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艾爾登法環.同人短篇】謝囉!庫菈菈!

大理石 | 2022-05-14 21:45:44 | 巴幣 118 | 人氣 344


※如果在句末加入愛心符號的話,話語的語意就會發生不可思議的變化。
※『對靈魂水母發情什麼的,這太奇怪了吧♡』、『而且人家算是未成年,真的碰下去可是會觸法的喔』、『變態♡大變態♡』——像這種感覺,充滿著死小鬼般欠揍的色情感,原句在講啥已經不是重點了。
※不過仔細想想,比起水母,果然還是長尾巴重裝甲猛男更讚吧。



----------《謝囉!庫菈菈!》

  亞壇高原的黃金樹林裡躺了個傷患,他是阿褪,一名誤食托莉娜睡蓮的外來種褪色者。
  
  單是誤食托莉娜睡蓮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褪色者將托莉娜睡蓮和蘑菇一起煮成了一大鍋湯,這種天災級的廚藝替亞壇高原創造了一片半徑長達五十公尺的催眠迷霧,而褪色者就在淡紫色迷霧的正中央,即將從昏睡走向永眠。
  
  而就在迷霧擴張至極限的同時,一團藍白色的靈魂之光悠然乍現,其龐大的身影循著偶然掉落的招魂鈴而來,微微螢光照亮了黑暗;它蓬鬆的巨大軟帽撥開了霧氣、軟嫩的粗觸鬚隨意飄搖,那透明輕盈的存在乍看之下有如浮萍般無所依托,無形的水流困它於空中,實際上那個無法歸樹的靈體正在以褪色者為中心緩慢地舞動著。它是庫菈菈,一個以靈魂水母之姿暫棲於交界地的亡魂。
  
  儘管隨著時間流逝,長年漂流於物質世界的庫菈菈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形體本為何物,但抱著執念而死的它仍保留了人類的意識與知性,接著也許是出於本能、也可能是出於那份渴望回應期待的善心,許久以前它被調靈師收入囊中,並以隨從的身分回應持有者的呼喚,而後又輾轉經歷了數次易手,如今庫菈菈也像以往一樣回應著新主人褪色者的搖鈴聲,準備為對方獻上自己微薄的力量。
  
  對於不擅長戰鬥的靈魂水母來說,它所能做的事情相當有限,但就算是再怎麼微弱的貢獻,有時候甚至甚麼都沒做,阿褪也總是回以無限的感謝,久而久之,即將被光陰風化的人性便讓那份感恩之情留在了人間。現在的庫菈菈不再是那個抱著遺憾等待消散之日到來的魂魄了,她對阿褪的認知也從單純的、動物般的情感色譜轉為更加複雜的記憶。
  
  這次我的毒液也能派上用場嗎?庫拉拉想著,摸不著的靈魂之心也隨之緊張了起來。
  
  不過它在迷霧中左右繞了好一會兒,卻沒見到任何醒著的敵人,睡著的走獸與墜地的鳥兒到是不少,在此同時干擾靈視的霧氣還在增厚,霧水使得金褐色的樹林越發沉默。那是不墓園般的寂靜,反倒像是陷入了夢境般祥和寧靜——察覺這些異相,庫菈菈就隱約有了不好的預感,等它終於找到了霧氣的源頭與倒在霧泉旁的褪色者後,庫拉拉這才真正意識到大事不妙了。
  
  庫菈菈雖然無法視物,但感應力與觸覺、嗅覺層面上比起活人更加敏銳,現在它憑藉氣流建構出了一個簡略的畫面:褪色者以不自然的姿勢倒在地上,對方滿身刀傷與血腥味,似乎是剛經歷了一場苦戰,而褪色者身旁的熱能應該是一團篝火,火上頂著的鍋子內有某種黏稠的東西在翻滾,庫菈菈生前只在毒沼中看過類似的場景,另一方面,裡頭的泡泡中噴出的霧氣卻又像是會出現在聖堂中的珍貴薰香,那樣衝突的訊息讓身為靈體的庫菈菈亂了方寸,一時間也無法理解褪色者正是因為那鍋物體才陷入昏迷的。
  
  如果這時候能請托莉夏小姐出來幫忙——庫菈菈想著,然而召喚骨灰之靈需要有召喚者的意識配合才能生效,不如說庫菈菈只憑半聲鈴響就出現反倒有些異常,只能說是急於表現的自我讓它擅作主張地現身了吧。
  
  無論如何,庫菈菈決定先把褪色者叫醒。
  
  它伸出那隻曾經是手的鬚肢,收成細根的無指肢末緩緩地深入褪色者的頭盔內左右搓揉,受到外界騷擾的褪色者發出了幾聲咕噥,但沒有任何清醒的跡象。
  
  一肢觸鬚沒效果,庫菈菈便讓另一隻觸鬚也加入了戰場,兩根還殘留著些許手臂特徵的半透明軟肢對著褪色者的臉又擠又拍,最後它把四肢出鬚都用上了,柔韌且有彈性條狀物大膽地對褪色者進行了一番摸索,偶爾是推擠、偶爾是搖晃,不過僅僅是這點程度的呼喚,對於身陷催眠陷阱的人而言不但沒效,反而造成了如同搖床般的安撫效果。
  
  「......可愛的尾巴......呵呵......」褪色者一邊說著夢話,一邊將跑到嘴邊的觸肢末端含入口中,然後用力一吸。
  
  褪色者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褲菈菈無比驚恐,它本能性地收起帽葉,試圖靠微弱的擠壓運動飄向安全的角落,然而庫菈菈忘記自己的觸手還纏在褪色者身上,活生生的壯漢把那顆如同空氣一樣輕盈的幽靈氣球硬是拉向了地面,唐突的反作用力經由觸手傳入庫拉菈那頂代替腦袋的巨大帽冠,最後順勢觸動了藏在靈體核心中的毒囊。
  
  噴出去了。庫菈菈的身子顫了顫,從它下方噴濺出的腥臭黏液完完整整地覆蓋了褪色者,這就好比在大庭廣眾之下撒尿一樣,儘管庫菈菈早就對運用毒液攻擊敵人這檔事得心應手,沒有人類外型的它更沒有所謂的生理與道德方面的疑慮,可是在敬愛的主人面前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它彷彿意識到自己還是個人類少女,在那種動作下,庫拉菈不著衣物的身軀只有最羞恥的地方才有可能噴出如此大量的液體。
  
  一旦有了這種意識,庫菈菈失力的身子又擠出了幾波暗紫色的毒液,更加濃稠、更加腥臭——作為靈魂的它不該有活物的道德枷鎖,或許是這種暗示,因羞恥而發出紅光的庫菈菈閃了神,放任自己遵循需求把囊袋中殘餘的體液都給放了出來。
  
  都到這種程度了,被冷冰冰的液體所覆蓋的褪色者卻依然無動於衷,倒是庫拉拉從紅色狀態下回過神,作為少女的厭惡與不甘很快地又讓它發出了比剛才更加激烈的紅光。
  
  都這麼做了,為什麼主人還不醒?庫菈菈發出了無聲的怒吼,而後它也想起自己噴出的東西是有毒的,儘管褪色者身強體健,可是對方是帶傷之身,液體經由傷口更快地進入了褪色者的體內,他的夢境也隨著身體狀況從甘甜轉為了苦澀。
  
  回復平靜之藍的庫菈菈放開了褪色者,它像沒事般地繼續在附近緩緩飄舞,而與它的優遊姿態相對應的是褪色者的呻吟,看起來水母毒素正如預期般地殘害著褪色者虛弱的身體。
  
  「......嗚......斷掉惹......」褪色者喃喃著,他的生命也快如同夢中的尾巴一般斷成兩截了。
  
  經過一陣子的情緒整頓後,庫菈菈重鼓氣勢回到戰場內,現在的它已經放下身為人類的優柔寡斷了,畢竟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得處理——那就是避免褪色者橫死荒野。
  
  庫菈菈捨棄矜持,開始用那不甚靈活的觸肢為褪色者卸下那深被毒液浸濕的裝備,阻止毒素繼續汙染褪色者的身體,接下來就走一步算一步,無論如何也比甚麼都不做要好得多。但那可是成年男性的軀體,因意外而早逝的庫菈拉從未看過除了父親以外的男性袒胸赤身,更況且褪色者還有擁有一副強健體魄,當下的庫菈菈雖然仍把救命當作第一要務,但觸肢卻開始好奇地撫摸褪色者的肌肉構造。
  
  這就是為王者的體格嗎?庫菈菈不經如此想著。
  
  褪色者熾熱的肌膚讓庫菈菈冰冷的觸肢變得比以往溫熱,而被活物溫暖的肢體則變得比以往更柔軟有彈性,甚至有點像是舌頭般散發出濕滑的靈流,任何綁緊的裝甲或厚布在這份超越物質的能量構成的腐蝕之力前都形同虛設
  
  「哈嘶......」褪色者發出微微的喘息,原來是因為庫菈菈觸碰到他的傷口了。
  
  要不碰到傷口實在太難了,因為褪色者身上充滿了大大小小的創傷,那些都是尚未癒合的新傷口,有的甚至還在流血,不過疼痛似乎也是叫醒褪色者的方法之一,因此庫菈菈也沒多做顧忌,它伸出觸肢便對著褪色者的傷口一陣使勁,而且動作遠比之前更加粗魯。
  
  經歷這番折磨洗禮,就算是英雄都會放聲哀號,可惜褪色者一方面受到催眠霧包圍、另一方面又因毒素而神智昏沉,所以在疼痛的作用之下他反而陷入了一種半睡半醒的人偶狀態。
  
  快成功了吧?庫菈菈想著,隨後它索性張開觸肢把褪色者整個半身都纏住,而後又依靠浮游之力讓對方坐起身子,過程中庫菈菈努力忍著別再噴出毒液,它可不想再成為那種不檢點的女孩子,可惜事與願違,庫菈菈以為早已被擠乾的靈魂毒囊又悄悄滲出了幾滴液體。
  
  太羞恥了!庫菈菈想著,同時它軀體的顏色變得又白又粉。比起剛才的放縱,現在庫菈菈的意識才更接近人類,那個想要幫助人、恥於那不潔的軀體、又受到肉體慾念驅使的花漾少女。
  
  如今它是為了叫醒褪色者而努力,還是為了貼近對方那充滿雄性威嚴的軀體,庫菈菈也已經分不清楚了。貼近那個男人,就像窩在溫暖的驢火旁;觸摸它的山壑般分明的肌理,就像是在給自己心中的渴望立了一個名為自然現象的名目。
  
  快醒醒吧,阿褪!它想著與自己慾望相反的話語,在思考的途中,庫菈菈的舉動也變得更加激烈了,它讓用四根觸肢細細體品味活物的形狀,無論是那渾圓紮實的胸部、鋼體般強健的腰腹、又或者是那粗蠻有力的大腿,所謂的男性的樣貌被深深烙印在了那片透明的大帽子深處,就差沒把對方給吞進去了。
  
  「哈哈啊.....哈啊......嗚......」由於庫菈菈的粗魯,褪色者口中深沉的夢囈也逐漸急促了起來。
  
  夾在兩腿之間的是什麼?那是探索的盡頭,庫菈菈感覺到那地方的溫度正隨著褪色者的喘息聲而升高,也許只要在多施加點力道,褪色者就會因為這股燥熱完全清醒了一說不一定。
  
  庫菈菈一邊思索,一邊摸索著那不可思議的熱源,此時它的動作不再粗暴,反而變得無比小心,像是擔心熱源會把自己的觸肢給融掉一樣。
  
  「不......別......」褪色者低聲請求。他的確快醒了,只是他還沒意識到自己正在經歷甚麼事情。
  
  怎麼能說不就不呢?庫菈菈一反常態地否決了主人的命令,而這興致上來,包括帽葉在內,庫拉菈便用整個軀體都貼緊了褪色者,此舉也以正巧將褪色者隔絕在催眠霧外了,接著在配上那強烈的疼痛以靈體傳來的刺骨寒意,三管齊下有如巨槌重擊。
  
  快要窒息了!從半夢中驚醒的褪色者一邊掙扎、一邊在心中吶喊,他伸出雙手想把覆蓋在身體上的黏稠物體給撥開,結果手臂一伸就貫入了靈魂水母的大軟帽內部,半透明的軟帽內部顯得濕潤又寒冷,而寒冷中又帶著一股由毒素營造出的詭異熱度,褪色者覺得自己就像在果凍中游泳一樣,而且無論怎麼游都找不到水面。
  
  這一慌亂,褪色者便顧不得己身安全四處打滾——不一會兒,靈魂水母庫菈菈在衝擊中解除了物質型態,它帶著未完的激情回到了骨灰中,在此同時,意外將湯鍋打翻的褪色者也算是正式脫離險境了。
  
  「......嗚......怎麼回事?」阿褪困惑地喃喃自語。
  
  他的記憶還停留在煮湯的當下,當時褪色者正準備利用米凱拉睡蓮來調理長出神秘斑點的食材,結果擺入鍋內的湯料才剛煮滾,他就失去了意識。褪色者本以為自己是因為失血過多才會稍微睡了一會兒,不過有鑑於此刻他的衣服被剝個精光,身上沾滿又了某種不知名的發臭液體,所以褪色者很確定剛才肯定有人過來亂搞。
  
  又餓又累、又是渾身髒污,褪色者實在想不出接下來還能發生甚麼更糟糕的事情。
  
  「噢,該死,我僅剩的存糧......」阿褪對著翻倒的鍋子與熄滅的營火碎嘴。看來這就是所謂的更糟糕的事情了。
  
  不過好在鍋子裡還剩下一些沒煮焦的殘渣,那令人鎮定的芬芳與神秘的粉紫色樣貌讓褪色者大為滿意,儘管他聽賣蝦的流氓說,米凱拉睡蓮煮出來的湯應該要是清澈的金黃色才對,那種罕見的湯底有助於解毒與提味,不過他認為現在這樣似乎也沒甚麼不好的。
  
  終於,現在來吃午餐吧。褪色者一邊想著,一邊拿起湯勺把那團不明物放進嘴中。

創作回應

桜井メイル
可是尾巴只有一支,觸鬚確有很多隻捏?
2022-05-14 22:18:55
大理石
輸惹......
2022-05-14 22:21:4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