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不是你,是你姊姊 (員瑛ver.) spicy

GaryGary | 2024-02-22 23:05:10 | 巴幣 102 | 人氣 340

連載中不是你,是你姊姊 (員瑛ver.)
資料夾簡介
너 말고 니 언니的仿寫

Spicy ver.






兩人剛交往不到兩週,兪眞就必須出國比賽。兩週不能見面,只能透過視訊和為數不多的比賽畫面解相思。百米是田徑之花,運動場一隅曇花一現的鏡頭,兪眞的臉蛋只出現不到五分鐘。一回家兪眞把行李丟包在客廳,迫不及待直接衝二樓,但打開員瑛的房間卻空無一人,接著口袋裡的手機響起通知,兪眞又急忙跳下樓梯,衝回自己房間緊緊抱住那隻特地為了迎接自己而翹課的小兔子。

熱戀期情侶探索彼此的身體再自然不過,兩人在家一有空就偷偷去彼此的房間親熱,有時候是兪眞在父母熟睡後偷偷摸上樓,更多時候是員瑛在兪眞房間等他練完回家,不過兩人貌似都不知道該如何進行到最後。雖然兪眞很喜歡和員瑛膩在一起,但每晚摸來摸去也不是辦法,昨天還親到流鼻血,再這樣下去遲早會內傷。

不知道跑了幾圈,兪眞滿身大汗,大字形躺在跑道旁,怎麼跑都沒辦法冷靜下來。能傾訴煩惱的朋友不多,一個正在場上奮力衝刺,但跟他傾吐心事可能只會招來嘲笑,不會輕易給出解決辦法;一個剛剛才來,但不知道怎麼開口。剛到的經理是就讀大三的金秋天,主修商務管理,除了不參與晨練之外,其他訓練都會盡量出席。平常形象是溫柔大姊姊,但實際上是霸道女友,不合他意的女伴很快就會被踢開。

金秋天即將升上大四,最近正在準備就職,聽說因為成績優秀已經是某銀行的內定人選,但她還是努力完成所有實習活動。實習活動需要進行多次團體報告和個人報告,最近她很少來田徑隊。今天難得組員都很給力,不用自己提點,進度提前很多,會議早早就結束了。久久來一次的田徑隊經理長本來只是想來聊天打屁放鬆一下,沒想一來就遇到兪眞跑到抽筋,正在場邊躺著休息。他走過去幫他拉直長腿伸展。


🐿 這個腿長會不會太過分,都快到我的肚臍了。
🐶 秋天姊姊,這樣你比較好施力吧,用力點。


伸展一段時間,兪眞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從小腿肚中心點蔓延出來的刺痛感不是皺眉臭臉的原因,盤據心頭的煩惱才是。兪眞聽說秋天不曾遇上感情空窗期,也是,長得漂亮又是學霸,未來一片光明,誰會不喜歡?上禮拜才甩掉纏著要去海外結婚借精生子的富豪學姊,前幾天又傳出交了小女友的消息。這次的小女友是跆拳道黑帶高手,最後如果想要甩這個小女友,可能要有挨打的心理準備。不不不,這些八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該怎麼問情史豐富的前輩才不會顯得太丟臉呢?


🐿 兪眞啊,有這麼痛嗎?不會是傷到韌帶了吧?
🐶 秋天前輩,大家是為了什麼目的談戀愛?
🐿 啊...是為了員瑛在煩惱啊,嚇到我了,我以為你真的受傷了
🐶 到底為了什麼談戀愛的嘛?
🐿 嗯...為了愛。
🐶 我愛他啊,但是總覺得少了什麼。
🐿 『愛』可以是你講得出口的語言,但你做得到『愛』嗎?是不是覺得接吻表達的愛不夠?是不是覺得擁抱表達的愛不夠?真正的愛,是要身體力行做出來的。


這個根本不像是T型人會給出的建議,講的虛無飄渺抓不著邊際,兪眞一度後悔問出口。


🐶 聽不懂...所以要怎麼做?
🐿 我晚點傳個連結給你。


那天晚上兪眞躲在房間,遵從秋天的指示,謹慎小心地用無痕視窗打開她傳來的連結。影片的縮圖是兩個美女姊姊正在接吻的畫面,剛點下播放鍵兪眞就被火熱交纏的呻吟嚇到,他忘記戴耳機了,慌亂抓起滑鼠,但鼠標一動也不動。這該死的無線滑鼠!

兪眞趕緊按下空白鍵,嬌喘聲才停下。他立馬衝向門口,像隻狐蒙伸長脖子,耳朵壓在門板上,確定門外沒動靜後,鎖門,回座,戴上耳機開始研究影片。雖然金秋天只傳來一個影片連結,但偉大的演算法就是現代知識的瑰寶,播放器下方的影片縮圖看起來也是十分香豔可口。

是啊,親熱過程就是想要一步步佔有員瑛,但是卻不知道怎麼做。擁吻不夠,深吻不夠,愛撫不夠,我還想要更多,只有我能做的事。看著躺在床上的外國人姊姊,還有壓在他身上探索身體的另一個外國人姊姊,兪眞開始幻想員瑛漂亮的臉蛋會因為自己的動作出現什麼樣的表情。看完一輪影片兪眞覺得身體燥熱難耐,一身精力無處發洩,只好在地上做仰臥起坐,大概做到一百下左右,身體才冷靜下來。

房間回歸平靜,帶著撲通撲通的心臟躺上床,兪眞看向手指,平常雖然指甲長到一定長度就會剪,但今天金秋天耳提面命自己,見面前一定要剪指甲。現在剪指甲會吵到爸媽,明天鬧鐘一響就剪指甲吧。兪眞把指甲刀放在床頭才睡下。



-



起跑線集合,跑樓梯。是!女子田徑隊隊長今天充滿幹勁,明明距離下一場大賽還有很久,但卻練得比世大運前起勁。最後一階跑完,終於進到緩和運動,隊員各自找了個角落收操,好不容易跑完菜單,大家都累癱了,但領跑的隊長兪眞看起來一點都不累,她沒收操而是抓起毛巾跑向體育館。體育館裡傳來跆拳道社練習的吶喊聲,兪眞神情緊張站在門口等人,不一會經理長從財經系教學大樓走出,拿了一個紙袋走向兪眞。


🐿️ 抱歉抱歉,剛剛結論講太久。功課做了嗎?
🐶 看的比練習影帶還認真
🐿️ 祝你順利👍🏻
🐶 謝囉


兪眞心急的想拿走紙袋,但金秋天又還想多說幾句,紙袋就這樣被兩手互扯,差點裂開。


🐿️ 等一下
🐶 怎麼了?
🐿️ 彼此尊重不要一時興奮玩過頭,記住,慢就是快,快就是慢。
🐶 什麼跟什麼嘛...




-




床單鋪好了,爸媽都睡了,咚咚咚,兪眞聽到員瑛下樓的聲音急忙再環視一週,確定一切都安排妥當。安兪眞深吸一口氣,從一個小盒子裡拿出東西,放在枕頭下,當然,以防萬一,兩顆枕頭下都放了。員瑛悄悄開門走進來,房裡燈光昏暗,還有好聞的香氣。兪眞穿著員瑛新買給他的藍色睡衣坐在床上對員瑛招手,員瑛穿著同款粉紅色睡衣。深褐色門板被輕輕帶上。


🐰 不讓我去看你練跑,現在才把我叫來幹嘛?
🐶 對不起嘛...你來我會沒辦法專心跑
🐰 姊姊噴香水了?
🐶 嗯...好聞嗎?


員瑛湊近脖子,貌似要確認氣味,但雙唇碰上脖子的瞬間張嘴就咬,淡淡的齒痕壓入皮膚。早就知道員瑛會搗蛋,最近這隻兔子好像回到口腔期,親沒幾下就會咬一口。兪眞低頭親了一嘴兔耳朵回敬,那是員瑛的敏感帶,碰到那邊表情就會像含羞草一樣緊縮。耳骨附近的搔癢感讓員瑛忍不住縮脖子,耳朵癢癢的心也癢癢的,粉色兔舌舔了舔兪眞的鎖骨,慢慢攀上臉頰的酒窩。


🐰 明天早八,今天不能玩太晚
🐶 嗯...


這次親吻和以往不一樣,員瑛聽到兪眞的呼吸聲越來越重,這雙手像滾燙的熱石開始從腰部往上游移,握住胸部的手輕壓拇指晃動,隔著布料左右輕柔。略過齒痕,員瑛往下滑到兪眞的胸口,逐一解開扣子,嘴唇在胸骨附近徘徊,只在衣服能遮到的地方留下血紅印記。胸口的紅點竄過電流,濕潤尖銳的電流慢慢流淌全身。兪眞捧起員瑛的小臉蛋,舌頭伸入交合。吻到兩人都臉紅氣喘,兪眞才鼓起勇氣把床上的筆電打開。


🐶 我們今天練習這個好不好?
🐰 這個?什麼啦!


員瑛用力闔上筆電,臉又更紅了。


🐶 想跟你做嘛
🐰 但是我沒做過,不知道怎麼...
🐶 我們都第一次,所以要看大姊姊練習啊
🐰 就你最多歪理
🐶 我總不能找別人練習過再...


兪眞的表情就像第一次練習接吻那時一樣真摯,員瑛輕啄那兩片委屈巴巴的嘴唇。你敢找別人練習你試試看。筆電再次被打開,養眼畫面一幀接一幀輪播。以前是員瑛挑選連續劇兩人演練台詞,現在輪到兪眞選片一起研究動作。兪眞像是研究過千百次影片一樣,他的動作和影片裡的那個外國人大姊姊一模一樣,一秒不差。明明是和同一人親吻和觸摸,但是知道這次會走到最後,兩人越來越興奮。

親吻越演越烈,觸摸更加肆無忌憚,隔著衣服指尖也能滑入內衣和身體的縫隙,不管是輕觸顆粒,或是抓握糯米糰都會引出平常聽不到的聲音。兪眞沒有時間解開扣子,他直接撩起員瑛的上衣,慢慢顯露出來的半片雪峰,比畫面裡的姊姊更漂亮。抓出整片雲朵,視線直接接觸卡在內衣邊緣的粉紅峰頂,比起螢幕看到畫面的更加刺激,兪眞的動作越來越急,他急切想登頂的野望顯露無遺。姐姐們還在輕撫身體,兪眞已沿著腹部川字肌往上親吻,因為親吻而顫抖地呻吟逐漸滿溢。


🐶 噓,我爸媽在隔壁。


兪眞一手撐著自己側臥在員瑛身邊,一手拉掉員瑛的睡褲,用腳踩下褲頭,大腿順勢放入員瑛的腿間。早已浸濕的內褲緊貼嫩肉,穿透輕薄布料的液體沾上手指,黏稠的慾望比員瑛的舌尖還要勾人。兪眞看著員瑛的表情,吃力地吞下口水,場面比自己想像的還要香豔刺激,呼吸不自覺又加快了一點。

無法闔上的眼瞼還有從微張的唇瓣間洩出呢喃,都來自員瑛的不知所措。員瑛不知道該面對哪一邊,一側是另一對打得正火熱的姐姐們,一側是兪眞炙熱的視線。兪眞緊盯那雙八字眉,因為自己抓揉胸部的手而輕微晃動,嘴唇因為手指的擺弄顫抖地開合,這樣為自己瘋狂的員瑛好美。

為了解開彼此的內衣花了一點時間,但這都不影響兩人的性致。褪下最後一件帶有銀絲的內褲,兩人至此已經完全光裸再無遮蔽。兪眞拿出枕頭下的套子,咬掉缺角拆封,小心翼翼地套上手指。女生也要準備這個嗎?嗯,這樣才不會受傷。溫熱的手指左右旋轉硬核,員瑛張嘴只能發出呻吟,沒辦法好好接住兪眞的吻,伸出的舌尖只能碰抵在嘴唇上。指尖順著凹谷往下滑,兪眞想往下看,確認方向是否正確。員瑛一把抓住那對酒窩。


🐰 不要看啦,很害羞。
🐶 但我不確定是不是這邊,嗯?進去了嗎?...痛嗎?
🐰 嗯啊...有點粗...


一開始員瑛的大腿因為緊張夾得很緊,只能進去一個指節。兪眞拿出手指撐起身體,直接跪在員瑛的大腿間,看了一眼螢幕,左手學著大姊姊扳開女伴的大腿,右手改成一隻手指。放入一個指節,員瑛只是發出小小的呻吟。放入兩個指節,員瑛抬高頸部,深深嘆了一口氣後,沒入到根部的手指被完全包覆。全世界彷彿只剩兩人,兪眞的注意力都在身前的員瑛身上,微微抖動的小腹,張弛的肋骨緊貼輕薄的肌膚,肋間有自己留下的紅點。那對雪亮的小丘上殘留的液體反射夜燈,隨著呼吸晃動,像是拍打沿岸的碎浪,波光粼粼。

從這裡開始兪眞已經顧不上影片的動作,他開始按照自己的本能行動,沒有心思配速。員瑛的腿被兪眞的腰擋住,敞開的穴口不停併出汁液,兪眞顧不上忘了鋪毛巾這件事,嘴裡貪婪地含著緊縮的顆粒,手指在下方進出,手心手背都沾上液體,手心是員瑛的,手背是自己的。兪眞也興奮了起來,除了手腕動作之外,也用上腰部推波助瀾。


🐰 呃啊…哈…姐姐…
🐶 員瑛裡面好燙
🐰 嗯...癢癢的...不要、不要,好奇怪...


員瑛說了不要,兪眞遲疑了。要停嗎?員瑛緊緊抱著兪眞,下巴卡在肩膀上,沒有任何表示。兪眞小心謹慎地移出手指,溜出洞口的瞬間員瑛的身體抖動了一下。彷彿按下暫停鍵,床上的動作停格,只剩急促的呼吸聲。兪眞懸在半空的手腕被另一人握住,那人深吸一口氣,咬著兪眞的肩膀,把手指再塞回去。

接下來更多地叫喊沒入嘴裡,沒多久員瑛只能快速換氣,張大嘴巴無聲叫喊。員瑛拉長脖子,眼前頸部線條仰角越來越大,兪眞沿著線條舔拭,下滑到谷底,再上到頂峰圈地為王,伸長舌尖拍動果實。員瑛挺起上半身從腰部開始的抖動持續了一段時間才緩過來,細長的手指緊抓兪眞的肩膀和緊繃的二頭肌,嘴裡小聲喊停,用力拉住兪眞的手,不再讓她進出,這次是真的需要停下動作緩一下了。兪眞這時候意識到員瑛終於只屬於自己,這一刻彷彿得到全世界。

兩人的初體驗充滿掙扎,但不是因為過程不舒服,而是要憋氣不叫出聲。兪眞趴在員瑛不斷起伏的胸口,黏膩的套子落在員瑛的大腿上。那對美麗小山丘近在眼前,怎能不一親芳澤。兪眞伸長舌頭舔舐香軟可口的糯米糕,順著呼吸,熱氣冷風吹往沾濕的小顆粒。從谷底竄出的酥麻餘韻,沿著相黏的肌膚,有股電流從硬核傳往心口。

員瑛溫柔地撫摸兪眞的短髮,抬起他的下巴往臉邊拉。這時候和自己深吻的兪眞眼神迷濛,任由自己把玩胸部,夾在指間的頂點慢慢成形。兪眞不只唇瓣鬆軟,精實胴體上畫的肌肉線條不再緊繃,軟趴趴地像午睡中的小狗狗,任人擺布。還有套子嗎?另一顆枕頭下面。員瑛返身壓上兪眞,拿起套子,一手扶著大腿,一手往裡塞。


🐶 呃...你幹嘛?
🐰 姊姊裡面,好舒服...
🐶 啊...好...我也...好…啊…


兪眞已經無法好好完成句子。都交了女朋友,員瑛怎麼可能沒自己研究過,只是他不知道如何開口,也不確定是不是由自己引導比較好。雖然和親姐姐感情很好無話不談,但這種事情也不好跟她討論,所以兪眞開口主動靠近其實員瑛鬆了一口氣,她有很多東西想試試。敞開的大腿內部早就濕透,準備好的肉穴很快就能完整地接受員瑛,纖細的手指深深埋入,內裡皺摺緊緊貼著指節,溫熱的舌尖繞著兪眞的胸口走動,員瑛一手抓下兪眞嵌入自己胸部的右手,壓上床單十指交扣,交扣的指尖比下體還要貼合。

筆電螢幕跟著兩人動作上下晃動,影片換了一組人,有男有女,員瑛直接把螢幕往下壓,不想被打擾。厚唇往下走,兪眞開始感覺到不對勁。


🐶 那裡不行...不要舔!啊....


員瑛拿出手指,兪眞的氣味混入塑膠刺鼻味,舌尖撈起一勺蜜汁,鹹甜滋味引出飢渴感。蜜桃被厚唇圍住,被軟舌來回舔舐,腰部以下都是酸麻感,原本緊繃的大腿已無法繼續發力。員瑛的鼻尖黏在果核上,只能用嘴巴呼吸,吸氣拉來的冷空氣使兪眞蜷縮手指緊抓床單,濕熱空氣一被吐出馬上混進汁液,滲出的汁液溫度越來越高。

兪眞腰部往上挺,因為硬核邊竄動的舌肉而無法控制腰部的擺動。員瑛嘴裡吸住硬核再次放入手指,一路突破內壁深深往裡去,兪眞咬著拳頭才擋住即將冒出頭的尖叫,浪頭最高的一次衝擊順勢抬起員瑛微醺漲紅的臉蛋。汩汩汁液順著指尖引出洞口,員瑛扳開大腿再舔了一口,這口酒多了一絲濃醇香。

員瑛拉上被單遮住兩人光裸的身體,擁吻的側臉緊緊嵌合交換氣味。沒準備毛巾好像真的不太對,嘴邊的味道隨著時間推進越發糜爛,狂亂的思緒根本停不下來。兩雙大腿和舌尖一樣彼此交纏,員瑛夾著大腿前後擺動骨盆,腿上的液體越來越多。

兪眞把員瑛轉過身,員瑛枕著兪眞的手臂,眼前那隻大手在胸前抓握,另一隻看不到位置的手往下放,看不到他,但可以感受到有東西又進到體內,更粗更滿的異物慢慢升溫。員瑛輕咬兪眞的二頭肌,那個他曾經說過像剛出爐的麵包,小麥色二頭肌不適合拿來告白,倒是能增添幾分性感。咬一口試試看口感,舔一口嚐嚐味道,手臂內側口感特別軟嫩。

運動員的體力源源不絕,就算早晚都有練習菜單,現在兪眞還是充滿活力。體力很快見底的小宅女張員瑛就像陪睡的兔娃娃一樣,整晚都被抓在懷裡,兩人又試了幾個姿勢。金秋天給的建議很正確,確實慢就是快,快就是慢,一昧地快速進出只會更快麻痺,不如等候伴侶跟上步調,一起堆高情緒迎接快感。就是太快悟出真理,隔天兪眞根本起不來,用腰傷為由缺席晨練,員瑛也無法到校上課。成也金秋天,敗也金秋天。


-


這天是多雅姊姊的出道作品首播日。多雅姊姊正在釜山拍下一部作品,兪眞的爸媽參加公司的員工旅遊飛到了羅馬,家裡只有員瑛和兪眞這對熱戀中的情侶。大家雖然沒有約好一起在家看,但都各自發了認證照到KKT群組或是個人SNS,就剩下這對情侶還沒上傳照片。


🐰 2、3…啊,幹嘛親我?!
🐶 嘻嘻,拍完了,該抱抱了
🐰 這張照片不能用,還沒跟多雅姐姐說啦,快過來重拍
🐶 難得只有我們在家,今天可以不用忍耐...來嘛,明天再拍
🐰 但是太大聲的話,Azzo會抓門…上次就這樣...
🐶 還是這次開門做?
🐰 你瘋了嗎!


最終Azzo被帶進房間,一開始他還乖乖地趴在沙發上睡覺,但沒多久就被床上的動靜吵醒,他先是無奈地看著小主人被女朋友壓著,沒忍耐太久,Azzo就開始抓門了。小狗的咽嗚聲和兪眞發出的聲音很像,正在專心伺候女友的員瑛沒注意到觀眾想離場。電視螢幕不時閃過多雅姊姊的特寫,還好員瑛背對螢幕,也順勢擋住兪眞的視線,看不到親姐姐緊盯鏡頭的樣子,不然兩人可能無法進行下去。這夜一次播兩集,整整兩集的時間都聽不清楚台詞,只聽得到越來越高亢的呻吟聲、偶有嘻笑聲和床鋪輕敲牆壁的聲響。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