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2 冷若寒星

一隻喵咕MIAOGU | 2022-06-26 13:41:17 | 巴幣 2 | 人氣 45

連載中【同人小說】秦時明月之玲瓏月傳
資料夾簡介
戰國末年,秦國一統天下。 瓏作為陰陽家秘密培養的弟子,經歷了愛恨風雨,又該如何選擇? 一場謀劃已久的驚天之秘即將上演,緣起緣落,只為了一個答案,一位故人。
最新進度 28 木毀玉碎

九天曦和,陰陽家在咸陽的重要據地,據說裏頭浩大神秘,仰天一望,穹頂似是星海彷若銀河,四周奇異的浮雕與精雕細琢的牆面,讓這裡更添幾分詭異玄奇的色彩。
而辰極宮與望舒殿則是裡頭重中之重的要點,裏面分別居住著僅次於東皇太一與東君焱妃的兩大護法,他們互為秦國兩大護國法師,並且功力也齊名頂尖之流。
其中星魂作為少年天才,鼎鼎大名的陰陽家左護法,此時在這辰極宮內卻是眉頭深鎖面帶慍色,他手裡拿著一張奇異的紙條,紙條若隱若現散發幽光。
“我有事外出一趟,並且此事已向東皇閣下稟明了,你不用擔心我!桌上陶罐裡有我親手做的桃子乾,請你笑納。”
紙條後頭是一個畫著笑臉的小人,與一些桃子造型的塗鴉。
「瓏,這」星魂一字一句間夾雜著不滿。
只見星魂擺了擺手,紙條剎那間消失殆盡,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造型古樸的陶罐。
星魂用內力托起了陶罐,指尖一擺,陶罐的蓋子彈出,頓時桃子香甜的氣味散出,彷彿裏頭裝的是顆鮮美的桃子,只見罐內一片片小巧的桃子乾有條不紊的整齊推疊好,星魂手一揮剛才彈出的蓋子立馬蓋回了罐上。
「唉」星魂嘆了口氣,他微微抬手,陰陽之印在指尖浮現,術法流轉間,一股紫焰之息環繞在星魂身旁,瞬息,紫焰化作漫天星點直衝天際。
「定蹤蠱氣息微弱,看來離這有一段距離了。目前雖無法斷定確切位置,但至少目前她是安全的。」
「這回無來由的突然外出,她有事瞞著我?」
星魂喚了常替他辦事的弟子來,並且一一追問道。
「瓏她外出前可否有到過什麼地方?」
「是,瓏她在離開前在辰極宮待了半日,並且隔日向正主稟告過後就匆匆離開了。」
「在這待了半日?」星魂心想當初應有讓弟子轉述他在城裡的消息,以她的個性定是離開這到別處閒晃了才對,除非…。
星魂像是想到什麼般,四周氣溫驟降,一道詭異幽冷的氣息從星魂身上迸出,並覆蓋了整座辰極宮。
「你先下去。」
「是…」只見星魂身旁的弟子,渾身冷汗,身體不停顫抖,就這樣搖搖晃晃踉蹌離去了,在離開前弟子心理哆嗦了幾句: 「這瓏到底幹了什麼好事,竟讓星魂大人使出如此可怕的魂兮龍遊,好在大人先讓我離開,否則我恐怕凶多吉少。」
星魂的龍遊之氣像是搜捕獵物的猛獸般,貪婪且兇猛的掠過了每個角落。
「原本還想著她只是個懵懂無知的天真少女,沒想到還有著窺看別人隱私的壞毛病。」
龍遊之氣在臥室裡來回遊轉閃爍強烈光芒,眨眼間星魂已到了臥室門口,剎那,龍遊之氣霸道地彈開了門扉。
「竟敢趁我不在時擅闖這裡。」
星魂銳利的眼眸掃射了四周佈置,發現與離開前並無二致,只有牆角裡的邊櫃隱約藏著施術後留下的氣息。
「呵,這陰陽術長進倒是挺快,若是旁人恐怕無法察覺這微末氣息,但妳似乎搞錯了一件事,妳千不該萬不該在我眼皮子底下搞這些小動作。」
星魂越說情緒越難平穩,一想到平日的瓏雖然頑皮單蠢,但陰陽術上卻同他一般天賦異稟,好不容易對她產生了點信任,沒想到信任如此簡單的就被打破了。
過去相處時除了對她背後的秘密的好奇,還有平時單純俏皮的模樣逗得他有些哭笑不得外,他至少對瓏抱有著一絲好感,但現在映入眼簾的卻是瓏術法下的微弱氣息,並且還巧妙的隱藏了起來。
「哼,當初還故作好心的在正廳留下紙條。」
星魂打開了邊櫃,只見裏頭破舊的傀儡有些新的裂痕,以及被擺弄過的痕跡,星魂小心地拿起傀儡,並面帶寒霜語氣冰冷的說道: 「隱瞞術法之事,胡亂打探他人隱私,更別提…妳越過了不該越過的線。」
星魂一人在房裡自言自語,字字句句如同冰刃般冷絕刺人,從一開始的微微慍色,再到後來的怒不可遏,最後仿若接受一切的冰冷態度。
「呵,看來妳是留不得了。」星魂面帶冷笑,笑裡盡是殺意。
現下,星魂回到了正廳,在思索間眼角餘光停落在瓏送的陶罐上,翻手間陶罐被星魂用內力大力擊出,突然,一雙赤紅邪魅的纖纖玉手不急不慢的恰好接住了陶罐。
一個帶有磁性又嫵媚般的聲音緊接在後。
「是何事惹得星魂大人不愉快?」
眼前女子身著紅衣,姿態妖嬈柔美,舉手投足間散發著妖媚的氣息,而她眉眼間的狠戾則與之形成強烈對比。
「有個人得好好處理一下了。」
「莫非是前幾日大人在咸陽宮裡商議的叛亂分子?」
「呵,叛亂倒是沒有,但此人的確如同叛亂份子般包藏禍心。」
談話間大司命慢步到星魂身旁的桌台,打算將手中陶罐歸位。
「把那陶罐給處理了。」星魂語氣冰冷的打斷了大司命手中的動作。
大司命略感詫異,自從過去那件事後就再也沒有聽過星魂話中帶著如此陰冷的口氣。
「是。」
只見大司命手握陶罐,陶罐周圍慢慢出現赤紅的氣焰,正當陶罐要被破壞時,一道強烈的白光從陶罐中竄出,而熟悉的聲音隨之響起。
「你不吃我的桃子乾就算了,你還打算糟蹋它!」瓏的聲音從白光中發出。
「星魂大人,這是瓏的…護心咒?!」大司命驚訝問道。
星魂的臉立馬沉了下來,他嘴角扭曲的罵道: 「真是膽大妄為!」
大司命看見星魂氣惱的臉龐,不禁捏了把冷汗,這名喚瓏的女孩究竟是做了何事,竟讓星魂惱怒至此。
「星魂大人,您沒事吧?」大司命上前站在星魂後頭關心道,過去就算任務失敗也不曾見過星魂是如此憤怒,如此怒氣沖沖的模樣,一般弟子見著恐怕已心驚膽戰的噤聲顫抖了。
只見星魂一道氣刃就這麼朝陶罐飛去,陶罐上的術式不敵氣刃被擊破,桃乾隨之散落一地。
過了一會星魂才緩下來,他看了看腳下的桃乾,越看心緒越難平復,於是他頭也不回的往門口走去,打算離開這氣惱之地。
大司命察覺星魂異樣,沒有多問便默默地跟了上去。
這大司命與星魂也是共事多年,星魂的實力心性也是略知一二,今日之事使大司命開始對這個名叫瓏的小師妹提起了興趣,當然,前提是她還活著,畢竟他得罪的可不是一位心慈手軟之人。
「妳來找我何事?」星魂冷冷地說著
「此事是關於前幾日咸陽城中商討所得的情報。」
「說。」
「墨家有動靜了,不久前墨家鏡湖來了幾位客人。」
「何人?」
「蓋聶與他帶的拖油瓶,還有項氏一族,最後還有位可疑的小鬼。」
「可疑的小鬼?」
「他疑似會用陰陽術。」
「可知他使用的術法?」
「是…息實息壤。」
星魂突然的停下了腳步,嘴裡念念有詞。
「息實息壤…」
剎那間,星魂像是想起什麼般,他發動了定蹤蠱找尋了瓏大概的位置後,臉上便多了幾分陰冷的笑容。
「明日起我們即刻出發去見李斯,對於這些叛逆分子…我有一計。」
「星魂大人的意思是?」
「鬼谷蓋聶,流沙衛庄,兩人纏鬥只求一個結果。」
大司命也是個聰明人,星魂提點了幾句便已明瞭於心,星魂這是打算向李斯提議,收買流沙,讓流沙對付蓋聶一行人,劍聖蓋聶與流沙首領衛庄分別代表縱與橫,而縱橫必將有一戰,這也是引衛庄出來的餌,墨家只是其中的附帶價值。
然而大司命沒想到的是,這背後還有一個秘密被星魂藏在心底。
流沙出手非死即傷,星魂推算那可疑的小鬼估計就是瓏,而在流沙與秦軍追擊下造成的混亂場面,身在墨家裡的瓏將自身難保,雖不曉得她為何與蓋聶一行人走到一起,但一切都不重要了,死人是不會開口的。
但他還是得做個保險,畢竟她是東皇太一選中的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