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0 荒漠之遇

一隻喵咕MIAOGU | 2022-06-21 19:38:05 | 巴幣 0 | 人氣 33

連載中【同人小說】秦時明月之玲瓏月傳
資料夾簡介
戰國末年,秦國一統天下。 瓏作為陰陽家秘密培養的弟子,經歷了愛恨風雨,又該如何選擇? 一場謀劃已久的驚天之秘即將上演,緣起緣落,只為了一個答案,一位故人。
最新進度 28 木毀玉碎

日暮時分,四周盡是黃沙漫漫,這裡是一望無際的荒漠,從我離開陰陽家起已有十日,而這些日子,伴隨我的除了晚夜冷風與漫天星辰外,還有這片未見之景,每一幕景色對我來說都十分新鮮。
起初,我忐忑不安地踏上旅程,這道阻且長,生怕途中遇到困難;但當我看見這青天白日,走過這繁花萬里,天底下一草一木,一動一靜在我眼中更是鮮明。
曾以為我終日只得待在瓊琚之地,卻不知大道因緣引我入陰陽;曾以為我一言一行只為陰陽妙法,卻不曉如今將走遍這江南海北,只為尋一個機緣。
這幾日來餐風露宿,若是有野果則食,有野兔則烤,有魚則釣,雖無再陰陽家時過得滋潤,但這般甘苦卻也是另一種體驗,話是這麼說,但如今我眼前倒是遇到個大問題,那就是我迷路了。
那名女子當初說星辰會指引我,現在可好,指引我到這鳥不生蛋的地方來了,星辰之律果然還不是我可以參透的…哀。
一路長途跋涉天很快就黑了,在這荒漠之地夜晚冷風吹起漫漫黃沙,明月高掛星辰熠熠生輝,遠方傳來陣陣狼嚎,狼嚎之聲聽起來氣勢洶洶,總覺得這似乎不只一隻狼。
「是大陣仗阿!」我驚嘆道。
狼嚎聲此起彼落像是在呼叫著什麼,好奇心作祟的我立馬朝著聲音之源奔去。
「在這荒漠走了那麼久,一隻狼也沒見著,真不知這狼長得是如何?」平時夜深人靜總能聽見遠方孤狼叫個幾聲,而如今竟有幸目睹,想來就令我欣喜萬分,
當我越接近這狼嚎之處,卻越覺得詭異,路上有四散的包袱行李。
「不知前方是發生何事?」見此景我心中有些許不安,於是我便加快了腳程。
當我抵達目的地時,周圍盡是狼群,牠們發現了我,並且齜牙裂嘴的瞪著我。
我心裡頓時打了陣哆嗦,這狼果真凶狠,今日一見到是令我多了幾分敬畏之心,畢竟是頂級的獵食者,牠們的眼神狠戾的像把刀,光是與牠們對視就能讓人寒毛直豎。
走上前去聞到的是刺鼻的血腥味,四周飄散著鐵鏽的味道,而定睛一看地上倒著一具具屍體,我頭一次看到如此慘烈的景象,這些人身上有多處撕裂傷,並且傷口是慘不忍睹。
從前研習幻境訣時雖看過刀山火海,片地屍骸,但那些畢竟都是幻境。而如今暗紅的血液,刺鼻的氣味一點一點打亂我的認知,外頭的世界就是如此,縱有萬紫千紅,卻也少不了這腥風血雨,我屏息著慢慢避開腳下屍體。
此時不遠方傳來兵器碰撞的鏗鏘聲,我一步一步慢慢向前,卻沒想突然有隻狼從暗處躍出,牠凶狠的張開血盆大口打算撕裂眼前的我,剎那間我手掌翻動打出了一道強韌的掌風,掌風不偏不倚地擦過狼的肩膀,而牠被震飛至數丈之外,我看了看我的手掌。
「我剛剛分明是朝著牠胸口,卻…這是為何?」我不懂我為何沒有立即取了那隻狼的性命,換作是平常的我肯定一掌朝要害打過去,但這次卻偏了。
我不明白的看了那隻狼,只見牠嚇得哆嗦,但卻沒有要逃走的意思。我沒有理會牠,只繼續朝著聲源前進,而牠們只是安靜地讓我通過。
映入我眼簾的是對峙的兩名男子,其中一位臉上有著漆黑的面具,而他手上那嚇人的爪子顯得格外顯眼,另一位則是一襲樸素白衣,手中握著一柄不尋常的劍,眼看兩人間的氣氛一觸及發。
這時那位戴黑面具的開口了。
「你們誰也別想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接著,他快速地衝向眼前男子,雙方的兵器在黑夜中碰撞出陣陣火光,而一來一往間誰也不讓誰,此時他們身後還有一對人馬跟兩個小孩,其中,有一位身穿土黃色素衣的男孩高喊著: 「大叔!小心後面!」
眼看這鋒利的爪子正要從他臉上刺去,千鈞一髮間,我操控著四周黃土把戴黑面具的固定住,並且黃土如重千金般,他怎麼掙脫也掙脫不開,未等他反應過來,我集中內力發出一掌,這掌不偏不倚的打再了他的身上,而他被打出了十丈之外,只見他大力撞擊在附近的岩壁上,並且狼狽的翻身,這一翻差點摔了個正著。
他惡狠狠地看向了我這,轉眼間的功夫就逃得煙消雲散了,而身後的狼群竟也奇蹟似的退去了。難不成這人是狼群的主人?
這時眼前素衣男子虛弱倒下,我嚇的趕忙接住他: 「喂!你沒事吧?!」
接下來,眾人馬上朝這圍了過來,在經過其中一位老者的診斷後,才斷定是虛弱再加上舊傷復發,失血過多以至於昏倒。在此期間我得知了原來那位黑面具是名叫蒼狼王的壞蛋,而那壞蛋在他們趕路的途中襲擊了他們,那蒼狼王可以操控群狼且殺厲狠絕,因有我出手才得以打退那人。
現下分別是楚國項氏一族,劍聖蓋聶還有剛剛的小孩天明,除了項氏一族,其餘的我還真沒什麼聽過,看來在這江湖上我懂得依然太少!
這時天明巴著我開始東問西問起來。
「小子,看你剛剛那麼厲害,你從哪兒來的啊?」
「我只是個雲遊之士,不足掛齒。」
「我看你年紀應該跟我們差不多阿,對吧少羽!」天明用手肘撞了下身旁的少羽。
「敢問少俠如何稱呼?」
「我是…」走了個十天半日,還未曾與人報過名姓,這時恍然想起當初答應東皇太一的條件。
 
「其一,你身在江湖便不在是瓏,也不是陰陽家的弟子。你不可讓旁人知曉你真實的身分。」
「是。」
「其二,你必須修習幻形之法,在外你只可易形成男子,此法詭譎難控制,且極其消耗內力,若沒有一定的修為恐會危及自身,這樣你是否也願意?」
「我願意。」
隨後東皇太一便傳了幻形之法的口訣于我,所幸我很快便上手了,興許是之前幻化玄鳥的經驗所致,在控制方面並沒有感覺不適,於是從那天起我就從女孩化成了男孩。
 
「叫我阿朧即可!」這樣就沒問題了吧?我可沒說出我的真名。
「原來是阿朧阿!」天明壞笑著說道。
「那阿朧有沒有意願當我的小弟阿?」此時少羽朝天明頭上來了一拳。
「阿朧少俠好心相救你還在這瞎扯什麼呢?」
「少羽你太客氣了,我不是俠客只是一名四處雲遊的閒人罷了!」我不好意思道。
「那好,你與我們有恩從今日起大哥我照你!」少羽笑呵呵道。
「好你個少羽,原來是自己想偷收小弟阿!」天明開始跟少羽吵鬧了了起來,在旁的我看得不經笑了起來。
這兩個活寶,以前在陰陽家裡都沒看過這麼歡鬧的樣子,這樣嬉鬧之景也別有一番趣味,於是我跟天明與少羽閒談了一陣,直到一名女孩的出現。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