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公會】【雪外獻祭.裏】2

無名Z司 | 2023-12-26 22:58:45 | 巴幣 14 | 人氣 82



計2440字

  「吼嗚嗚嗚!」皮粗肉厚的魔狼從某處爆炸堆現身,大跳穿出煙霧,落腳點還剛好擋在吳名士必經的路上,巨獸四足踩踏土地的同時,地面更被巨力震得猛烈搖晃,蜘蛛網狀裂痕迅速以牠為中心炸裂。

  儘管無意,魔狼現身的無差別攻擊,稍微吹飛了遠處射來的箭矢。

  吳名士剛立定,魔狼已人立而起,垂直身高至少超過三公尺,前足部位猛地骨肉分離又有點皮肉相連,在戰慄的嚎叫聲中,又長又粗的異形巨臂宛若長鞭,毫無懸念地重擊男子中路;包括雷電等純能量的高傷害魔法攻擊,似乎對牠帶點燦金毫毛的毛皮效果不彰。

  頂著一層電磁力場護身卻讓魔狼從物理端突破,吳名士被打飛至半空,即使遮斷痛覺,傷勢的嚴重程度也讓他不自主皺起眉頭。

  「吼嗷嗷嗚、咳嘎、痾噁咳咳!」沒想到失態哀號的,反而是地面那頭魔狼。

  原本站起的魔狼復又四足撐地,四肢猛烈顫抖,眼膜鼻腔等生物的黏膜處大出血,還表現出張嘴狂吐,狼狽不堪的模樣。

  憑藉靈魂內鑲嵌的,放逐者的權能殘片反陰了魔狼一回,吳名士仍然保持最初的戰略目標,看也不看失去反擊能力的魔狼一眼,全力用念力在空中急煞住身體,又砲彈般縱身掠過敵人。

  最一開始進行戰術撤退的時候,男子已經悄悄按下聯絡道具的求救鈕,哪怕通訊受外力阻擋,只要沒有定時發訊息給接應對象,她也會循線來北境找他,只是時間快慢、是否及時協助的區別。

  男子還在思考如果外援無法在計畫的時間內趕到,他可以周旋多久,異變再生——而且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劈哩波囉」的剝裂聲響起,從臉頰到腳趾,右半邊的身體不自然地增生人類不可能生長的組織,異常流血的血瘤撐開衣物,部分與衣物黏在一起,破碎的布料底下,似乎長出一張張對著人笑的駭人臉孔。

  這一緩,讓原先拉開了的安全作戰距離被其他速度更快的,善於打近戰的物種縮短,吳名士見狀先是找了棵樹幹作為臨時掩護,用還能活動的左眼瞅一眼左手戰術手套剩餘的蓄電量;確認仍足以作出他想像中的反擊以後,獨自面對急遽追擊的眾多敵性單位,此刻也無暇一一分析觀察種族,吳名士閉眼以強感官精準鎖定,一道槍矛型幾何體瞬間閃爍電流破樹而出,直取打頭陣的怪物!

  還沒結束……肉眼難以察覺的電流不知不覺間連繫著所有魔物,槍矛插入最近的那一隻怪物,雷光破體而出,又依循連鎖反應的路徑追擊所有仍有行動能力的活物,霎時間鮮血灑滿草原,難聞的燒焦味瀰漫,少數較弱的個體甚至有排泄失禁的不雅反應。

  確認後方暫無追兵,吳名士左手撫摸右半身,閉眼集中精神感知靈魂內的異物,全力對自己(的靈魂)釋放念力系的精神衝擊波。

  除了身體平地沖天又自由落體的畫面表現,念力波與先前的招式相比顯得平淡無奇。

  坐起身,吳名士重新審視身體狀況……就算擁有細微的強感知辨識力,不具備處理詛咒、靈魂感染等異常的技術,也只能用這種粗暴的方法削弱寄生於靈魂內的存在。

  異物帶來的無形干擾靠其它道具壓制,體外變異似乎只能仰賴物理層面的手術作切除,至於不完全粉碎是因為他另有打算。

  「是你嗎,吳先生?」疑惑、友好但仍保持一點警戒的聲音打斷男子紀錄。

  對那熟人的聲音,吳名士放下紙筆,用還能動的左半身揮手示意:「達肯,是我。」

  戴眼鏡的青年現身,他可能是最早接收到訊號的人,除了問候,吳名士還先一步拿出他的身分證明徽章,以行動自證清白。

  確認眼前的「熟人」是真身,達肯才鬆了口氣,一邊收回自己的徽章一邊詢問對方是不是要去醫院,吳名士的傷換作一般人早該躺在床上靜養。

  吳名士搖頭,並解釋:「我呼救的真正原因其實是為了多召集人手,因為我發現的陣比較麻煩。陣很可能至今仍處於『持續招喚異物』的狀態,必須把異物趕回另一側,或怪物與陣兩者一併破壞,才能解除這區的影響。」

  「至於陣式召喚的敵性單位有多大……」還沒說完,吳名士手往天邊的雲層一比。「起碼那麼大,這還不是它完整的體積。」

  「我不立刻割除身上的異常是因為,我要靠這股連結反向追蹤敵人的核心位置。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我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耐心解釋完,吳名士側耳傾聽,忽然朝某個方向看過去:「有人來了,我們走。」

  達肯說不出勸吳名士放下眼前工作的話語,無論基於性格還是對方堅決的態度。

  零星趕往此處的人們,從外觀等特徵判斷應是承接委託的冒險者,走在最前面最顯眼的,是名衣服破爛,頭髮遮住臉及身體,頭長雙角、臂伸骨刃,膝蓋關節處帶刺,手腳有爪的人或奇美拉種。

  除了「她」,還有多名精通結界術與大範圍攻擊的術士在其中,他們似乎剛結束其他地區的任務,就趕來這裡支援,故裝備齊全。

  「毀陣優先,敵人需要大範圍攻擊清場或牽制技應對,該怎麼執行由你們自己拿捏。」

  坐上達肯帶來的魔導重機車代步,吳名士用最短的時間說明冠以無名之霧的雲霧狀黑影的特徵,以及對陣的確切座標位置的個人猜想,同時拿出先前打游擊戰以來一直沒有使用的狙擊步槍,邊移動邊上膛。

  「我現在只能作戰鬥與藥物供給方面的協助喔。」途中只有那個像小怪物的人用女性的嗓音開口,也因為吳名士認識她,她也及時提出身分證明,眾冒險者才沒有發生先打一場的尷尬情況。

  人手充足甚至還有額外人力陸續趕來這個地區支援的情況下,吳名士今回只負責前線指揮的工作,由達肯載他,兩人機動穿梭於敵營掌握全局,偶爾用高火力甚至載具的物理衝撞攻擊來支援隊友。

  像怪物的女性與外表相反地,對一眾受感染的北境居民們使用類似造夢類的範圍型精神系異能進行控場,削弱他們攻擊或反抗的能力,盡可能提高我方制服他們的成功率。

  至於來自陣中的巨大黑影或著說黑雲,身處其中時冒險者們彷彿深陷雲海,時不時還有敵人正睜開無數只眼睛凝視他們、伺機而動的錯覺。

  若讓這頭怪物,不……異物,完整地被召喚出來,所造成的災難,恐怕會呈幾何級數增長,眾人不約而同心想,在身具連結的吳名士的指引下,迅速地組織對怪物的對策行動。

  適應異物生成的災厄,擊退潮水般湧上的敵人,直至尋獲目標為止。

※                                    

  即使破壞召喚陣、強制中斷儀式,也成功地把無名之霧趕回與陣連結的「那一側」,我們仍無法解析那個異物的本質概念為何。

  與腦中多慮的複雜念頭相反,吳名士事後僅僅在任務日誌的結報欄位寫下「任務完成」四個字。有些事,還是不要深入研究比較好。



(繪師@Aqua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