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艾爾登法環.同人】王道 第一章:無能為力的褪色者

苦楝樹 | 2024-04-07 16:32:37 | 巴幣 36 | 人氣 658





不定期更新
廢柴褪色者與萬能梅琳娜的成王之路
因為遊戲中梅琳娜戲份太少的怨念產生的作品
梅琳娜會很廢話



  第一章:無能為力的褪色者

  一個女人躺在史東威爾城通城隧道的賜福處,她沒有受傷,身體也充滿精力,她只是單純想躺著,什麼也不做,用擺爛來對這個該死的世界抗議,幾分鐘前,她被自稱惡兆妖鬼的傢伙,用超大的榔頭打死,她的屍體在化成灰之前肯定噴出腦漿了。

  看得見賜福的褪色者不會死,但不會死跟不會痛是兩回事。

  「看樣子,沒辦法正面對決呢。」一個穿著旅行者服裝的年輕女子,憑空顯現賜福旁,事不關己的分析,「奧蘿拉,妳太恐懼瑪爾基特的攻擊了,大開大合的戰鬥反而是破綻,這個時候欺近他的身體就能攻擊要害,妳害怕的退後反而讓自己進入對方的攻擊範圍。」

  名為奧蘿拉的褪色者瞪著女人,說得好輕鬆啊,這混蛋,妳行妳上啊。

  「葛瑞克不過是個血統稀薄,只敢女裝和躲在城堡裡的孬種,賜福引導妳前往史東威爾城,肯定也是覺得他最輕鬆。」幾天前,女人信誓旦旦的說,要不是奧蘿拉在這之前被身穿金色鎧甲的騎士,和要塞前遺跡的狗教育過,她就信了。

  好吧,說不信也不太對,她懷疑了八成,畢竟身旁的女人,梅琳娜,在自己一無所知,慌張無措,在不斷死亡和重生中快發瘋的時候,出現自她的面前,救了他一命,為她解釋這個世界的情況,以及自己為什麼會一直死而復生,最重要的,為自己取了名字。

  剩下兩成是梅琳娜的陰德值,現在歸零了。

  當時還不叫奧蘿拉的奧蘿拉,身無分文,被葛瑞克的士兵和一群狗追殺到飢腸轆轆,甚至開始抓起路邊的雜草果腹的時候,她出現在自己面前,優雅的脫下兜帽,無視自己的窘境,對褪色者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梅琳娜。」

  她的表情非常平靜,眼神中帶著憐憫的看著餓到毫無體力,趴上地上的奧蘿拉,困惑的皺起眉頭,用單純,不帶任何惡意的語氣問:「妳在故鄉的時候都是四隻腳走路的嗎?」

  要不是餓到說不出話,奧蘿拉真想罵人,她摸著自己的肚子,試圖讓對方理解情況。

  梅琳娜偏著頭,努力的想要理解褪色者的意思,她模仿奧蘿拉的動作,想從這單純的生理動作理解出儀式性的含意,甚至為此擺出不同的祈禱姿勢,互相搭配,終於讓奧蘿拉忍無可忍的用生命說出遺言:「我快餓死了!」

  說完後,奧蘿拉闔上雙眼,她的屍體畫作灰燼,被賜福所吸收,然後重塑肉身,這種奇特的復活機制奧蘿拉有記憶的第一次體驗是她的首級被大樹守衛砍下來的時候。

  要是復活之後能順便填飽肚子就好了,很遺憾不可能,賜福的重塑肉身是將肉體恢復到當初靠近賜福的狀態,那個時候肚子就餓,餓死復活還是餓。

  當奧蘿拉復活之後,看到梅琳娜遞給自己幾顆紅色的羅亞果實,眼淚快流出來了。

  她並不是不知道這種食物能果腹,剛來到交界地前幾天,她靠著羅亞果實勉強活過幾天,但不知何時,在附近巡邏的葛瑞克軍注意到有褪色者在附近蒐集果實,為了業績他們拼命的在果樹叢旁埋伏,導致她完全沒辦法張羅食物。

  「謝謝。」奧蘿拉接過果實,狼吞虎嚥的吃著,她不知道梅琳娜是怎麼從戒備森嚴的葛瑞克士兵手上弄到果實的,她只要知道此刻她得救就好了。

  「妳是褪色者吧?」梅琳娜趁奧蘿拉吃東西的時候問。

  「什麼是褪色者?」奧蘿拉反問。

  梅琳娜看著奧蘿拉眼睛慢慢的睜大,她似乎對奧蘿拉的問題感到吃驚,但表情的變化實在太少了,直到後來奧蘿拉才知道梅琳娜不是刻意壓抑自己的表情,而是從小沒跟任何人接觸的她,壓根不知道什麼是表情。

  「被交界地放逐,或來自交界地之外,被瑪莉卡女王召回於此,結束戰爭的使者。」梅琳娜不解的問:「妳都不記得了嗎?」

  奧蘿拉對梅琳娜坦白,自己非但不記得交界地和褪色者,甚至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一無所知,有如白紙。

  梅琳娜只好從頭開始,將交界地的簡史、碎片戰爭、褪色者的使命為無知的女孩解釋了一遍,隨後她說:「褪色者通常都有一個指頭女巫作為響導,有她在妳身邊的話,妳應該至少還能自力更生才對,她人呢?」

  梅琳娜的問題激起奧蘿拉的記憶,最初的記憶。

  當她張開眼睛的時候,自己正在一個禮拜室,禮拜室破敗的像是被炸彈炸過似的破敗,她忘了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忘了自己為什麼穿著既不保暖、也不能遮蔽身體的破爛衣服,手上拿著跟木棒,更重要的,忘了自己是誰。

  她無助的四處張望,想找到關於自己記憶的線索,很快她就發現一具女人的屍體,身上出著素色的長袍,肚子被利刃切開,鮮血流遍地上,死亡已經有一段時間,血跡都乾掉了,她看著女人的屍體,明明與對方一無所知,但內心卻有種難以忍受的痛楚,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下,眼前的陌生人,與自己似乎有很深厚的關係。

  女人在死之前,用她的血留下一段留言。

  「即使引導早已破碎,也請妳當上艾爾登之王。」

  梅琳娜聽完後點頭,「原來如此,妳的女巫被人殺死了,難怪妳像無頭蒼蠅一樣在交界地亂晃……」即便是同情,她的聲音都不會讓人感到不快,平鋪直敘,彷彿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想跟妳做個交易。」梅琳娜說,「我可以代替女巫當作妳的引導,我希望妳能帶我前往黃金樹的樹腳,如何?」

  「黃金樹的樹腳?」奧蘿拉看著不論何時都能清晰看見的黃金樹。

  「是的。」

  「不要。」奧蘿拉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為什麼?」梅琳娜的臉上出現一絲慌亂,奧蘿拉對她難得露出的表情感到驚奇,「沒有女巫引導,妳無法得到任何幫助,也無法利用盧恩強化自己,等於在交界地什麼都不能做,妳這樣也無所謂嗎?」

  「無所謂。」奧蘿拉肯定的說,「我很感謝妳給我吃東西,但我不想做一聽就很麻煩的事情,我可是連狗都打不贏,要穿過城堡和一堆軍隊,到一看就很危險的黃金樹,抱歉做不到,請妳找別人吧。」

  奧蘿拉聽到梅琳娜深呼吸的聲音,「好。」

  那聲好,喚起某種遠古的記憶,讓奧蘿拉不寒而慄。

  「我會待在妳附近,妳改變主意的話,隨時叫我的名字。」梅琳娜的身體化作光點消失,臨走前她的臉上露出一絲讓人心裡發寒的微笑,她的語氣篤定的彷彿奧蘿拉肯定會叫她似的。

  梅琳娜走後,奧蘿拉躺在賜福旁睡覺,她相信自己可以活下去的,就算是看見褪色者就攻擊的士兵,只要下跪求他們放過自己,應該可以逃過一劫吧?如果肚子餓到什麼食物都找不到,這麼多人在巡邏,她至少能乞討吧。

  奧蘿拉自信的想,進入了夢鄉。

  然後她很快就被現實毒打了。

  「大哥大爺行行好,能不能可憐可……」第二天,奧蘿拉看見葛瑞克軍的巡邏隊,想要上前要碘食物的時候,很快就發現自己太天真了。

  「褪色者!」

  一名士兵大吼,有人吹起號角,明明只是個手無寸鐵的乞丐,只因為是褪色者,士兵們全副武裝,所有人都拔出長劍,將奧蘿拉插成仙人掌。

  「有必要這樣嗎?」奧蘿拉在賜福復活的時候,懷疑人生的看著天空。

  她一直以為士兵會攻擊自己,是她形跡可疑,或許只要擺出友好或順服的姿態,最起碼能和平共存吧?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這個世界所有生物都好像跟褪色者有仇,看見褪色者,不論幾隻腳走路都先弄死再說,人類會殺褪色者、狗會殺褪色者、亞人會殺褪色者、連在湖邊洗個果實,螃蟹都想殺褪色者。

  幾天後的深夜,奧蘿拉再度回到飢腸轆轆的狀態,她靠著賜福給與的魔力勉強維持生命跡象,這個世界就像一坨有毒的大便,誰碰到誰倒楣,她自殺過,好幾次,但自殺之後不用幾秒身體就被賜福復活,壓根沒有意義,什麼賜福,這根本就是詛咒。

  梅琳娜再度出現,她的手上拿著兩隻剛烤好的,香味四溢的肉腿。

  她沒有跟奧蘿拉提起交易的事情,而是享受的撫摸著泛著油光的肉腿,聞著上面的香氣,然後小口小口的品嘗著肉腿,臉上還露出滿足的表情。

  這個該死的B……髒話在奧蘿拉嘴邊,但很快就被奧蘿拉吞回去,不是她有教養,她怕梅琳娜被罵之後直接消失,奧蘿拉連放棄尊嚴的機會都沒有。

  「那個……親愛的梅琳娜小姐……」奧蘿拉偷偷的靠近梅琳娜,大力的吸著肉腿的香氣,但這沒有讓奧蘿拉的飢餓有所緩解,反而更餓了,「可不可以分給我一點……食物呢。」

  「嗯──當然沒問題──嗯──」梅琳娜聽到奧蘿拉的拜託後,反而狼吞虎嚥起來,然後將吃到一半的肉腿丟到遠離賜福的路上,野狗看見之後立刻上去將肉腿叼走。

  「啊──啊──啊──」奧蘿拉痛苦的看著野狗叼走肉腿,牠很開心的吃著消夜,奧蘿拉卻無能為力,如果可以,她會不惜動用武力跟野狗搶食,問題是她打不過啊,打不過,她只要離開賜福的結界三秒,就會被交界地的生物生吞活剝了,物理上的。

  「真好吃。」梅琳娜舔著沾滿油的手指,然後猶豫的看著另外一隻肉腿。

  「敖呼──」

  交界地的狗叫聲傳來,奧蘿拉的心跳幾乎要停了。

  梅琳娜滿意的聽著狗的聲音,由衷的感慨,「這些毛茸茸的小東西真可愛,只要給牠們食物,就會被當成主人,願意奉獻一切,不像人類,吃乾抹淨之後,就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了,這種事情發生一兩次之後,就會忍不住懷疑,給人類吃東西有什麼意義呢?」

  「梅琳娜大人!」奧蘿拉悟了,什麼麻煩,什麼危險,在交界地根本沒有區別,寧姆格福跟黃金樹腳還不是都一樣,一樣容易死,她大徹大悟之後抱著梅琳娜的腳痛哭,「我錯了,我為我之前的無禮道歉,我願意奉獻一切,保護您前往黃金樹腳!不……我願意當妳的狗!」

  奧蘿拉的反應嚇到了梅琳娜了,她像在趕走對方似的將肉腿給奧蘿拉,奧蘿拉狼吞虎嚥的吃著肉腿,好吃到奧蘿拉都哭了,這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

  梅琳娜看著奧羅拉,鬆了口氣,如果對方上道點,她也不願意用這種手段,「那麼契約照就,我當妳的女巫指引妳成為艾爾登之王,妳保護我前往黃金樹腳,沒問題吧?」

  「沒問題!」吃東西吃到一半的奧蘿拉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身為接下來一起同行的旅伴,妳願意告訴我妳的名字嗎?」奧蘿拉答應之後,那個陰險又可怕的梅琳娜似乎消失了,她變回初次見面時禮貌、優雅、溫柔的模樣。

  「我不記得了。」奧蘿拉舔著只剩骨頭的肉腿,心想賜福要是能讓肉腿重生該有多好。

  「這樣啊,那……」梅琳娜抬起頭,思索之際,黃金樹的光芒開始變強,驅散掉黑夜的影子,交界地的黎明再度來臨,梅琳娜站起身,她的身後散發著黃金樹的光芒,「奧蘿拉這個名字,如何?」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女主還真可悲。
2024-04-10 09:24:26
苦楝樹
畢竟地靈人傑交界地
2024-04-10 11:54:5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