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變異點18

可可羅 | 2023-07-08 21:25:26 | 巴幣 2112 | 人氣 379

停更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資料夾簡介
繼承改寫歷史的帕拉杜克斯的意志,時間破壞者將與時間軸開戰!


【暗黑魔城,火災現場】
「燒起來了,燒起來了,如果打電話給消防局,他們就會知道我們的住處了。」偽街的無心者孩子們看到地下室整個起火燃燒一直驚慌失措。
「不知道焰女士突然失去聯繫,到底是什麼原因,為何處決一個沒有用的夥伴要這麼久。」照顧無心者的Frisk想要打電話給奧國的消防員,不過消防隊是一群卡通老鼠組成的機構。
「Frisk,先觀察一下小焰大人的狀況,這裡有辦法使用暴雪魔法或冰結咒文的,先做成一個疏散的路線吧。」白虎將軍洛克薩斯拿起兩把鑰刃,打算使用太空戰士的暴雪魔法。
「那就只有洛克君可以使用中暴雪來清出一條疏散路線了,不過我們還有其他怪物在冰魔法施展之前就已經被燒死的了。」玄武將軍來希拿起自己的水晶首飾,不過想著沒有對應屬性的魔法滅火。
「來希,這個時候可以使用合成魔法,將真空咒文巴基瑪冰結咒文夏達爾克合成變成冰雪風暴,但是洛克的魔法不知道相性無法吻合嗎?」Frisk想著奇怪的主意。
「確實我會使用魔導器上的合成魔法,但是洛克薩斯的咒文是太空戰士的體系,我覺得不可能會……」來希猶豫地說著。
「要是是朱雀將軍的話會怎麼做,我們四人的力量來源都在道具上,只有我和黑江脫離了儀式變成惡魔過,魔導器上的水晶維持著我們的生命,所以來源是一樣的。」Frisk說著。
「確實小福的判斷正確,但是我沒那個風險去嘗試。」洛克薩斯已經拒絕了他們的幫忙。
「我都知道,你跟另一個我已經達成了協議,要暗殺焰女士這件事,所以想利用超時空爆裂的事情讓我們四位在城堡裡同歸於盡,但遇上這種狀況,不像魔王城最後的下場。」Frisk拉住洛克薩斯的領子,非常懇求他幫助四獸將軍一臂之力。
反正我們四個已經不是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的人了,另一個我們已經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他們會遲早忘掉我們的心血的。」洛克薩斯很生氣地說著。
「這個時候鬧內鬨,我們應該要團結一致並一起同歸於盡,不是嗎?」來希想勸他們和好。
黑江這時候還在地下室毫無任何回應,留下剩下的同伴不知去向。

這個時候,成為夢魘少女的Chara,正打算終結惡魔焰的最後一口氣。
小焰 LP 0 Chara LP 3000
Chara場上的『霸王龍 札克』正打算被她吸收,場上的『異色眼靈擺讀陣龍』已經被『天地魔鬥的架式』破壞掉,靈擺區域剩下『星讀的魔術師』,手上沒有手牌。
小焰場上的『積木龍』被戰鬥破壞,沒有任何覆蓋的卡和手牌。
「原本就指定『霸王龍 札克』被選擇技能的對象,檔下攻擊的卻是『異色眼靈擺讀陣龍』,這種狀況已經很久都沒有發生了,上一次是『黑魔導』主動檔下『斷頭台的慘劇』,有這麼強大的決心和勇氣,把最後一擊堵在希望的一刀上,為何妳沒有那種實力成為勇者,卻還是要取代我成為下一任的魔王呢?」惡魔焰靠在牆角上正在思考什麼?
這個世界需要那種人來維持正義,一旦進入了沒有痛苦和絕望的世界,就是虛無,歷史上就是因為有這種人才能讓人類學習教訓,我無論如何都想成為妳那樣的惡人,直到被真正的另一個我打敗之前,我要讓世界感受到自己罪惡的壓迫……」夢魘Chara手裡握者地獄之火說著。
「我希望,妳能夠好好照顧那幾位四獸將軍,他們也是被無賴的正義消滅那些惡勢力所犧牲的人們,奧立堅合眾國所誕生的幸福與快樂的日子,總有一天他們會了解這一切的騙局所帶來的代價。」惡魔焰腹部被Chara的強大咒文砲弄傷,流下了鮮紅色的血。
「妳所希望的正義,會是與妳所不認同的正義敵對的邪惡嗎?如果人類和魔法少女因為這幾千年來的鬥爭持續惡鬥下去,我希望能有好的發展,那怕是學到對方的教訓也好。」夢魘Chara看著受重傷的惡魔焰,打算要取走小焰的性命的時候……


這個時候,小焰手伸向天空,天空出現了十二道長相詭異的鏡子,但有三面鏡子已經被粉碎而鏡身破裂,看起來小焰身後有更強大的敵人存在。
「反派的存在,根本不是這樣正向的意義,只是為了殺戮和破壞,而感覺自我良好而占一絲己有的魔女罷了,那樣的人才是最頂尖的,雖然崔梅恩夫人、烏蘇拉和伊絲瑪現在被妳們這些人打到不知去向……」小焰說著,召喚的十二面鏡子正好是迪士尼動畫的壞蛋們
「他們還活著??本來不是已經在迪士尼動畫首部就死去了嗎?」Chara發現鏡子中的邪惡皇后、梅菲絲特和霍博士已經在動畫首集死去過。
那是印給小朋友們看的動畫片,當然不會有反派的擁護者啊。」冥界神祇黑帝斯說著,跟天馬座星矢他們對付的黑帝斯長相差太大,一臉大叔樣。
我們自從那些公主、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之後,計劃就是為了復仇,然後被殺,之後就是為了奧國不斷做著那些事。」一臉濃妝的邪惡皇后說著。
當然還誕下了自己延續惡行的後代子孫,但是自己已經無法接受這件事了,她們只認為我們父母做人太失敗……」龍魔女梅菲斯特說著,是這些魔王的最終首領。
之後想辦法延續自己的生命,不過脫離反派的詛咒,就必須要洗腦奧國活在謊言的生活裡,而且曉美焰已經是我們代替後補成員的位置了。」沙漠魔術師賈方說著。
「你們的意思是……如果我代替小焰的位置成為魔王,自然就會過上你們那裡的生活嗎?」Chara問著鏡界的大魔王們,小焰卻自己在鏡子面前傻笑。
「賊哈哈哈哈哈,如果真的有辦法殺掉我就好了,我殺掉鹿目同學成為未來的統治者的那一刻,已經是他們的成員了,就連索拉他們也無法阻止我加冕,計畫照著命運進行著。」小焰臉上出現了令人恐懼的表情。
等一下,妳剛剛提到小圓死了嗎?有點奇怪啊??」海賊船長虎克驚訝了下。
「那麼即使是殺了妳也會因此重生,就像決心現象一樣無法改變現實,我還蠻奇怪的問為什麼魔法少女會有決心,看到這一切之後有了答案,妳真的要找他們救援是錯的。」Chara看著九位大魔王之後有了想法,決定要站在正義的一方。
「妳要去哪裡?妳的目標不是取走我的心臟嗎?」小焰看著Chara的臉色驚訝起來。
「既然有時間軸能守護,當然是要拯救他們囉……」Chara從空隙拉了拉鏈,像某紫色老太婆那樣穿越次元的縫隙……

{變異點18,暴雪中的希望}


【1998年,神奈川縣童實野市,決鬥巨蛋】
「自從瀨人社長……一直都迷信崇拜那個魔法少女的妖精之後…整個人就變了……以前他是不會相信科學以外的事的……」星織博士看著自己的報告表格,突然想起了瀨人的安危,這時的丘比一直都在安撫星織的情緒。
「說到底,整起事件的緣故,還是那場戰鬥儀式啊,無名的法老王需要得到救贖……」丘比看著星織有點不安的情緒,想把瀨人身上的錯怪給法老王。
「你說謊……為什麼要把法老歸還於世界上,對普拉那而言這是錯誤的事情呢?」星織看著報告書的另一頁,是一個重要的心智圖,連線著海馬和丘比的計畫推斷。
「那些普拉那只不過是想逃離這個即將崩壞的世界逃避,不需要理會他們。」丘比說著。
「你該不會是利用那些普拉那的魔法少女,來造成這個世界的不安和絕望嗎?」星織看著丘比覺得他有某些陰謀在。
「看樣子妳觀察力很好呢,一定是有某種『聲音』在催促妳理解這一切的真相,我們每個次元都是在宇宙不同的化學反應下產生的分裂和分支,於是我們受到『那個人』的委託下,要開始分裂出屬於自己的次元,本來原來的時間軸計畫已經開始轉動熵的運作了,我在分支之前一直都是臥底於普拉那的海馬集團成員,但妳臉上的表情已經表示那個人的信號了。」丘比一直都知情的告訴星織時間軸分裂的事情,而且早有預感為了破壞者行動。
「我沒聽到什麼聲音啊,沒有人能告訴我要如何對付普拉那,這些事情都在集團的計畫之內,而且瀨人社長差點被迪亞那傢伙敗北消失在深淵中,多虧瀨人……他想到可以利用『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來逆轉一切的……」星織博士開始有點恐慌。
「看樣子計畫已經順利進行了呢,『那個人』正打算開始分裂時間軸來激發妳最黑暗的力量……」丘比說著,星織的靈魂寶石慢慢地被汙濁吞噬……

「另一個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從戰鬥儀式結束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局了,海馬君。」遊戲已經拼完大部分的千年積木,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千年積木還缺了幾塊,還在藍神同學那邊……
「我不會相信你那扭曲思維的態度,只要順利讓那個人復活,由我來打倒他,我就能成為這個世界全新的王!」海馬逼迫遊戲尋找剩下的積木,但是這時一個聲音出現在他們身旁。
你就是卡片宇宙一切的開端,現在必須在這裡了結你,不過看這個狀況……」一位藍髮走賽博龐克服裝的美少女,在他們身旁說著。
「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傢伙,海馬君要小心了。」遊戲感覺到警戒。
「我知道,但是全世界先進都市的神經網路已經開始連線到我集團的電腦,可見妳不是這個時間軸的人……唯一的線索就是在奇古‧羅伊德作為董事長的迪士尼集團,我在開發計畫上看到妳的設計草稿。」海馬看著神祕少女,很迅速地想起在迪士尼財團看到的影像。
「你真的果然進入了我們過去財團的最高機密,不過那裡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畫像,沒想到平時不會跟女明星演員上床,裝俗氣的名流,居然有這種嗜好……」神祕少女拍手說著。
「她是被創造出來的,難不成是卡通明星嗎?」遊戲問著海馬:「我以為《威探闖通關》裡面的世界觀只是糊弄出來的。」
「當然是這樣,美國好萊嗚有一個地下山洞的結界,那是通往所有結果的平行世界的噴泉,妳看過的超級英雄漫畫都會在這裡被誕生出來,而彼得帕克就不是被突變蜘蛛咬過了……卡通城在這個時代正好是奇古那傢伙的公司旗下的財產。」海馬迅速的推測少女的來歷。
「隨著電腦動畫的發展,加上這個1998年這個時代的動態捕捉迅速蓬勃,卡通城這類畫師歷經千錘百鍊誕生出來的生命,就沒有存在得必要。」少女說著:「遺棄的卡通人物,米奇老鼠、兔巴哥、大力水手卜派、甚至是機器貓哆啦A夢……他們在集束點的時候對人類發動革命,取代人類觀察時間軸的種族了。」
「真不妙,我聽說迪士尼還秘密準備了炸藥要拆卡通城……」海馬喃喃自語地說著。
「那些卡通人物的去處,我就先自我介紹好了,我是阿葵亞,米德切爾達-001時間軸,奧立堅合眾王國鑰刃騎士團長。一切都在米奇國王的命令下,當然不會就消滅海馬瀨人您那樣簡單,當然會重新設定你們倆個,變成非裔黑種人是對你們的懲罰……」少女騎士阿葵亞拿起了有鎖孔的劍,稱作鑰刃的機械劍正指向兩位決鬥者。

遊戲 LP 8000 海馬 LP 8000 vs 阿葵亞 LP 8000


「妳別過來,抽牌……」遊戲見狀看到阿葵亞拿起了腰帶上的卡盒,看樣子對方不打算用決鬥盤進行卡片決鬥,「我要從手牌將『巧克力魔導女孩』召喚!」
『巧克力魔導女孩』 攻擊 1600 守備 1000
水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專家怪獸格3。
「主人已經把那位神官大人打敗了吧?主人那是……難道要戰鬥嗎?」魔法少女巧可看到突然偷襲的鑰刃女戰士,從上次決鬥的負傷痊癒中。
『巧克力魔導女孩』從手牌捨棄『黑魔導』,從手牌抽一張卡,之後發動魔法卡『增援』,從牌組裡將一張『精靈聖劍士』加入手牌。」遊戲感覺前面的敵人有非常可怕的殺氣,打算進行先攻防禦,「雖然我們兩個要對付妳一個,非常的劣勢,但是……」
「隨著時間的流逝,你們決鬥者的進化已經達到失控無解的地步,我就是要你們看看這樣的恐懼,就是你們渴望的天國吧?不過順序到海馬瀨人的回合結束後,我就會消滅你們全部。」阿葵亞還是沒拿出決鬥盤,但是手中的鑰刃出現決鬥盤的插槽……
「這是妳自找的,抽牌。」海馬從虛擬決鬥盤抽出虛擬的投影卡,「從手牌呈現攻擊表示召喚,『黑暗小丑 彼得』,覆蓋上四張手牌,結束這一回合。」
『黑暗小丑 彼得』 攻擊 5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專家怪獸格8。
「這麼快就直接放棄針扎,不過我們未來的知識庫一直都在記載著你們兩個的戰術,對我而言那四張陷阱卡有蓋放跟沒有蓋放是一樣的,輪到我方抽牌階段,抽一!」阿葵亞似乎知道海馬蓋放很多陷阱卡,從卡盒裡抽出一張卡背不同的怪獸卡,並把抽中的魔法卡放置到鑰刃的插槽上,「魔法卡降臨,『愚蠢的埋葬』,從牌庫將一張『珠淚哀歌 剎帝利怒威』送入棄牌堆,之後發動『珠淚哀歌 剎帝利怒威』送入棄牌堆的效果,將牌庫最上方的兩張卡片送入棄牌堆。」
阿葵亞從卡盒抽出兩張降臨卡片粉碎掉,對鑰刃戰士的決鬥來說,這是相當於決鬥者卡片送入墓地插槽一樣的意思。
「這張卡效果沒有寫,但是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第二張『珠淚哀歌 剎帝利怒威』特殊召喚,之後將牌庫三張卡送入棄牌堆。」阿葵亞揮舞鑰刃作為指揮棒,召喚了他們奧國無法觸及的境界生物。
『珠淚哀歌 剎帝利怒威』 攻擊 2300 守備 1200
水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珠淚哀歌 剎帝利怒威』的效果把『珠淚哀歌的弦聲』送入棄牌堆的效果發動了,將牌庫選擇一張『珠淚哀歌的爪音』加入手中。」阿葵亞繼續發動卡片送入墓地的效果,這時候的海馬發覺有些不太對勁了。
「連鎖2,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死之牌組破壞病毒』,解放場上的『黑暗小丑 彼得』並確認對方的手牌,連鎖3,『黑暗小丑 彼得』從牌組召喚分身出來……」海馬召喚了讓人中毒的陷阱卡,噴發出來的病毒朝阿葵亞攻擊。
「沒有事,這樣就進行連鎖逆解吧。」阿葵亞拿起珠淚哀歌的鑰刃防禦,病毒控制另外一隻手確認她有超過1500攻擊力的劍神官 姆多拉珠淚哀歌 胡夫妮絲和其他的卡片名叫剎帝利怒威停泊地宿神像 凱爾多……
『黑暗小丑 彼得』 攻擊 5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專家怪獸格8守備。
「連鎖逆解,之後妳接下來3個回合抽到的卡,超過1500攻擊力的怪獸會被破壞送入墓地……」海馬說著,但是病毒這時候優先破壞阿葵亞的3張怪獸卡……
「我選擇將『古尖兵 凱爾貝特』『古尖兵 阿基多』『珠淚哀歌 雷諾哈特』破壞掉,之後連鎖1的卡片加入手牌……」阿葵亞這時後處理改良後的破壞病毒效果,海馬覺得很驚訝。
「那張卡片的破壞力,居然被改成這樣?」海馬生氣的說著。
「要來的及解釋嗎?畢竟你總是放任超主流不管任他們殺戮和破壞,導致決鬥者鋪上一層灰燼,這都是你的錯,不是嗎?」阿葵亞嘲笑海馬,彷彿像是變了個人似的,「這時候的『古尖兵 阿基多』『古尖兵 凱爾貝特』的效果發動了,從雙方的牌組選擇10張卡送入墓地吧……」
「海馬君……」遊戲舉起了海馬給他的新型決鬥盤,準備從牌組的10張卡放置到墓地插槽裡,因為守墓怪獸的效果只能適用一位決鬥者。
「看來那傢伙幫你擋了不少刀呢,你要好好感謝他呀,你們倆很快就變成古埃及人了。」阿葵亞想要改寫兩人的膚色,海馬覺得很憤怒。
「妳這傢伙看樣子並不是把我們變成古埃及人,連非洲土著都稱不算是……」海馬說著。


「連鎖1、2、3、4,『革命同步者』從場上特殊召喚,等級變成1,之後送入棄牌堆的『影依野獸』從牌組抽一張卡,『妖精傳姬 白雪』從棄牌堆除外糊塗蛋、噴嚏精、害羞鬼、瞌睡蟲、開心果、愛生氣、萬事通,從場上特殊召喚。」阿葵亞不斷發動連鎖效果特殊召喚,「之後『珠淚哀歌 雪蓮』將自己和棄牌堆的『珠淚哀歌 胡夫妮絲』『珠淚哀歌 雷諾哈特』返回牌組最下方作為融合素材,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想把那些人都變成非洲土著,融合召喚!等級9,『珠淚哀歌 卡雷多哈特』!!」
『革命同步者』 攻擊 900 守備 1400
地屬性,機械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妖精傳姬 白雪』 攻擊 1850 守備 10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珠淚哀歌 卡雷多哈特』 攻擊 3000 守備 3000
闇屬性,惡魔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妖精傳姬 白雪』可以將場上的『巧克力魔導女孩』轉為裏側守備表示,連鎖2,『珠淚哀歌 卡雷多哈特』融合召喚成功時將場上的『黑暗小丑 彼得』返回主要牌組,去吧,海神雷光戟!!」阿葵亞利用融合召喚的怪獸清空遊戲和海馬的場面。
「糟了,『巧克力魔導女孩』轉為裏側守備表示就表示無法發動特殊能力了……」遊戲看著自己的夥伴被獸化的迪士尼公主埋進棺材裡。
「不要啊,我不想睡進『黑魔族復活之棺』裡面呀……」魔法少女巧可吶喊著。
「遊戲,這樣下去的話,你墓地裡應該有強大的王牌怪獸可以呼叫出來,使用下一回合的『死者蘇生』也好,一定要使用『黑魔導』反擊才行。」海馬給了遊戲建議的戰術,之後發動陷阱卡,「翻開覆蓋的陷阱卡,『破壞輪』,選擇場上的『珠淚哀歌 卡雷多哈特』作為對象發動,連鎖2,翻開陷阱卡,『神聖精靈的祝福』,回復場上怪獸的生命值1200分。」
「就算是狂妄自大的海馬瀨人,只要跟那位王的容器戰鬥,就會顯得冷靜判斷,但也就到此為止了……啊啊!!」阿葵亞在場上被海馬的手榴彈打中,LP從8000降到5000分。
「啊啊啊……這樣一來妳就輸了!」海馬的LP從9200降到6200分。
「真的是這樣嗎?」阿葵亞說出決鬥王才有的台詞。
「嘿,那是人家的註冊商標,除了十代他們不可以使用。」遊戲有點生氣。
「發動送入墓地裡的『珠淚哀歌 卡雷多哈特』的效果,從牌組將一張『珠淚哀歌 雪蓮』送入棄牌堆,這張卡可以隨時復活。」阿葵亞的怪獸原來有不死的力量,相當令人恐懼。
『珠淚哀歌 卡雷多哈特』 攻擊 3000 守備 3000
闇屬性,惡魔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要支付一半的生命值,從手中發動『亡龍的戰慄 死亡驅力』,那張卡變成與『妖精傳姬 白雪』一樣的等級從場上特殊召喚。」阿葵亞從剛剛抽到的卡中發動效果,指揮鑰刃從場上特殊召喚怪獸,LP從5000降到2500分,「我要將等級4的『亡龍的戰慄 死亡驅力』和等級4的『妖精傳姬 白雪』進行調星,從王國的光明轉化為黑暗,魔王城的黑暗就馬上帶來光芒,同步召喚!等級8,『混沌魔龍 混沌支配者』!!」
『亡龍的戰慄 死亡驅力』 攻擊 1000 守備 3000
闇屬性,龍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作為同步召喚解放。
『混沌魔龍 混沌支配者』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闇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混沌魔龍 混沌支配者』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上方將五張卡檢索至棄牌堆,那些卡中將『影依野獸』這張卡加入手牌……」阿葵亞發動怪獸效果的同時,海馬採取最後的行動。
「連鎖2,翻開陷阱卡,『闇之咒縛』,選擇場上的『珠淚哀歌 卡雷多哈特』束縛起來,攻擊力下降700分,無法攻擊和改變表示形式。」海馬發動了陷阱卡召喚黑色的鐵鍊,綁起了拿起三叉戟的珠淚哀歌融合怪獸。
『珠淚哀歌 卡雷多哈特』 攻擊 2300 守備 3000
這樣一來,就不用擔心會把生命值歸零了……


「真可惜,你沒有選擇的權利,就算想靠一個人的力量救贖這一切,你沒有選擇的權利……」阿葵亞傻笑地看著即將被直接攻擊的海馬瀨人,「發動永續魔法,『剎帝利怒威停泊地』,這個時候永續魔法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剎帝利怒威 芬里爾』。」
『剎帝利怒威 芬里爾』 攻擊 2400 守備 2400
地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剎帝利怒威 芬里爾』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將一張『剎帝利怒威 獨角獸』加入手牌。」阿葵亞大量檢索卡片資源了。
『妖精傳姬 白雪』從棄牌堆除外糊塗蛋、噴嚏精、害羞鬼、瞌睡蟲、開心果、愛生氣、萬事通,不限於一回合一次從場上特殊召喚。」阿葵亞重複復活了獸化的迪士尼公主,準備進行連結召喚,「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卡名不同的怪獸三體,我要將『珠淚哀歌 卡雷多哈特』『革命同步者』『妖精傳姬 白雪』設置連結標記……」
『妖精傳姬 白雪』 攻擊 1850 守備 10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作為連結召喚素材。
「海馬君,你應該不知道實情,在距離現在的20年後,有一種全新的召喚方式會作為雙方決鬥盤的橋樑……」遊戲想解釋連結召喚的作用,但是海馬只想要他閉嘴。
「不可能,我們的決鬥不可以有這樣子的進化,現在已經太遲了……」海馬彷彿在看著什麼?
破除虛偽的光芒和無盡的黑暗,這就是你們想看到的最終極樂淨土,連結召喚!Link-3,『混沌的戰士 混沌士兵』!!」阿葵亞連結召喚了怪獸,準備給海馬致命的一擊……
『混沌的戰士 混沌士兵』 攻擊 3000 LINK ↑↙↘
地屬性,戰士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闇之咒縛』居然被輕易的破解掉,這就是大家想要的決鬥者進化,沒想到我渴望的東西居然是這麼可怕的事情,真有意思,與其活著苟且偷生目睹這樣的進化……」海馬似乎有點崩潰跪下著,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遊戲,怎麼回事,那些未來人又來搗亂你嗎?」城之內克也趕到了現場扶起了武藤遊戲。
「別這樣子對海馬痛下毒手,他只是跟我們一樣是高中生啊。」真崎杏子苦苦哀求阿葵亞不要對海馬痛下手。
「淑女就是要對紳士有禮貌,這樣根本不是一個戰士應該有的樣貌,妳這樣還抱有一個武者的尊嚴嗎?」本田廣人責罵阿葵亞。
「武者的尊嚴嗎?早就在米奇國王想改寫世界的那個時刻,鑰刃的存在早就改變了,我們改寫過去、現在和未來,把我們曾經努力的一切化為泡影,那個時候已經有太多像海馬這樣自私的人執著於自己,現在他即將受到教訓了……」阿葵亞準備拿起冰雪城堡鑰刃。
「別管我……遊戲,我做錯的事情,就由我來承擔,這樣才是一個值得尊敬的,神啊!!」海馬瀨人自言自語的要遊戲他們不要管這件事。
「戰鬥階段,『剎帝利怒威 芬里爾』『混沌魔龍 混沌支配者』『混沌的戰士 混沌士兵』把海馬的身軀砍碎吧,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阿葵亞發動了鑰刃強力的砍殺,對海馬的關節和頸部造成嚴重的撕裂傷……


海馬的LP從6200歸零,身上受到嚴重的砍傷和撕裂傷,這個從未來來的殺手,已經做到普拉那渴望想要做的事情,但遊戲無法接受,這傢伙不應該是這樣的下場。
「海馬君……海馬君醒醒啊,不能就這樣被未來的力量倒下……」遊戲抱住了海馬受傷的身體,想到這種傷勢可能需要魔法的力量治療……
「我有認識的朋友是魔法少女,但是她們不知道有沒有人治好海馬社長……不過……」真崎杏子看著痛下殺手的阿葵亞在一回合內辦到這種事情,覺得很傷心。
「杏子妳什麼時候,知道我們沒有告訴妳的事情?」城之內覺得疑惑。
「真是的,那個白色小貓咪說要幫我實現願望,雖然那個白色小貓咪說我舞蹈偶像的夢想要自己實現的說。」杏子跟城之內吵了起來,本田卻發現有一位海馬集團的科學家趕來……

「瀨人社長,居然是這個樣子…嗚嗚……」星織博士看著奄奄一息的海馬,心裡已經是重度創傷的狀態了……
「博士,幫忙把海馬君用最好的醫療治好,趁現在還來的及……」本田股長要里見博士治好海馬的傷勢,但是里見博士掉了一顆黑色的淡橘寶石……
「已經太遲了,時間軸正往最糟的狀態進行,我們任何人都得不到救贖……那個已經通往絕望的時間軸,被那個人拯救之後,剩下的人在破壞時間軸運作……」里見博士有點要失去意識,暗去的靈魂寶石破裂變成悲嘆之種……

「那種情況,難不成靈魂寶石會孵化成為魔女??」杏子看著海馬集團的魔法少女魔女化的過程,其實心裡一直都在斟酌要不要成為魔法少女……
「啊哈哈哈哈姆,我來看你們是怎麼死的了,不過在那之前作為人類的我,看樣子也無能為力對付雪妖的魔女了。」有一位長得像Chara卻略微不同的綠色外套女子,準備釋放魔法咒文召喚刀刃附著的藤蔓,困住孵化的悲嘆之種。
「殿下,你不用這麼著急就單獨一人幫忙他們唄,干涉這個時間軸自然會產生分裂,但是至少要讓武藤遊戲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唄……」一位相同風格穿搭的少年說著。
「你們是?難不成之前藍神提到的天界就是這個嗎?」遊戲問著。
「就算是Undertale Another Universe的囚犯,也無能為力對付這種多重宇宙的危機吧?畢竟你們的時間軸連自己都救不了……」阿葵亞這時候使用某種傳送裝置,瞬間移動離開了。
「等等呀,你們走得好快呀,我無能為力不知道能不能救前輩的時間軸?」另一個相同長相的少年看著即將受難的武藤遊戲,打算自我介紹,「說到這,人家代號為Inverted Fafe的Frisk,不過人家本來還困在地下找到出路的說,不過時間軸已經被嚴重Reset一次了。」
「這位是Story Shift的Chara和Alternate Reality的Frisk,而我是Flowey Fell的Frisk,雖然自己被毛飧花腐蝕身體,但自己也是他們的一員。」另外一位Frisk很有禮貌的說著。
「你們看起來還有其他兄弟在,但是誰這麼殘忍把你們擺在一起呢?」城之內問著一堆自稱是平行宇宙的小孩子。
「在那之前,我覺得自己的魔力無法控制悲嘆之種啊,啊啊……」Story Shift! Chara撐不住悲嘆之種暴走,這時一陣雪花從藤蔓球鑽了出來……

「那個魔法……我之前在Kris哥哥的解釋中見過,是Noelle Holiday在時間軸分歧的殺人魔法,冰結即死奧義『冰雪之墓』。」Under Swap的男孩子Chara說著:「這個攻擊雖然有機率性棟住別人的時間,但是過一段時間後就會100%凍傷人體,導致人體死亡的高殺傷魔法。」
「跟即死言語『札拉奇瑪』不同的是後者會機率性讓承受者逃走術式,但冰雪之墓會直接包圍對手導致對手100%受到9999點傷害。」Alternate Reality的Frisk說著。
「你們有人擔任篇章的幕後黑手嗎,BOSS級的人類對這招實質是免疫的,有這樣的方法就可以幫你們……」Story Shift的Chara說著,這時候遊戲和伙伴們被冰雪之墓包圍。
「遊戲,快想辦法,要是另一個你還在你心裡就好了。」城之內嚇壞了,要遊戲趕快想辦法。
『精靈聖劍士』,幫我把冰雪之墓破壞掉。」遊戲召喚了怪獸。
『精靈聖劍士』 攻擊 2100 守備 7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專家怪獸格4。
精劍聖斬……居然沒有用嗎?」遊戲的怪獸反而兩把二刀流被折斷,精靈劍士覺得好冷凍傷了,變成一片又一片的冰塊破壞掉。


【奧國城堡,會議大廳的地下地牢】
「這樣一來就沒有人會拯救他們的,或許應該是時候把那傢伙的宇宙給徹底改革掉,只要把核心的那兩位主角殺掉,就已經完成了,呵呵。」米奇國王說著。
「那這樣的話比較擔心青龍將軍,他會不會知道這件事而對吾等叛變呢?」鐵木真問著。
「我們只需要在他的身上綁紅核晶就好了……」米奇國王說著,鐵木真臉上出現驚慌的表情。
「朕絕對不會被你這種鼠輩給控制住的,把朕原來的王國還回來,不要對庫斯德的王國下毒手就好了。」鐵木真想要轉移話題給米奇一些要求。
「你說木蘭的事情嗎?真不想跟你談談這樣的事呢……」米奇國王似乎在策畫什麼?
「朕被你這樣一搞差點搞出第三次世界大戰,好不容易親手打造的未來被破壞了,這樣的計畫有什麼意義?你到底清醒了沒有?」鐵木真生氣的責備米奇,卻被米奇打了一耳光。
「呵呵,現在中國的皇帝也被我這樣牢牢掌握在心中,這種感覺真不錯。」米奇臉上一點孝道都沒有的樣子。
「要是川頓被你這樣搞的心理不適,朕絕對不會原諒你的惡行,我們一直都在反對這個炸彈威脅我們的生命,對朕這樣根本不是一個武者該有的尊嚴啊!」鐵木真掀開了龍袍,裡面居然有一個紅核晶做成的束縛炸彈
「要真的給你們自由,我需要把庫拉那剛那傢伙的思維破壞掉就好,這樣一來我們就是成為唯一的神,所有神話都在我們的腳下,那時候給你自由之身也不遲。」米奇說著。

看起來川頓正在思考要不要以自己的女兒艾莉兒為代價,換走奧國的和平,但是這樣被計時引爆的威脅已經讓他語無倫次……
「你這樣真的是虐待海洋生物,你真的聽從惡魔焰那傢伙的思維了嗎?」川頓拍了桌子似乎很生氣的質問米奇。
「注意你的話語,老人魚,是我教導曉美焰那傢伙怎麼一步一步變成壞人的,如果沒有我,小焰那傢伙就繼續被鹿目圓下體抽插、體內射精,一直過著LGBTQ的生活,我只不過是加速他們兩個的關係罷了。」米奇說著。
「你到底還要怎麼傷害我的女兒?你該不會對她們使用海馬那樣的下場改造了吧?」川頓似乎很憤怒的說著。
「由於時間的關係,我把奧國剩下的改造報告給你看,之後就是複製出七大洋的美人魚公主並讓她們變醜,之後把這個世界染成黑人膚色了……」米奇給了一些照片,川頓知道米奇提前改造艾莉兒她們之後,整個人都絕望了……

「國王殿下,有人在地牢外等你,說有人搶走了時光機潛艇……」不知名的聲音說著。


【魔法都市庫拉那剛,地球傳送閘門】
「有入侵者,感覺是2077年的那些小偷做的好事……」奧國的風暴兵追來提醒了地球的時空巡邏隊警察,有一個新的勢力要崛起。
「那些入侵者真的有辦法對付我們地球的科技嗎?我想那些時間旅行者應該不像惡魔焰那樣構成強大的威脅吧?」一個胖胖男性的巡邏警官說著。
「唯一能對付的就是魔法少女了,我想你可以幫我們的忙,她們載走了原本在計畫之內的人。」其中一個風暴兵說著。
「你能幫忙說出那個關鍵人物的,所謂性別年齡長相嗎?」胖胖警官問著。
「這是機密……不過可以確認的是,她們正打算前往1998年的分歧點。」風暴兵打算瞞著什麼事?

剩餘的風暴兵已經架好時空亂流驅動器,正打算攔住偷走時光機的魔法少女,不過一輛F1賽車型號的時光機已經衝了過來。
「就是他們把媽媽變成這副樣貌,得在Ink Sans修正的時候把那些巡邏隊的人,讓她們知道真相才行……」一位白髮飛行員裝的魔法少女說著,駕駛著F1賽車時光機撞向閘門的警衛。
「她手上有絕地武士的光劍,還有一些無限神器的力量,要小心了。」風暴兵拿起熱射線攻擊不知名的魔法少女,打算破壞時光機。
「嘿咻……只要不會原力與我同在,你們只是我們的經驗值罷了。」這位魔法少女跳過了驅動器障礙,衝向風暴兵對峙,「無馱馱無馱馱無馱馱!!」
魔法少女拿出了長柄槌子攻擊風暴兵,感覺一組風暴兵受到傷害。
「我們可不只一個人啊,黃色手槍射線!!」一位長得像藝術家的骷髏怪,用繪畫的卡通手槍攻擊風暴兵。
「嘿呀,吃我交錯迴旋斬吧!!」一位紅髮的大劍魔法少女拿起鋸齒狀的劍,把風暴兵砍成廢鐵和血塊,她們似乎不在意殺戮。
極大爆裂咒文,伊奧那曾!!」一位法杖魔法少女是放了極大爆裂咒文,閘門開始被破壞得很嚴重,似乎她們的目標,就是為了破壞閘門……

「知凜,謝謝你們呢,有這樣的朋友真是太好了。」一位粉髮的斗篷女士要那位白髮帶頭的魔法少女前往目標的時代,「現在我們可以跟大家說我還活著,跟Chara醬一起共享……」
「沒事啦沒事啦,我當然會幫媽媽們就沒問題的,現在媽媽幫我創造奇蹟,一定要回饋給她們才行……」名叫知凜的少女帶著神祕的少女逃跑……


【1998年,童實野市巨蛋門前】
「現在的妳,應該有辦法可以拯救我們已經被撕裂的時空,不過他們看起來已經決鬥結束了,雖然人群還沒有解散,不過要進入這裡就只能用飛的進去。」黑江告訴了變回原樣的Chara幾件事,不過Chara正在找自己的記憶進入。
「如果能使用移動咒文,前提是一定要想起來那塊地形應該有的構造,這20年來決鬥巨蛋的樣貌也變了不少,很多設備都在維修中呢。」全身赤裸用毛巾包住的Chara說著。
「如果與王戰鬥的神官就這樣被殺,對時間軸的影響會整個崩潰,唯一的方法就是拯救那場決鬥的結果,但是妳們已經穿越道時間之後,為了防止更嚴重的後果,我們必須想個辦法。」魔法少女瑟拉看著Chara和黑江要想辦法。
「那就這麼辦,用我的量子立方來產生幻覺空間,來騙過那些警衛的眼睛。」藍神拿起了無限神器的其中一個,打算利用神器的力量。
「沒有這個必要喔,我來幫助大家潛入集團的深處吧!!」一個不知名的聲音說著。

「鹿目詢子,妳這種人在見瀧原大老遠來這裡做什麼?」藍神看著詢子過來幫忙充滿疑惑。
「因為……我知道遊戲他們正在被魔法慢慢折磨,我想破除他們的黑暗再說。」小詢(?)似乎想幫遊戲的忙,變成跟鹿目圓一樣的魔法少女服飾。
「等一下,那個服裝是??」Chara似乎發現了什麼?
已經沒有絕望的必要了喔!!」小詢,應該是另一個時間軸的鹿目圓發射了魔法弓箭……

這時的遊戲、杏子、城之內和本田正在被冰雪之墓包圍受凍,一看這個術式無法被破解,另一個自己也無法從冥界喚醒出來,四人只好手牽手打算同歸於盡……
「看到了,天上降下奇蹟的魔法陣了!!」城之內看到了小圓的魔法少女甘霖。
「那是……」遊戲看著自己突然被拯救,覺得很錯愕。
魔法少女甘霖,托拉瑪那!!」小圓的魔法陣似乎救出了遊戲四人組的安危。
天上降下的箭矢打破了包圍大家的暴雪,原本被凍成冰塊的遊戲等人開始感受到了室溫……


「怎麼了,之前那個神祕的事件,那次的見瀧原難不成是……」杏子看著前來巨蛋競技場的小圓她們,但遊戲馬上就注意到了一件事……
那個長得像鹿目詢子的魔法少女,撿起了已經處理好的魔女的悲嘆之種,那個悲嘆之種化作靈魂寶石之後,變成了迷惘的靈魂之心……
對不起……星織,害妳變成這樣,其實可以跟柊佑助他們過著幸福的日子……」瀨人的靈魂之心化作自己的幽靈,打算見星織最後一面。
要是還有下一次的機會,我希望能全力守護你們兩個……」瀨人的靈魂抱住了里見星織,打算讓他們兩個一同升天成佛。
不會這樣子發展的,只要那傢伙做惡的計畫結束,我們就能安享自己的一生。」星織的靈魂打算釋懷自己的困惑,想要給海馬瀨人下一次的機會。
「海馬君……不是這樣子的……」遊戲看著海馬快哭了出來。
遊戲……終於可以跟另一個王開始決鬥了,但是你一定要振作起來,那個壞人正在毀滅我們的世界,名為鹿目圓的神可以幫你,說不定,能拯救被毀滅的未來……」瀨人化作一到光,消失在大家的面前……


「會辦到這種事情,妳說不定就是……」穿好新的毛衣款式的Chara,原本生長在這個次元的過去發覺到了什麼?
沒錯,我就是圓環之理,但因為那次戰鬥削弱了太多力量,所以我想淨化這個已經腐敗的多重宇宙……」小圓自我介紹,她就是在最終輪迴許下自己的願望的魔法少女。
「那個魔法少女至今一直都很堅強的活在這個世界,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說不定我們能打敗迪士尼集團,不,奧立堅合眾王國就是我們的敵人了。」穿著閃亮宿學園制服的白色長髮少女看著Chara似乎想幫她什麼忙?
「啊咧?妳們幾個是?」其他的Chara問著這幾位魔法少女。
「我是和泉知凜,我是被安排在2077年打算在地球淪為世界一國之前帶來希望的反抗軍,之後我們要跟你們這些受害者一同行動了……」知凜很有禮貌的問候Chara,想成為她們的盟友和找到真相的反抗軍。
「不太相信呀,那個究極圓居然重生了……」Chara一臉懵懂的問著。
「圓女士不是已經被青龍將軍的怪獸卡劈成兩半了嗎?」黑江這時問著小圓。
「姆嘻嘻嘻,如果我被那麼親易的打敗,或許任何人都可以在我放水的狀態下打倒了。」小圓傻笑地反駁黑江的理論,原來當時的大戰小圓有放水……

看樣子那場戰鬥的事情沒那麼單純,而且阿葵亞變了個人似的,已經變的更強了……

下一個變異點:
回到暗黑魔城,這裡之後要變成魔法少女偵探們的根據地,偶爾當個古堡偵探什麼的也不錯,但魔法少女裕子知道這件事後,想去找鑰刃護衛隊的索拉復仇。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計代價的讓奧國想要破壞多崇宇宙的動機是什麼?這時候傳出恐嚇信要到2125年的東京上城第2區的住宅區會面,究竟那位大人有什麼樣的過去呢?

{變異點19,這個世界依然是狗○不如}

創作回應

初代超越之神_丹列♆
ₘₙⁿ
▏n
█▏ 、⺍
█▏ ⺰ʷʷィ
█◣▄██◣
◥██████▋
 ◥████ █▎
  ███▉ █▎
 ◢████◣⌠ₘ℩
  ██◥█◣≫
  ██ ◥█◣
  █▉  █▊
  █▊  █▊
  █▊  █▋
   █▏  █▙
   █
2023-07-09 09:36:13
可可羅
這只是多重宇宙中其中一個結局罷了,然而壞結局的存在往往都刷新對作品的認知……
2023-07-09 09:49: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