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第七篇

可可羅 | 2020-12-11 17:42:00 | 巴幣 1006 | 人氣 346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資料夾簡介
《決鬥傳說》女主角經歷了許多事情,結果只是冰山一角嗎?



「就是這裡嗎?看來無名人工智慧之謠言沒有被消滅呢!」唐軍皇妃,艾瑪莉露跟著丈夫沙諾爾過來神濱市中央電波塔頂端,已經太陽落下了。
「二葉莎奈居然會為槍兵團的那些人犧牲,這已經很有問題了,亞古迪姆!」作為亞古迪姆的兄長,沙諾爾斥責著亞古迪姆,而亞古迪姆被兩位盔甲士兵架住。
「我只是想要跟大哥一樣啊……」亞古迪姆說著,他似乎性慾還沒消退。
「所以你想強暴藍家姬奈嗎?你想讓藍家姬奈變成魔女嗎?」沙諾爾生氣的說著。
「我說大哥啊,那些Neo Magius可是企圖散播那該死的『魔法少女至上』的口號啊,我要插入她的蜜穴,然後射在裡面,這就是她無視我們的……」亞古迪姆說著,但是沙諾爾叫出了從結界出來的士兵,拖著二葉莎奈的玻璃棺材。
「不行就是不行,你害了Chara Dreemurr和秋元翔音產生汙穢,然後你殺了她們的朋友。」沙諾爾說著,之後莉露接著罵亞古迪姆。
「你居然殺了待過三日月莊的莎奈?我已經跟你說過決鬥時不要將能量設定到最大了,這裡是神濱市,不是你之前寄宿的那些西班牙鬥牛場……」莉露說著,邊說邊哭了出來,「幸好老公是會救她的,你和菲莉西亞,等我們救活莎奈之後一起來事務所一趟,另外還要通知梨花和小憐過來。」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我們殺了魔女有什麼不對嗎?」菲莉西亞問著。
「老公要跟你們這些團體一起,去澳洲參加『七大工業國會議』,羅巴,我們把儀式完成吧!」莉露說著,之後沙諾爾拿出寶劍劃開自己的手指。
名叫羅巴的青綠髮少女準備聯絡某位魔法少女。


Ristaccia啊,把吾的混沌之力,以混沌女神魯艾莉西亞之名,把破碎的靈魂重新歸還於二葉莎奈的身體!」沙諾爾說著古代咒語,然後破碎的綠色寶石已經重新結合了起來。
在旁邊的斗篷魔法少女,環彩羽,已經準備用魔法弩發射治癒的光束。
混沌的女神啊,請把妳的力量,從吾等的身體抽出,在賜予二葉莎奈,給予吾等同樣的力量,打開吧,混沌‧未來之路!!」彩羽用魔法弩射向莎奈,莎奈胸口上心臟的傷口奇蹟似的修復了起來,莎奈的靈魂和肉體重新被結合了起來。

「我的身體很熱……我死了嗎?我一定要把這些壞人給殺光!!」莎奈睜開眼睛說著。
「二葉莎奈啊,我已經把莫巴皇族的血,送到妳這邊了,成為我的妹妹吧,現在就能彌補妳的一切。」沙諾爾看著莎奈說著,但是莎奈很害怕。
「沒想到我居然是為了你們這些人而活?我拒絕你的請求!!」莎奈拿出魔法盾牌和斧頭,推開了沙諾爾。
沙諾爾被推倒在士兵面前,士兵們扶起他。
「妳不同意嗎?莎奈,成為唐朝貴族的血統,妳就能得到救贖啊。」沙諾爾站起來說著。
「你們這些人根本不是純統的唐朝貴族,只是假冒著他們的名義造福而已。」莎奈說著:「你們的真面目,我已經知道是鮮卑的混血了,你們這群鮮卑的惡魔,我就把你們全部……」
「妳說夠了沒有?」這時穿著藍色邊幅的加拉斯貴族斗篷,一位熟悉的少女聲音說著。

{第七篇 聖火降臨,重生之盾}


「鹿目同學說的沒有錯,妳果然還活著。」莎奈把眼光轉向一位貴族女子劍士,這是她熟悉的聲音,但是氣氛有點不安。
「我們身上都留著相同的血脈啊,只要成為爸爸的兄弟姊妹,妳就足以證明了,鮮卑的血脈真的是世上唯一的勇者之血啊。」這位少女長相是黑色短髮,綁著大大的紅色蝴蝶結髮窟。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小裕呢?我要把妳的養父殺了,好讓妳脫離痛苦!」莎奈認出名叫裕子的少女武將說著,她手持長盾和斧頭衝向小裕。
「那就試試看啊!!」小裕變成魔法少女劍士的樣子,手持鑲有黑桃圖案的劍、以及紅色心型的盾,突擊莎奈。
「妳知道妳再說什麼嗎?」莎奈用盾叫出鎖鏈斧攻擊小裕,小裕用劍砍下了鎖鏈。
「因為我們都難以避免死亡的命運啊,只要鮮卑一族,不,漢唐一族有復活的手段,我們漢唐就是唯一的神!」小裕用劍砍凹莎奈的盾說著。
「妳也是受到這種奇怪的法術復活的吧?」莎奈用手中的斧頭砍凹小裕的心型盾。
「妳知道太多了吧,所以不想讓妳活者回去槍兵團……話說妳想要活著嗎?」小裕退後到遠離莎奈準備什麼?
「我一定要告訴Chara妳受這樣的威脅,所以我要冒著必死的決心!」莎奈說著:「拷問之獄!!妳就算能活過這種陷阱,也算是重傷了!!」
「妳的魔法簡直小事一樁啊!」小裕的劍正在發光,用五到六次的斬擊破壞了莎奈的陷阱魔法,「這還不是我最大的力量呢,十字夢魘騎士斬!!
小裕的劍突然發出了強力的電光,似乎有某種龍的氣息在劍上面。
接招吧,十二神之雷,將力量寄宿於龍之劍,這就是我最新的力量,十字衝擊!」小裕用強力的電光斬擊破壞了莎奈的長盾,莎奈失去了護盾,身體麻痺了。
「中……中川裕子……請不要……傷害自己的好朋友啊……」莎奈倒在地上掙扎地說著。
萬能的地母神啊,請賜予我治癒的力量,貝霍伊姆!!」小裕詠唱了治療大咒語,莎奈的身體似乎不太致命了,但是身體還是動彈不得。
「妳要知道我得讓妳活著啊……」小裕用邪惡的眼光看著莎奈:「之後我們在音乃木坂決定,要妳去守護那邊的穆斯啊!」
「我已經向梨花和小憐發出召集令了,妳們之後在美玉的調整屋集合吧!」名叫羅巴的綠髮少女說著。
「請……不要傷害……大家……」莎奈說著。


【神濱市外的原野田地】
這裡正好有某處異世界的軍隊正在攻打神濱市,不過,這個異世界軍隊並不是來自加拉斯,他們來自覺醒異界的奇幻大陸,在那個世界因為戰爭資源徹底枯竭。
「我們查到士兵的情報和他們的首領了,露琪娜大人。」弓箭手諾瓦爾以跑步的速度通知軍營,軍營的首領,一位藍色頭髮的女孩子領主,正在看著軍糧。
「諾瓦爾,妳不用跑這麼急,我們需要一位兵糧和水源充足的城市。」露琪娜對著諾瓦爾說著,她看著神濱市的導覽地圖策畫攻擊路線。
「我覺得還是放棄攻擊神濱市的打算好了,畢竟對方有魔物軍隊,我們的實力應行不通。」諾瓦爾說著:「敵方軍團的領主,有深不可測的實力啊。」
「不過我想替父親大人知道這個世界的狀態,好讓父親大人有利於這場偶像的戰役中。」露琪娜說著:「話說回來,妳有沒有查到什麼可疑的地方的?」
「我覺得神濱市的市民有某種特異的聯絡方式,他們知道有危險的時候,會用魔力來感應,上次布萊迪有大量感應到魔力在這裡頻繁流動。」諾瓦爾說著:「至於與其是要統治這個城市,到不如城市的狀況有點危險。」
「我覺得啊,他們女性市民,會不會全部都是孵化神的目標啊?」這時一個抽菸、飛機頭的男僧侶,布萊迪插進她們的報告上,「我覺得很有可能跟這個世界的都市傳說,有一些穿插啊。」
「我知道,跟白色的妖精簽下契約,成為魔法少女和靈魂寶石,但是就算成為了魔法少女,我想整個魔法少女一定不是在敵軍這邊的。」露琪娜說著。
「啊,我突然忘記了,的確魔力的傳遞都歸咎到領主沙諾爾上面,不過有其他城市的間諜機關正在看守神濱市。」諾瓦爾說著:「好像來自遊勝墊的城市。」
「那妳找到間諜機關的位置了嗎?」露琪娜問著。
「中央區的小巷子,不過我覺得沙諾爾軍團好像沒有打算和我們宣戰。」諾瓦爾說著。
「我們進攻吧,先連絡這些間諜機關為主,不要讓間諜受傷就行了。」露琪娜說著:「還有,戰爭的單位一律禁止使用天馬騎士和龍騎士,他們會用更可怕的東西反擊的。」


【中央區的小唱片行】
「秋元同學還好吧?我從艾格特借了一些庫存的悲嘆之種,妳就別想那件事情了。」純子拿著一箱裝著悲嘆之種的紙箱給了正在發高燒的翔音。
「我還可以啦,畢竟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著別人離去的。」翔音說著,似乎還想著過往的事。
「Chara我想一定會過來的,她絕對不會就這樣讓唐軍的人任意放縱的。」純子說著:「不過她也因為這個事情生氣,毀了宿舍,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冷靜下來了沒?」
「我不想要再繼續這樣下去了,但是不想變成魔女的狀況下,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翔音躺在沙發上說著。
「如果我是妳朋友,當然會說要和命運戰鬥下去的。」純子說著:「但我只是膽小的結城純子,我被別人鄙視的狀況下,我也只能逃避,當然每個人都有選擇的自由。」
「妳又沒有簽下契約,妳當然能從黑暗中堅強下來啊。」翔音生氣的說著。

「妳們相處得還不錯吧?」這時美男子艾格特過來說著。
「其實我很好奇,Dreemurr同學晚了三分鐘,她應該是沒事吧?」純子問著。
「我希望她沒事,不過你們可以先到地下室,聽說大東區的領土被覺醒異界的伊里斯聖王軍攻擊了,而魔法少女們正在派兵防守。」艾格特抱起發燒的翔音。
「Dreemurr同學她住宿大東區,但是應該不太會捲入這次的戰爭中吧?」翔音擔心說著。
「很難講,他們派出50單位的兵力,雖然劇情報說,沙諾爾已經撤離了神濱市,不過正是如此,他們想佔領神濱市吧?」艾格特說著。
「伊里斯,不過是加拉斯以外的外來軍,應該很容易就被殲滅吧?」翔音說著。


【神濱市,大東區】
伊里斯軍勝利條件:殲滅地區軍隊
神濱市勝利條件:露琪娜無法戰鬥
「看我的!!」露琪娜用法爾西昂劍砍向持有鐮斧的黑羽毛,黑羽毛暫時無法戰鬥了。
「那是什麼弓箭啊?」諾瓦爾用銀弓和用衝鋒槍的黑羽毛互相遠射,雖然諾瓦爾受傷,但是另一邊的黑羽毛暫時無法戰鬥了。
「加油啊!」布萊迪對諾瓦爾使用遠程聖療,諾瓦爾的傷勢回復。
「喝啊!!」劍士伍德對露琪娜使用攻擊魔防支援,露琪娜變得更強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啊?突然就這樣打起仗來……」這時剛從宿舍出門的Chara看到戰場,露琪娜一軍上前殺了過來,「我的回合?我只能走四十公尺的距離嗎?」
「那邊那位究竟是什麼樣的單位啊?」露琪娜注意到了Chara,上前探查。
「我不是那些黑羽毛的同伴,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妳好像有點眼熟啊!」Chara說著。
「這傢伙?難不成是間諜嗎?」露琪娜猶豫了一下,但已經是對方的回合,持半自動手槍的羅巴衝向持法爾西昂劍的露琪娜戰鬥。
「這傢伙,是我的敵人啊!比奧拉!」Chara突然使用了加速咒語,露琪娜的速度變快了。
「哈哈哈哈,沒有用的啊!!」羅巴使用了奧義一槍斃命,露琪娜雖然也發動了奧義聖衣,但是造成的傷害使其剩下不多的HP了。
「妳知道冷兵器對這些軍火根本沒有用嗎?不,妳來自科技落後的異世界。」羅巴突然瘋狂地說著,她的攻擊力增強了,守備力降低了。
其餘的黑羽毛包圍住伍德準備攻擊。
「妳的弓劍真的很厲害呢,不過我可是身經百戰的英雄王馬爾斯的後代,我絕對不會讓妳……」露琪娜還沒說完,被Chara打斷了攻擊。
「離她遠一點!!」Chara使用魔法暗器攻擊羅巴,羅巴受傷到無法戰鬥了。
「謝了,不過妳願意幫助我們,妳真的是遊勝墊派來的間諜嗎?」露琪娜說著。
露琪娜的手下正在把剩下的黑羽毛打敗。


「我說妳啊,突然想對我們亂鬥士大會的鬥士做些什麼?」Chara拉住倒在地上的少女羅巴問著:「沙諾爾他去音乃木坂去辦一些事,妳沒有告訴伊里斯軍吧?」
「妳是神鷹大陸的人,怎麼知道亂鬥士大會的事情的?」露琪娜問著。
「哼哼哼哼,妳不明白吧?虧妳還幫助過核心次元,但是那裡即將發生一處災難,不過基於妳即將成為受害者的樣子,人家才不會把詳細過程告訴妳呢!」羅巴瘋狂地說著。
「之前妳幫一位稱作魔法少女的契約結締者復活的事情,是真的嗎?」露琪娜問著:「我想問問沙諾爾領主,他真的有這種僧侶可以讓人起死回生嗎?」
「我們的哥哥啊,他擁有這類的秘術可以讓粉碎的靈魂寶石隨著肉體重生,這可是神器戰爭所流傳下來的秘術,然而妳們那邊已經沒有這類秘術可以交給繼承人了。」羅巴說著。
「神器戰爭,那究竟是什麼事情呢?」露琪娜問著。
「我記得那場戰爭是……如果讓露琪娜知道真相的話……」Chara喃喃自語的說著。
「那可是創世和破壞之……嗚嗚嗚嗚!!」羅巴說出神器戰爭的背景,但是被Chara狠狠地嗚住嘴,因為Chara不想讓露琪娜單獨一人對抗。
「妳在做什麼?我們還要那位女將提供情報耶!」露琪娜生氣的說著。
「我想問,沙諾爾真的去音乃木坂了嗎?他要到成田機場飛往澳洲對吧?」Chara問著另一個問題,放開嗚住嘴的手。
「妳的目標是要找沙諾爾談判嗎?那就趕快派兵過去攻擊吧!」羅巴說著。
「露琪娜大人,我們還要堅持找到槍兵團的間諜機構嗎?」布萊迪問著。
「妳說,沙諾爾領主已經到音乃木坂去避難了嗎?果然他不在這裡啊……」露琪娜說著。
「而且他明天就要去澳洲了,不過他的兄弟在這之前,殺了我的朋友。」Chara說著。
「妳指的是他們的士兵逮住的人吧?聽諾瓦爾的報告書上,他似乎把一位重裝斧戰士起死回生了,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什麼方式起死回生的?」露琪娜說著。
「果然……我就知道莎奈不會死的,但這樣的話……」Chara放下心結的說著。
「其實那位重裝斧戰士很不同意加入莫巴帝國軍呢,她是妳的朋友嗎?」弓箭手諾瓦爾問著。
「她還是槍兵魔法少女的一員呢,我現在得去救她,但是我得和艾格特先生說一聲。」Chara說著,然後騎上諾瓦爾的白馬。
「妳的意思是,妳要過去別的市區通往秘密基地去嗎?」劍士伍德問著。
「我知道中央區有一條沒有人防守的捷徑,雖然那些魔法少女已經參加防守了,但我會幫忙你們的。」Chara說著,諾瓦爾騎著馬,露琪娜載著軍隊前往中央區的小巷。


之後,在沒有遇上敵兵的狀況下,他們來到了唱片行。
「Chara,妳帶這些士兵是做什麼用的?」翔音看著外面的伊里斯士兵問著。
「我們要攻打神田,其實很好奇那裡有什麼樣的地形?」露琪娜說著。
「純子、素良、艾格特先生,我們要出發前往Love Live大會的聖地了。」翔音跑進唱片行找三位成員,然後過了幾秒之後,他們出來迎接伊里斯聖軍。
「妳是《聖火降魔錄 覺醒》裡面那個二周目的女主角吧?也就是說這下連覺醒異界都參加了加拉斯的戰爭啊,實在為你們感到擔心耶!」純子對著露琪娜說著。
「因為我們是靠著召喚魔物,用特殊的規則戰鬥來對付這一切的戰爭的,妳那把破劍實在應付不了決鬥的力量。」紫雲院素良說著。
這個時候,露琪娜拿出了可以展開五個盾牌的手腕,看起來類似決鬥盤的戰鬥裝置。
「不用擔心,妳們以為古埃及時代的『神聖魔盤』已經失傳了,其實已經做出強化了呢!」露琪娜說著,然後拿出一疊魔法的黑色卡片,「我正好也有戰鬥的牌組,人間世界,有一群可以為了神器而戰的戰士,他們被稱作『聖騎士』。」
「那我們主要的任務是什麼呢?」艾格特問著。
「各位,莎奈其實還活著,她被沙諾爾的力量囚禁著,所以我們要載她回來。」Chara說著。
「莫巴唐軍的那位領主,他擁有起死回生的神力,我想這就是他招募大量魔法少女收為軍隊的原因。」諾瓦爾接著說:「據說他用自己的血讓死者甦醒並成為他的家人。」
「原來如此,難不成中川同學她……」翔音想著。
「你們有多的馬車嗎?我們必須要在半小時內抵達神田。」伍德問著。
「我們只有一台不用馬的車子,不過我們有更有效率的方式可以用。」艾格特說著,之後走向地下室,露琪娜一軍跟著去看。

地下室有一處已經破舊的齒輪鏡子門,看來是可以通往任何地方的。
「這裡有紀載全國的地圖的傳送門,妳自然就可以見到神田了。」艾格特說著。
「好,眾軍隊,我們現在要去對付的莫巴唐軍,是比較棘手的敵人,要冒著必死的決心,我們無論如何都要死的光榮!」露琪娜說著,她的軍隊們準裝準備出發。
「感覺好像在演迪士尼的花木蘭動畫呢!」純子說著。
「不過你們的武器是不是有點應付不了這個世界戰爭的形式啊?妳應該知道清朝忽視砲火部隊的下場吧?」翔音說著,但是Chara打斷了翔音的話。
「妳說什麼啊?」露琪娜似乎不明白中國五千年的歷史。
「露琪娜,妳明明知道敵人是跟妳同輩的薩姆斯一樣,有槍砲火藥的,我覺得我們不能使用全部的兵力在這裡面,很容易就有無謂的犧牲啊,我們要打敗的只有一個目標啊!」Chara問著。
「我不想看到士兵們因為沒出戰就苟且偷生,這不是一個好戰士。」露琪娜說著,她開啟了通往神田城鎮的門。


【神田車站】
「Chara,話說妳知道我是亂鬥士成員的事實,這我可沒有告訴任何人啊。」露琪娜跟著Chara騎馬前行說著。
「這當然的了,萬一妳在亂鬥大會缺席,我想一定會很擔心。」Chara快速地跟上露琪娜的腳步,然而她似乎瞞著一些事情。
「我覺得妳剛剛似乎不想讓我聽到,我們的神之手(Master Hand)似乎和它們有些關係。」露琪娜說著,然而Chara卻猶豫了一下。
「我……我覺得它們帶領的亂鬥士絕對跟神器戰爭沒有關係的。」Chara說著。
Chara,要是妳把審判之日的真相告訴露琪娜,我想她馬上就會反擊的。」在Chara的耳旁似乎有位男孩的聲音說著。
「妳似乎在說謊呢,不過為什麼要瞞者我?」露琪娜問著。
「妳真的想要對抗神之手嗎?」Chara害怕地問著:「這一切不是妳的兵力可以對付的。」
「當然不會對抗了,他們是我們救贖的曙光啊!」露琪娜說著。
「其實我最不會說謊了,是吧?」Chara害怕地問著:「就我所知,要是告訴妳了,妳就得踏上背叛的命運,但也只有妳一個人。」
「妳說我們之間有個叛徒?」露琪娜問著。
「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Chara說著。
Chara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跟露琪娜表達,神之手其實是創世和破壞之神的手下,但是如果這個『事實』被露琪娜知道,他們一定會第一個被殺死的。
到外頭的街上,露琪娜駕著馬停了下來,看著Chara似乎有不想說的秘密。
「妳想問叛徒的事情嗎?的確,我被背叛了,我跟沙諾爾最好的女兒成為了朋友。」Chara說著:「但是,她知道真相後,一切彷彿整個世界都在翻轉。」
「聽說是有個叫做裕子的女劍士,她的確是莫巴唐軍的養女子,難道她是妳朋友嗎?」露琪娜問著。
「要是真的是朋友,她當時就該下的了手了……」Chara說著。
「怎麼了?」露琪娜問著,似乎想了解Chara的心結。


「中川裕子在那次Tokyo-07的戰役中,她和沙諾爾選擇要除掉曉美焰和Chara,但是本來應該要除掉Chara的。」八雲美玉穿著藍色外套,淺藍色裙子的音乃木坂學院制服,出現在Chara眼前說著。
「但是裕子做了很錯誤的決定啊,她居然要攻擊攻擊力9600點的『古代的機械混沌巨人』,明知道攻擊力不足的她,差點選向了死亡。」名叫梓美冬的少女,穿著同樣的制服出現在她們面前說著。
「你們少囉嗦……」Chara這時突然生氣的說著:「你們少囉嗦少囉嗦少囉嗦!」
「裕子現在可是大唐的公主呢,她即將要成為統一偶像界的皇室,而老公就是要成為……」美玉和美冬異口同聲地說著:「這偶像世界的唯一神,是大唐皇朝的後裔啊!
「妳少囉嗦,當初我應該要狠下毒手的。」Chara裝備了圓盤決鬥盤,用魔力召喚了怪獸區域,「當初沒有殺了妳們,我就不會失去裕子!」
「妳真的想要殺了我們啊,妳知道要是痛下毒手,加多尼亞就會……」美玉說著。
別再胡亂用藉口了,妳這句話已經使用第二次了,我會把妳連同妳的嬰兒一起死,我就不相信誰會因為這個惡質的調整屋復仇,就算有一千個復仇的人,我也會把他們一同消滅殆盡!」Chara說著,似乎她見到美玉就失去了理智。
「Chara,妳真的很討厭敵軍的那個美玉嗎?」露琪娜問著,Chara聽不進去。
「妳果然是痛下決心了啊,不過妳想殺更多人,靈魂寶石會承受更多汙穢啊!」美冬說著。
「在那之前,我會滅了你們大唐,新世界的神明明就是我,沒有人能阻止我!」Chara說著。
「Chara,真的要殺了這些敵人嗎?」露琪娜問著,她覺得Chara似乎有危險。
「妳果然成長了許多呢,妳就像海馬瀨人一樣,不管自己的安危,只想要消滅阻擋在自己面前的人呢!」美玉說著,她和美冬裝上了平板決鬥盤。
「妳要想清楚,她們是我們的敵人,做什麼事情都是無法被原諒,認為自己理所當然,但是……」露琪娜呼喊著,開啟了神聖魔法盤,進行卡片的決鬥。

「決鬥!!!」似乎戰爭開始爆發了。
美玉 LP 4000 美冬 LP 4000 Chara LP 4000 露琪娜 LP 4000
所有玩家的第一回合無法攻擊對手,第四回合才有戰鬥階段


「由美玉先攻啊!我發動魔法卡,『捕食活動』,從手牌特殊召喚,『補食植物 毛氈苔傘蜥』,之後將牌組檢索一張『捕食計畫』加入手中!」美玉特殊召喚了怪獸。
『捕食植物 毛氈苔傘蜥』 攻擊 600 守備 200
闇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補食植物 毛氈苔傘蜥』的效果發動了,我要將手牌一張『真紅眼幼龍』和場上的此卡進行接觸融合,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融合召喚!等級7,『捕食植物 奇美拉霸王花』!」美玉融合召喚了怪獸了。
『捕食植物 奇美拉霸王花』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植物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發動魔法卡,『融合』,我要將手中的『補食植物 毛氈苔傘蜥』和場上的『捕食植物 奇美拉霸王花』作為解放,夢之龍,與惡魔之花合而為一,以北周文帝之名,請闇之魔星降臨到人間,融合召喚!等級8,『捕食植物 魔星花龍』!」美玉再度融合召喚了強力的怪獸了。
『捕食植物 魔星花龍』 攻擊 2700 守備 1900
闇屬性,植物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覆蓋上一張卡,這回合結束了,Chara,妳要怎麼召喚妳最愛的『異色眼靈擺龍』出來呢?」美玉結束了這一回合,看著眼前強大的植物龍,Chara感受到了什麼。
「我的回合,抽牌。」Chara有六張手牌。
「我要發動魔法卡,『靈擺呼喚』,捨棄手中的『龍穴的魔術師』,將牌組兩張卡,『龍穴的魔術師』『龍脈的魔術師』加入手牌中。」Chara準備她的靈擺戰術了。
「我要將刻度1的『龍脈的魔術師』和刻度8的『EM異色眼獨角獸』設置靈擺刻度,擺動聖火的靈擺,從光輝的聖域開啟門扉,靈擺召喚!等級7,『龍穴的魔術師』『黑魔導幻影』!」Chara靈擺召喚了怪獸了。
『龍穴的魔術師』 攻擊 900 守備 2700
水屬性,魔法使族,通常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黑魔導幻影』 攻擊 2100 守備 25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發動永續魔法,『黑之魔導陣』,我要從牌組上方三張檢索一張『魔法師頂導』,加入手中,其他的卡依喜好的順序放回牌組上方。」Chara有兩張手牌。
「發動速攻魔法,『幻象魔術』,解放場上的『黑魔導幻影』,從牌組檢索兩張一樣的『黑魔導』加入手中,覆蓋上一張卡,結束這一回合!」Chara結束了這一回合。
「唉呀,Chara你手中怎麼有那張傳奇的『黑魔導』的呢?難道是你心上人擁有的卡嗎?」美冬說著:「你知道傳奇的法老王,也只不過只有一張『黑魔導』而已。」
「這可是讓我有復仇理由的卡片,你們就死在傳奇的魔法師上吧!」Chara說著。


「是時候該表示我和沙諾爾的『結婚證明』了,輪到我了,抽牌!」美冬有六張手牌,抽到的那張卡似乎有花花草草飛過的痕跡。
「這時候墓地的『捕食植物 奇美拉霸王花』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超融合』加入手中,那接下來,露琪娜小姐,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美玉說著,她手中只有『那張卡』。
「發動魔法卡,『光之護封劍』,這三回合你是沒辦法進攻過來的,跟我打持久戰吧,Chara。」美冬發動了永續魔法卡。
「真是可惜,不過我可以翻開陷阱卡,『魔法師領導』守護著法老王靈魂的魔術師師徒,現在聽從我的呼喚『黑魔導』『黑魔導女孩』現身吧!」Chara召喚了Frisk的怪獸了。
『黑魔導』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黑魔導女孩』 攻擊 20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9。
「永續魔法『黑之魔導陣』的效果發動了,將你場上的『光之護封劍』除外,消失吧,雙子黑魔導斬!」Chara說著,黑魔導師徒釋放了魔法的氣息,光之護封劍消失了。
「真是啊,那是好不容易才打出來的抽牌啊,我從手牌通常召喚,『平衡負載領主』,之後支付1000分生命值,可以再進行一次通常召喚。」美冬說著,她的LP從4000降到3000點。
『平衡負載領主』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光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6。
「接著我從手牌通常召喚,『時脈翼龍』,然後發動他的效果,特殊召喚一體『時脈代幣』!」美冬召喚了怪獸和代幣怪獸了。
『時脈翼龍』 攻擊 1800→900 守備 1000
風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時脈代幣』 攻擊 0 守備 0
風屬性,電子界族,代幣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電子界族怪獸兩體,我要將『時脈翼龍』『時脈代幣』設置連結標記,迴路連結,連結召喚!Link-2,『電子網域魔女』!」美冬連結召喚怪獸了。
『電子網域魔女』 攻擊 800 LINK ↙↓
闇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3。
「發動魔法卡,『網際挖礦』,捨棄一張『Ai閒者甦生』,從牌組檢索一張『鬱鬱妖@伊格尼斯星』加入手中。」美冬有三張手牌。
「那個是莎奈的,你對莎奈做了什麼?」Chara生氣的說著。
「沒做什麼啊,她希望能見到妳呢,妳還是希望能看到莎奈嗎?」美冬說著:「我從手牌特殊召喚『斬機 加算』,並提升『電子網域魔女』的攻擊力。」
『斬雞 加算』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炎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電子網域魔女』 攻擊 1800 LINK ↙↓
接下來是結婚儀式的時間了。
『電子網域魔女』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張『水之海龍@伊格尼斯星』『網際儀式』加入手中。」美冬準備儀式召喚的手牌了,「但在那之前,『電子網域魔女』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時脈翼龍』!」
『時脈翼龍』 攻擊 1800→900 守備 1000
風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我要將等級4的『斬機 加算』『時脈翼龍』『平衡負載領主』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吾以拓拔氏之名,把不幸與不幸重疊,超量召喚!階級4,『塊斬機 達朗貝爾算子』!」美冬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塊斬機 達朗貝爾算子』 攻擊 2000 守備 2000
地屬性,電子界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塊斬機 達朗貝爾算子』的效果發動了,移除兩個疊放單位,從牌組檢索一張『斬機 總和』加入手中。」美冬準備好了,「發動儀式魔法『網際儀式』,我要將手中等級4的『斬機 總和』『鬱鬱妖@伊格尼斯星』作為解放,以孝文皇帝之名,召喚神之海龍,儀式召喚!等級7,『水之海龍@伊格尼斯星』!」
『水之海龍@伊格尼斯星』 攻擊 2300 守備 2000
水屬性,電子界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水之海龍@伊格尼斯星』的效果發動了,妳的『黑魔導女孩』攻擊力不足啊,回到手牌好了吧!」美冬說著,然後黑魔導女孩嚇到返回Chara的手中。
「妳還有事情要做嗎?」Chara問著。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效果怪獸兩體以上,我要將『電子網域魔女』『塊斬機 達朗貝爾算子』設置連結標記,以拓拔氏之名,召喚出異界大地使者,連結召喚!Link-3,『轉碼語者』!」美冬連結召喚了怪獸了,並提升怪獸的攻擊力。
『轉碼語者』 攻擊 2300→2800 LINK ↑↓→
地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
『水之海龍@伊格尼斯星』 攻擊 2800 守備 2000
只要和轉碼語者互相連結,就能增加攻擊力。
「現在我和美玉姐姐場上都有超過攻擊力2500的怪獸啊,妳那張『黑魔導』可能過不去啊,結束這一回合,看著露琪娜小姐如何下手?」美冬說著。


「我會試試看的,但是我猜吧,妳已經下好了陷阱是吧,抽牌!」露琪娜有六張手牌,「我從手牌通常召喚,『聖騎士 伊凡』!」
『聖騎士 伊凡』 攻擊 1700 守備 16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發動速攻魔法,『光榮的聖騎士團』,我從牌組一張『聖劍—加勒庭』裝備在『聖騎士 伊凡』身上,然後『聖騎士 伊凡』的效果,可以特殊召喚『聖騎士代幣』!」露琪娜給怪獸裝備了寶劍,然後召喚出了衍生物。
『聖騎士 伊凡』 攻擊 2700 守備 1600
劍能打得贏斧頭,斧頭能打贏長槍!
『聖騎士代幣』 攻擊 1000→1500 守備 10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戰士族怪獸兩體,我要將『聖騎士 伊凡』『聖騎士代幣』設置連結標記,以馬爾斯,聖伊里斯的英雄王之名,聽從我等偉大的呼喚,連結召喚!Link-2,『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露琪娜連結召喚了怪獸,「墓地裡的『聖劍—加勒庭』重新裝備到『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身上吧!」
『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 攻擊 1600→2600 LINK ↙↘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額外怪獸格4。
『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聖騎士 佩里諾爾』加入手中。」露琪娜有兩張手牌。
「發動裝備魔法,『聖劍—阿隆戴特』,裝備到『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身上……」露琪娜打算使用裝備魔法,但是被美玉打斷了。
「唉呀,開始打我的壞主意了啊,連鎖2,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捕食計畫』,將牌組一體『捕食植物 瓶子草蟻』送入墓地,給場上所有的怪獸放置捕食計數器寄生吧!」美玉開始干擾露琪娜的行動了,美玉、美冬、Chara和露琪娜的怪獸全部都變成等級1了。
「墓地裡的『捕食植物 瓶子草蟻』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體『捕食植物 太陽瓶子草喙嘴翼龍』加入手中。」美玉有兩張手牌。
「但是這有什麼用呢?雖然說可以干擾同步召喚就是了,我要發動手中的『焰聖騎士 羅蘭』的效果,裝備到『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身上,攻擊力提升500點。」露琪娜還是不斷裝備怪獸,提升怪獸攻擊力。
『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 攻擊 3100 LINK ↙↘
沒有等級不就不會變成等級1嗎?
「發動場地魔法,『圓桌的聖騎士』,然後準備的回合已經結束了,妳要怎麼做,八雲美玉小姐?」露琪娜結束這一回合,她現在有攻擊力最高的怪獸,看起來不太會被攻擊。


「唉呀,妳應該小心提防自己最愛的那位可愛的『魔法少女』啊,她想殺了我們全部啊。」美玉這時突然說著。
「到時候再想辦法,但是妳是不是有那張傳說中的『超融合』在妳的手牌上?」露琪娜說著,她有去追蹤美玉加入的手牌。
「答對了,這張卡可是在這異界的必備之貨啊,我的回合,抽牌!」美玉有三張手牌,「由於妳們的怪獸都被捕食計數器侵蝕了,我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捕食植物 太陽瓶子草喙嘴翼龍』!」
『捕食植物 太陽瓶子草喙嘴翼龍』 攻擊 1200 守備 2400
闇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發動速攻魔法,妳最害怕的那張卡出現了,『超融合』,捨棄手中的『闇之誘惑』,我要將Chara場上的『黑魔導』和我場上的『捕食植物 太陽瓶子草喙嘴翼龍』作為融合素材,把神創造的天與地合而為一,融合召喚!把所有東西歸於虛無,等級8,『飢餓毒液融合龍』!」美玉融合召喚了次元之融合龍,用Chara的朋友最喜愛的怪獸。
「什麼,『黑魔導』居然被妳給……」Chara突然崩潰的說著。
『飢餓毒液融合龍』 攻擊 28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哎呀,看著妳這種卑鄙無恥之人崩潰,我好開心啊,『飢餓毒液融合龍』的效果發動了,我要吸取場上的『龍穴的魔術師』提升『飢餓毒液融合龍』的攻擊力啊,看著吧,聖伊里斯的公主露琪娜,這就是妳那好朋友主張的盲目的正義啊,那將是一條必經滅亡之路。」美玉露出邪惡的表情說著,飢餓毒液融合龍本回合提升了攻擊力。
『飢餓毒液融合龍』 攻擊 5500 守備 2000
這就是妳盲目的卑鄙無恥的下場啊。
「戰鬥階段,『飢餓毒液融合龍』『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發動痛恨的一擊,接招吧,絕對自毀舞蹈!!」美玉說著,飢餓毒液融合龍發射了毒液的吐息,侵蝕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並破壞掉,露琪娜的LP從4000降到1600點。
「露琪娜小姐,沒事吧?」Chara說著。
「很有可能因為決鬥的空檔,沙諾爾領主可能會調虎離山啊。」露琪娜倒在抵上說著,美玉看著露琪娜說著。
「沒錯,妳可能也追不上老公了,不過莎奈和小裕會在哪邊等妳們啊,美冬,是時候該準備好了吧?」美玉把攻擊的宣言交給美冬。
『水之海龍@伊格尼斯星』『龍穴的魔術師』發動攻擊,侵襲妄想!!」美冬說著,水之海龍發射了冰凍的吐息,攻擊著守備表示的龍穴的魔術師,龍穴的魔術師被破壞了。
『轉碼語者』對Chara直接攻擊吧,轉碼終結!!」美冬說著,轉碼語者砍傷了Chara,Chara的LP從4000降到1200點。
「嗯嗯嗯……妳究竟有什麼意圖,接下來還有一個怪獸還沒攻擊吧?」Chara說著。


「要是妳們繼續這樣囂張下去,所有人的希望、所有人的夢想,都會被妳們掌控在手中,妳真的要攻擊Chara嗎?我絕對不會因此讓妳們莫巴唐帝國,羞辱神濱市的純潔少女,我知道你們奪去了她的友情,她渴望自己想要交個朋友,可是大家都要跟領主在一起呢……」露琪娜說著:「Chara跟這件事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才是要主動跟沙諾爾領主談判的人,既然他已經逃走,那我就寧願死在精靈怪獸的手裡好了。」
「嗯哼哼哼,那就成全妳好了,妳們覺醒異界的人很堅強嘛,不過要是知道,每個魔法少女都是沙諾爾的情慾對象的話,大家都會和沙諾爾做愛,妳會不會崩潰呢?」美玉說著。
「快住手,不能對露琪娜小姐……」Chara看著露琪娜說著。
「沙諾爾,真的羞辱了每個神濱市的少女嗎?這就是他的招兵方式啊?還真有趣……」露琪娜說著:「那妳願不願意讓我當妳的戰俘,還是妳想直接殺了我也可以。」
「當然是後者了,『捕食植物 魔星花龍』對露琪娜直接攻擊,絕對自毀舞蹈!!」美玉說著,魔星花龍釋放袍子吐息攻擊露琪娜,露琪娜身體被侵蝕了。
「露琪娜小姐!!」Chara大喊著,露琪娜的LP從1600歸零。

這是一個沒有勝算的戰鬥,只要牌組有強大的怪獸,就算有完整的戰術,幾乎勝率為零,我嘗試過一次了,唯一的關鍵,就只能讓每個人,都有奇蹟般地希望……」Frisk的聲音從Chara的耳旁說著。
「我明明……都可以召喚霸王黑龍了,而且我拒絕了『微笑世界』,獲得迪馬歐斯的認可,但是我為什麼還要輸,這就是我生前的報應嗎?但是已經夠了,我已經被折磨夠了,為什麼我還要輸給這種遊戲?」Chara說著。
妳要放棄嗎?放棄這一切的戰鬥,接下來被沙諾爾侵蝕著身體,妳不一定要這麼想對吧?告訴我妳還要戰鬥,賭上守護王之靈魂的名字,告訴我,妳還能堅強的戰鬥下去吧?」這時決鬥盤上的牌組說出令人振奮的話。
「就算全世界被迷信腐蝕,就算全世界被黑暗壟罩,我還是要戰鬥,但是我的障礙就是無法原諒調整屋的作為!」Chara說著。
「真奇怪,決鬥程式應該停止了啊,不過只要Chara認輸,我想一定會給老公獎勵的。」美冬說著,「Chara醬,妳要不要跟著小裕一起當沙諾爾的姊妹呢?」


「我的回合,抽牌!!」Chara有三張手牌,被抽到的那張產生閃電的火花。
擺動千年的鐘擺,守護王之靈魂的羈絆,靈擺召喚!!從額外牌組和手牌復活吧,『龍穴的魔術師』『黑魔導』『黑魔導女孩』!」Chara靈擺召喚了怪獸,把Frisk最喜歡的魔導師徒召喚了出來。
『龍穴的魔術師』 攻擊 900 守備 2700
水屬性,魔法使族,通常靈擺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黑魔導』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黑魔導女孩』 攻擊 2000→23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黑之魔導陣』的效果發動了,將場上的『捕食植物 魔星花龍』除外,黑魔法斬擊!」Chara說著,黑魔導師徒正在除外魔星花龍。
「妳還要戰鬥啊,不過妳不可能打敗我的『飢餓毒液融合龍』的。」美玉說著。
「發動魔法卡,『迪馬歐斯之眼』,我要將『黑魔導女孩』與迪馬歐斯進行融合,守護法老的靈魂,不幸的魔法少女啊,與傳奇的魔術師聽從我的呼喚,融合召喚!等級8,『超魔導師—黑魔導師徒』!」Chara融合召喚了黑魔導師徒的聚合體。
『超魔導師—黑魔導師徒』 攻擊 2800 守備 2300
闇屬性,魔法使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戰鬥階段,『超魔導師—黑魔導師徒』『飢餓毒液融合龍』發動攻擊,超‧魔‧導‧師‧徒‧絆!」Chara發動了攻擊,黑魔導師徒用魔法杖與飢餓毒液融合龍同歸於盡。
「哎呀,『飢餓毒液融合龍』的效果發動了,破壞對方場上所有特殊召喚的怪獸,真可憐,妳所做的一切都要白費了。」美玉說著,飢餓毒液融合龍爆炸的瞬間煙霧腐蝕了Chara的所有怪獸,但在那之後,有兩名魔法師站在Chara的檯面上。
『黑魔導』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黑魔導女孩』 攻擊 2000→23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超魔導師—黑魔導師徒』在被破壞的瞬間,可以解除融合,魔法師徒即將審判妳的命運吧!」Chara也發動了被破壞後的效果,現在美玉場上被清空了,「上吧,『黑魔導』『黑魔導女孩』黑‧爆‧裂‧破‧魔‧導!
「哎呀,不要啊啊啊啊啊!!」美玉被炸開到車站的另一側,她的LP從4000點歸零。


「露琪娜,露琪娜小姐振作一點!」Chara不管身體受傷的美玉,跑去照顧露琪娜。
露琪娜現在還是被怪獸攻擊產生的袍子包圍著,但是,她沒有在掙扎。
「Chara,我沒事的,我知道方圓四十公尺內有一位治癒能力的劍戰士,不過還真奇怪,為什麼這個戰鬥的體系,少女們要拿著弓箭、刀槍,卻同時也要使用魔法呢?」露琪娜說著。
「妳指的是……」Chara看著,卻回頭看著受傷的美玉,她似乎站了起來。
「Chara,妳真的很壞呢,我想我生命已經抵達了極限了……」美玉說著,然後沒有力氣的跪了下來,「要是我能在跟老公做一次,我就可以圓滿了。」
「我明白那種事情,但是妳永遠不會因此滿足。」Chara說著,走向美玉這邊,她似乎知道有位魔法少女要支援她們。
我……我從以前就和同學相處不太好,哪像妳有這麼好的友誼,嗚嗚嗚嗚……」美玉突然放聲大哭:「我考上了水名女子學院之後跟人起了爭執,沒有老公,我就失去了整個救贖的意義了,他那麼體貼的照顧我,就算神濱已經毀滅了,我還是想和他在一起。」
「為什麼要這麼悲傷呢?妳還可以堅強下去,戰勝人類的自私啊?」Chara問著。
「妳不明白,神濱市以前就是個高度社會的底層,人們只為了自己的利益過活,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愛,是老公救了神濱,因為社會問題許下願望的神濱市,她們能得到救贖,大家都可以美好的過日子,但是時間不多了……」美玉說著,然後把自己頭上的靈魂寶石變成蛋寶石型態給Chara看。
「這是……」Chara看到美玉的寶石因為剛才的戰鬥中幾乎要粉碎成碎片了,非常不穩定。
「妳殺了我吧,我不想哭著見老公,我在音乃木坂可以過著好日子,我不想回到從前的人生,妳想打開這個戰爭的開端,就隨便妳吧!」美玉說著,她的眼淚流滿了臉頰。

「其實大家都是不想要開戰的,只是沒辦法遵照對方的一件好好過日子,妳誤會了一件事了。」Chara說著:「我只是想要神濱市的少女不要再和沙諾爾扯上關係了,就這麼辦。」
「真的嗎?那妳的願望是什麼呢?」美玉握著Chara的手,看來Chara放過她了。


「露琪娜公主,我來解脫妳的痛苦了,魔法咒語,基亞里!」這時名叫裕子黑色短髮的少女用解毒咒語驅逐露琪娜的毒素,露琪娜看起來好多了。
「裕子妳真的有那好的一面嗎?我希望妳可以跟妳最喜歡的人重逢。」名叫莎奈的綠髮雙馬尾少女過來問著裕子。
「我知道,不過我終究是爸爸那邊的人,但願我也可以跟眼前這位,打倒次元之龍的少女決鬥者一起,但現在還不是時機。」藍色魔法少女裝扮的裕子說著。
「不過我覺得,美玉姐姐的魔力現在有危險。」粉色長髮的魔法少女彩羽接著裕子說著。
「對了,妳似乎來的太晚了喔!」Chara走向裕子並跟她打聲招呼。
「Chara,妳真的使用了『迪馬歐斯之眼』了嗎?太好了,我就知道沒有問題的。」莎奈說著,她看完整個決鬥的過程了。
「我也是,我希望大家不要因為過去的事情蒙蔽了自己,小裕你還不能加入我們,我們知道。」Chara說著:「沒有了前人的力量,我根本無法從黑暗的深淵中站起來,所以我打算彌補榊遊矢他做不到的事。」
「環同學,你能幫我修復靈魂寶石嗎?」美玉從遠處大喊著。
「我要過去治好美玉了,然後,我想告訴伊里斯軍的人們,我希望有機會我們還能加入加拉斯的戰爭中。」彩羽對著露琪娜說著,然後跑過去治療美玉了,「至於裕子公主,哥哥已經決定好,要莎奈暫時離開了,希望Chara他們能收留好她。」
Chara看著莎奈和裕子,覺得整件事情很不可思議。
「Chara,妳真的不生氣嗎?」莎奈問著。
「我都知道一些可怕的事實了,但是我想克服恐懼,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它們變成力量。」Chara說著:「至於我有一個計劃,我想要瞞著小裕,讓小裕當我的對手。」

【神濱市,中央電波塔】
「幸虧我們做好了傳送的儀式了,接下來我就要去其他國家幫忙了。」露琪娜說著。
「公主殿下有亂鬥士的邀請函,她必須成為鬥士應該有的資格,Chara,妳果然很勇敢呢。」諾瓦爾說著:「我想我們還會在某個地方見面的。」
「我也沒什麼到別的話要說,只希望妳們一路順利。」Chara看著門前的伊里斯軍。
「我總算知道了,妳的叛徒是個很溫柔的人。」露琪娜說著:「真想不透她是怎麼背叛妳的,但是我有不好的預感。」
露琪娜說完,傳送們送走了聖伊里斯軍。
「等一下,她知道我們瞞著她的事情?」Chara想著說,但已經來不及問露琪娜。

{待續……}

【下集預告】
武藏、小次郎等人帶著寶可夢向魔法少女,神聖五重奏求情,要拜託坂木進行攻打奧利比亞的計畫,但是麻美拒絕了,身為僱於奧利比亞的魔法少女。原來坂木已經跟未知的寶可夢『夏娃』戰鬥的時候,已經和沙諾爾達成協議,至於小圓她們,帶著槍兵魔法少女,去和關都的火箭隊談判,但這時因為戰鬥體系的鴻溝,她們能順利跟坂木達成協議嗎?坂木的超夢骨架牌組,會對鹿目圓的植物同步產生什麼樣的衝擊?

{第八篇 過去的捕獲計畫}

創作回應

戒子
辛苦了...打了那麼多,四人對戰相當刺激、美玉的老公到底是誰呢
2020-12-12 04:44:32
可可羅
樓下有說明
2020-12-12 06:59:06
蘿莉控凱撒
戒子大大,美玉的老公叫沙諾爾,是偶像異聞錄的主角,視曹操為尊敬對象,是異世界加拉斯東方大國莫巴的皇太子,是一位軍事家、政治家及謀略家,而且是346事務所代表兼偶像事務所主管。他不止是蘿莉控,更有很強安妻子,除了正妻的阿瑪莉露外,八千元、天音姊妹、美玉及美冬是她的妻子。以我在偶像異聞錄的進度,美冬以外的人已經誕下了子女。
2020-12-12 05:50:35
可可羅
謝謝你的說明,戒子她不知道這不是獨立的故事
2020-12-12 07:01:26
蘿莉控凱撒
其實莎奈是否知道當時的鮮卑分為5大部?
2021-02-16 20:31:52
可可羅
其實你有私我問這個問題,莎奈暫時是設定知道的
2021-02-16 21:20:1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