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決鬥傳說:後傳 第二話

可可羅 | 2023-08-20 15:22:54 | 巴幣 2024 | 人氣 224

連載中決鬥傳說:後傳
資料夾簡介
從Frisk開始在遙遠之國的生活,他們要透過決鬥怪獸中去了解戰爭的最終秘密。 (原《膠囊時間星光樂園》的小說計畫,現在可能廢止了。)


【奇諾比奧小鎮,診所醫院】
「有人在黑暗決鬥中受傷嗎?看起來這筆生意在童實野市很熱門呢,每個醫生都想要搶這份飯碗呢。」藍色蘑菇頭、帶著眼鏡的奇諾比奧醫生看著骷髏怪Sans身體有些不適。
「就跟你說了,Sans不會在黑暗決鬥中受傷的,而且就看『連碼語者』斬斷『黑暗小丑 彼得』之後的事情應該沒有大礙,看樣子那應該只是普通的決鬥啊。」大個子的骷髏怪Papyrus抱住了Sans疲憊的身體說著,醫生檢查Sans的決鬥盤。
「請問奇諾比奧醫生以前是電機技師嗎?咳咳……就因為瑪莉歐醫生都會長時間不在這間診所上,所以你就擔任了醫生的位置了?」Sans有點咳嗽,看樣子因為窗付子的決鬥有點疲勞。
「好奇怪呀,哪有人的戰鬥力面板根本就是一個金屬史萊姆的,何況你還是不死族,守備力為1點的狀態下只需要一拳,你隨時都有可能變成無法復活的灰燼啊。」醫生說著,拿起聽筒摸摸Sans的肋骨,電腦上顯示了他脆弱的戰鬥力,但MP上限居然是999點?
「我聽說過金屬史萊姆,那種東西一死就沒辦法復活的吧,其實我體內有人類血液的決心存在,那種東西我根本就沒辦法長時間負荷,30年過去之後,無法升級的我一直在鍛鍊自己,那個可怕的技能我一直都沒辦法找對象來試試……」Sans說明了他身體的狀況。
「雖然還不太明白你的具體病況,但唯一確認的是你血液的營養不良所導致,我記得碎碎龜那一幫的不死族只要定期不吃肉就能從失控的狀態復原,這時候要多喝點牛奶長骨骼,那種東西才是不死族的血液,看吧,那個骨骼裡面有血管已經是問題了。」醫生建議Sans補充鈣質。
「想問一件事,怪物吸收人類的靈魂之心之後得到強大的力量,那種狀況要怎麼治療自己呢?」Sans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問著醫生靈魂之心的事情。
「這個嗎,大概會先問問看師父,先給你開維他命的藥吃吃看,中藥行也有耐性種子和力量種子的藥。」奇諾比奧醫生開Sans的藥,很難回答Sans的問題了。

「Sans,難得這次有醫生看,我很好奇小時候我們瞞著的那件事了。」Papyrus摸著Sans的頭打算解開他的心結。
「以前你的狗狗前輩有抓住過人類,是個女孩子,喜歡芭蕾舞的那位,那時候我打算趁機把倒數第三個靈魂拿給Asgore,就趁你不注意的時候殺了她……」Sans回想起可怕的事情。
「一聽到淺瀨同學說的那件事情,我覺得她不會放過我們使用七名人類孩童的靈魂,打破屏障的這件事,雖然有點殘忍,不過擁有人類靈魂部分的我們需要承受這種後果。」Papyrus要Sans放寬心胸,想起和那位人類小男孩一起玩耍的回憶。
「你覺得人類真的能接受我們而原諒自己的錯誤嗎?目前看來大部分的人類都能夠接受我們,他們世界各地也有僅存的魔物跟當地人類生活著……」Sans開始有點懷疑。
「放心不會的啦,有偉大的Paayrus在,就算那些人類有意願反抗我們的魔族也只是少數,加上科學和生物學的進步,他們開始把我們當人看待了。」Papyrus要哥哥放下心結。


「你們這裡的魔族和人類的比例比較失常啊,其實光是女孩子的話生育率就下降了許多呢,我打算正在進行一個完美的計畫喔,原本要給女孩子的星光樂園,是時候要調整種族和性別的比例呢!」一位褐色長髮的眼鏡女人說著,她戴著紅框的眼鏡,有著人類的樣貌。
「女孩子的星光樂園??有點聽不懂妳在說什麼,難不成是新的公司的OL嗎?」Sans看著眼鏡女士充滿疑惑,聽著說話怪異的語調,開始懷疑她不是人類。
「只需要找到製造星光樂園之門的材料,今天正好在月圓之夜的狀態下製造星光樂園之門,之後女孩子就能找到這片尚未開發的國土,偶像系統將會得到最新的進化。」眼鏡女士無視Sans所說的問題,嘴裡一直不斷提出星光樂園的詞彙。
「好吧,Papyrus來幫妳吧,妳需要找到什麼樣的材料?Papyrus來幫妳實現這個願望吧!」Papyrus願意幫助這位眼鏡女士的忙。
「我叫做赤井眼鏡姐,很高興認識你們,Sans G. Skeleton和Papyrus H. Skeleton,我需要人類女孩子的頭髮,這個國家的兩位公主正好可以達到最好的效果。」稱作赤井眼鏡姐的NPC人類委託兩位骷髏怪需要人類女孩的頭髮。
「她……她居然知道我們的姓名,這傢伙不是人類,而且擁有完整的決心可以探測生物的內心,Papyrus先暫時考慮要不要答應她,我覺得這傢伙不是好人。」Sans露出緊張的表情看著眼鏡姐。
「當然囉,你們楓葉鎮有一位用機械設計成的殺人機器,他就是現在在我們星光界的競爭對手,Aikatsu系統的海外培育學校的導師,人家跟Mettaton一樣是機械啊。」眼鏡姐自我介紹。
「既然本是同根生,那就沒問題了,我就立馬找一位人類的頭髮吧……」Papyrus接下了任務,但是想起了自己好像有這種類似的東西,「等會,手上正好有人類的頭髮,不過這個人類少年正好跟人家接觸很久時間了,妳提到決心正好符合他的條件。」
Papyrus拿起了用密封袋裝著的Frisk的頭髮,交給了赤井眼鏡姐。
「很謝謝你們兄弟的幫助呢,作為誕生到這個世界的妖怪(Yokai),眼鏡姐只知道要建造星光樂園的使命,自己沒有姊妹,她們在那個世界等我,帶來那些偶像發光發熱呢……」眼鏡姐說著,沒有與家人的記憶,看起來不只是單純的人偶。

【暗之大地,害羞幽靈王洋樓】
蘑菇王國東北部,邊境地帶充滿熔岩和防禦要塞的地帶,原本是庫巴軍團為了侵略蘑菇王國所設立的據點,在戰爭之後作為吸血鬼獵人暫時居住的洋樓。
「英傑特少爺,您中途醒來了。要在下幫你說鬼故事入眠嗎?」一位碎碎龜管家看著家裡唯一的人類少年說著,少爺感覺睡的不太好。
「有豆子在我的床底下,雖然說我不是公主,但是那顆豆子好像在發芽。」綠色捲髮的英傑特檢查自己的床底下有沒有異物,魔物管家要幫英傑特處理。
「又不是童話故事,在下幫你處理掉……嘎哇哇哇哇~~在下的前腿骨……」碎碎龜管家摸著床底,卻發現他的骨頭被床底的那個豆子腐蝕掉。
與其說是腐蝕,倒不如像是被光之力淨化反噬,英傑特發現碎碎龜的前肢被慢慢化成灰,覺得他的床底不對勁。
「是星光票卡……不可能,法國的天使之祝福不可能傳遞到這的……」英傑特說著,覺得非常驚訝,雖然長期和惡魔同居,但他仍然相信神。

{第二話,復甦王國的偶像樂園}


【幾天後的禮拜五,星冠迪馬歐斯綠學院】
Frisk剛拿到家裡箱子陳舊的Game Boy,想把它和其他遊戲卡匣一起趁下課時間玩一遍,但是很快就被同學在校車上發現。
「其實我們這裡的規定跟紐約的學校一樣,上課時間Game Boy是禁止攜帶的。」莎優璃看著Frisk拿起一盒裝著戰鬥卡片的《最強決鬥者戰記》準備打開來玩。
「那一盒不是之前造成日本決鬥者轟動導致停產的神之卡入手卡帶嗎?不過雖然沒有真正的『歐西里斯的天空龍』『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太陽神的翼神龍』,但是有當時逆轉的魔法、陷阱卡就足以證明價值所在。」詹姆士看著Frisk分享的東西說著。
「嗯,我手中的庫存是武藤遊戲版,裡面有『磁石戰士γ』『磁石戰士 電磁巴基利歐』『魔術壁盾』『巴風特』『有翼幻獸奇美拉』,都是UR等級的稀有卡,海馬集團重印的卡片就沒那麼精緻過了。」Frisk說著,很小心翼翼的拿著盒子。
「那麼你有想過要怎麼扮演武藤大師,經歷那場戰鬥城市大會呢。」詹姆士搶走了Frisk的卡匣盒子,對著裡面的UR卡流口水。
「當然是要相信自己的牌組呀,而且我已經是跟他相同地位的決鬥者了。」Frisk很生氣的責罵詹姆士,詹姆士稍微舔了一下卡匣吹氣的地方。
「舔舔,你真的以為你隨便世界大會優勝就可以當決鬥王嗎?當初傳說中的法老王,武藤遊戲不只是過關斬將,他可是駕馭小學生之龍打敗奧雷卡爾剛的守護神呀。」詹姆士嘲笑Frisk。
「別這樣,詹姆士和英傑特不可以欺負Frisk。」莎優璃制止詹姆士,坐在一旁的英傑特卻是什麼都不說。
「貝爾蒙德你也說些什麼吧,你最崇拜的那個時代的日本冠軍,也敗在武藤遊戲的手裡耶。」詹姆士對著大家惡搞,但是英傑特最近怪怪的。
昆蟲專家羽蛾,那傢伙自然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沒必要去崇拜他。」英傑特突然生氣地拉住詹姆士的領帶,突然站在Frisk這邊。
「難道你最近跟蜘蛛一起睡就不覺得自己是昆蟲狂人嗎?」詹姆士問著,卻被英傑特一拳擊倒在地,感覺英傑特不爽他很久了。
「貝爾蒙德,難道你生氣了嗎?」Frisk發現英傑特怪怪的。
「沒事了,要記得,蜘蛛不是昆蟲的一種,沒有昆蟲有八隻腳。」英傑特有點流淚,上學第一個暴力打人事件居然是他引起的。


【第一節下課時間,教職員室】
「那個英傑特同學是不是三年級的時候跟詹姆士同班過?」Frisk跟著莎優璃一起到怪物組的教職員是跟老師道歉,但是想打聽英傑特的身世。
「我哪知道啊,剛認識他們倆才沒幾天而已,我感覺英傑特加入幫派了。」莎優璃很厭煩的說著:「那些幫派一定給他吃超級爽嗨嗨的藥物,然後他整個人都變得無精打采的。」
「妳怎麼證明?說不定是那些電玩暴力派的左翼一直在洗腦媒體的後遺症罷了。」Frisk不但不同意莎優璃的猜測,更顯示了他反對電玩對孩子的影響暴力的說法。
「你知道瑪莉歐先生在1986年的那場戰鬥,從布魯克林穿越廢棄的水管來到這,他們家也是義大利的移民,那邊幫派比你想像的還要可怕呀。」莎優璃胡亂推理中。
「不可能的,孩子們,瑪莉歐他們那家子目前還在布魯克林的家庭傳宗接代,他們倆也偶爾回到布魯克林探親的,妳說黑手黨未免也太過分了些。」背後有一位怪物羊老師在他們兩個之間悄悄話,結果莎優璃被她的臉嚇得半死。
「哇~~有妖怪啊。」「Toriel媽媽,找我有什麼事嗎?」Frisk和沙優璃出現不一樣的表情。
「英傑特的爸爸正好就是在我們被關到地底最後那十幾年間,與魔界的怪物們戰鬥的吸血鬼獵人—尤里烏斯‧貝爾蒙德,他們把魔界的怪物趕盡殺絕,我們的族人才不會受到德古拉的黑暗鬥氣影響,不過正因為七大賢者的結界,我們200年來不受黑暗鬥氣變成可怕的怪物呢。」Toriel說明了黑暗鬥氣的怪物是他們的敵人。
「印象中是大新聞,他爸爸是斬妖除魔的大人物,為什麼我沒聽說這件事?」莎優璃充滿疑惑,她不知道吸血鬼獵人一直都隱姓埋名躲避天主教會的委託。
「因為光是要分辨魔界生物和地表的怪物這件事,貝爾蒙德家已經很頭痛了,這200年來的地表勢力不斷割據地球發動各式各樣的戰役,如果不是尤里烏斯叔叔交代他不要傷害庫巴軍團的手下,英傑特會是我們的敵人了。」Toriel媽媽跟兩位孩子解釋。
「他一定是七大聖劍的其中一位持有人吧,既然作為消滅怪物的戰士來說……」Frisk問著。
「縱使Frisk認為只有七大賢者的勢力目前還在憎恨人類的話,也有一些人反對人類和怪物共處的說法,梵帝岡的教宗會留下這塊土地,一定有他們的目的。」Toriel說著。

這時候卡美克‧諾庫巴老師帶著英傑特像沒事發生一般走出教職員室,並看著三位老師和學生覺得有點驚訝。
「卡美前輩,你有懲處……」Toriel問話還沒說完。
「別說了,你想害我們被家長抄家滅族嗎,要是城之內社長知道惹起這件事,他隨時都會開除我們……」卡美克老師向Toriel悄悄話,不過故意說大聲些。
「好耶,可以隨時隨地翹課去星光樂園!!」英傑特似乎很高興地允許什麼特權。
「貝爾蒙特,你……狀態還好吧?」莎優璃還沒問完英傑特,就突然感覺一陣孤單的氣息。


【放學時間,5年2班】
「別擔心啦,莎優璃,我的班上還有目擊到學生被吃掉的新聞呢,不過那個吃人案已經逮到兇手了是的。」Frisk看著莎優璃的表情怪怪的。
「要是還有大魔王庫巴所誕生的暗黑鬥氣在,我們很快就會沒命了呢,但是沒了暗黑鬥氣的魔物,內心就像人類一樣啊,妳看Frisk那幫從地底出來的那些都沒事過。」詹姆士正在用保健室給的冰塊冰敷自己的臉。
「你們會不會覺得英傑特最近有點不太對勁呢,詹姆士你被他打耶。」莎優離問著。
「放心啦,被暗黑鬥氣感染過的人類和魔物,他們下手不會很輕的。」詹姆士安慰莎優璃,「我爸爸對付過宇宙的克蘇魯生物,他們會開始用觸手吸收人類的精華然後把他們分屍,魔物的攻擊算不了什麼。」
「嗯嗯,你爸爸對付這麼暴力的生物……」莎優璃看著Frisk,想起Sans提到的事情。
「對了莎優璃,我們換個方面說說,妳爸爸媽媽在法國是怎麼樣的大人物。」Frisk看到莎優璃有點徬徨,開始轉移話題討論她的事情。
「爸爸是巴黎首席餐廳的廚師,媽媽則是一間服飾店的老闆娘,爸爸一家子是從勇者時代的露伊達酒館就已經開始傳承料理的廚師了。」莎優璃說著:「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爸爸他們那一家因為家人分財產的問題,旅館技術被分成很多派系,爸爸是經營西餐的派系分裂出來的。」
「露伊達酒館,那種東西我記得是國民RPG遊戲會招募性感大姊姊的酒館,難不成真的有這個東西?」詹姆士一臉色色的眼神看著莎優璃,因為勇者鬥惡龍性感的比基尼女戰士,就是要從那個地方簽約招募。
「東京六本木不是有分店嗎?還可以吃到史萊姆蛋包飯呢,但是爸爸不喜歡那裡,而且離星原宿很近……」莎優璃提到了少數幾家分店。
「Asgore爸爸雖然自己開了一家《國王花店》來賣便宜的花卉,但他以前真的是國王喔,他以前是為了他統治的子民們想辦法的,所以他們才會過得這麼舒適。」Frisk提起了自己偉大的爸爸,但是想到那六個人類的靈魂之心,「其實為了打破屏障……咳咳,當我沒說好了,總而言之居民和皇家護衛隊,他們還在保護楓葉鎮呢。」
「難得是那個時代的勇者和魔王的事業,露伊達家族和Dreemurr的王族,你們兩個應該就是以前的敵人囉。」詹姆士開了小玩笑,但是Frisk和莎優璃沒放在心上。
「是說,有魔物聚集的地方,就不太會有星光樂園,這件事是怎麼解釋的。」莎優璃問著,想著英傑特的事情。
「星光樂園,那種地方應該不是跟人類密集的都市有關吧,畢竟是小孩子的UMA地帶。」詹姆士卻反駁莎優璃的說法,他認為怪力亂神的樂園應該跟魔物有關。
「怎麼說詹姆士,明明聚集人口的星原宿就是有一家非常知名的Prism Stone防具店,就是那邊培育出了女神偶像,而且好萊塢、巴黎、開羅和里約也有自己的分店,那裡通通都是呀。」Frisk卻說Prism Stone就像某便利商店一樣開不完。
「哎呀聽誰說了,從哪裡聽說了,第51區有外星人的星光樂園的謠言?」詹姆士向Frisk說明了51區這類禁止人類進入的區域有星光樂園,但其他人不相信這件事。
「那種事情怎麼找的到證據可以證明星光樂園生在那裡?而且你是美軍上校的孩子,你這樣洩露軍事機密不會被爸爸媽媽罵嗎?」Frisk警告詹姆士不要玩過火。
「誰管你,星原宿的偶像團體Dressing Pafe就去過星51區開演唱會了,我當時在軍方的星夢Tube看得很開心呢,她們有一個人還是男生呢。」詹姆士一直都在追蹤星光樂園的偶像動態,也說明Dressing Pafe的詩音、桃樂絲和雷歐娜是他的偶像。
還有一個人是男生?難不成莎優璃,妳擔心貝爾蒙德同學……」Frisk突然想到什麼關聯的事情了?
「嗯,就是這裡有一家隱藏的Prism Stone,但王國行政區域這麼多,我們不能一個一個縣鎮找,所以我們一定要打聽其他魔物的情報,雖然說魔物沒辦法使用星光票根進入異世界,但是我覺得事情開始有點不太對勁了。」莎優璃從座位站起來,準備要跟詹姆士和Frisk一起尋找英傑特。
莎優璃,從巴黎來的可愛少女、以及詹姆士,從華盛頓DC來的軍人孩子,加入了隊伍。


【楓葉鎮,Mii-U便利商店】
「Temmie從大邪畢業洛,歡銀來到Tem商店。」幼犬怪物Temmie歡迎三位人類來這裡購物。
「她明明就在便利商店打工的說,怎麼還帶大學畢業的帽子?」莎優璃給了1000枚金幣給Frisk購買需要的東西,之後要Frisk打聽情報。
「Temmie尼豪素的,請問這裡附近出現了可疑德人麻?」Frisk用Temmie的語言對話,詢問有沒有可疑的人。
「Temmie噗知道毆,最近偶們為了要將封葉鎮給全素界的人知道,Temmie要把摩菇王狗的超商在國外連鎖。」Temmie用同樣口齒不清的話回應,意思是自己要在Mii-U商店打工,以自己的業績給商家在其他地方連鎖。
「她說什麼啊?為什麼她的台灣國語這麼嚴重?」詹姆士厭煩的說著。
「Temmie有沒偶競爭對索呢?」Frisk問著Temmie,有沒有其他便利商店跟這裡競爭。
「米是要打探偶?就講到這裡為祖,除非購買9997克摸幣的Temy虧價,這個可以足以批迪剩鬥士的剩衣,增加最強守備力和自我再生。」Temmie不打算再提供更多情報,除非湊齊錢購買她製作的戰鬥聖衣。
「糟了,Temmie盔甲是我以前的輪迴才會用到的防具,但是現在用不著……」Frisk沒有足夠的金幣可以交易,即使莎優璃給他購物費也不夠。
「那麼,這套『星夢鬥惡龍鎧甲上衣』『星夢鬥惡龍鎧甲裙子』可以先給妳作為交易嗎?那種衣服之後可以到Prism Stone商店付錢實體化,應該這裡就有這種商店吧?」莎優璃想幫助Frisk,拿出星光票卡的配件給了Temmie交易。
「抱欠,那兩張紙雖然上面畫了增加守備力分別是38點和44點的胸甲和泳褲鎧甲,但素我可以提供賣出這兩項防具的商店情報。」Temmie說出了有關卡片交易商的情報,卻減少說出台灣國語的頻率溝通:「哎呀聽誰說了,從哪裡聽說了,美少女成為異世界的女神的謠言?
「就是這個,告訴我更多。」莎優璃打算要Temmie打聽謠言詩篇的情報。
「就直接跟妳收吧,位置在楓葉鎮南邊有一座Prism Stone,妳朋友在那邊開趴呢,但素這種設施要女孩子進去有點太勉強囉。」Temmie說有一間女孩止步的星光樂園。
「謝了,謝謝店長提供的訊息。」詹姆士跟Temmie到謝,但是Temmie不是店裡的老闆。


【薄荷海灣,未看過的城堡要塞】
「Pri…Sm Sto…」詹姆士隱隱約約地說出在眼前的城堡上面的Logo,但莎優璃不用看就知道是用奇諾比奧字體寫成的星光樂園入口。
三位小學生付了租金去騎恐龍耀西,就像某個經典RPG的陸行鳥一樣方便,可是……
「太陽好大呀,我覺得各位騎到這裡就好了,明天把線索交給奇諾比奧探險隊去搜查吧。」Frisk不想要再曬黑了,太陽對他來說很刺眼。
「重點是耀西醬們居然不會看到要塞設施就停下腳步,反而還有想要進去的慾望呢。」莎優璃發現自己騎的粉色耀西有點焦躁。
「耀!」「耀耀耀耀耀耀~」「耀耀~」粉色、藍色和黃色的耀西用龍吼溝通著。
「重點是如果要進去新的星光樂園的入口,我們一定要那張星光票根才行,而且只有女孩子可以進入星光樂園,雖然我聽說過極少數的案例。」莎優璃跳下耀西的背殼,跟Frisk道別。
「妳是說妳要一個人自己解決這件事嗎?其實我之前去年的事件就有拿到星光票卡,現在帶在身上……」Frisk看到莎優璃誤會,解釋他有進入樂園的資格。
日本埼玉縣帕星原宿有一家男子專用的星光樂園,我想你就是在那個地方得到票卡,但是自然沒有進入這裡的資格。」莎優璃說明了男子偶像無法進入女子偶像的樂園。

「放輕鬆放輕鬆,這裡畢竟是男子的星光樂園啊。」一個比莎優璃還要女性的聲音說著。
這時一位騎著租借用綠色耀西的粉髮少女,穿著清涼的服裝看著三位小孩,他的年紀似乎是國中生,看Frisk和詹姆士覺得他不是女孩子。
「那是?傳說中打破星光樂園性別的高牆的偶像,Dressing Pafe的雷歐娜‧威斯特?」詹姆士認出這位偽娘偶像的名字了,卻沒有人像詹姆士那樣驚訝。
「雷歐娜,你去哪裡了,日本那邊有派你當留學生嗎,怎麼沒有聽過?」Frisk問著雷歐娜。
「這裡就像我爸爸的故鄉呀,所以我想說到江戶忍者樂園學習忍術,之後給桃樂絲一個驚喜呢,姆嘻嘻嘻。」雷歐娜用女孩子的語氣說著,非常難看出他有男孩子的樣子。
「你爸爸是義大利人吧,雖然說義大利海岸確實是蘑菇王國的轄區,但是這樣的巧合也太……」莎優璃看著雷歐娜未跟桃樂絲在一起,有點覺得不對勁。
「這傢伙比起Frisk,總有一天你要穿裙子的時候就要拜他師父啊,快跪下呀。」詹姆士跳下耀西坐騎並朝雷歐娜跪下磕頭。
「平身吧,其實桃樂絲在星光樂園裡面待命呢,她說要探索這個裏蘑菇王國究竟是什麼樣子,但我覺得『裏蘑菇王國』的傳聞只是迷惑大眾了嘛。」雷歐娜說著,似乎想瞞著大家什麼事情?
「那這表示,我有自己的偶像造型了吧?」Frisk問著雷歐娜。
「你應該還沒準備自己的造型塗鴉,系統的眼鏡姐自己就會幫你安排了。」雷歐娜說著:「至於那位跟蹤的第三位男生,應該可以在這裡留守吧?」
「雷歐娜大人,我會好好保護這個Prism Stone的!」詹姆士向雷歐娜比出三軍行禮。


「歡迎來到Prism Stone!」店裡面的眼鏡姐說著,卻打扮成像是酒店的掌櫃似的,看到Frisk之後還有點驚訝,「恭喜你呀,你不知道什麼緣故升級成VIP票卡囉。」
「VIP票卡!?我有做出什麼事情嗎?」Frisk驚訝的問著。
「因為你的髮毛的偶像能量已經創造了這個世界,當然髮毛的VIP偶像就會有非常好的待遇,而且還有自己的專屬吉祥物經紀人,你隨時都可以決定聘用和解雇喜歡的吉祥物喔。」赤井眼鏡姐說著,還幫Frisk準備好偶像造型。
「那我可以先安排一個隨機的偶像型態嗎,說真的,有件急事要在這個樂園完成,我可能建立VIP型態之後不太常回來這裡了……」Frisk說著:「可愛系的品牌就選擇Twinkle Ribbon的預設造型,但之後有需要再修改……」
「那是女孩子的偶像品牌呢,但你真的要這樣設定嗎?」莎優璃問著Frisk,但是眼鏡姐卻毫不猶豫地打著電腦設定……
「不用擔心,畢竟,這裡是偽娘的星光蘑菇,偽娘偶像們再星光蘑菇的生活是美好的,少數女生也可以進入喔!」眼鏡姐說明了這種樂園專門收留女裝男子的小孩。

星光樂園變身,あべし!」莎優璃開始了星光樂園的變身,變成了廚師風格的白色洋裝,有點中華料理的旗袍造型,髮型還變成了包子頭雙馬尾,開始有奇怪的語尾……
星光樂園變身,です~」Frisk開始變成了帶有蝴蝶結髮飾的蓬蓬裙偶像,不過似乎沒有改變他『是的』的語尾……
星光樂園變身,テンションリラックス~」剛剛遇見的雷歐娜變成了水手服洋裝的偶像型態,完全看不出來是男生變成的。
「成功了呢,歡迎來到星光蘑菇,這裡的都市可是繁華的驚人呢,你們可以的話就選擇自己的吉祥物經紀人吧!」穿著兔女郎服裝的眼鏡姐說著,這裡的環境真像某種特殊夜店……
「騙人的吧,這……這個都市,沒有蘑菇??」Frisk看到被蜘蛛網黏著和各式各樣噁心的菌類,突然覺得有點害怕。
「嚴格來說,我們相信真菌可以帶來好運呢!」眼鏡姐說著。
這個星光樂園主要結構的電視台大樓,就像某世紀末救世主的漫畫一樣好像石頭建造的高塔,周圍的商店幾乎都是好像被氫彈波及到,破破爛爛的……


「是的,我想莎優璃應該聽說過有一種電影風格叫做『世紀末』吧?我想這個星光蘑菇王國應該就是指用這個風格去布置的,所以才會有那種風格是的。」Frisk想去路邊的攤位買冰淇淋消暑,但是這個時候冰淇淋攤位前面有好多玩偶生物擋路。
「小福,那應該是吉祥物經紀人在吃的冰淇淋攤位,應該不是給人類偶像吃的阿貝修。」莎優璃叫住了Frisk懷疑冰淇淋,不過她現在每句話可能會說出奇怪的語尾了。
「那我建議我想吃這裡的鐵板燒,我們家就是開鐵板燒過活的呢,話說,這裡的偶像有點不像女孩子呀……」雷歐娜看著眼前一些穿著奇怪洋裝鎧甲的偶像們,她們的頭髮跟理髮師有仇,似乎都被剪成幾乎禿頭的髮型……
「嘿,你的頭髮好像有點蓬鬆啊,該不會是很有實力的偶像吧,蛤?」穿搭很像北斗神拳的雜兵偶像說著,感覺有點像男孩子氣。
「沒錯啊,其實我在星原宿樂園,已經是出了名的女神偶像囉。」雷歐娜自己公布在其他地方的偶像等級,卻被Frisk制止。
「你多大的官威也沒辦法叫住他們啦,他們隨便都可以把你這種體型的偶像撕成碎片是的。」Frisk想袒護雷歐娜。
「那你有多猛,啦?」另一位流氓偶像說著,這時Frisk突然自我介紹。
你已經……沒機會Live了!」Frisk用更挑釁的語氣說著,惹火了兩位流氓偶像。
「你這個傢伙……看我用北斗神拳把你戳成兩半!」流氓偶像拿起路邊的長斧,突然朝Frisk攻擊,但是Frisk拿起了神聖小刀卻反手把柄朝前,捅向兩位偶像的胸口。
「那個位置,正好就是你們的定穴,還好意思說自己看過北斗神拳,你已經死了……」Frisk說出拳四郎的經典台詞,兩位偶像還沒砍向雷歐娜和Frisk,身體突然動彈不得。
「什麼,身體動彈不得,好痛苦呀,我不能就這樣死去呀……」兩位偶像突然一陣抽蓄捲曲,彷彿身體快要爆裂一樣。
「難不成小福,你是第65代北斗神拳的繼承人嗎?」雷歐娜問著Frisk。
「怎麼可能啊,但是如果是這樣,那兩位偶像會死得更難看,雖然我補習的老師教我殺人拳法,但沒拿到他的真傳畢業都不算這個。」Frisk趕緊拿出戳秘孔用的毒針,醫治兩人痛苦的狀態,「不要針扎了,我會幫妳們的。」

「跟著你補習教你唐詩的那位,到底是誰呢?」莎優璃看著Frisk的生活開始有點疑惑,不過Frisk早就不在乎自己真的是否被拳四郎教過。
「好了,你們兩個應該狀態好多了,你們的壓力釋放,也順便改變你們兩個的品德了。」Frisk居然用即死攻擊專用的毒針,戳兩人的穴道治好兩人的麻痺。
「我記得隆和肯也是暗殺拳的良師,不過依照流派的話他們應該是南斗神拳的人吧……不過這個世界的1988年並沒有發生核戰,漫畫裡的劇情並不會出現在我們眼前的。」雷歐娜告訴莎優璃的確有平行世界的暗殺拳格鬥家
「小福,恭喜你啊,總算找到你的弱點了。」一個不知名熟悉的聲音說著。


這時出現了一位用皮帶和鍊子裝飾的夜總會衣服的女生,她有綠色的雙馬尾,不過那真的是個女孩子嗎?透過某種力量,稍稍微微感覺到那位偶像的殺氣,有點熟悉……
「英傑特,你把這裡改造成這個樣子,有點太誇張了,而且世紀末的風格不會吸引喜歡星光樂園的女孩子來這裡當偶像的。」Frisk回應偶像的名字,可是英傑特應該是男生。
「以英傑特的長髮,應該可以綁成這樣的髮型,只不過你穿成這樣簡直判若兩人呢。」莎優璃見到英傑特非常的開心,但是英傑特不打算理會莎優璃。
「哼,不過因為系統有說過不能登入超過4個字的假名,即使是7個字的英文也不能轉換成超過的詞彙,所以你們要叫我英潔兒(インジル),真實世界的人們不准在這裡用以前的名字稱呼我。」藝名叫英潔兒的偽娘偶像說著,一副大小姐的姿態看著同班同學。
「說什麼傻話,貝爾蒙特同學,你在丟父親的臉你知道嗎?」Frisk有點看不下去。
「噗噗,不可以把對方的真實姓氏說出來,這樣會波及到偶像的家人的。」這時候穿得像拳四郎的赤井眼鏡哥突然拉住了Frisk。
「放開我,你們營業的時間到了,我要拉這位學生回去。」Frisk推擠眼鏡哥的身軀,卻被眼鏡哥用某種點穴導致身體動彈不得。
「因為是規則是的,不過女孩們如果要真的強制剝奪偶像地位的話,不是沒有辦法的事。」眼鏡哥突然像英潔兒和Frisk提出某種遊戲。
「難不成……貝爾蒙特同學,你的決鬥盤一直帶在身上嗎?」Frisk看到英傑特拿出折疊式的決鬥盤。
「使用你的卡片保鑣來進行星夢決鬥,只要把對方偶像的生命值歸零,或者提升收視率的方法來贏得決鬥吧……唉呦喂!!」眼鏡哥提出要用某種卡片決鬥的遊戲,但被Frisk咬了一口。
「你胡說什麼喵,我一直都沒把卡片怪獸帶在身上是的。」Frisk說著,但這時有一位畫風格格不入的盔甲騎士突然從高處跳下,看起來是卡片精靈的生物。
「你怎麼可以把人家丟棄在抽屜哩,還給蟑螂螞蟻爬在我的身上,真是不敬的主人啊,人家是直都是亮面SR卡也不能這樣對我。」破換劍的使用者-巴斯達布雷達說著,有江戶口音回應主人。
「你一直都是雷包是的,雖然對上龍族是很好用,但前提是龍族決鬥者都是有錢人或政客押。」Frisk回應自己跑來復仇的怪獸精靈。
「你們的感情好像不太好呀,對上低階稀有度的怪獸卡就是要好好戰鬥呦。」眼鏡哥說著,Frisk沒想過巴斯達布雷達會自己跑來找主人……
「雖……雖說如此,但是我還是要把力量借助給主人,你敢使用『黑魔導』就試試看!!」巴斯達布雷達像精靈球回收般跑回皮帶卡盒裡,這是Frisk的牌組卡盒和決鬥盤。


「規則很簡單,勝利條件是把對方LP從4000分歸零,但是其中一方受到肉體傷害,被判定無法戰鬥就會輸掉決鬥,還有,電視上的不錯喔~收視率,一旦提升到12000分就會給那個行動回合的決鬥者判定決鬥勝利喔。」眼鏡哥說著:「之後會有螢光煥彩演唱會,你們決定好自己要唱哪首Solo曲吧。」
「我想你這種音癡一定會輸掉決鬥的,我可是星夢決鬥的高手呢。」英潔兒說著。
「你要不要聽聽看你在跟決鬥王說什麼話?」Frisk有點生氣地說著。

「星夢決鬥!!」
不錯喔~ 從4000分緩緩下降
Frisk LP 4000 英潔兒 LP 4000

「好了小福,由莊家先攻。」英潔兒宣告自己先攻,「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死亡城堡惡魔』,並從手中發動場地魔法,主題戲劇Switch On!『萬魔殿 -惡魔的巢穴-』,這個場地可以一直維持棋子惡魔所需要的血液,保持他們不被代價破壞掉。」
『死亡城堡惡魔』 攻擊 1100 守備 1800
光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覆蓋上一張手牌,這個回合,我就要你嘗嘗什麼叫做世紀末的絕望。」英潔兒覆蓋了什麼可怕的後台,但也就表示她的牌組構築很單純,但真的就是這樣嗎?
「輪到我了,抽牌……嗯嗯,貝爾蒙德同學,雖然我不想吐槽,但是不做任何防備確實是你的痛點,你很弱嘛……」Frisk有六張手牌,警告英潔兒接下來有什麼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
「來了來了,小福醬要使用他的奪命之劍了呢。」雷歐娜這時為Frisk加油。
「話說我們班上的Dreemurr,他究竟在你的國家究竟有什麼實績呢?」莎優璃問著雷歐娜,不太清楚Frisk以前的決鬥經歷。
「從手牌通常召喚,毛絨絨的龍癌怪獸是的~『破壞劍士的絆龍』,從牌組檢索一張『破壞劍的使用者-巴斯達布雷達』加入手中,還沒事發生啊,英傑特……」Frisk的行動突然很緩慢,還在確認英傑特有沒有什麼反制的手段。
『破壞劍士的絆龍』 攻擊 400 守備 300
光屬性,龍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只需要你清空我場上的怪獸,再來我只要擲骰子就可以反制掉你的怪獸效果了。」英潔兒生氣地跟Frisk解釋死亡城堡惡魔的效果,但他的戰術太過針對了。
「我直接戳爆那個城堡就可以囉,發動速攻魔法,『破壞劍士融合』,我要將場上的『破壞劍士的絆龍』和手中的『破壞劍的使用者-巴斯達布雷達』作為融合素材,我等斬下最強的青眼白龍之劍,現在證明西洋棋惡魔的愚蠢戰術,這可不是西洋棋的王翼棄兵是的,融合召喚~等級8,『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Frisk融合召喚了怪獸,提升了500分的不錯喔~評價,現在有3920分的收視率!
『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 攻擊 2800 守備 25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從墓地移除『破壞劍士的絆龍』從遊戲除外,從手牌特殊召喚『暗黑龍 坍縮星蛇』,之後就是戰鬥階段了是的~」Frisk特殊召喚了怪獸了,透過語尾的計分,提升了400分的不錯喔~評價,現在有4320分的收視率。
『暗黑龍 坍縮星蛇』 攻擊 18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龍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要將『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死亡城堡惡魔』發動攻擊是的~接招吧,破壞劍一閃!!」Frisk比出某位女神偶像的姿勢命令怪獸攻擊,死亡城堡惡魔的遺體壓在英潔兒的身體上。
「啊啊啊…好舒服呀……」英潔兒看起來很喜歡疼痛,他的LP從4000降到2300分。
「接著『暗黑龍 坍縮星蛇』對貝爾蒙特同學直接攻擊,全心全意黑洞波!」Frisk像個天才般的比起英潔兒還有優勢。
「啊啊……這種疼痛,好舒服呀~」英潔兒喊出了不能在電視上喊的呻吟,他的LP從2300降到600分,生命值已經風中殘燭……
這時因為喊出性感的呻吟,收視率又提升了300分。
「接著覆蓋上一張手牌,這回合結束囉~」Frisk覆蓋了一張後台,把這回合交給英潔兒之前,英潔兒啟動了速攻魔法。
「翻開速攻魔法,『旋風』,選擇你場上的一張後台破壞,磅!」英潔兒發動了速攻魔法,刮起一陣龍捲風之後,掀開了Frisk的蓬蓬裙。
「小福醬,裙子裙子……你這樣不會害羞嗎?」雷歐娜上前抱住了Frisk的裙子,他的白色內褲被看光光了……
「我不在乎呀,畢竟我是男孩子,又不是穿什麼性感的內褲呀……」Frisk說著,檢查被破壞的後台是什麼,「倒是我的『破壞劍士的宿命』……」


這時候的收視率提升了400分,現在有4254分的收視率。
「哼哼,我想Frisk應該不懂這裡的規矩吧?只要累積收視率就可以增加偶像等級,決鬥的勝負我才不會管是贏是輸呢……安琪兒!!」英傑特久久一次說出語尾,得到了1000分的收視率獎勵,目前有5254分的不錯喔~收視率。
「不好了,Frisk自己的語尾太普通,然而英潔兒說的語尾不太正常,他們的實力非常懸殊呀。」雷歐娜看起來了解到什麼意義不明的東西了。
「難不成,Frisk那種說話可愛的方式,就可以幫星光樂園的節目增加收視率嗎?」莎優璃問著,雷歐娜盯著莎優璃看,還以為她第一次來星光樂園。

「輪到我了,抽牌!!」英潔兒有三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終末的騎士』,並將牌組裡一張『地獄公路巡警』送去墓地,之後我要將『地獄公路巡警』從遊戲中除外,從手牌特殊召喚『暗黑共鳴體』!!」
『終末的騎士』 攻擊 1400 守備 12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暗黑共鳴體』 攻擊 1300 守備 300
闇屬性,惡魔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要將等級3的『暗黑共鳴體』和等級4的『終末的騎士』進行調星,看啊,你的死兆星在天上閃耀,那胸前的七道傷口,是你與厄運交錯的證明,同步召喚!等級7,『混沌惡魔王』!!」英潔兒同步召喚了怪獸了,增加400分的收視率,目前有4346分的不錯喔~評價。
『混沌惡魔王』 攻擊 2600 守備 2600
闇屬性,惡魔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戰鬥階段,我要將『混沌惡魔王』『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發動攻擊,發動『混沌惡魔王』的特殊能力,可以將你場上的怪獸攻擊力、守備力互換,之後這麼一來你的王牌怪獸就不見了,安琪兒!!」英潔兒對Frisk的王牌怪獸攻擊,這時候巴斯達布雷達有點退縮。
『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 攻擊 2500 守備 2800
主人大人,我看起來有點弱啊……
「哎呀呀呀呀……」Frisk的蓬蓬洋裝被撕裂露出破損的部位,幸虧Frisk是小男孩並沒有什麼可以露點的地方,Frisk的LP從4000降到3900分,收視率提升到4367分。
「你的破衣服好像有點損傷呀,不過我們兩個的性別在這個位置上,算是很讓大叔興奮的吧?」英潔兒拿出扇子沾沾自喜的大笑。
真的是這樣嗎?」Frisk說出決鬥王的註冊商標。


「輪到我了,抽牌!!」Frisk有三張手牌,「到最後還是要依靠法老王的魔術師是的~」
「不要打了,小福醬的衣服已經露出胸部了,你應該要休息才對……」雷歐娜很擔心Frisk的狀況。
「讓他打,我就是希望那孩子,可以激發出什麼樣的實力呢……」赤井眼鏡哥想要Frisk在這個瓶頸下有什麼潛力?
「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櫻桃魔導女孩』,之後『櫻桃魔導女孩』從牌組檢索一張『檸檬魔導女孩』。」Frisk召喚了可愛的嬰兒,看起來是個小女孩怪獸。
『櫻桃魔導女孩』 攻擊 400 守備 400
地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噗呦,我是可愛的小嬰兒!」魔法少女櫻桃開始自我介紹,含著奶嘴,收視率提升了1000分,目前有5156分的不錯喔~評價。
「之後我要將『櫻桃魔導女孩』進行效果解放,從手牌守備表示特殊召喚!法老之心的魔術師,將我等最榮耀的時代燃燒著,現在聽從我等的命令,『沉默魔術師-沉默的魔術師』!!」Frisk特殊召喚了另一體王牌怪獸,可是攻擊力還是不夠……
『沉默魔術師-沉默的魔術師』 攻擊 1000→2000 守備 1000→2000
光屬性,魔法使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將場上的『暗黑龍 坍縮星蛇』轉為守備表示,結束這一回合,不過我想你應該剩下一回合的時間了。」Frisk似乎埋下了什麼布局。
「哼,輪到我了,抽牌……」英潔兒有兩張手牌,「我可以不用解放進行召喚,召喚『迷霧惡魔』!!」
『迷霧惡魔』 攻擊 2400 守備 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魔法卡,『墮落』,我要將你的『沉默魔術師-沉默的魔術師』進行洗腦,之後搶奪她的控制權……」英潔兒似乎要使勁全力搶奪Frisk的王牌怪獸,但是……
「沒想到,英傑特你這麼沒有良心呢,但是,你心裡一定有崇拜的人吧?『沉默魔術師-沉默的魔術師』會有一次將魔法卡的發動無效,聖光爆裂!」Frisk似乎覺得英傑特把自己搞得有點不像話了。
「怎麼會,不過就算有這種局勢,我的『惡魔混沌王』『迷霧惡魔』還是可以破壞你場上的怪獸呀……」英潔兒覺得有點焦慮,他感覺沒有機會可以打敗自己崇拜的人嗎?
「其實有關早上的那件事,其實我會說昆蟲專家羽蛾很弱,我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為了凸顯出那個人的弱小,卑鄙無恥的手段卻是必要的存在,為了凸顯出這傢伙的弱小。」Frisk似乎想對同學英傑特說些什麼?
「怎麼了,小福?你明明就可以打敗我,為什麼要哭?」英傑特發現Frisk正在哭泣。
「要是,我真的沒有把你當朋友看待,或許會跟羽蛾一樣,與其這樣不如我要跟你一起成長,你回合結束的時候,『迷霧惡魔』的效果會自我毀滅導致決鬥敗北,其實我很想打敗你,但你卻導致自己毀滅,其實升五年級的我們,應該要好好享受這種時光了。」Frisk抱住了英傑特的身軀,想要跟他說些什麼?
「Frisk,你想要對貝爾蒙特那傢伙做什麼?」莎優璃很擔心Frisk。
英傑特‧貝爾蒙德,我最喜歡你了!你是偉大的吸血鬼獵人家族,絕對不能在這裡毀掉名譽啊……」Frisk向英潔兒一個情人節似的告白……
「不,不可能,戰鬥階段,我要將『惡魔混沌王』『迷霧惡魔』『暗黑龍 坍縮星蛇』『沉默魔術師-沉默的魔術師』發動攻擊……」英傑特向Frisk的怪獸進攻,但是沉默的魔術師卻是認同Frisk的理念笑著粉碎了。

「不,不可能,我已經死了,我這種人沒資格當世紀末偶像呀!!」英傑特的LP從600點歸零,沒想到被自己的怪獸效果汙辱到……


【甜點沙漠,比拉夫特城商街】
「嘿呦,我們這裡的電視台新增了星夢Tube的直播了,可以轉到那個頻道觀賞星光樂園的演唱會囉!」一位嘿呵跟著一群海爾摩斯紅學院的高中生觀賞星光樂園的頻道。
「怎麼回事,今天商街特別熱鬧呀!」一位褐髮的年輕公主看著新的電視台在播出出道演唱會,看起來有點不太對勁。
「黛西殿下,今天好像有商家沒有經過我們同意,就蓋起了電視台轉播綜藝節目,我想應該不會跟那個東西有關吧?」奇諾比奧大臣似乎覺得也不太對勁。
「我記得那種東西,已經在25年前就已經被蘑菇王國的魔法師封印起來,還說是最混亂的地方了,該不會??」黛西公主推開聚集觀賞的觀眾,看著出道演唱會的Frisk。

Frisk沒有自己的出道曲,所以翻唱的是Bonnie Tyler的《Holding Out for a Hero》。
「Frisk?那傢伙不是在迪馬歐斯綠要準備畢業嗎?怎麼……為什麼要扮成女生,為什麼要在那種星光樂園開演唱會?事情越來越不對勁,看起來封印之地已經變成星夢世界了。」黛西公主一臉驚訝的表情,拿起了手機開啟了緊急會議的通知。

【碧琪公主城堡,會議大廳】
「你是說封印的魔界帝國已經被釋放出來了嗎?那個入口是在創造之日的那年誕生出來的次元,沒想到居然被那種傢伙解開封印了嗎?要事真是如此,我們30年來所辛苦的努力全都白費了,如果真的有此事……」碧琪公主有點開始驚慌失措,「那麼那七個人類賢者進攻過來,國家可能會有很多人受傷,我想應該得想辦法才行。」
「沒有這個必要,只需要把星光樂園的勢力削弱,我們大神田一家就是長年在做這種事情的。」一位頭髮的馬尾像是龍捲風般的貴婦過來跟碧琪公主報告。
「不可以,現在如果下禁止令,我們無法從根本解決問題呀。」碧琪公主說著。
「帕普莉卡的那兩位姐姐被菈菈那種傢伙迷惑,或許妳會非常不信任我們,我會在隔天進行禁止令的儀式,接下來要星冠學院的三位校長同意,我保證一定會挽回我們家族的名聲。」這位貴婦似乎要進行什麼樣的計畫?

{待續……}

下集預告:
莎優璃的過去究竟是什麼樣的生活呢?話說回來,星冠學院的三位校長要準備召開會議,要討論有關人類之國的復甦和防備,Frisk被兩位公主叫去做什麼事情了嗎?但在這時,Frisk破舊的折疊式手機突然住進一個電腦病毒,裡面居然是一位吉祥物經紀人!?一直被催說要趕快去星光蘑菇演唱會,總算了解菈菈被迫反抗家長和校長的心情了……
{第三話,世紀末的歌姬娃娃}

創作回應

初代超越之神_丹列♆

⠀⠀⠀⠀⠀⠀⠀⠀⠀⠀⣴⣿⣦⠀⠀⠀⠀⠀⠀⠀⠀
⠀⠀⠀⠀⠀⠀⠀⠀⠀⠀⢻⣿⣿⠂⠀⠀⠀⠀⠀⠀⠀⠀
⠀⠀⠀⠀⠀⠀⠀⠀⠀⢀⣴⣿⣿⣀⠀⠀⠀⠀⠀⠀⠀⠀
⠀⠀⠀⠀⠀⠀⠀⢠⣾⣿⣿⣿⣿⣿⣿⣦⠀
⠀⠀⠀⠀⠀⠀⣴⣿⢿⣷⠒⠲⣾⣾⣿⣿
⠀⠀⠀⠀⣴⣿⠟⠁⠀⢿⣿⠁⣿⣿⣿⠻⣿⣄⠀⠀⠀⠀
⠀⠀⣠⡾⠟⠁⠀⠀⠀⢸⣿⣸⣿⣿⣿⣆⠙⢿⣷⡀⠀⠀
⣰⡿⠋⠀⠀⠀⠀⠀⠀⢸⣿⣿⣿⣿⣿⣿⠀⠀⠉⠻⣿⡀
⠀⠀⠀⠀⠀⠀⠀⠀⠀⣾⣿⣿⣿⣿⣿⣿⣆⠂⠀
⠀⠀⠀⠀⠀⠀⠀⠀⣼⣿⣿⣿⡿⣿⣿⣿⣿⡄⠀⠀⠀⠀
⠀⠀⠀⠀⠀⠀⠀⢠⣿⣿⠿⠟⠀⠀⠻⣿⣿⡇⠀⠀⠀⠀
⠀⠀⠀⠀⠀⠀⢀⣾⡿⠃⠀⠀⠀⠀⠀⠘⢿⣿⡀⠀⠀⠀
⠀⠀⠀⠀⠀⣰⣿⡟⠀⠀⠀⠀⠀⠀⠀⠀⢸⣿⣷⡀⠀⠀
⠀⠀⠀⠀⢠⣿⠟⠀⠀⠀⠀⠀⠀⠀⠀⠀⠀⠻⣿⣧⠀⠀
⠀⠀⠀⢀⣿⠃⠀⠀⠀⠀⠀⠀⠀⠀⠀⠀⠀⠀⠘⣿⣆⠀
⠀⠀⠠⢾⠇⠀⠀⠀⠀⠀⠀⠀⠀⠀⠀⠀⠀⠀⠀⢸⣿⣷⡤⠄
2023-08-20 15:53:29
可可羅
還好啦,幸好不是被真的北斗百烈拳打中……
2023-08-20 15:54:3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