓走的。」
  「這是什麼新型的傳教方式嗎?」
  「說來話長……但我必須去救她,所以才想問你知不知道教會的地點在哪裡?」

  潘伯思考一會兒後,撕下了玄關牆上掛著的日曆,並從外套前口袋拿出一支鋼筆走到綵婷面前。
  「可以坐嗎?」潘伯指著一旁的沙發問道。
  「不……不行!」綵婷嚇得抱著自己身體,讓潘伯忍不住翻白眼。
  「妳是在說什麼80年代的歌廳秀笑話嗎?我是在問妳可不可以坐下!」
  「誒?啊!抱歉,可以的。」
  潘伯看她這種反應,忍不住猜想她先前受過什麼委屈,但他也不打算過問,便摸摸鼻子不打算接著吐槽了。
  他簡單畫出了這附近的樣貌,距離他們兩條街外的光復路彷彿地平線般向外延伸了許多,最後在末端畫上一個十字路口。
  「我沒實際去過統一教的教會,但他們曾經塞了張名片給我,因為地點不算太遠所以我還記得,專心聽好,如果妳運氣好路上沒坍方的話,光復路可以直直通往下一區,教會的分部門就在這十字路口上面。」
  「等等……分部門?」
  「對,來找我的那群人說那裡只是分部,他們統一教其實成立已久,就我所知他們吸收了一堆智障進去,每天對著奇怪的石頭拜拜。」
  「奇怪的石頭?不是神像嗎?」
  「妳講話有穩定下來了,很好,在加快一點速度會更好。」
  「啊……那、那個,謝謝。」
  「還真是誇不得,總之我當時看照片是一顆畫著五芒星跟火盃的石頭。」
  「我剛剛在家樂福也有看到這個符號!但那是……用屍體畫的。」
  「媽的,真是一群變態。」
  「那個……我覺得那不是人弄得。」
  「那還能是怪物的畫的嗎?妳幹嘛這樣看我……該不會妳是認真的吧?」
  「我……真的很認真,但是那個……我暫時沒辦法跟你解釋,我掌握的情報只有那些怪物包含臉皮跟人蛹,他們都是某個神的工具。」
  「好,一個一個來,人蛹是啥?」

  綵婷一五一十地將自己先前的經歷,包含自己跟夥伴們從中央公園逃到便利商店、遭遇人蛹、人類變異時說著奇怪神祇等經過都說出來,除了自己被傳送到異空間以外。
  「所以……妳的意思是小孩子變異後會變成人蛹,進食到一定程度就會破蛹而出?」
  「對。」
  「然後那些怪物他們都是因為接受了神的呼喚,才會變異成現在這個樣子?」
  「沒錯,你一定覺得很唬爛對吧?」
  「現在外面那些怪物像是在唬爛嗎?現在什麼理由我都相信了,至於妳剛剛有說到的幻覺,如果遇到了該怎麼防範?」
  「我……不知道,但我會找到辦法的。」
  「妳可以怎麼找?」
  「就……總會找到的,因為我經歷過,所以也許可以找到分辨的方法。」
  眼看潘伯一臉不信的樣子,綵婷也只能笑笑帶過,總不能說她腦海裡有個聲音能幫助自己度過難關吧?
  風聲急嘯的黑夜打了個響雷,沒多久便降下大雨,綵婷著急地奔向窗戶,撥開窗簾一看發現雨量大得驚人,緊接著又是一道響雷,她跟潘伯都親眼看見了天邊一閃即逝地好幾道人影,嚇得她跌坐在地。
  「那些是……這麼說來它們都是風,雨水會在接觸前被吹散,這樣他們就會現形了,這是妳等等上路時能利用的優勢。」潘伯說道。
  「我……」不需要這些優勢,綵婷說不出口。
  「這麼說來,妳爸爸呢?剛剛只聽妳說媽媽的事情,爸爸也跟妳走散了嗎?」
  「爸爸……我對他的印象不多,畢竟從我記事開始他就不在我身邊了,聽媽媽說他是位見多識廣的優秀學者,專攻歷史跟地質學,平常都會泡在研究院裡沒日沒夜的工作,只是某次出差時發生意外,當時的我才剛滿1歲而已。」
  「抱歉。」
  「沒關係,我經常解釋這件事,已經習以為常了,倒是你證件後面的照片,可以介紹一下她是誰嗎?」
   「我……」

  潘伯猶豫地撐著頭,但當他看向綵婷時,那些塵封已久的記憶也隨之被撬開,其中有道身影正逐漸變得清晰。
  「那是我女兒,她的年紀跟妳差不多大,五年前過世了……因為我老婆走得早,所以我盡可能地晚上不排班,就為了不讓她感到孤單,但是……」
  潘伯難受地撐著頭,綵婷原本想說些什麼,但腦袋就是擠不出半個字,所幸潘伯沒有陷入情緒很久,很快就抬起頭重新與她平視。
  「我女兒從沒說過自己在學校過得並不好,而當我知道這件事情時……妳知道嗎?有時候我真心搞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為什麼有許多事情不能好好說出口?為什麼要去看什麼心理醫師?為什麼我們當年也是這樣苦過來的,你們卻總是說自己壓力大無法忍受?」
  「她……」
  「她被同學狠狠地敲破了腦袋,只因為她再也忍受不了,反抗途中她割傷了另一名女同學的臉,於是女同學的男友……」
  綵婷突然想起了以前看過的新聞,一名國中女孩被同學用棍棒敲打致死,當時震驚了所有人,而該名打死人的學生事後,還在警察局裡興奮地自拍上傳。
  當時看到這新聞時庭宜就在旁邊,不懂事兩人學著大人們跺腳大罵,結束後開心地吃甜點。

  誰又能想到,長大後的綵婷經歷了相同的事情。

  「那個……我應該怎麼稱呼你才好?」綵婷問道。
  「妳看到我的名牌了對吧?直接叫我潘伯就好,妳呢?」
  「我叫綵婷,但你也可以稱呼我小婷,以前熟識的美髮院老闆娘都這樣叫我。」
  「小婷……」
  潘伯激動地捏緊褲管,以此來強壓即將溢出眼角的悲傷,那個他無數次想忘卻又不掉的身影終於徹底浮現,潘曉婷,他的女兒,他曾經僅存的珍寶。
  「潘伯……我想去教會救出媽媽,但我自己一個人辦不到,剛剛在家樂福裡面時,我的力氣根本沒辦法戰勝任何一個人,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
  「小……抱歉,我還是叫妳綵婷好了,我考慮一下可以嗎?」
  「當然,我也不希望勉強你。」
  「謝謝,這麼說來,妳那些走散的朋友們,不考慮先去與他們會合嗎?」
  「會的,等我把事情辦完,我一定會去找他們的。」
  「他們應該不會有事吧?」
  「不會的,我相信他們肯定能度過難關。」
  話雖如此,但綵婷其實也擔心的不得了,她緩緩地坐回沙發,望著一片漆黑的窗外沉思著。


  「準備好了嗎?」在窗邊的薇琪拿著手電筒問道。
  「好了,隨時可以開始。」昱誠比了個拇指。
  「好,那我開燈了。」
  薇琪朝著天空打開手電筒,刺眼的燈光不但照亮了雨水,同時也照亮了遠方的怪物身影,三人警戒地扎起馬步,做好隨時逃跑的準備,然而怪物在燈光的照射下始終不為所動,這讓薇琪安心地吐了口氣。
  「成功了……而且那些東西真的對光線沒反應!」昱誠興奮地拍打立德。
  「這手電筒實在亮的很誇張,怎麼會有人做這種東西?」薇琪吐槽道。
  「妳不懂拉!這叫做戰術手電筒,我剛剛看到這戶人家有在玩生存遊戲,就猜他們應該會買這東西,沒想到真的有,而且還是最新型的耶!這東西原價可是要五千多塊,小心使用啊!」
  「五……你們這些人的用錢觀念真奇怪。」
  「妳不懂拉!總之這樣我們也能移動了,就按計劃的那樣我們一人照一邊,看到臉皮就快點跑,快點去找綵婷跟庭宜吧!」
  昱誠拿起另一隻手電筒後,快步地跑向樓梯,立德也跟著走向樓梯,薇琪原本還想多做一些行前確認,可眼看那兩個男的都這副得性,也只能無奈地跟著下樓。
  「庭宜……綵婷……妳們一定要平安無事。」薇琪喃喃自語地說道。


  薇琪的筆記:

  原本以為下大雨是場災難,沒想到還有這種妙用,這樣就算綵婷不在身邊,至少也能憑肉眼辨別怪物的位置。
  話雖如此,這樣開燈其實還是讓我感到不安,畢竟這種招搖的行為,要不是引來那些臉皮怪物,就是吸引怪人靠近。

  真希望不要再來怪人了,怪物也不要……

  備註:以後進大樓第一件事情,先把他媽的消防裝置關掉。

創作回應

山梗菜
用火燒也會復活,這種怪物放出來世界不久後就毀滅了[e21]
2024-02-25 13:44:07
夜川霖
哈哈哈XDD這怪物已經四處橫行了
2024-02-25 15:03: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