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女人磁鐵 03.

GaryGary | 2024-04-13 02:57:42 | 巴幣 1000 | 人氣 236

連載中[女人磁鐵](譯作)
資料夾簡介
不要嘴硬
最新進度 女人磁鐵 04.







金課長介紹的相親對象還不錯。與貼近地面的男人相比,他個子高,臉蛋屬於可愛的類型。雖然對話偶爾會斷斷續續的,但是因為是第一次見面,這種程度的尷尬還可以接受。約好了下週六晚上再見面,這期間一直保持著聯繫。嘟咚嘟咚。現在是午餐時間。今天吃蛋包飯配大醬湯唷。接著拍了張食物照傳過去。到了這把年紀還要向別人報告自己的一舉一動有點可笑,但我又能怎樣呢?大家不都是這樣開始的嗎?兪真放下手機,先呼嚕呼嚕喝了一口大醬湯。兪真只動了五次湯匙,飯就幾乎快吃完一半,但是坐在對面的員瑛與之相反,他看都沒看兪真,嘴裡那一湯匙鳥飼料般大小的米飯,已經連續咀嚼了五分鐘之久還沒吞下去。


"之前在美國的公司是吃漢堡這類的東西嗎?"
"不是,吃沙拉。"
"餐廳有提供沙拉嗎?"
"附近有間賣沙拉的店。"
"美國那邊也會聚在一起吃飯嗎?"
"因為工作量比較多,所以大多是walking lunch。"
"啊...真的很認真工作啊。"


就算金次長如此張揚地投來目光,兪真也堅持要跟冷漠的員瑛一起吃飯的理由很簡單。首先,很好奇他這種冷酷的態度到底能維持多久,其次,這比和其他大叔們吃飯更自在。不用進行沒意義的對話,不用聽他們罵老婆,不用聽到股價下跌的事實,不用聽不動產相關話題,也不用聽他們罵其他單位的同事。

和人面對面坐著吃飯,應該多少會聊上一兩句,但如果不提問,員瑛基本上不會開口。一問一答根本就不像對話。喔,好啊,你就繼續這樣沒關係啊。我就看你年末評價的領導力那一項會得到幾分。不是,你不就是從美國的公司過來的嗎?說到美國這個國家就會想到small talk不是嗎?這麼沒有社交能力在國外要怎麼生存?念MBA不也是為了拓展人脈,建立關係網絡嗎?嘖。我們的對話通常是這樣進行的,我提問,組長回答。組長這週末做了什麼?待在家裡。在家做了什麼嗎?就待在家。然後對話劃下句點。在相親男發來的醬燒豬五花照片上留下大拇指,再度把手機放下。


"啊,我週六去相親了。"
"是喔。"
"是金課長幫我牽線的,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去赴約。"
"是喔。"
"超級!大反轉!他長得很像兪承豪。"


其實一點也不像,硬要找個相似點的話,應該只有眉毛的部分神似俞承豪。因為沒什麼可聊的,就這樣沉默也很尷尬,所以點開了相親男的KKT頭像,拿給員瑛看。員瑛面無表情瞥了一眼照片,大概只停留了0.1秒左右,接著又開始專心吃飯。


"是喔,長得好像。我會為你加油的。"


再次沉默。你的表情看起來,根本不像是要幫我應援。我看你不知道俞承豪是誰吧。就算喜歡女生。你這傢伙再怎麼喜歡女生,也不能這樣吧。竟然不正眼瞧一下。呃。難道和...ㄌㄟ…厶邊聊男人的話題很失禮嗎?應該要和他聊女人的話題嗎?


"啊,組長有喜歡的理想型嗎?"
"沒有。"
"...還是你有喜歡的女...女、女藝人嗎。"
"我沒認識幾個藝人。"


再次沉默。兪真用湯匙戳著碗裡的飯,發出喀喀聲響。自出生以來第一次遇到同性戀上司,他非常苦惱到底該如何和他相處。因為他們和普通人不同。如果說出這種話,可能又要誤會我的意思衝過來理論。(老實說,就算我不是你這傢伙喜歡的類型,你怎麼可以這麼嫌棄我)。吃飯的時候也是這樣,缺乏社交能力。還以為你畢業於有名的大學,腦袋應該很聰明。呃,雖然工作能力沒話說啦,總之... 不是普通人。非常難相處。


"我先走了。"


雖然兪真通常會等員瑛吃完飯,但員瑛吃完飯,就會自行起身離開。兪真趕緊拿起餐盤跟在員瑛身後。尷尬地走回辦公室,員瑛回來後立刻拿了牙刷和牙膏走向廁所。如果在空無一人的廁所一起刷牙的話,本來就尷尬的氣氛肯定會變得更加詭異,所以兪真坐到座位上,拿起手機。每到中午辦公室會熄燈,因此氣氛蠻舒適的。兪真打開手機裡的模擬市民遊戲玩了起來,沒多久員瑛也回到座位上,又開始工作了。我只能說,他是個超乎尋常的女性。

午餐時間結束,從企劃管理組那拿到成本,正在模擬收益能力時,因為太想睡所以去了休息室想裝咖啡喝。午餐時間已經結束一段時間,兪真偷瞥一眼還在休息室一角的沙發上玩股票APP的金次長,往保溫杯裡裝上咖啡,回到座位上。正在覆核模擬數據時,公司內部聊天軟體的提示視窗跳了出來。是金志垣。

















金志垣 下午1:47
在幹麼?

安兪真 下午1:49
等下 每週會議 準備
超想睡
有沒有什麼好笑的話題

金志垣 下午1:50
只剩爛梗了

安兪真 下午1:50

好想回家
竟然還不到兩點 C8
要確耶(에바*)
*에바:error over,新造詞,形容人/事/物行動過激或是太誇張,適用於你想說'이건 아니지...'(一勾安尼幾...)的場合 。覺得很適合用“要確耶”

金志垣 下午1:51
但是
明天
發薪日
ㄏㄏ

安兪真 下午1:51
ㄈㄉ(ㅁㅊ)
今天才禮拜二啊
我超討M禮拜二
為什麼有禮拜二的存J?
比禮拜一還討M
啊啊 不對 還是禮拜一最討M





講了一陣子垃圾話,不那麼睏了。兪真悄悄擡起頭,越過螢幕與志垣對視。志垣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眼睛瞪得老大。兪真再次將視線轉向螢幕。啊,真不想上班。未開先猜等一下開會肯定又要聽到一堆屁話。開發組負責人到昨天為止都無消無息,但昨晚他卻寄了一封核彈等級信件,主旨是他們無法配合樣本開發的計畫。一想到等一下要聽那些辯解,兪真的後頸就僵硬了起來。


金志垣 下午1:52
啊 對了 我想起一件大事惹
姐姐你們組長啊...

安兪真 下午1:52
ㄣㄣ

金志垣 下午1:53
啊 不行
不能跟你說

安兪真 下午1:54
一一
開什麼玩笑?
什麼啦
什麼啦
什麼啦

金志垣 下午1:54
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
啊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

安兪真 下午1:54
ㄣ ㄣ

金志垣 下午1:54
上週我們組長也有一起去研究所出差
本來只有組長級別才能進會議室開會
但那天是第一次有這麼多人一起開會
聽我們組長說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景象
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
還以為是偶像簽售會呢 ㄎㄎㄎㄎㄎ
大叔們真的超噁心的,對吧?




兪真悄悄地探頭看向組長的座位。員瑛表情嚴肅,好像在和其他部門通話中。『呀,告訴你一個秘密』訊息打到這,又被刪掉,雖然嘴巴有點癢,但好像不能隨便說出那件事。兪真最終只是敲了4次『ㄎ』,關掉聊天視窗。聊天軟體提示聲再次響起。是志垣。


金志垣 下午1:59
啊,對了,聽說金相哲次長正在打聽歐洲組
昨天兩個人又在休息室裡竊竊私語

安兪真 下午2:00
反正那人現在也沒事做
轉調也好

金志垣 下午 2:00
完全體現能力主義啊
是因為從美國來的嗎?
非常無情啊 抖抖*
即便是這樣
我們組長還是一直在稱讚姊姊的組長捏
*抖抖:ㄷㄷ,抖抖抖,表示害怕

安兪真 下午2:00
那又怎樣
他的社交能力太差了

金志垣 下午2:01
欸?

安兪真 下午2:01
他不主動說話
開話題也沒什麼反應
瞧不起人
反正就是 這人有夠煩

金志垣 下午2:01
真假?
姐姐做錯事被逮到嗎?

安兪真 下午2:02
呀 怎麼可能發生那種事
你也知道我可以在5分鐘內吃完飯
那傢伙真的吃超慢,一口飯要吃30分鐘...
但是我看他一個人吃飯太可憐了,所以我每天都會陪他一起吃飯
不管我聊什麼 那傢伙都沒什麼反應

金志垣 下午2:02
真假???

安兪真 下午2:03
喔 一一 總之組長超討厭
呀呀呀 要開會了
等下再聊

金志垣 下午2:03
ㄡㄎ(ㅇㅋ = OK)
Fighting




視訊會議開始前,兪真立下了幾個目標:不可不耐煩、不可發火、不可皺眉。但是會議才剛開始2分鐘,兪真還是沒能忍住,罵了髒話。


"這些該死的王八蛋又開始搞事了。"


兪真緊咬下唇,聽開發組的大叔同事抱怨,關掉麥克風和視訊鏡頭。接著他摘下一邊耳機,扶住額頭。每次都只會發牢騷,因為那個理由辦不到,因為這個理由做不成。真的辦不到的話,不是應該要先找出原因,想辦法克服難題嗎?只會說辦不到的話,還是你們直接跟常務報告算了。兪真深吸一口氣,重新戴上耳機。


"課長,我們之前覆核的時候,不是都已經確認過合作廠商的進度了嗎?您到現在才說辦不到我該怎麼辦?我都已經和客戶談好了呀。"
"我也很為難啊。因為中國海關的阻撓才導致沒辦法供貨,是要我怎麼辦。就算合作廠商的生產線現在開工投入生產,重新認證也要三月底才能完成。"
"啊,本來應該要在二月交出sample,現在該怎麼辦..."


根據市場調查,我們決定使用A零件開發新產品,但之後才得知合作廠商的產品是使用舊的B零件為基準進行設計的產品。A零件是新一代零件,與B零件的相比,性能有所提升。按照原定計劃,應該從去年年末開始生產A零件。然而,中國海關對半導體產業出口執行制裁措施,合作廠商早已推遲新零件的生產計畫。然而一直到3週後的今天,這個危機才被爆了出來。不是,為什麼現在才跟我們報告這件事?


"課長,您也知道客戶常常complain我們拖延進度嘛。"
"我也正在想辦法解決。還是您們可以跟顧客好好談談,看是不是能延後交貨時間?"


你講的倒是很輕鬆嘛。延後交貨,你這傢伙一句話帶過,被客戶罵的是我。兪真頭疼得厲害。一方面是KPI就這樣飛了。另外,因為是月薪社畜,不管有沒有拿到訂單,都是領一樣的薪水,但是這樣會傷及我的自尊心。而且這是我第一次向新來的組長報告,甚至到時候集團長也會一起開會。現在因為交不出樣本,有可能拿不到訂單。不知道我是否不久的將來就要像金次長一樣,開始打聽別組是否缺人。


"又不是只有我們一家投標,我要怎麼開口請人家等我們呢?"
"明天和合作廠商見面會再討論…… 啊,我們也沒想到會這樣。"
"產品開發中,應該有人負責追蹤進度,不是嗎?"
"最近因為品管issue手忙腳亂的。代理您也知道我們resource不足嘛。"
"不是吧,課長,已經過了整整3週耶,你說這話到底什麼意思。材料的部分沒有負責人嗎?"
"我們不要再繼續爭辯誰的失誤比較嚴重,拉人出來咎責。太浪費時間了。"
"課長,只有開發組做錯事吧。這裡除了開發組,還有誰有犯錯呢?"
"喂,安兪真代理。你說話有點過分囉。"
"已經發生不只一兩次,每次都因某個理由推遲進度,因為某種原因辦不到。至今為止我一直都看在同事一場,沒去跟上面告狀,結果搞到每次被罵的都是我。"
"不是,我現在一點辦法也沒有,你要我怎麼辦嘛?"
"蛤..."
"行銷組的工作不就是和客戶協商嗎?"


兪真緊閉著嘴,表情越來越難看。為了緩解僵持不下的氣氛,另一名同事開始吞吞吐吐地說明可能可以提前進行認證的時間表。兪真按壓太陽穴,咬緊兩頰內側。在三家公司投標的情況之下,如果交不出樣品的話一切都完了。Drop*。啊~到時候開會要報什麼。開發組尹課長的聲音從埋在耳朵裡的耳機,先是傳到右耳,然後直接通往左耳。啊~超煩的。以前的組長如果遇上這種狀況,會下去實驗室說要請喝酒,要我放寬心,還會說「謀事在人,大家有話好好說才能實現雙贏啊。」這種毫無建設性的話。但員瑛的作法恰好相反。
*Drop:드랍,IT業界用語,意指取消發布產品


"很抱歉打斷對話。我是張員瑛。"


兪真正在筆記本上寫下可能的解決方案,他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抬起頭看螢幕。視訊會議的發言者出現了員瑛的臉龐,旁邊有串暱稱,Vicky Jang/北美訂單一組。兪真轉頭偷偷看了一眼員瑛的位子。不知道他在裡面聽了多久。兪真視線回到自己的螢幕,不自覺地發出讚嘆。哇。又不是藝人怎麼會這麼上相。


"啊,是的,組長。"
"用舊零件進行認證會有什麼問題嗎?"
"在功能上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比當初市調報告的成本還要高。"
"高出多少?"
"整體價格將上漲5%。"
"好,舊零件能供貨多久?"
"5月份會停產。"
"生產線也需要改建。"
"好的。"


員瑛接著與開發組的同仁又再確認了一些細節。最後他決定先用B零件製作樣品,進行安全認證,同時針對4M*做出改動來應對。應對方案大致分為兩大方向,一是尋找用現有零件縮短認證時長,二是提前與內部品管中心討論是否能變更流程。員瑛要求開發組提供零件採購的規劃表,並且找出可以讓認證單位縮短驗證時間的方法。
*4M:Man,Machine,Materials,Method


"安兪真 代理。"
"是?是的。組長。"


哇,就是因為這樣大家才稱讚他辦事能力很強啊。兪真吃驚地看著員瑛把要做的事情,條理分明整理好告訴開發組。


"請安排明天和品管中心的會議,今天下班前整理好Agenda給我。"
"啊,好的,知道了。"


會議即將結束時,開發組尹課長又多說了幾句話:非常抱歉因為我們人力不足,所以沒辦法顧及所有面向,但是大家都很努力工作,拜託行銷組和顧客好好協商一下。厚臉皮也得有個限度。誰不知道研究室的人每天準時下班,工作又不認真。聽到這些話我火氣又上來了。我氣到七竅生煙,想要當面對著這個滿臉油光的薪水小偷,細數他至今為止捅出的簍子,沒想到員瑛這時竟然用非常冷淡且低沉的聲音叫了聲尹課長的名字。


"開發組沒有做好份內的工作,為什麼是我們要去跟客戶協商呢?"


瞬間氣氛降到冰點。哇。瘋掉。兪真的心臟揪了一下。即便如此,還是覺得大快人心。幹得好,幹得好。兪真勉強壓抑住抽動的嘴角。開發組的工作就是在量產前管理好進度,如果開發組不能好好扮演PM的角色,就要重新規劃組內的R&R*,如果問題是人力不足的話,請向HR*反應,儘快補充人力。如果再發生類似的狀況,我想到時候開發中心就得向本部長進行風險匯報了。
*HR:人資
*R&R(Role & Responsibility):團隊裡的組員各自的角色和負責的工作,例如,由誰負責溝通追蹤、匯報流程。


"辛苦了。"


『Vicky Jang/北美訂單1組』退出會議室。員瑛的名字從參與者名單中消失。兪真轉過頭,看向員瑛的位子。她拿起化妝包,皮鞋咯噔咯噔的聲音朝廁所方向走去。會議一結束,尹課長就來了電話。安代理的組長本來就是那麼冷酷無情的人嗎。雖然有點冷漠,但人不壞。兪真稍微猶豫了一下這麼回答他,聊了一會兒業務就掛斷了電話。啊,今天本來想刀退*的,完蛋。
*刀退:칼퇴,準時下班



-




組裡三個part中,兪真負責的part因為逼近訂單企劃案的提交期限,所以非常忙碌。老實說,負責這一part的人力只有一個人,很難稱之為『part』。另一個part為了售前規劃(pre sale)出差去了,另一個part去年拿下訂單後,正在準備同一案件的第二季投標,因此可以比兪真早下班。兪真手下的京勛被調到其他組,有工作經驗的職員預計要到3月份才能到職。情勢所逼,兪真只能攬下所有事情。雖然慶幸手邊只有一個案子,但這個案子要解決的事情卻不只有一個。

果然,多虧了開發組挖的坑,工時越拉越長。截止日期是固定的,逝去的時間已無法挽回,只能榨乾人力了。雖然只是一個零件,但因為是電子產品,更換零件前需要和客戶討論,而且更換零件後還需要重新進行安全性認證試驗。為了製作企劃書和報價單,必須要和各相關部門開會,時間總是像今天這樣過得很快,一眨眼就來到下班時間。兪真轉過頭偷偷地看一眼組長的座位。組裡只剩下我和員瑛,其他組的位子也都是空的。Energy耗盡都快餓死了,他怎麼一點事也沒有的樣子?中午好像也才吃一點點東西而已。

員瑛不知道是工作狂還是不想回家,總是比別人早來,比兪真晚下班。如果下班時過去跟他打聲招呼,我先回去了。員瑛總是愛理不理。好的,明天見。他繼續打字,視線沒有移動過。今天做了很多事,已經想下班了,但不管我怎麼計算,要想在明天早上10點前交出資料,還需要2個小時。公司食堂的晚餐時段只剩15分鐘,加班已經很傷心了,還要自己出錢買晚餐吃的話就太虧了。


"那個,組長。"
"是。"


和人說話要看人呀,又來了,又只看著螢幕。他戴著工作模式專用的眼鏡,手在鍵盤上快速地打字。反正就算問他要不要一起吃,他也不會吃吧?用法人卡幫他買一個沙拉就可以了吧。兪真抓抓頭,扭扭捏捏地問他要不要吃晚餐。員瑛沒有回答。難道是打算吃空氣嗎?兪真過了一會再度呼喚員瑛。組長。員瑛那雙在螢幕上來回忙碌穿梭的眼睛,這時才轉向兪真。


"請問要不要吃晚餐呢?"
"什麼?"
"不是,反正我還要加班。公司食堂好像馬上要關了,所以現在想吃完再回來。組長很忙的話,要不要幫你買三明治或者沙拉?那個...用法人卡。"


員瑛舉起手腕,用apple watch確認時間,看了一眼螢幕,想了一下,然後才又看向兪真。


"10分鐘後。發完這個信就走。"
"……什麼?公司食堂7點關門喔,組長。"
"附近有可以簡單吃飯的地方嗎?"
"嗯?啊。那個。有蠻多餐廳的。"


這是怎麼回事。兪真回到座位。如果用法人卡在外面吃飯,那就太賺了。志垣說過新開的日式餐廳很好吃,得去那裡了。兪真用地圖app確認餐廳的位置。走路過去十分鐘,這距離散步走過去剛剛好。先看看收據review*的評價,再看菜單挑東西吃。烏龍拌麵看起來很好吃。一萬五千韓元?超貴的,得吃這個了。哦,這是什麼。唐揚炸雞看起來也很好吃耶。正在逐一研究評價,遠處傳來員瑛從座位起身的動靜。兪真從座位上站起來,穿上羽絨服。
*收據review(영수증 리뷰):Naver網站功能,在留下評論前會掃描收據,可以針對收據上面的品項留下評論,就是一種『我真的有點來吃才跟你說好吃』的真實評價


"吃一間新開的日式餐廳,可以嗎?"


身穿奶油色大衣,圍著粉紅色圍巾的員瑛輕輕地點了點頭。我覺得粉色很適合他。看來是適合冷色調的人。接著兩人尷尬地走向餐廳,沿路一句話也沒說。穿過兩次斑馬線,很快就到達了某棟建築物的地下室。餐廳裡的客人不多,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職員把兩人帶到了靠窗那一角的4人座。大衣放在旁邊的座位,兪真把湯匙和筷子並排放在小碟子上。和午餐時一樣,沒有對話,只是沈默。兪真發了會兒呆,然後拿起手機。相親男發來了KKT訊息。


"還有很多工作要處理嗎?"
"...欸?"


這好像是組長第一次先提問。兪真摸摸後腦勺,講話吞吞吐吐。嗯,那個,有一點多。服務員把水壺和兩個菜單放在桌子上就走了。水壺開口冉冉冒出熱煙。小心喔,水很燙。兪真抓著水壺握把,往員瑛面前的杯子裡倒水。


"以後如果必須加班到很晚的話,就用法人卡買晚飯吃吧。"


兪真點點頭。噢耶。以後每天都要買好吃的。打開菜單一看,有點苦惱。有人說鮭魚清酒烏龍冷麵也很好吃。還是我該點剛剛想吃的烏龍拌麵?該吃什麼好呢。要點就要點好吃的。選好了嗎?兪真抓了下太陽穴,回答員瑛的提問。


"我想點鮭魚清酒烏龍冷麵或者烏龍拌麵。啊,該點哪一個呢?"
"配菜呢?"
"聽說這裡的日式唐揚炸雞很好吃。但是感覺份量會太多。"
"不好意思,這邊要點餐。"


啊?不是。我還沒選好耶,這女人也真是的。可能是因為個性非常急躁,他眼睛估溜轉動,喝起可口可樂。可口可樂很好喝。好喝就再喝點。再喝就會肚子痛。秋秋博士教教我吧。叮咚叮咚*。OK,就點原本想吃的,烏龍拌麵Go。


*『척척박사』/chokchokppakssa/,原本是報紙的問答專欄,設立宗旨是回答各種疑難雜症,之後演變為一首口耳相傳的童謠:可口可樂很好喝。好喝就再喝點。再喝就會肚子痛。秋秋博士教教我吧。叮咚叮咚*。

就像是我們從小就會唱的『小姐小姐別生氣,明天帶你去看戲,看什麼戲,看你媽媽...』這首童謠,前四句都一樣,但是後面根據地區和年齡不同會接不一樣的句子,甚至不同地區還會有不一樣的版本。

-部分節錄自namu.wiki/척척박사


"好的。請問您要點餐嗎?"
"請給我一個鮭魚清酒烏龍冷麵、一個烏龍拌麵、一份四塊的唐揚炸雞。麻煩再給我們一些小碗。"


店員點完餐,拿著菜單走了。什麼呀,早知道這樣我就不唱『可口可樂之歌』了。兪真有點疑惑地看著員瑛,員瑛正在看手機。兩人沒有進行任何對話,靜默的場景和午餐時一樣,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在外面吃,還是餐廳的燈光偏黃,抑或是晚上的關係,兪真一反常態,開始仔細觀察員瑛的臉。和第一次見面那時的反應一樣,我因為那張臉蛋發出『齁』的一聲感嘆。哇,這樣的顏值竟然是同性戀。對男孩子們來說一定是人氣很高的類型。不是,就算什麼都不做,感覺男人也會蜂擁而至。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接下來,我看向抓著手機的手。我們差不多高,但是手真的很小。我一隻手就能完全包覆的樣子。


"你一直都是這樣打量別人的嗎?"
"...."


咿呀,嚇我一跳。我還以為他在看手機呢。他發脾氣後,啪,翻轉手機把螢幕朝下放到桌上,深深地嘆了口氣。對不起,組長。 即便不知道在為哪一個部分道歉,但因為他好像生氣了,所以我只好像K-上班族一樣快速道歉。雖說不是第一天認識他,但他的脾氣真的不太好。


"我知道你只能獨自辛苦的工作,沒人能幫你。這部分很感謝你。"


用完全感受不到感謝的表情說這句話,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兪真簡單點個頭,然後再次看向手機。因為一直在回覆相親對象發來的KKT,沒多久就上菜了。我來攪拌這個。兪真在混勻烏龍拌麵時,員瑛把鮭魚清酒烏龍涼麵分裝到空碗裡。


"我們組什麼時候聚餐呢?"
"聚餐嗎?"
"是的。組長才剛來,而且還是年初,應該聚一次,不是嗎?"
"一定要聚餐嗎?"
"那個,雖然不一定要辦,但因為大家都和組長處得不是很好。"


兪真把攪拌好的烏龍拌麵裝入空碗,放到員瑛面前。兪真拿走自己那份小碗烏龍麵時,他感覺到有道視線投射過來,所以看向員瑛。果不其然,員瑛正在盯著兪真。


"我很難相處嗎?"
"不是,那個...就是,與其說是難相處,不如說是因為剛見面還不太熟。如果可以變親近一點的話對大家都好。"
"在我看來,安代理才是最難相處的人。"
"什麼?我嗎?"
"對。"
"沒有啊。"


接著我們很長一段時間不發一語,只是吃著飯。我只想盡快吃完回去。餐點不難吃。好吃是好吃,但是這味道配這價格好像有點貴。吃飯途中店員又來了一次,他上了一碗滿滿的唐揚炸雞就走了。兪真為了移動旁邊那碗鮭魚清酒烏龍麵而伸出手,偏偏員瑛也同時伸手,兩人的手碰在了一起。呃啊啊啊!才剛碰到手,兪真就突然尖叫,餐廳裡的客人全部視線都轉向員瑛和兪真這一桌。兪真吃力地嚥下口水。剛剛似乎下意識地甩掉了員瑛的手,就好像是碰到傳染病患者一樣。除此之外,雖然只是一瞬間,但好像看到員瑛露出略為受傷的表情。


"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突然嚇一跳。"
"我知道。"
"不是,真的,我不是歧視,歧視這個用詞正確嗎?我是不會做出類似這種仇視行為的。啊,那個。我生平第第...第第第一次遇到同...和同性發展戀愛關係的人。"
"...."
"啊哈哈。那個,不是這樣嗎?因為是少數人嘛。啊,還有啊,我高中是念基督教學校喔。我有說過嗎?還在學校的時候,那個...就是和同性發展戀愛關係...就那個頭上會長角,還說他們都是精神失常的人。啊哈哈,很搞笑吧?"
"...."
"不對。什麼搞笑,有什麼好笑的。一點都不好笑。那個,我不是那個意思。"


語言這個東西,當你越是想要解開誤會,反而會越描越黑。員瑛瞪了一眼結結巴巴不停辯解中的兪真,伸手抓住兪真的手腕。兪真『齁』的一聲,眼睛睜得大大的。毫無抵抗力的手被拉往員瑛的頭上安放。兪真的手稍微往裡彎。員瑛控制俞真的手慢慢地掃過頭頂,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一樣。員瑛放開兪真的手,往後疏整髮絲,理順稍微亂掉的髮流。兪真的手仍然懸在半空中。


"沒有長什麼角之類的東西對吧?"


兪真眼神呆滯,一臉茫然點了點頭。


"我也只是一般人。"


在回到公司之前,兩人一句話也沒說。兪真完全無法專心,原本花2個小時就能整理好的資料到現在都沒弄好。9點半左右員瑛離開辦公室後,兪真才稍微回過神。過了11點,終於把資料寄出去,邁著疲憊的步伐坐上公車。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剛才那件事太丟人現眼了。講話結巴,顏面盡失,人設翻車,形象毀了。兪真把頭靠在窗戶上,耳機插進耳朵裡,展開手掌,靜靜地往下看。翻過手掌,輕撫剛才被抓住的手腕。

回到家後還是一樣心不在焉。明天還要上班,現在該睡了。躺上床後又站了起來,到廚房咕嚕咕嚕地喝水。默默地站在廁所,然後躺到沙發上,再躺回床上,很反常的怎樣都睡不著。是因為失言的關係嗎?剛才晚餐時發生的事情,很奇怪地一直像Lag卡頓的電腦一樣,在腦海中反覆播放。員瑛的臉貼在粉紅色圍巾上、在間接照明的黃光下看菜單的畫面、手被甩開露出受傷的表情、還有員瑛的頭髮摸起來的觸感。不只覺得髮質像絲綢,心情還很微妙。這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