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艾爾登法環.同人】王道 第三章:滿月的贈禮

苦楝樹 | 2024-04-20 23:59:05 | 巴幣 1002 | 人氣 503


第二章:卑鄙的褪色者



  第三章:滿月的贈禮

  褪色者是什麼?交界地的一切都有其代表色,由瑪麗卡女王建立的黃金王朝有著黃金律法的金,滿月女王的藍,巨人的赤,腐敗眷屬的暗紅,死亡的黑,唯一的例外,就是被黃金律法所放逐的人,失去了所屬顏色的流放者,古稱失色者,現在則稱為褪色者。

  賜福是黃金樹給交界地生物的恩賜,交界地的人會在賜福的照應下,得到幾乎不會死亡的生命,就算肉體被破壞,靈魂也能維持不滅,回到交界地後,等待新生的肉體誕生,再次回到世間,而褪色者不具有這樣的恩典。

  賜福會在肉體會殘留殘渣,也就是盧恩,半神、具有一定程度的魔法師,或其他有手段的人能利用盧恩強化自身,甚至制作分身,所以盧恩在交界地是硬通貨,但盧恩只能透過自願給予,正常情況下屍體無法汲取盧恩,除了褪色者,褪色者能直接奪取屍體的盧恩,這也是褪色者延續生命的手段。

  「所以對褪色者而言,交界地有賜福的生物,都是會走路的錢包。」梅琳娜作在賜福旁對奧蘿拉說,不久前,奧蘿拉向梅琳娜詢問為什麼交界地的人看到她都會毫不猶豫的攻擊的時候,梅琳娜為她解釋上面一串內容。

  不是他們想攻擊奧蘿拉,而是反過來,奧蘿拉有百分之一百的動機攻擊他們,這才是他們不願和奧蘿拉溝通的真相。

  「可是他們不會死不是嗎?有必要這麼計較嗎?」奧蘿拉不甘心的問。

  「理論上來說,確實不會。」梅琳娜面帶難色的說。

  「理論上?」奧蘿拉困惑的看著梅琳娜。

  「在交界地的靈魂,需要等到新的肉體誕生,也就是孩子,但壽命近乎無限的交界地人,並不怎麼願意生孩子,出生的孩子越少,能重生的肉體就越少,漸漸的,在交界地等待重生這件事,就變成漫長而沒有盡頭的等待了。」

  生命因為短暫才需要延續,無限的壽命沒有延續的必要,黃金律法看似完美的靈魂循環,在最根本的本能上遇到Bug。

  「只能互相殘殺了嗎?」奧蘿拉一臉不情願地問。

  「妳還欠咖列四千五喔。」梅琳娜無情的提醒奧蘿拉現在的處境。

  「上吧,管他是誰,管他家裡有沒有妻小要養,我全都宰掉!」奧蘿拉自暴自棄的起身,充滿幹勁的準備去搶劫。

  梅琳娜靜靜的看著奧蘿拉拿起棍棒,衝向落單的葛瑞克士兵,「別動,這是搶劫,男的脫下戒指項鍊,女的脫下內褲肚兜,不然通通沒命……」

  葛瑞克軍雖然費拉不堪,但也沒菜到會讓一個拿第四次世界大戰標準裝備的菜鳥搶劫,落單的士兵吹響號角,一整隊的巡邏軍就出現在奧蘿拉面前,喊出奧蘿拉十分熟悉的話:「褪色者!」

  接著,至少七把劍刺進奧蘿拉的體內。

  當奧蘿拉的肉體重生的時候,她隱約聽到梅琳娜說風涼話的聲音,「我的一個老師曾對我說過,『猶豫就會敗北』,要攻擊的時候最好不要廢話太多,敵人不會等妳說完才動手的。」

  「為什麼我明明沒有賜福卻不會死,重生的時候也不用排隊呢,這樣的我,到底是會死還是不會死呢。」奧蘿拉躺在地上,看著天空,隨意的問起生命和死亡的哲學性問題,她並不在乎答案,她只是想為自己多躺一點時間找理由。

  「因為妳看得見賜福。」但梅琳娜無情的打斷奧蘿拉的偷懶,奧蘿拉只好坐起來聽梅琳娜說話,「你們是被瑪麗卡女王召喚回來的,她讓你們直接重生,來更有效率的重建法環,不過隨著時間流逝,很多褪色者已經放棄艾爾登法環,所以看不見賜福了。」

  「我放棄的話,也會看不見的意思嗎?」奧蘿拉看著賜福的光,看來即便自己在不願意,她的內心也存在著野心。

  「褪色者放棄,或褪色者被女王放棄,都會失去賜福的引導。」梅琳娜看著奧蘿拉的側臉,她的眼神十分堅定,梅琳娜嘴角揚起,「妳一定能當上艾爾登之王,一定可以。」



  經過幾天的訓練,奧蘿拉終於可以順利的和落單的士兵單挑,就算遇到整隊士兵,也能迅速召喚托雷特逃離,在不斷透過偷襲士兵的情況下,奧蘿拉開心的數著身上的盧恩,「一千、兩千、三千、四千、五千!」

  「這樣就可以還咖列錢了,雖然直接退貨可能比較好。」梅琳娜打著小算盤的說。

  這幾天的偷襲,也讓奧蘿拉順利的弄到一整套葛瑞克士兵的裝備,奧蘿拉還曾經天真的想為裝成他們的一員混進去,但很快就被梅琳娜阻止了,「我很不願意這麼說,但交界地有智慧的生物是能分辨出褪色者的,他們能感應到妳與他們之間的不同,妳就算穿著同樣的盔甲,在他們裡面也像是身上打著光一樣顯眼。」

  「那為什麼我分辨不出來?」奧蘿拉不解的問。

  當奧蘿拉看見梅琳娜充滿同情的眼神,就知道答案肯定不是自己想聽的了,「我懂了,不用說的太詳細,有必要這樣子嗎?」

  「好了,我們回去艾雷教堂吧。」梅琳娜對奧蘿拉伸出手,奧蘿拉握住梅琳娜。

  一眨眼,兩人就出現在艾雷教堂的賜福點,沒等咖列要錢,奧蘿拉就主動走到咖列面前,「咖列先生,我來付鏈甲的錢了!」

  說完後,四千五的盧恩就交到咖列手上。

  「沒想到你們居然還願意回來啊。」咖列意外的看著手中的盧恩,「坐下來喝杯茶吧,沒想到交界地居然還有人對流浪商人守信用,真是難得。」

  「不會跟我們收錢吧?」梅琳娜冷眼的問。

  「請當作那是我們流浪商人的幽默感。」咖列說完後,倒了兩杯茶給梅琳娜和奧蘿拉,自己則在一旁拉起二胡,二胡的聲音帶著哀傷的旋律,盼隨著月色,讓奧蘿拉有些睏意。

  當奧蘿拉回過神來時,梅琳娜從身邊消失了,咖列也陷入沉睡,他取暖的營火也熄滅,艾雷教堂瀰漫著詭異的霧氣,奧蘿拉警戒的握著劍,太詭異了,奧蘿拉直覺地認為這是有人想攻擊他們,她想躲到賜福附近,但居然連賜福都熄滅了。

  就在這時,月光穿過雲層,照耀著艾雷教堂,奧蘿拉隱約的看到在教堂的斷牆之上,坐著一個人,那人似乎等待奧蘿拉發現自己許久,當奧蘿拉看向對方時,她也立刻轉過身來,與奧蘿拉四目相對。

  那個人穿著一身雪白色的長裙,身上披著黑毛的長袍,頭頂帶著白色的尖帽,失去右眼的臉龐像是陶瓷出現裂痕,在右眼的空洞之外還有一張半透明的身影,比常人多出來的兩隻手沒有一絲詭異,反而增添其神秘感,即便是做在斷牆之上,看起來也有如端坐於王座之上的優雅。

  真美,奧蘿拉發自內心的感慨。

  「初次見面,褪色者,我是魔女蕾娜。」那個人的聲音帶著高貴的氣質,彷彿只可遠觀的聖女,「我聽說有褪色者騎著靈馬,讓我花了不少時間去找,看來就是妳啊,那名為托雷特的靈馬,妳能召喚它,沒錯吧?」

  「靈馬……」奧蘿拉摸了摸手上的戒指,說是能召喚,但她還沒有很習慣騎著它,奧蘿啦原本正想承認,突然意識到,眼前的人是從為見過的交界地人,按照過往的經驗,她應該會毫不猶豫的攻擊自己才對,對交界地的惡劣印象,讓奧蘿拉不假思索的搖頭了。

  那一瞬間,奧蘿拉很明確的看見了,那半張透明的臉生氣的瞪著自己。

  「扯這種無謂的謊。」實體的臉沒有一絲變化,語氣也跟剛才完全一樣,奧蘿拉開始佩服起眼前這位魔女的表情管理了,「妳是想說自己忘了嗎?忘記那匹馬的名字,我再問一次,那名為托雷特的靈馬,妳能召喚它吧?」

  為什麼對托雷特如此執著啊?對方的態度讓奧蘿拉感到越來越詭異了,她害怕的退了半步,明明長得這麼好看,卻讓人感覺恐懼,夜晚的風讓奧蘿拉感到一絲寒意,她打著冷顫,搖著頭,但被魔女誤以為是回答。

  「打算否認到底嗎?真有趣。」魔女的半張臉變成冷笑,奧蘿拉感覺不妙,當初自己拒絕梅琳娜的時候她也是這種表情,但魔女很快就收為笑容,「無所謂,交界地本來就充滿謊言,不信任他人,反而有益無害。」

  她是在誇獎自己嗎?奧蘿拉困惑的看著魔女。

  「這是托雷特的前主人託付的物品,我將它放在這裡,妳有興趣就撿起來吧。」魔女說完後,將一個手搖鈴直接丟在地上,雖然她的語氣和表情沒有變化,但連奧蘿拉都看得出來她現在非常的生氣。

  丟完後,魔女的身影消散在月色中。

  「這是什麼東西?」奧蘿拉懷疑的看著手搖鈴,還謹慎的用樹枝去戳,看起來不是什麼陷阱,然後她又看向剛才魔女坐過的斷牆,發自肺腑的感慨,「她的屁股不會痛嗎?」

  「嗯……」咖列的呼嚕聲傳來,他睡得很熟。

  「妳在看什麼?」梅琳娜突然出現在奧蘿拉面前,撿起地上的手搖鈴。

  「啊──」奧蘿拉像看見鬼似的大叫。

  梅琳娜不悅的皺眉,「有事情嗎?」

  「沒,沒事……」奧蘿拉移開視線,不敢看梅琳娜的臉,「剛才梅琳娜去哪裡了?妳不在的時候突然出現一個很詭異的女人,還把這東西丟在地上。」

  「這是喚魂鈴,持有者可以和死去的亡靈簽下契約,搖響鈴鐺就能將它們召喚到身邊來。」梅琳娜將喚魂鈴遞給奧蘿拉,以及一個附帶的方型甕,「將骨灰放進去,就能召喚它們了,試試看吧。」

  奧蘿拉困惑的搖著鈴,三隻半透明的狼出現在奧蘿拉的腳邊。

  「喔──」奧蘿拉興奮的摸著在腳邊撒嬌的靈狼,「真的可以召喚靈體耶,好神奇喔。」

  梅琳娜面無表情的看著奧蘿拉,喃喃自語的說:「她從以前就很喜歡狗呢。」

  「她?」奧蘿拉好奇的問,「梅琳娜認識給我這個鈴鐺的人嗎?她說她是蕾娜,也認識托雷特,既然認識為什麼剛才不出來幫我啊,我現在看到陌生人都會怕,剛才還怕到不敢回答她的問題耶。」

  「蕾娜──」梅琳娜的臉上出現顯而易見的嫌惡,奧蘿拉像看見寶物般盯著梅琳娜的臉,梅琳娜注意到自己的失態,趕緊摀著臉,背對奧蘿拉,「忘了吧,我不知道妳說的人是誰。」

  奧蘿拉不悅的鼓起臉,不是因為梅琳娜說謊,而是她說的毫無技巧,簡直是將奧蘿拉的智商踩在地上踐踏。

  「接下來,朝史東威爾城的方向前進吧。」梅琳娜無視奧蘿拉的不滿,拿出地圖,指著這一帶最大的建築群,「接肢葛瑞克不過是個血統稀薄,只敢女裝和躲在城堡裡的孬種,賜福引導妳前往史東威爾城,肯定也是覺得他最輕鬆。」

  她看向奧蘿拉,牽起奧蘿拉的手,充滿信心的說:「現在的我們,能贏。」

  聽到她這麼說,奧蘿拉也產生了自己能贏過對方的自信。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