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艾爾登法環.同人】王道 第二章:卑鄙的褪色者

苦楝樹 | 2024-04-10 02:06:57 | 巴幣 6 | 人氣 439



是我的怨念會讓我先寫完這篇小說呢
還是DLC會出呢
如果DLC梅琳娜的戲份沒增加
怨念大概會加深吧



  第二章:卑鄙的褪色者

  艾雷教堂,褪色者們來到這個世界第一個可以安歇之地,只要沒有白目到像奧蘿拉這樣的笨蛋去挑釁金閃閃的大樹守衛,基本上都能平安抵達,也許是因為這種第一個休息站的特質,流浪商人咖列長住於此,販售一些基本物資給新人褪色者們。

  當奧蘿拉拼死躲過大樹守衛來到艾雷教堂的時候,咖列很熱情的招呼奧蘿拉,還請了奧蘿拉一杯熱茶,讓奧蘿拉相信在交界地還是有人情味的。

  直到她喝完之後,咖列跟她收五百盧恩。

  明明穿著紅色衣服、帶著紅色帽子,身邊還有一個有蹄類的夥伴,這種裝備不是應該送禮物給乖孩子嗎?奧蘿拉難以置信的咖列,身無分為的她當時只有兩個選擇,簽下賣身契成為咖列的奴隸,或簽下一張五千盧恩的借據。

  交界地沒有好人,奧蘿拉再一次為自己的天真付出代價。

  「歡迎光臨。」奧蘿拉和梅琳娜簽下契約,在對方的教導下才順利的利用賜服進行移動後,她們再度來到艾雷教堂,一到教堂,咖列就擺出熱情好客的嘴臉迎接兩人,「這不是我們老熟人,沒有名字的褪色者嗎?希望妳是來還債的。」

  「我有名字,叫奧蘿拉!」奧蘿拉氣紅臉的瞪著咖列。

  「好的,奧蘿拉,不用急著還,反正交界地的褪色者都很難活過明天,留著妳的借據當作紀念也不錯,不過我沒想到妳能活到現在,真的,看到妳活蹦亂跳的感覺還不錯。」咖列語氣溫柔的說,讓奧蘿拉很懷疑對方到底算不算好人。

  「反正你不急著要,就等於不用還的意思吧。」梅琳娜蹲在咖列的攤位前,看著他的商品,「我來看看有什麼好東西吧。」

  「嗯──嗯──嗯──喔──嗯──」梅琳娜翻著咖列的商品,專業的模樣讓咖列面帶冷汗,看來眼前這位外表看似年幼的少女,並不像奧蘿拉一樣是肥羊,梅琳娜指著咖列身後用人偶展示的鏈甲,「那套鏈甲多少?」

  「嗯……」咖列打量的看著梅琳娜,那不好惹的氣息讓咖列知道不能太佔對方便宜,「全套算妳四千五,個別買也可以,不過鏈甲本身會貴一點。」

  「你在開玩笑嗎?」梅琳娜臭著臉的瞪著咖列。

  「抱歉?」咖列一頭霧水的看著梅琳娜,這已經很公道價了,他甚至沒算運費。

  「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距離這裡不過半天的路程就是葛瑞克軍的駐紮地,只要無視法律的話,從葛瑞克軍身上要拿多少盔甲就能拿多少盔甲,那可是黃金一族的軍規品,還多到滿地隨便撿,你這種民間工坊粗製濫造的鏈甲賣四千五有誰會買?」

  奧蘿拉跟咖列目瞪口呆的著梅琳娜義正嚴詞的說詞,彷彿搶劫軍隊這件事在交界地是什麼全民運動似的,雖然葛瑞克軍確實弱,但也沒韭菜到隨便一個路人都能收割吧。

  「怎麼沒有。」咖列甩甩頭,讓自己恢復理性,然後語帶嘲諷地說:「現在不就有個呆子在跟我殺價嗎?你們該不會連人均可欺的葛瑞克軍都打不贏吧。」

  被說中了,奧蘿拉慚愧的摀著臉。

  「我只是暫時不打算這麼做而已,看在你照顧過我的褪色者份上,兩千收。」

  還真是慷慨大方啊,咖列在交界地走跳多年,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他皮笑肉不笑的搖頭,「妳現在是打不贏,無法搶劫他們,所以乾脆來搶我嗎?兩千?妳怎麼不說免費算了?」

  「成交。」免費兩字說出,梅琳娜立刻牽住咖列的手,大力的晃動,用握手來表示交易成立,「免費白拿實在過意不去,給你一些我的珍貴收藏作為補償吧。」

  說完後,梅琳娜拿出幾顆羅亞果實,塞在咖列的手中。

  「我……妳……我……」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咖列反應不過來,梅琳娜沒放過這個機會,趁機將咖列身後的鏈甲拿走了,然後用眼神暗示,奧蘿拉立刻按照梅琳娜之前的安排,用賜福的傳送將兩人傳到她們相遇的地方,留下不知所措的咖列。

  直到兩人消失,咖列才反應過來,氣急敗壞的踩爛羅亞果實,「搶劫啊!沒有天理啊!什麼世道啊,褪色者都開始搶劫了!」



  「這樣真的好嗎?」在關卡前廢墟附近的賜福點,穿上白嫖來的鏈甲的奧蘿拉,良心不安的看著身上的裝備,意外的合身。

  「他真是個好人呢,免費送我們這麼好的裝備。」梅琳娜的臉上帶著讓奧蘿拉難以移開視線的微笑,明明舉手投足間都帶著王族般高貴的氣質,做的事情卻盡是勒索搶劫之事,還把搶劫說得這麼好聽。

  「我們這樣真的好嗎?」奧蘿拉又問了一次。

  「沒事的,這只是『借』一下,先讓妳有一定的自保能力,然後蒐集足夠的盧恩,再去把剩下的錢補上吧。」梅琳娜看著奧蘿拉,無可奈何地嘆氣,「不然妳實在太弱了,在交界地,弱者是沒有任何權利的,只能任人魚肉,我想妳應該體會過很多次了吧。」

  奧蘿拉無力的坐在地上,梅琳娜說的沒錯,不是每個褪色者都會被攻擊,說穿了,他們看見奧蘿拉就毫不猶豫地殺害,純粹是奧蘿拉弱小。

  在黃金律法失效的交界地,弱肉強食就是唯一的律法。

  「那個流浪商人不簡單,會常駐在艾雷教堂,還能以褪色者為主要交易對象,代表他有足夠的實力和遠見,之後拿盧恩跟他好好道歉吧,跟他交好一定對將來有好處,至少能拿到不少情報。」

  說到底,還是為了利益,梅琳娜現實的讓奧蘿拉很反感。

  「好了,接下來。」梅琳娜拿出兩根木棒,並將其中一根木棒丟給奧蘿拉,「來進行下一步吧。」

  「下一步?」奧蘿拉不解的看著手中的木棒。

  「不是說了吧,妳必須護送我前往黃金樹腳,沒有足夠的實力怎麼可以呢,雖然我的年紀不大,不過在交界地走跳的時候遇到過不少老師,現在就讓我把妳教育到可以自保的程度吧,站起來,舉起武器。」

  梅琳娜的臉上帶著初次見面時的和善笑容,但擺出的架式已經讓奧蘿拉感覺她想砍死自己了,奧蘿拉拼命的搖頭,梅琳娜的笑臉僵住了,她張大眼睛,看著奧蘿拉的眼神沒有一絲笑意,反而讓笑臉看起來更加可怕。

  「妳不要過來啊!」

  一聲慘叫,奧蘿拉失去了意識。

  「太沒用了吧。」梅琳娜難以置信的看著奧蘿拉,她釋放出小黃金樹恢復奧蘿拉的神智。

  等到奧蘿拉醒來後,她舉起武器,等待奧蘿拉做好準備,奧蘿拉看著梅琳娜堅決的眼神,無可奈何的學著梅琳娜的動作,梅琳娜的棍棒揮來,奧蘿拉卻連擋都沒辦法擋的被直擊面門,這下痛得讓奧蘿拉以為自己死定了。

  「再來。」梅琳娜又一次等待奧蘿拉清醒,然後對奧蘿拉說,「我會先直接攻擊頭部,妳要看準我的動作,舉起武器擋住我的攻擊,聽懂了嗎?」

  奧蘿拉為難的看著梅琳娜。

  「懂了嗎?」在梅琳娜又一次的逼問下,奧蘿拉才無奈的點頭。

  梅琳娜又一次擺好架式,並刻意等待奧蘿拉做好準備,才對奧蘿拉發動攻擊,為了不讓奧蘿拉來不及反應,她還特地放慢速度,但奧蘿拉卻一動不動的讓梅琳娜打中她的頭。

  「妳在幹嘛?」當奧蘿拉再度醒來後,梅琳娜雙手抱胸,痛苦的摀著太陽穴,「看準我的動作,舉起武器,擋住攻擊,應該很簡單就能做到吧?」

  「我……不想做這種事情……」奧蘿拉在梅琳娜壓抑在表面之下,快要爆發出來的憤怒面前,無奈地說出真心話,「跟別人戰鬥,拿武器攻擊別人之類的,我很不喜歡,會感覺很不舒服。」

  梅琳娜拿著武器的手在顫抖,她難以置信地瞪著奧蘿拉,然後甩開身上的長袍,化作光點消失在奧蘿拉面前。

  她生氣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奧蘿拉的坦白,等於在宣告自己跟梅琳娜的約定無法達成,這幾天的相處,奧蘿拉感覺得到梅琳娜非常重視承諾,那怕承諾本身是用不正當的手段騙來的。

  該怎麼辦才好,奧蘿拉不知所措的坐在賜福旁,直到黃金樹的光芒變得黯淡,深夜來臨,然後又再度變強,迎接黎明。

  梅琳娜都沒有出現,她放棄自己了嗎?想到這,奧蘿拉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但內心又有一股失落感,還有一陣不知將來該走向何方的迷茫。

  她就像個嬰兒,離開母親就無法生存,但卻又排斥母親對自己的期待。

  直到黑夜再度來臨,梅琳娜才又出現在賜福旁,她不再咄咄逼人的強迫奧蘿拉訓練,而是雙手抱腿,無語的凝視著賜福的光。

  「梅琳娜。」奧蘿拉內疚的坐在梅琳娜身旁,輕聲呼喚對方的名字,當看到梅琳娜出現的時候,她鬆了口氣,至少奧蘿拉沒被梅琳娜拋棄,但她內心又擔心起梅琳娜會繼續要求自己變強,想到這,奧蘿拉就討厭起只知道要求梅琳娜的自己。

  「嗯。」梅琳娜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失落,加深了奧蘿拉的自我厭惡。

  奧蘿拉看著梅琳娜看似不為所動,但卻缺乏精神的側臉,鼓起勇氣問出和梅琳娜相遇後一直盤據在腦海的問題。

  「為什麼要選我呢?」

  梅琳娜對她的疑問很不滿,她那張不論出什麼事,都不太有表情的臉出現些微的不滿,奧蘿拉趕緊解釋,「我不是抱怨,我只是好奇,因為……交界地應該有很多厲害的褪色者吧,梅琳娜也說過自己在交界地走跳很久,應該有很多比我好的人選吧?」

  梅琳娜的眼角無奈的下垂,她失望的看著奧蘿拉,「選擇妳的並不是我。」

  說完後,她摘下手上的戒指,交給奧蘿拉。

  奧蘿拉不解的接過戒指,帶上之後,梅琳娜牽著奧蘿拉的手,撫摸著戒指,一頭長著牛角的馬出現在兩人面前,梅琳娜親密的撫摸馬的臉頰,她的臉上第一次出現真摯的笑容,「牠是托雷特,牠的前主人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是牠先找到妳,並希望跟隨妳的。」

  梅琳娜握著奧蘿拉,不捨的看著手上的戒指,「希望妳能好好照顧牠。」

  梅琳娜的語氣像是道別,奧蘿拉不安的反握住梅琳娜的手,「梅琳娜……要離開我了嗎?」

  梅琳娜不甘心的咬著嘴唇,她看向遠方的黃金樹,「我需要回去那裡,我必須回去,我想如果是托雷特選上的人,應該能帶我回去才對,但妳有自己的想法,看來我只能自己另外尋找出入了。」

  「我……」奧蘿拉握著沒琳那的手變得更緊了,彷彿只要鬆開,梅琳娜就會消失,梅琳娜用看穿奧蘿拉的眼神凝視著對方。

  「不用擔心,我觀察過那個叫咖列的流浪商人很多天,他並不是什麼壞人,真的走投無路,就是拜託他幫忙吧,妳在交界地生存,並不需要我。」

  說完後,梅琳娜甩開奧蘿拉的手,奧蘿拉慌張的跟在梅琳娜身後大喊:「我不想離開梅琳娜!」

  梅琳娜停下腳步,猶豫的看著奧蘿拉。

  「我會帶梅琳娜去黃金樹,不管用什麼手段,不管要克服多少困難,我都會帶梅琳娜過去,拜託……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在這裡!」回想起剛來到交界地時的孤獨感,奧蘿拉像個無助的孩子在梅琳娜面前哭了出來。

  「唉──」無可奈何的嘆息聲,梅琳娜調頭走到奧蘿拉面前,溫柔的將奧蘿拉抱在懷中,「我不會丟下妳的。」

  奧蘿拉抬起頭看著梅琳娜,梅琳娜輕輕地用袖口擦掉奧蘿拉的淚水……和鼻涕,「先讓妳學會如何自保吧,這可是很漫長的課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