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二章 第三十八幕 映照「影子」的「光」

臨風慕筆 | 2022-06-25 09:51:43 | 巴幣 106 | 人氣 46


第三十八幕:映照「影子」的「光」
 
 
       有的時候建箴會不經思考起一個問題。
 
       在有些漫長的十年遊戲歲月裡面,到底什麼樣的人會被自己所記住?
 
       在遊戲世界裡面,許多的人們只是和自己擦身而過。儘管每個人都知道彼此身處在同一個世界中,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未必如想像中要來得那麼接近。遊戲世界終究只成為了一種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機會,但願不願跨越那層隔閡,和其他人產生連繫,成為自己生命中的記憶,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自己。
 
       就像活在一座城市之中,或許在街上總會有無數的人們和自己錯身而過,可能彼此駐足在同一個店家、等待著排隊的人潮,上了同一台公車,甚至就坐在相鄰的位置。
 
       但是,自己仍然不會認識他們。
 
       如果連臉孔和聲音、談吐舉止,外觀容貌那種外在的事物都無法想起,那麼自己又怎麼會有那個自信表示自己認識對方,知曉對方的想法,甚至是和對方產生過怎麼樣的連結。
 
       遊戲的ID名稱,是玩家對於彼此最表層的稱呼方式;遊戲的外觀,是玩家對於自己內心喜好和審美觀的展現,那毫無疑問是遊戲世界裡對於他人最基本也最初始的認識,但是……那些片面的事物,也同樣並不能代表一個玩家投射在遊戲的記憶和過往。
 
       就像這個世界上仍有無數同名同姓的人們;有無數對於外觀穿搭配套有相同欣賞觀點的人們;甚至也有外貌看來相近,長相難辨的人們。
 
       但是就算再多的「相似」,也沒有辦法取代某個獨一無二的靈魂。
 
       自己沒有辦法記住所有和自己曾經相遇過的人們,隨著時間的經過,自己只會忘得越來越多。
 
      那麼,回到最開始的問題。
 
       ──到底什麼樣的人會被自己所記住?
 
       是和自己互相交換好友名片,曾經一同參加副本的人們嗎?
 
       是曾經隸屬同一個公會,共同打拼的人們嗎?
 
       是那些共同合作、相互砥礪,個性很好相處,願意和自己互動的人們嗎?
 
       ……
 
       雖然建箴覺得自己可能已經講過了無數次同樣的主張,而且未來他也很有可能一遍又一遍重複這樣的言詞。但如果那真的是自己實際的心境,他並不排斥用這樣的方式去闡述自己的想法。
 
       不只是那些透過言詞嘗試瞭解自己的人們,也同樣是對自身的提醒。
 
       那些事物都是真的,但反過來說,那些事物卻也只是真實裡殘缺的一隅。建箴並不會去否認,但也同樣不會說那就是真實的全貌。就像對於某個人的瞭解,沒有辦法只能夠用單一層面的事件和情境概括而論,就算那是確實發生過的事情,就算那些對於某人的記憶和過往沒有任何虛假,那些曾經對於某人的印象,也不可能完全無誤的拼湊出一個完整的「誰」。
 
       會在自己記憶中留下痕跡的那些人們,他們可能都擁有著上述那些特質,但要說建箴是因為那些事物,才讓自己記憶下了那些人們的曾經嗎?
 
       答案,並不完整。
 
       就像隨著時間緩慢散落流失的記憶一樣片段且破碎。
 
       但就算片段的記憶,建箴還是能在其中找到某些不可磨滅,在那些沖蝕時間與回憶的浪潮之後,依舊不會遺忘的,某人的痕跡。
 
       那麼,再把問題倒轉回來這麼想:
 
       在他的印象裡,艾薩斯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或者應該這麼問……屬於艾薩斯的過往,在自己腦中的回憶,屬於他的痕跡,自己又是否能夠描述得清楚?
 
       ……這種事情,或許自己也沒有辦法做到。
 
       並不是因為自己的詞彙量不足以形容自己對於艾薩斯的行為和想法,如果把關於艾薩斯的印象全部拆解開來,他都能夠找到相應的語句表達自己對於艾薩斯的印象,對於這個人的想法,包含他的操作能力、他對團隊的意識掌握,那些事情的種種,他全都能夠說得出來。
 
       但是,當把那些散落的片面碎塊全部拼接起來,就是自己內心印象裡,對於艾薩斯全部的看法了?
 
       不……這個問題,或許並沒那麼簡單。
 
       當那些散落的片面回憶逐漸拼湊成形為一個完整的畫面時,往往才會發現到,自己好不容易所拼湊整理認為已臻完整的,其實也僅不過是屬於一段完整回憶中的另一個片面。
 
       是位不拘小節的怪異玩家、是同伴、是隊友,也同是信任的合作對象。
 
       那些印象,它們都是真的,卻又並非真實。
 
       敲擊鍵盤的手停了下來,Word文檔的停止線規律的閃爍著,無聲默默等待著自己的思緒,等待著那些破散的文字組合成完整的句子。
 
       是呢,就算只是片面的記憶,就算那些事物都將被磨蝕得早已看不清原貌,但依然有什麼,順著那些依稀痕跡,跨越時間至今。
 
       而自己,是將故事延續的人。
 
※   ※ ※
 
       如果有人問建箴,他能不能在遊戲中邊進行戰鬥操作的同時做到兼具控場和指揮,建箴可能會歪過頭思考一陣,最後得出不太有自信的確定答案。
 
       但是,如果這個問題再稍微轉變一下,能不能在不借助語音系統的情況下,邊操作角色,邊快速的在對話框裡輸入自己想要傳達指揮的訊息。建箴肯定會陷入漫長的沉默,然後深吸一口氣得出:「強人所難」的結論。
 
       如果是自己的話,大概一串話都還沒有打完整,就必須不得不中斷原本的操作,像是魔法師強硬中斷原本的詠唱,在亂了套的節奏中顯得手忙腳亂。
 
       即便幻境樂章的設計並不是單純的手速遊戲,在攻擊和技能的施放頻率上依然能夠找到幾秒鐘的時間間格,但……若止於紙上談兵憑空理論,任誰都能做到,但在實戰中要能夠兼顧到手速和操控穩定,其實並不如想像來得那麼容易。
 
       很多事情都是看著別人做容易,實際做起來卻並不如此。
 
       至於建箴為什麼那麼肯定,因為自己早就已經做過了。
 
       就算犧牲角色的生命值,放開操作的手去進行簡單的提示和溝通,建箴也僅僅只能夠用最簡潔的語句去表達自己心中所構想的極少部分內容,更遑論那些複雜的跑位和指揮。
 
       至於同時兼顧到操作和文字指揮這種事情是不是能夠做到,建箴也可以這麼說──當然可以。
 
       因為眼前的情景正用著明確的現實告訴自己,那種事情不僅只是可能實現,而且如果他有那個意願想要做得更好,興許也是辦得到。
 
       人會覺得某些事情顯得天方夜譚,荒誕不經,大多數的原因只是因為自己沒能親眼實際見過那些在意識中超乎常理的存在。而有的時候,人們所心念的常理,其實並不全然等於這個世界的共同的認知。
 
       眼見,不一定為實。但比起那些落於口舌,不明所以的言詞要來得更有說服力得太多。更何況,比起那些隱晦不清的事實,有時候人們反而更願意去相信那些擺在眼前,最為直觀的假象。
 
       從一開始的時候,建箴就有一種疑惑,如果艾薩斯的職業不是刺客,而是和他相同的聖騎士的話,那又會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景?他是不是能做到和自己同樣的操作?不對,如果是他的話,肯定會做得更好。
 
       就在看到艾薩斯此時的表現,建箴算是隱約察覺到,到底為什麼艾薩斯會選擇刺客這個職業。
 
       如果就連刺客這種對手速要求相對較高,技能與站位配合較為繁瑣的職業都能夠完整駕馭,還加上用切換文字對話框打出有條理的句子。若是擁有這樣操作手速的話,那聖騎士這類職業對他來說反而過於溫吞了。
 
       建箴當初會一直選擇坦職相關的遊戲職業的一個主要的理由,就是因為比起手速的發揮,這類職業對於意識的吃重成分要更高得多。就算自己偶爾也會有想要爆個手速秀一把技術的想法,但那也僅止於少數的時間。
 
       對他來說,高頻率的手速只像是一瞬間突然暴走,像是必殺技般的短暫狀態。
 
       但是……如果對於自己來說那種接近極限的超常表現,僅只是屬於艾薩斯平時操作時的正常速度的話,那建箴簡直不敢想像,操作聖騎士的艾薩斯能夠比自己還要多出多少操作上的細節。
 
       「站風對向斜後,雪給風上魔抗,控制技能CD好了就放。」
 
       他們遇到的第一個Boss是個熟悉身影,看那體勢,建箴很自然而然的聯想到身處於被遺忘洞窟裡面那尊石巨像,但和全身被岩石所包覆,由元素和魔法所組成的人型魔偶不太一樣,眼前的巨大身影,看得出機械和科技的痕跡,看起來更像是人造,而不是由魔法形成的古代兵器。
 
       不過像這種大型的巨像,要注意的基礎重點都不會相差太多。
 
       臨風擎盾直面上前,對於巨像的破壞力早已有充足的心理準備。只要防禦的方向正確,就可以抵消掉絕大多數致命的傷害,而且比起先前初遇到類似的巨像型Boss時候,現在建箴內心的底氣明顯要更足得多。
 
       原因也很簡單。
 
       在他的身後有著為自己不斷提供生命值恢復的神官。
 
       就算對建箴來說,他其實一直都很習慣於獨自作戰的感覺,他也會以沒有補師為優先的考量,嘗試解決副本裡遇到的困難。但是,不依賴補師提供的生命治療,僅只是因為在大多數的環境條件之下,他們可能都必須面對在缺乏治療的情況下通關。並不代表他討厭和補師合作,只是面對於並不穩定,沒有特意培養默契的補師來說,他肯定是需要預先想幾個合適的備案。
 
       他並不喜歡那種所有決定權都掌握在他人手上的感覺,如果可以,他希望能憑靠自己的方式盡量做到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就算做不到,也能盡量減少其他隊伍成員的壓力。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有一個補師能夠為自己提供生命值的恢復,無論怎麼樣都只會變得更加輕鬆。
 
       如果要用幾句話來形容艾薇雪身為補師的能力,那就是平穩。
 
       她的表現並不像艾薩斯來得那麼搶眼,但是他們在操作的時候都顯得安靜,呃……當然那只是從遊戲文字框上的情緒表現上並沒有顯得那麼激動,實際上也更可能是已經忙亂得沒有餘裕打上文字。
 
       但至少建箴的直觀感受,從艾薇雪在治療的拿捏把握上,他可以感覺得出來艾薇雪的每一次治癒都來得及時,在每回生命值下降到一定幅度的時候,都能夠補上一回治癒,或是恢復生命值的持續狀態。
 
       這其中,艾薇雪對於艾薩斯生命值的把控,又更顯精準。
 
       多數玩家普遍印象中刺客皮薄血少的形象並沒有在艾薩斯的身上出現。
 
       表現並不出彩,可是所有該做的、該注意的,艾薇雪全都有做到,就是反應不及,沒有顧慮到的部分,艾薩斯也都幫她考慮到了。
 
       或許在聽到這樣敘述的時候,其他人會下意識的產生某一種想法,艾薇雪的能力是完全依附在以艾薩斯為主體的一種提升,若是把艾薩斯從團隊中抽離出來,艾薇雪就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甚至比常態實力更不堪的補師。
 
       但是當自己站在旁人的視點實際看到艾薇雪表現的時候,才會知道這想法完全是片面的誤解。
 
       身為一名玩家,艾薩斯強嗎?建箴可以這麼說,很強。
 
       但把艾薩斯從隊伍中分離出來,艾薇雪就真的沒有辦法勝任補師的位置嗎?
 
       這種說法,就完全是無稽之談了。
 
       建箴反而覺得,艾薇雪和艾薩斯之間的關係,就和臨風和翠影之間的合作,並沒有所謂的強弱問題,就算彼此拆分開來,也仍然能夠保持固有的能力,只不過在合作的時候,能夠達到相加大於二的結果。
 
       就算艾薩斯再強,也不可能達到完全無傷的程度。
 
       而他能夠放心發揮出超常操作的理由,或許並不是因為對自己的能力過於自信,而是因為他知道,艾薇雪會在背後給他援助。
 
       並不是艾薇雪的能力有多強,也和她能夠發揮的操作能力沒有絕對的關係。只是因為他們都清楚知道,自己正在和對方配合。所以他們才能夠全力去嘗試把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發揮得更好。
 
       如果說翠影之於臨風,也像是鋒銳利劍與堅實護盾的平衡關係。
 
       那麼艾薩斯和艾薇雪的合作關係,則更像一把受到神聖力量所祝福,無論如何的衝擊破壞,都不會產生損傷和卷口,無堅不摧的刀刃。儘管向前擊退敵人,實際造成攻擊傷害的仍是刀刃本身,但能夠毫不猶豫、無所畏懼向前拚殺的理由,或許仍然源於另一種無言的默契,或者該說是信任對方的心情。
 
       若沒有握緊劍柄的想法,劍刃終究也只是劍刃。
 
       而或許艾薇雪和艾薩斯,他們之間也有著相似的關係。
 
       雖然不清楚他們彼此的理由,但建箴可以斷定,他們同樣是互相信任彼此,互相合作的夥伴。
 
       若刺客的職業形象代表著是潛伏於黑暗的影子,那麼神官原本的職業形象就是相反過來象徵神聖與高潔的光。
 
       也許這就是建箴對於他們倆形象最起始的聯想。
 
       儘管映照影子的光這種說法聽起來總是顯得有點那麼不搭調。
 
       但當未來每當建箴腦中浮現起關於艾薩斯相關的回憶,那名手法精湛、操作靈巧的刺客時,也總會想起,在他的身後,始終站著一位外觀樸實穩重,高舉聖十字法杖,默默詠唱治癒魔法的神官。

創作回應

凝小語
感覺我會留下有點吵的傻孩子印象(?)
2022-06-27 09:32:13
臨風慕筆
你也想進故事嗎?
2022-06-27 09:44:52
凝小語
不,我不想替你的腦袋增加負擔,很貼心有沒有?(驕傲)
2022-06-27 09:54:19
臨風慕筆
你還有5年的時間可以考慮
2022-06-27 09:55:09
凝小語
為什麼是5年???
2022-06-27 09:56:33
臨風慕筆
至少還要再5年才會抵達現在的時間線
2022-06-27 09:58:24
凝小語
原來如此!那我慢慢想(?)
2022-06-27 10:02:1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