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論反】13-15 遲暮者的憂心

鏡道記 | 2023-12-03 16:00:01 | 巴幣 102 | 人氣 166


  「結果你就這麼草率地答應下來了?」

  「對啊。」

  「你在這之前有想到艾歐尼薩姆的事情嗎?」

  「......啊。」

  「你難道就不會想到要隱瞞艾歐尼薩姆的存在的話,那麼我們這一路上獲得的『戰利品』會難以收拾的問題嗎?還是說,你終於捨得拋棄掉你的拾荒之心了?」

  「沒辦法,對不起。」

  「唉。」

  眼見雷爾特瞬間跪在地上表演一個標準的土下座表示知錯,坐在椅子上的克蘿莉亞無奈地摀住額頭。

  儘管早就知道拾荒者先生平時做事根本不會經過大腦,然而她還是沒想到在攸關他的「本業」時他竟然還能這麼馬虎。

  他們先前之所以如此慎重揀選可以一起同行的旅伴,不就是為了要降低艾歐尼薩姆暴露在世人眼中的風險嗎?不然當時在伯羅奔尼撒家進行的那場談判是談心酸的嗎?

  「雖然明白克蘿莉亞小姐的顧慮,不過我不認為這個決定會衍生出很嚴重的問題。」

  同樣聽完來龍去脈的希雅妮絲卻有不同的見解,說出的這番話不禁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

  「這幾天相處下來,我認為木籬村長與他的外表不同,是位心思細膩,懂得拿捏分寸的人。而木樨的表現顯然也不太可能生出一些多餘的心思,所以應該不用過於操心才是。」

  「就是就是!人家木籬村長只是長得很像但又不是真的山賊,再說木樨還是『軟呼呼麵包女士』的信徒,信得過的吧!」

  「惹麻煩的就給我閉嘴。」

  「是,對不起。」

  讓闖禍精完全禁聲以後,法師小姐揉了揉太陽穴,隨後說道:

  「雖然妳說得也沒錯,不過我怕的是一個不小心就會走漏風聲。哪怕他們自己沒有那個意思,但是能夠由此推想出我們擁有一座移動領地的『知情者』當然是越少越好,以免引來不必要的窺伺。」

  「嗯?......啊,是這樣的嗎,原來克蘿莉亞小姐還抱持著想要完全隱瞞的想法啊......

  「等一下,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聽到少城主那句話中充滿訝異的語氣,法師小姐的內心頓時萌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我回來的路上看到芽吶吶他們正大光明地在搬運樹種,還以為他們的行為早就經過了兩位的同意呢。」

  克蘿莉亞聞言瞬間起身打開窗戶往外頭一看,只見小水鼠們所駕駛的初水號碰巧在這時候返回,而它的身後還拖行著一棵小型樹木正咕嚕咕嚕地滾動著。然後他們就在一群孩子們好奇地圍觀之中,聯合古斯的力量將樹木運到了馬車之上。

  過沒幾分鐘,就有兩名大膽的孩子毫不畏懼一旁閉目養神的蛇雞,走上前把頭探進車尾的簾幕之後,隨即驚呼道:

  「鼠鼠們和樹樹一起不見了!」

  「是神奇的魔法!」

  親眼目睹整個過程的法師小姐忍不住抽搐著眼角,接著回過頭望向乖巧地跪坐在地的拾荒者先生。

  「喂,雷爾特,我不是說了你想把東西撿回艾歐尼薩姆上沒有問題,但是這件事在有人的地方得做得隱密點嗎?難道你沒告訴芽吶吶他們?」

  「哦,這個啊,我之前不是給貨車又多架了幾張簾子嘛,那樣看起來很隱密啊!」

  「......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捏出了好幾個風彈直到把雷爾特砸得完全起不了身,克蘿莉亞才忍不住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怨氣。

  「再認真我就是個傻子,真的。」

  把艾歐尼薩姆當寶貝的到底是誰啊,以後拾荒者先生的想法還是打對折來看待算了,自己再怎麼慎重到頭來都是白費苦心。

  看見克蘿莉亞擺出一臉厭世的神情靠著椅背,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裝死的雷爾特,希雅妮絲稍作思考,隨後說道:

  「雖說像是朱特羅家那位一樣自私自利的貴族的確不少,不過大部分也都具備著與身份相匹配的智慧。只要我們有意隱瞞,他們不會在無法證實的情況下草率地決定出手,所以我想克蘿莉亞小姐並不用過度擔心才是。」

  「啊啊,是啊,妳說得對。我還是不如想想今天晚上要吃什麼好了,繼續認真幫這散漫白癡出謀劃策我遲早會被氣死。」

  「哈哈......

  在地上偷偷地觀察了一會兒法師小姐,確定她沒有接著痛下殺手的意思,拾荒者先生這才颯爽地一個鯉魚打挺,然後表情疑惑地向少城主問道:

  「話說艾莉絲小姐去哪裡了,怎麼沒看到人?她不是應該跟希雅妳一起回來嗎?」

  「姊姊說是為了要打造出更優秀的裝備,打算仔細研究你做的那些蜥鐵錠所以留在了鐵匠鋪裡。她似乎是給了自己一個課題吧,我記得名字是叫作──《四象元素與礦蜥屍骸的共振抗性分析理論模型初步建設》。」

  「......好,聽不懂。」

  「......真不愧是我的學生。」

  叩叩!

  正當兩人為了學徒少女高度的自律行為而發出感嘆的時候,邊上的木門發出了清脆的聲響,隨後一道粗獷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雷爾特先生在裡面嗎?老夫有事想商量一下!」

  「來了來了!」

  拾荒者先生立刻熱情地回應道,小跑上前將木門打開,而外頭果不其然地站著的正是剛剛三人還在談論的老村長。

  「哈哈!打擾了,哦!兩位小姐也在啊,這樣真是剛好。」

  聽見對方似乎不只是要找雷爾特的模樣,克蘿莉亞疑惑地問道:

  「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是啊,老夫本來有一個不情之請想要拜託各位。還在猶豫著該怎麼開口呢,結果沒想到乖孫女她先老夫一步談成了這件事。」

  聽到這裡的希雅妮絲馬上反應了過來,開口推測道:

  「木籬村長是想要我們,護送兩位到米諾斯城是嗎?」

  「嗯。」

  木籬一邊應著一邊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來,接著將手上提著的袋子放到了桌上。

  「這是老夫一點微薄的心意,如果覺得不夠的話還可以再提。只希望各位能夠看在報酬的份上,將老夫和乖孫女安全地送到米諾斯城內。」

  老村長神情嚴肅地說完,深深地低下頭去。這般鄭重的態度讓在場的三人不由得面面相覷,最後還是拾荒者先生忍不住伸手拿來袋子,好奇地打開來一看。

  「哇哦!有金幣!」

  聽見雷爾特的驚呼聲,希雅妮絲不禁疑惑地開口說道:

  「我記得這附近的城邦雖然建立沒有幾年,但應該是有行路教會所開設的驛站才對。」

  一個便捷的交通手段是城邦之間交易往來最為重要的基礎,所以不少有能力的大型商會都會選擇在城邦內經營自己的驛站。然而在這行當中脫穎而出的卻不是這些目光長遠的商人們,而是名為「行路」的這家被『風途旅人』所庇佑的教會。

  『風途旅人』是一名掌管「風」、「旅行」等權柄的神明,因此旗下的祭司在運輸這方面擁有十足的優勢,能夠幫助他們更加快速地將路途中的人們送達至指定的地點。

  「行路教會提供的馬車服務雖說價格不斐,不過安全方面的確有其相應的品質。而您給出的報酬明明已經足夠搭乘他們的公共馬車,為什麼還會想要用更加高昂的金額委託我們呢?」

  「如果不是幾位剛好路過,老夫原本也是這麼打算的。」

  木籬沉默片刻,似是在斟酌該從何說起,而後才再度開口:

  「實際上,這一帶最近不太安寧。」

  「不太安寧?」

  「老夫之前去冒險者公會的時候,聽到了一個有些不妙的消息。據說有人在襲擊往來的馬車,現在已經有好幾輛遇害了。」

  「遇害?無人生還?」

  敏銳地注意到了木籬的用詞,希雅妮絲困惑地問道。

  「根據老夫探聽到的情況,被襲擊的現場只留下一地戰鬥過的殘跡。無論是屍體還是倖存者一個都沒看到,而他們的財物卻是原封不動地被放在車上。」

  「綁架?但不是為了求財?」

  「那聽起來很像是某個邪教為了祭祀在尋找祭品。」

  「所以這就是老夫想要委託各位的原因,不然老夫一個行將就木的人也就算了,要是乖孫女遭遇什麼不測的話......

  「不過村長你前幾年不是才一個人在野豬群中大開殺戒嗎,不管是綁匪還是邪教徒應該都能輕鬆解決吧!」

  沒想到拾荒者先生面對這種場合竟然還有心幹話,法師小姐實在是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而本來一副憂心忡忡的木籬聞言不禁愣了一下,隨後不由得自嘲般地笑出聲來。

  「哈哈,看來乖孫女把老夫當年的神勇都告訴雷爾特先生了啊,只是老夫並沒有你說得那麼厲害。」

  邊笑著邊搖了搖頭,老村長緩緩地說道:

  「能在那群魔獸的襲擊中生還,還得歸功於有其他冒險者牽制住牠們,畢竟老夫只是適合在後方打游擊的獵人而已啊......

  似乎是回憶起了什麼,那副硬朗的面容漸漸被符合年齡的滄桑所感染。只見他微微低垂下頭,聲音悵然地說道:

  「而且,老夫已經老了。」

  即使不斷地活動手腳想要維持著身軀的強健,然而這副軀體仍舊不受自我的控制,漸漸地轉化成為與年歲相符的樣貌。

  「身體行動起來遠遠比不上從前俐落,放出的箭矢也不再像往常一樣精確地命中目標。這幾年來的種種變化,讓老夫不得不意識到,自己真的已經老了。」

  這是普通的人類必將歷經的過程,對於沒有被獨特的命運所眷顧的他們來說,這可說是理所當然。

  「要是再遇上像是四年前的那場災難,老夫真的還有能力保護乖孫女嗎?乖孫女要是遇難了,還能否一樣幸運,再一次被神明所搭救?再加上在這個時間點上,又出了這樣子的事情。」

  自己老去的這件事本身並不讓他恐懼,讓木籬真正恐懼的是──他自己擁有的力量,恐怕再也不足以保護他所深愛的家人。

  獵人,是對魔獸的專家。然而對人,木籬並沒有把握。更何況,他的肉體還在老去,已經完全不比全盛時期。

  「就在老夫越發為自己的無力感到害怕的時候,你們出現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重新抬起頭來,認真地直視著他們的臉龐。

  「如果是能夠溝通魔獸的雷爾特先生,或是能讓蛇雞都感到恐懼的艾莉絲小姐,又或者是表現得沉著冷靜的兩位小姐。老夫深信像你們這樣的能者無論遇上什麼險阻,一定都能夠化險為夷。所以,拜託了!」

  拾荒者先生眨了眨眼睛,隨後轉頭和其他兩人對視一眼。見到她們沒有什麼表示,似乎打算讓自己作主的樣子,他思考片刻,把手上的錢袋推了回去。

  「......老夫這是,被拒絕了嗎?」

  「沒啦,就順路而已,沒必要拿報酬啊。再說是我先提出要一起同行的,木籬村長這邊不嫌棄那就好了啊!」

  「不,但是,如果你不肯收下,那老夫實在是心裡有──」

  「哎呀,沒事沒事,真要說的話,報酬我早就跟木樨談好了。」

  「......你拐騙了人家什麼?」

  法師小姐忍不住用質疑的眼神看了過去,不過拾荒者先生卻是一點也不害臊,甚至抬頭挺胸,理直氣壯地說道:

  「木樨答應了要給我好好觀摩『軟呼呼麵包女士』賜予的珍貴原本耶!那可是無價之寶!」

  前世一直以來被『軟呼呼麵包女士』給無視,這回好不容易有機會接觸到祂的相關物品,拾荒者先生怎麼可能放過這個難得的大好機會。

  而且他記得小烘焙師正是從那本典籍上學到『窯烤泥石爐』這個神術,自己說不定也能夠藉機習得那個神術,向『軟呼呼麵包女士』證明祂不該錯放自己這個潛在的優質信徒!

  「唉,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

  「話說那本神明的典籍,我也有點興趣。」

  愣愣地看著他們忠於自我的表現,似乎一點也不把那些潛伏的危險放在眼裡的模樣。方才還存在的不安彷彿全都煙消雲散一般,木籬感到自己的心裡突然變得輕鬆了起來。

  隨後他輕吐出一口氣,接著爽朗地笑了笑。

  「那老夫就先謝過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