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艾爾登法環.同人中篇】羅德爾大記事-05:流水架式

大理石 | 2022-06-07 01:17:01 | 巴幣 2116 | 人氣 235

艾爾登法環(Elden Ring)
資料夾簡介
動作遊戲《艾爾登法環》的相關同人創作

※又是一個愉快的交界地觀察日!感覺自己好像寫了很多東西,又好像啥都沒寫。
※總之關於本篇涉及的一些劇情細節我將一樣放在文末註記中,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羅德爾大記事》-05:流水架式

  黃金王朝的羅德爾與聖樹的艾比昂在夏末之時組成了一批護送隊,黃金王朝方提供了三名黑夜騎兵與一輛運車做領頭,不過在去程的路上黑夜騎兵只會有兩位在場,所以包含馬伕與隨從在地內實質入隊者的總計四人,而聖樹則派出了四名尊腐騎士、四名隨從、一組九人配置的工兵隊、一組五人配置的醫護隊、外加一名紀錄官,總計二十三人。
  
  這支合計共二十七人的大隊伍選在凌晨從西羅德爾出發,預計將在花上兩天時間抵達百里之外的迪可達斯大升降梯。
  
  考慮到諸位黑夜騎兵的職務繁重,駐地騎兵們也有必要時時刻刻盯緊著亂臣勢力的動態,無暇支援本次護衛任務,所以哈維斯就指派了駐紮羅德爾本營的路克斯與史庫吉參與任務,而他們兩個的職責缺口就佔由團長與副團長分擔,有必要時馬基特爾也會出手協助,至於第三位人選,哈維斯則指派了駐紮啜泣半島的騎兵伊娃做接應。
  
  伊娃和她的夥伴克蘭迪拉目前已經移至師寧姆格孚中部了,接下來他們將與當地的情報部隊一同合作監視當地複雜的權力版圖,而這次伊娃之所以沒和護衛隊一同出發,為的便是想先一步抵達挖掘地附近確認情報。依據聖樹的密探所提供的線索,盲眼英雄的遺骸被藏在喚水村西西北方向,該地是普魯米亞子爵的領地,領主普魯米亞雖然表面上簽署了侍王宣言,私下卻傾向葛瑞克,這樣的立場就各種方面來看都非常不方便處理,但黃金王朝一向以武服人,而既然有三名黑夜騎兵與四名尊腐騎士到場,對方也不可能多說甚麼話了。
  
  相較於黃金王朝的象徵性參與,聖樹方為了尋找遺骸之事的確可說是費盡心思。
  
  四名尊腐騎士裡除了身份特殊的代理人米德哈瓦特與安米沙堤外,另外兩位則是平定失鄉流民之亂的功臣,光環蘇利亞與萬手嘎哈,如此浩瀚的排場除了防止覬覦者作亂,也是為了展現瑪蓮妮雅對恩師的重視,另一方面,聖樹方還直接派了一組技術精良的工兵隊前去接手現場的開挖與探索,傳聞那群人之中甚至有個從神人雙子建樹之初就跟隨其後的年邁專家,他也曾見過盲眼英雄一面,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因緣,他才會加入這批護衛隊,至於醫護隊則牽涉到了遺物鑑定與順風事務,故而也特別列隊其中。最後是紀錄官聶塔,一個矮小的男人,相比於所有參與者,他的矮小可說是異常突兀,如果不是那套繡有聖樹圖騰的華貴衣袍,可能還會有人講他誤認為隨從階級的人物。無論如何,此事絕不允許有任何閃失。
  
  
  
  從羅德爾至迪可達斯大升降梯的路段基本上沒有任何阻礙,回想起第一次王城保衛戰時,君王聯軍的戰線甚至一度逼近了位在王城十里之外的托莉娜隱蔽聖所,迪可達斯大升降梯的控制權理所當然地也落入了敵人之手,好在當時聯軍在尚未開打之前就起了內亂,最後亂臣們不但沒能攻陷羅德爾,反而落得節節敗退。
  
  密爾聯合勢力退守罪人橋外,威達姆的主導權搖搖欲墜;黃金後裔勢力失去了亞壇高堡與黃金林鎮,當主導領袖之一的葛浮亞被生擒後,葛瑞克更是直接放棄了攻城,一路逃至寧姆格孚地帶霸佔了史東威爾,此舉直接破壞了寧姆格孚勢力的布局與穩定;武勇的蓋立德紅獅子勢力是整個聯軍中最團結也是最強大的組織,他們內部早已有了推崇碎星將軍為王的絕對共識,但就算是他們也檔不住這毫無互信關係可言的聯盟四分五裂,那群最早入場、卻最晚離去的紅獅子軍團傷的比誰都要重。
  
  當年的君王聯軍之所以失利,當中牽涉了數之不盡的問題,除了中小勢力之間的撕咬外,還有一個被後人稱之為鮮血陰謀的重大事件,儘管時至今日已經無人能確定那場災難的細節為何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此事的直接受害者是密爾地區的拉卡德勢力。拉卡德與拉塔恩是血親兄弟,攻打王城之事,雖然兩人各盤算,然而這些都無損於兩兄弟之間的情誼,在聯軍正式結成前,雙方亦有過互助協議,往後只要有了拉卡德的幫助,遠從蓋立德北上而來的紅獅子軍團便能所向披靡,可惜一場惡劣的玩笑降臨在拉卡德軍團上,伴隨著鮮血與恐懼,一夜之間拉卡德損失了大半的後勤補給,死傷更是不計其數,而這場毀滅性的打擊使得拉卡德早早退出了戰場,進而扯到了一連串的連鎖效應。
  
  好在那都是過去式了,時間已度過了五十個年頭,無論亞壇高原曾經如何被瓜分,現在它都能以最完整的姿態沐浴在大黃金樹的福恩中。
  
  兩天後,隊伍順利地抵達了大升降梯,升降梯前站了兩個巨人魔像,那些利用遠古遺跡技術與卡利亞王室技術製造出來的魔法傀儡具有辨識機制,所以他們對帶有通行許可的護送隊毫無反應,連看都不看上一眼,相對地,鎮守此地的羅德爾守衛可說是慌亂至極,畢竟有一段時間沒有過這麼大陣仗的奇葩隊伍前來了,而他們一見到領頭的是黑夜騎兵,也顧不得後方帶了一群異端的聖樹之民就准許通行了,畢竟誰敢質疑黑夜騎兵的使命與來歷?
  
  不一會兒,碩大的機關隆隆升起,原本手持巨戟兩兩交錯的四尊巨人雕像隨著齒輪緩緩轉身,在那宏偉的凱旋拱門之前,迪可達斯之路為黃金王朝而開。
  
  在升降梯下降期間,安米沙堤驅馬來到路克斯身旁說道:「路克斯大人,一會兒我們的人員就麻煩您們照顧了。」
  
  路克斯回頭看了一眼分好的隊伍,蘇利亞、嘎哈與醫護隊的馬車已經提早站好了位置,等下降到利耶尼亞後,這組人馬就會往南邊的癲火聚落過去,至於安米沙堤則準備隻身前往卡利亞城寨說服對方讓當地的白金之子前去艾比昂避難。
  
  「那都是白費功夫,理想主義者。」路克斯嘲諷地呢喃。
  
  「總強過甚麼都不做啊,騎兵大人。」
  
  不打仗的人可真有餘裕。路克斯想著。「......史庫吉!過來。」
  
  史庫吉聽聞後匆匆上前。「在這,主人。」
  
  路克斯聽到主人這兩個字差點沒翻了白眼,不過出於個人原則,他這些日子以來從為糾正過史庫吉的用詞,而現在也一樣,他還在等史庫吉的腦子復活的那一天到來。「......你一會兒就陪著騎士大人一起去卡利亞城寨。」
  
  安米沙堤聽了連忙婉拒:「謝謝您們的好意,但請讓我獨自前往吧,對於神經緊繃的卡利亞王室來說,太多人同行的話反而會增加他們無謂的壓力。」
  
  而更實際的考量是,如果黑夜騎兵跟在一旁,他們或許還沒進城就會先被輝石魔礫打成蜂窩了。
  
  路克斯說:「那我希望您已經做好準備了,因為在迪可達斯大升降梯之後就是動亂之地,尤其是湖之利耶尼亞,想必您應該還不清楚魔法師與杜鵑們的本性吧?」
  
  安米沙堤以微笑回答,她彷彿在說,聖樹之人比任何勢力都清楚萬物眾生的本性。
  
  護送隊在升降梯前的彼魯姆據點分道揚鑣,眾人約定七天後在南門大橋橋底匯合,若有問題就以雙子板塊進行聯繫。雙子板是一種利用因果性原理設計出來的產物,也是聖樹方帶來的先進技術之一,那些以溫熱石作基底的白色薄板兩兩成對,只要在其中一個板塊上書寫,對應的另一個板塊也會同步寫上一樣的文字,具體效果近似於魔法師們的通信紙,優點是傳遞速度幾乎零時差且易於保存,缺點是生產不易、且成本昂貴,但用於本次任務算是恰當好處。
  
  「史庫吉!」晚飯前路克斯又把準備開伙史庫吉吼了過來,「顧好營地,我早上之前就回來。」
  
  「是的,主人。」
  
  路克斯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這也是自己造的孽,以前他將史庫吉貶為奴僕任意使喚,為的是要磨平那隻野狗的利牙,但牙沒磨掉反而養出了一隻叛逆的狼犬,現在狼犬成了自己的同伴,喚主的奴性卻沒跟著改掉,現在主人一詞聽起來就像是諷刺,或許史庫吉還樂得路克斯覺得諷刺,畢竟史庫吉就是這種天真愚昧的小鬼頭。「史庫吉,以後不准喊我主人,這是命令。」
  
  史庫吉聽了有些慌張,畢竟喊了十六年的東西怎麼可能說改就改。「但......」
  
  「哼,你這些年來不是一直想著要騎在我頭上嗎?現在你就只差一步了,同事先生。」路克斯最後一句話簡直是用咬出來的,啃得史庫吉渾身發顫。
  
  「是......是的,路克斯、呃、大人,我是說,路克斯......大人。」
  
  「記得習慣點,史庫吉"大人"。」
  
  這傢伙在搞甚麼鬼啊。史庫吉在目送路克斯離去的同時在心中囔囔著,而後他回到比魯姆教堂廢墟裡和米德哈瓦特商議接下來的守夜班表。
  
  
  
  利耶尼亞不算是個特別危險的地方,以巨湖與窄陸為特色的它本質上是個地廣人稀的邊陲之地,裡頭的主要居民為雷盧卡利亞學院的魔法師,其次為依附魔法師而生的漁民與礦工。而之所以說利耶尼亞不危險,是因為當地的核心成員並未參與破碎戰爭,長年深居象牙塔的魔法師不像交界地的其他人一樣對著空席的王位虎視眈眈,而是藉此亂局高揭反抗之旗,推翻他們的支配者月之卡利亞王室,意圖重新奪回屬於星星的榮耀,因此破碎戰爭與黃金王朝云云的,現階段的魔法師們壓根不在乎。
  
  卡利亞王室與魔法學院之間的糾葛實屬複雜,而談到卡利亞王室,又不得不提到當代卡利亞女王月之蕾拉娜曾與失蹤的艾爾登之王拉達剛有過一段婚姻,而這段婚姻誕下的三名子嗣中的兩名便是當前交界地最大的叛亂集團領導者,密爾的審判官拉卡德與蓋立德的碎星將軍拉塔恩。
  
  假若卡利亞是個正常的國家,那利耶尼亞、或者說卡利亞本身與黃金王朝肯定有著不下其他三個地區的劇烈衝突,所幸真正的卡利亞在規模上充其量只是地方領主,它們之所以能躍升王國之列,全都歸功於那位魔法至尊卡利亞女王與她的精銳部隊,可惜前者早已因為拉達剛的負心離去而瘋癲成狂,最終成了學院的囚徒,而後者則因為人數過於稀少而不成戰力,據說那群能力敵羅德爾古龍騎士的卡利亞騎士們只所擁有不足二十名的正式成員,這樣的數量就連固守一個小城都有困難了,況且是像黃金王朝發難?
  
  如今湖之利耶尼亞的紛爭終究是以學院與皇室的僵持為結,前者控制了女王卻攻不下卡利亞城、後者守下了卡利亞城卻失去了學院的控制權,永無止盡的對峙不知將持續到何時。
  
  不過看似佔據上風的學院其實也有自己的困擾,畢竟那群身居高塔的書蟲們多半不懂戰爭,也組織不了真正的實戰部隊,所以關於攻打卡利亞這件事,學院高層便找來了杜鵑傭兵團作幫手。杜鵑傭兵團也是發源自利耶尼亞的組織,它們的成員多半是學藝不精的魔法師們的後裔,過去該軍團以替利耶尼亞的小領主們守城或除獸為主業,沒幹過甚麼大事,而自從杜鵑成了學院的正式打手、取得學院的技術支援後,他們的野心也跟著膨脹了起來,當學院意識到杜鵑的危害時,那群小人早已將利耶尼亞最大的城鎮學院鎮收入囊下,對卡利亞的事情也慢慢流於應付。
  
  根據駐守利耶尼亞的黑夜騎兵情報網所言,最近他們似乎有了加入聯軍的意思,儘管表面上杜鵑傭兵團還對黃金王朝畢恭畢敬,私下幹過的骯髒事卻一點都沒少過。接下來護送隊還得在利耶尼亞待上十天,現在史庫吉只希望那群人識相點,別靠過來沒事找事做。
  
  「史庫吉大人,路克斯大人是有其他業務在身嗎?」記錄官聶塔對史庫吉問道。
  
  「您很在意嗎?」史庫吉冷冷地回道。
  
  「的確有點在意。」
  
  兩人陷入了半餉沉默。
  
  除了值班者外,其餘的人已經在篝火旁休息了,多虧了比魯姆教堂的屋頂做遮蔽,進入異地的第一天比想像中的要平靜的多,不過教堂外濃霧瀰漫,看似鬼影幢幢,那曖昧不明的景色很難不讓人心生恐懼,除此之外就是不懷好意的視線了,聶塔注意到了黑森林身處有人在監視,不過史庫吉立刻要他安靜點別做動作,反正對方要不是杜鵑、要不就是流民,現在讓他們看一看黃金王朝與聖樹一起勾肩搭背的模樣也好,免得那群人一時心血來潮就想幹壞事。
  
  「聶塔大人,沒事的話就請您回去休息吧。」史庫吉說。
  
  「老實說我不太習慣這裡的氣候,這裡實在太熱了,根本睡不著!」聶塔怡然自得地說著,他完全沒有矮小之人經常表現出的軟弱氣質,「總之,請問您能讓我在這待一會嗎?外頭涼快些,也許我待一會兒就想睡了也說不定。」
  
  「隨您高興。」
  
  但聶塔當然不是為了培養睡眠品質才跑出來的,只是他覺得直接切入正題有點太過唐突,所以彆腳地裝模作樣了一陣子後才問說:「史庫吉大人,您聽說過關於盲眼英雄的故事嗎?」
  
  此時史庫吉正雙手環胸靠在牆邊,頭盔下的眼睛半開,精神狀態近乎入定。「那是幾百年前的事,我不覺得自己該有啥印像。」
  
  「正確來說是三百三十一年前的事情,以凡人的標準而言的確也是十一代以前的古老傳說。」
  
  「嗯哼。」
  
  「我原本以為,只要人活得夠久,傳說的色澤就不會淡去,但統治交界地超過五百年的瑪莉卡女神只不過消失了六十個年頭就成了那些百年貴族口中的幽影,況且是一位作古三百三十一年的凡人英雄?一想到這,我就覺得很難受,原來遺忘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嗎?」
  
  原本不想搭理的史庫吉不知為何回了一句:「也可能只是因為您活太久了,所以才以為大家都要記得你記得的事情。」
  
  「交界地平民的平均壽命在一百五十歲,所以低於九十歲的話對大部分的人而言都還只是個年輕人。」
  
  「如果我有機會活到九十歲的話我會再考慮年輕一詞是否適用在九十歲的身上。」
  
  「強大的戰士擁有強大的賜福,所以您們肯定會活得比任何人都要長久,不過交界地現在最在意的已經不是如何長壽,而是如何死的安寧了吧。可憐的黃金王子,您的錯誤之死既是一場可怕的陰謀,也是陷世人於恐懼中的末日毒咒......」
  
  「噓,要懷古找別人去。」
  
  聶塔聳聳肩表示:「我覺得整個隊伍大概就只有您會聽我講這些垃圾話了,年輕人。」
  
  「......為什麼?」
  
  「氣質?」
  
  史庫吉低聲笑了一會兒,聶塔看了之後以為自己成功打動了那名年輕騎兵,如果接下來能多談點有關羅德爾的風俗民情就更好了,因為聶塔生在艾比昂,他這輩子幾乎沒離開過雪原,而如今有幸來到交界地內陸遊走,自然是要多聽點當地故事,不然這趟旅程可就白來了。
  
  「好了,給我滾蛋。」史庫吉用毫無情感的語氣說道。
  
  失敗了。聶塔想著。「沒關係,我是不是輕易放棄的,史庫吉大——」
  
  聶塔的話才說到一半,一道破空聲便應是給他做了句點,剎時間聶塔只見史庫吉高舉的手突然憑空抓出了一根黑箭,同時他側身半旋,左手應勢向射出黑箭的方向扔出了飛刀。時過數秒,黑暗中傳來了悶響。
  
  「為了大家好,聶塔大人,」史庫吉將箭矢交給聶塔,「躲進去裡面,乖乖休息。」
  
  「您們不是說利耶尼亞不危險嗎?」
  
  「閉嘴。」
  
  說罷,史庫吉吹響靈笛喚出克德里克,而後一人一馬衝進林中,史庫吉高舉大劍斬首了準備上前關切夥伴的敵人,劍起劍落,其流水之姿近乎無聲。黑夜騎兵的身姿讓那群精神失常的匪賊也嚇出了理智,然而現在意識到自己找錯對象已經太晚了,既然他們膽敢對黃金王朝的護衛對象出手,唯一下場就是立地處刑。
  


【補充註記】
※雖然已經打過很多次預防針了,不過我要再次說明,為了讓故事中的地理環境更有說服力,因此我將交界地的尺度放大了許多,好比本次提到了羅德爾與迪可達斯大升降梯距離有百里之遠,至於從羅德爾到達寧姆格孚的喚水村到底有多遠,如果根據目前尺度來的粗估來說,大概有將近一千多公里左右,不過這種東西也沒辦法說得很死,總之如果以護衛隊一天前進五十至六十公里的速度來看,到達喚水村大概也是快一個月以後的事情了。

※關於鮮血陰謀的部分,遊戲裡除了劍塚之外完全沒有任何文字說明,不過在罪人移送之路附近有個蠕血廢墟,就該廢墟的名字到裡頭的敵人、物品配置來看,我們大概可以推測蒙格的手下曾經在此活動過。因為鮮血貴族的出沒地點太過罕見,而且通常有著重大意義,所以該地很可能就是鮮血陰謀的發生地點,而打擊對象就是需要經由此道前往羅德爾的拉卡德勢力。

※關於巨人魔像的部分,在魔像大弓中有提其大弓是利用遠古遺跡技術製造出來的產物,可是考慮到黃金王朝的兩大族系"稀人瑪莉卡"與"戰士荷萊露"都不太可能接觸到夜人甚至是烏魯王朝遺留的技術,所以我大膽推測魔像很可能是擁有自動魁儡技術的卡利亞方所引進的,因此這裡就將魔像描寫為是同時利用了遠古遺跡技術與卡利亞王室技術製造出的物品,又或者說是卡利亞王室的研究成果為基礎再現了遠古文明遺留下的黑科技。

※雙子板與通信紙的存在其實是為了展現交界地的奇蹟之力而設計的通訊裝置,反正我個人是不相信在那種有魔法又有信仰之力的世界會沒辦法解決通訊網的問題啦。

※壽命方面是個很尷尬的問題,因為交界地的普通人看起來好像都"近乎永生"(到處都是長生者)、同時又"時常與死亡為伍"(將歸樹視為常態+墓地設施非常多+死誕者無所不在)。總之我姑且就先用了長壽論做基礎,故事中的交界地子民並不是不會老死,只是因為自身強大的力量或黃金樹賜福的關係而延緩了老化,接著當黃金律法出現了死亡bug後,才導致了長生者(無法死去)與死誕者(死而復生)的陸續出現。

※遊戲裡有一個部分講得很明確,那就是體格決定了你的身分,矮小的人無論擁有怎樣的能力,在黃金王朝的框架中頂多只能當個無名隨從,真的是個矮子沒人權的世界啊。而有別於充滿各種固化印象與歧視的黃金王朝,聖樹方是以兼容一切唯號召,那矮小的人在那能擔任一官半職應該也挺正常的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