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艾爾登法環.同人中篇】羅德爾大記事-04:惡兆

大理石 | 2022-05-29 22:38:21 | 巴幣 334 | 人氣 406

艾爾登法環(Elden Ring)
資料夾簡介
動作遊戲《艾爾登法環》的相關同人創作

※性癖文歸性癖文,但劇情文我還是有在寫啦ᕕ( ᐛ )ᕗ



----------《羅德爾大記事》-04:惡兆

  「我有和你提過我升官的事情嗎?」史庫吉對著枕邊的高級妓女輕聲蜜語。
  
  「您是說您成為了一名正式的黑夜騎兵?」高級妓女嬌滴滴地回問。
  
  「你怎麼知道我是......」
  
  「傻英雄,上次路克斯大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您是黑夜騎兵團的人啦!」
  
  「噢,但我以為你們不歡迎黑夜騎兵團的人上門。」
  
  「因為我請大嬤嬤一定要讓你過來......這是我作為女神的承諾,親愛的王。」妓女咬著史庫吉的耳朵,重新點燃他尚未耗盡的慾火。
  
  「哈哈哈......好吧,我的女神,那我該怎麼答謝你?」
  
  「嗯——這樣吧,不如您就告訴我,昨晚您都幹了些什麼事?」
  
  「你想刺探軍情嗎?」
  
  「我只是很好奇您們這群在黑夜裡的戰士們平常都怎麼過日子罷了。話說,您曉得嗎?坊間有傳聞說黑夜騎兵們都是提比亞的死亡使徒,如果不幸撞見了乘著報喪馬的黑夜騎兵,就必須背對您們並把食指跟中指藏起來,如此一來就能保住自己的靈魂不被收割了。」
  
  「真可笑,下次我要是見到有人這麼做,現場藏了多少指頭我就砍多少指頭!」
  
  「唉呀,看來您運氣很好,從來沒被那群無知群眾給氣著,但可別因為我這一席話就去找人算帳啊,畢竟謠言這種東西就是這樣,沒啥道理可言,會信的都是些可憐又無力的愚民,他們不值得您出手啊。」
  
  「......嗯......其實大半夜的,除了同行跟夜巡的衛兵外還有誰會走在路上......」史庫吉嘀咕著,「......我的女神啊,你剛不是知道我昨晚都幹些了啥事嗎?做了什麼事我不能說,但我能告訴你,昨晚我遇到了一個比無知愚民更可怕的東西。」
  
  「別嚇唬人了,要是連您都會害怕,那我等等豈不是要嚇出病來了?」
  
  史庫吉深呼吸一口氣,他刻意裝的一派輕鬆的模樣,免得讓一旁的女士給笑話了。「其實啊,昨晚我終於見到了馬爾基特大人。」
  
  高級妓女聽了有些訝異,不過她並沒有展現出任何恐懼或嫌惡之情。「那位大人?這對您而言是很稀奇的事情嗎?」
  
  「馬爾基特大人平時從不造訪騎兵團......儘管我偶爾會瞧見他的背影,那可怕又邪惡的影子,但昨晚卻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觀察他,或者說是被他觀察。過了十幾年了,那位大人卻突然來到我面前,簡直就像做夢一樣!」
  
  「惡兆妖鬼馬爾基特,傳說他長得像巨人那樣高大。」
  
  「他的確長得非常高大,但說是巨人又有點太誇張了。」
  
  「有傳聞說那位大人長了一條會噴出劇毒的蛇尾。」
  
  「尾巴是真的,但就是個很粗壯、長著尖角的尾巴,說是一條鏈鎚或許更恰當吧。」
  
  高級妓女越聽越好奇,她忍不住又問:「您願意再多說一點嗎?我真的很想知道,想知道那位默默守護羅德爾的不祥之兆是否真的像那些權貴說的那樣,是個醜陋又汙穢的存在......」
  
  史庫吉想了想,隨後他順著情人的要求繼續描述:「好吧,馬爾基特大人......他長得很高大,雖然不到巨人那種程度,但或許已經能跟碎星將軍相提並論了......而他也不如坊間說的那樣,渾身留下了醜陋的切角殘跡,那位大人只有頭部和尾巴長了許多像灌木一般胡亂生長的畸形犄角,而位在頭部的角有一半邊留著、另一半邊則完全切除了,這些就像大夥所知道的那樣,是所謂的待罪之姿......真要說起來,若不是那根肉尾巴,我覺得他看起來只是個強壯精實的老乞丐,因為除了那頭骯髒糾結的白髮與長而稀疏的白鬚外,他還有一副陰鬱又痛苦的長者面容,此外他的皮膚是深灰色的,粗糙的像岩石......而且身軀近乎赤裸,渾身上下用了一張又厚又破爛斗篷做遮蔽,然而那不是因為貧窮或卑賤的習性所導致的結果,馬爾基特大人更像、更像是個苦修士......」
  
  對了,還有那雙鑲在黑色眼珠上的黃金色瞳孔,那份威震萬物的燦爛色澤是只有受大賜福眷顧的王者才能擁有的色彩。史庫吉回憶著,但沒說出口。
  
  
  
  許多年過去了,當年深根於史庫吉心中的偏見曾像鉚釘般頑強,他自認高人一等,無須向任何異類低頭,尤其是那個路克斯,可悲的平民惡兆。好在再頑強的偏見也抵不過經驗與智慧的矯正,成年後的史庫吉總算明白了,無論是身為混種的管家與鐵匠溫斯頓、惡兆路克斯亦或山妖瓦比,大夥都是差不多蠢的東西,沒必要分高低貴賤。
  
  唯獨馬爾基特不是如此。史庫吉認為馬爾基特是個騙子,是賜福王用來收服異類們的假象。唯獨那樣的存在,那名風暴之子對他的厭惡可說是有增無減。
  
  願意讓一個痛改前非的怪物以贖罪之名征戰沙場,那是何等寬仁大肚的王者風範?只要高舉著榮耀與忠誠之旗,無論是多麼醜陋、多麼罪孽深重的人,他終將回歸黃金樹的懷抱——賜福王不知用這樣的花言巧語騙來了多少人為他賣命,而馬爾基特就是那偽善的王者親手捏造出來的、絕望者們的虛像之光。
  
  直到昨晚,史庫吉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愚昧。
  
  當晚他依照指示前去南羅德爾處置了一批通敵者,據通報所言,對方是一群準備逃到蓋立德地區的下級稅務官家族,他們吃著黃金王朝賜予的糧食卻不知感恩回饋,甚至還想拿羅德爾的情報換取一時的富貴,說是如鼠輩般骯髒也不為過。
  
  然而黑夜騎兵很少會對弱者或無辜者出手,因為那不是騎兵團的本份。史庫吉苦思著。
  
  這次史庫吉不是跟在路克斯或任何騎兵團的成員後頭做事,他獨自一人走在黑夜裡,他人的生死全在一念之間。
  
  請放過我們吧,至少讓我的孩子們離開這個地獄!——稅務官向那個名為史庫吉的劊子手苦苦哀求,他顫抖的雙腳勉強撐著身體,無力的雙手將妻子與孩子擋在身後——我保證!我們不會向任何人談起關於羅德爾的事情!我們會找個地方隱居起來,從此不問世事!
  
  我保證、我保證,千萬個保證。
  
  「我保證,」史庫吉喃喃著,「只要現在回頭,就不會有人追究你們的罪行......」
  
  他向那名稅務官的屍體喃喃低語,那名劊子手如此保證著,彷彿自己是個英雄,為了受苦受難的人們,他願意鼓起勇氣反抗權威,然而現場早就已經沒有活人了。在那片漆黑的小徑中,所有的保證都是謊言,它是血與惡意堆積起來的夢魘。
  
  所謂的很少對弱者或無辜者出手不過只是史庫吉的片面之詞,是他用來說服自己的大義,實際上任何人都會成為他們屠殺的對象,對象的身分純粹是時機使然。任何人,無論男女老幼、貧賤富貴,全部一視同仁;騎兵們既不是法官也不是守衛,他們只是方便好用的劊子手,假借黑夜之名抹去黃金王朝的威脅。
  
  此時史庫吉注意到黑暗中有個人影,對方似乎目睹了整個屠殺過程,但那個男人非但不害怕,還選擇在屠殺結束之時,而他雖然穿著羅德爾常駐軍的軍袍,但那份目空一切沉著態度立刻讓史庫吉起了疑心。
  
  史庫吉高舉燈火大聲質問:「你是誰?膽敢假扮成羅德爾士兵?」
  
  豈料陌生人一開口便是斥訓:「哼,黃毛小兒,何等愚昧。」
  
  沒等史庫吉反應過來,靈馬克德里克就先因那陣低鳴而躁動了起來。不一會兒,假士兵再次緩步上前,他每走一步、身形就大上一寸,最後象徵黃金樹的金光打散了陌生人的偽裝,他巨大的身影隨即鎮住了騎在馬上的史庫吉。
  
  是馬爾基特,手持巨大木杖的惡兆妖鬼,此時他以統領者的身分再次說道:「路克斯之子,傳承風暴之血的野狗,你隨同你的父親侍奉黃金王朝已十六年餘,難道這剎那光陰還不足以讓幼宰披上黑夜之名?」
  
  我不是路克斯的孩子。史庫吉首先想到的是這件事,他亟欲否認那個殘忍又可悲的男人值得以父親稱之,而後他又想反駁馬爾基特的質疑,因為史庫吉自認自己從未有過任何疏失,他熟悉黑夜騎兵的工作、也熟悉屠夫應該下的每一份殺手,除了當一名黑夜騎兵外,史庫吉已經一無所有了,那個由賜福王塑造出來的假英雄又憑什麼資格在那說三道四。
  
  吼叫。史庫吉如同野獸一樣以怒吼代替言語,他甚至對著自己真正的主人舉起武器,但就在史庫吉準備揮下利刃的那一刻,靈馬克德里克在智慧與本能雙重驅使下便蹬起了前足,它用狂暴的蹬跳阻止了史庫吉的愚行,而後克德里克解除了實體回歸異界,史庫吉亦隨之跌落地面。
  
  「何辯之有?」馬爾基特低頭問道,「說吧,路克斯之子,把你那如同惡兆般醜陋的心靈展露出來吧。」
  
  不,那孩子連一句話都開不了口。馬爾基特早已看透了史庫吉的本性,愚昧、醜陋又懦弱,他正是自己最瞧不起的怪物;史庫吉必須明白,唯有認清事實,放棄那可悲的自我才能繼續與黑夜為伍,然而他卻連出聲否定的勇氣都沒有。
  
  馬爾基特失望地說:「不成熟的孩子,我的獵犬,別忘了此刻,惡兆妖鬼奪去了你的罪業,而後名為史庫吉的騎兵將永遠活在黑夜。」
  
  語畢,他拄著木杖緩步離去。
  
  陣陣勁風送走了惡兆妖鬼的黑影,而黃金樹的福恩與之相隨,為滿地屍骸獻上祭奠。馬爾基特的造訪猶如幻影,是史庫吉的恐懼與自卑幻化出來的魔鬼,幻影的言語如同詛咒束縛住了史庫吉的靈魂,如此荒唐的場面讓他忍不住放聲大笑。
  
  
  
  「騎兵大人,您怎麼了?您遇到了馬爾基特大人之後發生了甚麼事嗎?」高級妓女問。她的嬌媚將陷入回憶中的史庫吉勾回了現實。
  
  「......我,我是個很幼稚的人,幼稚又任性,總覺得全世界都欠我一句抱歉,所以馬爾基特大人就當面訓斥了我,說我是個成年人了,不該再像小孩一樣鬧脾氣了。」
  
  「男人就算活到一百歲也像男孩一樣幼稚,所以在這方面您還是多省點心吧!」
  
  「如果男人會幼稚到一百歲,那女人該不會是一出生就成熟了吧?」
  
  「您猜呢?」
  
  「我不想猜這種無解的事情。你能直接給個答案嗎?」
  
  「這麼嘛......女人啊,可要比您想的要幼稚的多了,但她只會在自己喜歡的對象面前像個小女孩一樣。」
  
  「等一下......我還沒休息夠呢......」
  
  「唉呀,但你的小騎兵可不這麼認為唷!......話說騎兵大人,您能教教我怎麼騎馬嗎?我是個好學的好學生,只要稍微指點一下就懂了......」
  
  妓女小心翼翼地翻過身子,那散發求愛氣息的軀體壓在史庫吉的胸膛上,隨後她抓住對方的結實的雙臂撐起身子,這距離一拉開,他們便藉此再次確認了彼此的真面目。高級妓女看見一個腦袋狡猾、但心思卻異常單純的年輕勇士,對方身上刻畫著與他那份稚嫩的氣質毫不相干的深邃肌理與傷疤,渴望愛又不敢奢求被愛、渴望被認同卻又不願認同自己,他是那個有著金藍色眼眸的黑髮騎兵,如同黑夜般苦澀而神秘;而史庫吉則看見了一位以謊言做武器、卻又總是參著幾分真心的凡塵女子,她的美貌與雍容是這個瘋狂世界中的一片鏡水,清者清、濁者濁,那麼現在展現在史庫吉面前的愛之化身究竟又是誰的夢、誰的渴望?
  
  不要把這場夢當真了。他們想著,然後再度纏綿為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