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1 鏡湖醫庄(上)

一隻喵咕MIAOGU | 2022-06-24 20:10:48 | 巴幣 2 | 人氣 29

連載中【同人小說】秦時明月之玲瓏月傳
資料夾簡介
戰國末年,秦國一統天下。 瓏作為陰陽家秘密培養的弟子,經歷了愛恨風雨,又該如何選擇? 一場謀劃已久的驚天之秘即將上演,緣起緣落,只為了一個答案,一位故人。
最新進度 28 木毀玉碎

朦朧月影下,霧氣瀰漫燈火闌珊,遠方有一道光影慢慢朝我們靠了過來,仔細一看,一抹溫暖的橙色再微光裡若隱若現,眼前女孩一行一動間帶著不凡氣質,橙色的秀髮在夜風下緩緩飄揚,有如這寒夜裡的一絲溫暖。
我不由自主的走上前。
「你是…」少女的眼眸彷若清泉明亮清澈,再對視間我不由得恍惚了起來。
眼前人總有股似曾相似之感,我也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道: 「我們是否曾在哪裡見過?」
「阿朧,你們之前見過?」天明在後頭問道。
少女先是愣了一下,並且搖了搖頭。
「現下蓉姐姐正在救治一位重傷之人,所以託我來此迎接各位,請各位大哥前輩恕罪。」少女綿言細語,聲如月色般溫柔。
「原來是墨家的人,太好了我們趕緊收拾上路。」范增說道。
這范增雖說年紀看起來大了點,但聽少羽說他對於用兵之法厲害的很,並且也是少羽的亞父。
「我姓高名月,大家可以叫我月兒。」
「幾年沒來醫庄,想不到蓉姑娘又多出了個這麼水靈的妹妹!」其餘眾人談論道。
就這樣,我們一行人被帶到了鏡湖醫庄。
而途中從月兒口中得知,原來墨家與楚國項氏一族有著多年交情,近年來秦國挑起戰火,百姓四處流離生活苦不堪言,墨家與項氏一族在堅決抗秦中也受到不少迫害。
這鏡湖醫庄則是墨家的一處藏身地,只有受墨家弟子帶領才可找到進入之法。
聽說這裡頭住著一位姑娘是墨家神醫,她複姓端木,單名一個蓉字。
此次前來就是請那位姑娘為劍聖蓋聶治療,但她好像有個奇怪的規矩。
 
現下鏡湖醫庄內,天明氣急敗壞的指著端木蓉,並大聲嚷郎道:「醫生救人天經地義!偏偏你這個怪女人,這也不救那也不救,我看妳乾脆把你的規矩改成活人不救好了!」
「若沒什麼事的話你們可以滾了。」
「哼!我等等就拆了你那塊破牌匾!」
現在這場鬧劇全起因於端木蓉的三不救原則,秦國人不救、姓蓋的不救、逞凶鬥狠比劍受傷的不救。
難怪天明會如此氣惱,好死不死,蓋聶三條裡就有兩條已經符合了。
一時之間誰也沒讓誰,眼看端木蓉沒有出手幫忙的意思,我打算上前試一試。
「端木姑娘,剛剛來的路上他們遭受蒼狼王襲擊,是蓋聶先生挺身而出舊傷才會復發的,細算下來,一路能夠平安過來也是蓋聶先生照應才是,你說是吧天明?」我對天明眨了眨眼,希望他能懂我打的暗號。
「對對對!你說是吧少羽?」
「要是沒有大叔那時我們便被狼群追到了!」
「是的蓉姑娘,這次就請您網開一面!」
只見端木蓉看著我不發一語。
「月兒,送客。」
就這樣我們還是沒能成功勸說,而天明被氣得轉頭就朝門口招牌處去,作勢要將招牌破壞。
突然間一個機關手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襲擊了天明的頸部。
「放開我!」天明用力的掙扎,卻還是被眼前的老人給抬了起來。
「班大師,這孩子是楚家的朋友,年少無知,您大人有大量還請大師見諒。」范增補充道。
「我就想楚家也沒有這樣的楞頭小子。」說完,班大師將天明扔出,天明一屁股子重摔在地,只見天明氣得想去找班大師報仇,卻一把被少羽給抓住。
正當我們準備離開,前腳已經走到了門口,此時蓋聶的劍從他身上掉了出來,我看見正打算去撿,卻被端木蓉的聲音給打斷了。
「等等!」
「除了這個病人與這兩個小孩之外,其他人都出去。」語畢,她徑直地走回了屋內。
就這樣我與天明等人一同被留在了醫庄,而少羽一行人則先離開了。
黃昏落日我與天明站在鏡湖渡口,天明有些憂心忡忡道:「阿朧你說為何那個怪女人要訂下這麼個規矩,又為何突然改變主意要救大叔阿?」
「可能是她突然良心發現了吧!」我咧嘴笑著。
「你想那麼多幹嘛阿,婆婆媽媽的真不像你!」
「你敢罵我!」天明朝我打了幾下,我也忍不住跟他玩了起來,就這樣我們打鬧著,直到月兒走了過來。
「你們兩個別玩了,小心掉到湖裡。」
「月兒,他先罵得我。」天明可憐巴巴的望著月兒。
「欸,你到是先告起狀來了哈?」我動手開始想捏天明的臉頰,月兒一不注意下,我們兩個又開始鬧了起來。
月兒可能是看不下去了,便朝我們倆腦袋上敲了一下。
「別鬧啦!」
「是!」我們兩個瞬間異口同聲答道。
所幸我們倆趕緊對月兒直道歉,她才消氣同我們說話。
「對了,上午時不是說天明是同蓋聶先生一起的嗎?」
「那阿朧呢?阿朧是怎麼跟天明少羽湊到一塊的?」月兒好奇的歪了歪頭。
「此事說來話長…」就這樣我把一路上與天明少羽相遇之事,還有遇到蒼狼王的險境都同月兒說,而天明則是時不時在旁補充到,蓋聶是如何英勇。
「阿朧看起來跟我們差不多大,沒想到竟這麼厲害!」月兒驚訝道。
「哼!他是很厲害沒錯啦,但還是差了我一點,嘻嘻。」
「你還真敢說阿!」我撞了天明一下,他朝我做了個鬼臉。不得不說天明做的鬼臉,真讓人想給他的臉上來一拳。
「不過阿朧你不只武功厲害,你的個子也同我們不一樣呢!」說罷,月兒朝我頭上與天明頭上比了比。
這麼說來,比起同齡的孩子我的確略高了些,不知道的還會以為我是他們哥哥呢!
這幻形之法目前我還不夠熟練,無法改變身高,不然我就變矮點了。
「可能我天生骨骼清奇於是就這麼高啦!」我故作得意地挺了挺胸。
「少吹牛,我以後肯定比你高!」
「對了!先別管身高了,你能不能說一下你怎麼那麼厲害?」天明兩眼發光地盯著我問。
「這…」
「怎麼換你在婆婆媽媽了啦!說嘛!」
「這是因為!」我突然站起,並且嚴肅地看著他們。
「我有個非常嚴格的師兄!」
天明與高月同時看了下彼此,再望著我一起說道: 「師兄?」
「這個嘛…這個師兄呢,總是板著一張嚴肅的臉指導我,然後我每天就這麼跟他對練好幾個時辰,日復日的就變這麼強啦!哈…哈…」看看我說的,連我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了。
好死不死又想到與星魂對練時的情景,不小心說漏嘴了。
「哇!那你的師兄一定很厲害,阿朧師出何方?」月兒好奇地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他總是神神秘秘的,他只教我武功,其餘的什麼也不肯說!」
嗚嗚嗚…看我說的,瓏阿!你說謊至少打個草稿吧!
聽聽你自己說的,根本狗屁不通!
「有朝一日我也想會會你說的師兄,到時候記得介紹給我啊!」天明壞笑道。
他們信了!沒想到他們竟然相信了。
「好!如果我師兄願意的話,我到時一定介紹給你們認識。」呵呵,如果星魂想見你們的話,不過對這個大冰塊來說,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接下來不免就是聊著路上經過的大小事,或者分享這幾天的驚魂不定的經歷,但在閒談之中,我發現當月兒聊到燕國時,臉上總顯得幾分落寞與悲傷,而天明則是談到過去逃亡的日子裡,眼眸中會多了幾分黯淡。
而我心裡總有些悶悶不樂,他們都與我暢談他們的人生理想與經歷,而我什麼都不能說,只能拿些虛假不實的過去出來唬弄過他們的問題,我的理想又是什麼呢?
是找到幻音寶盒解除傀儡上的陣法嗎,我為何要這麼做呢?
捫心一問,當初的我內心只有一句話,我不能讓這一切繼續下去。
我的初衷是如此單純,縱使經過諸多困難,心中卻有件事是不變的,我得找到寶盒回去,我不能讓星魂受陣法所害。
雖然認識他沒多久,但他與小五同樣努力的教會了我許多東西,他與小五都是我該守護的人。
而這天,黃昏落日帶著每個人的心事沉沉落下,為即將到來的夜幕拉開序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