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第十五章

三月雪 | 2022-06-04 23:59:21 | 巴幣 0 | 人氣 50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
資料夾簡介
  在這一片大陸上,人人都有飛升成仙的可能,而在這世上,總會有幾個天才,修為高深莫測。   她,傾國傾城,卻總帶著面紗,實力高深莫測又醫術高強......

第十五章  天降異相
 耗時許久的「拜見」工程實在太累人,許多學生回去時都飛不動了,而一眾導師與雲峰海原本打算一同給醫仙介紹學院內部,並且還要一一給醫仙進行自我介紹互相認識認識,但洛河一臉嫌棄擺了擺手,道:

  「不必,今日耗時過多,你們做老師的就先回去給孩子們上課,到時本座再去找你們就好。」

  導師們愣了愣,互相看了眼,其中一位紅衣女老師飄飄然的站出了身,對洛河抱拳一禮回道:「在下素柔,便依副院長——洛河醫仙的意思,先行離開。」

  看素柔起了頭,一眾導師也都對洛河行了禮迅速離開了。

  周圍瞬間空了,洛河似乎才滿意,轉過頭對雲峰海以靈力傳音入腦道:「去我的寢殿,孩子們異常過多。」
  而表面上,洛河一臉淡然的對雲峰海道:「走吧。」

  雲峰海了解了洛河的意思,也搭起了戲,一臉恭敬的對洛河道:「是是是!那晚輩就先帶醫仙大人前往您的寢殿吧,待醫仙整頓整頓,再開始進行介紹。」

  洛河微微點了頭就走在雲峰海前頭,一邊聽著雲峰海講著路過的學院內場地用途,一邊給洛河指路,兩人雖看似隨興漫步的觀察校園,但其實速度極快,不過一炷香便橫跨半個學院,走到了學院內部,一座十分華麗又風格獨特的建築前。

  「這便是給醫仙大人準備的寢殿,因為時間緊迫,所以有許多地方有所不足,還望醫仙海涵!」雲峰海一臉遺憾的對洛河表達歉意,同時移動著步伐領著洛河前往殿內。

  洛河的寢殿,眼瞎的人都知道跟其他人完全不是同一個級別,濃厚的靈力包裹,肯定下了大功夫去刻劃極為複雜的陣法,又十分費心地蒐集這些靈力,且寢殿下面居然還埋了龍脈!

  如今大陸靈力匱乏,龍脈所剩無幾,洛河居然一個寢殿獨自占有一個!

  寢殿外部金碧輝煌內部卻奢侈又帶著簡約,院中翠竹繚繞綠意盎然,但背景及寢殿外貌卻以白底金邊設計,大湖、小橋、陶瓷桌椅、夜明燈......所有的設計都十分精緻巧妙,且價格不斐。

  洛河走著走著,看著看著,原本抽搐的眉角到後來連帶著嘴角居然也抽起來了......

  一盞茶的功夫洛河就直接走不動了,好看的眉頭直接皺了起來,對雲峰海道:「這根本不是你準備的吧?」

  雲峰海也跟著停下了腳步,一抬頭就笑成了燦爛的菊花,自豪的洛河道:「不愧是醫仙大人!這些都是......您未婚夫準備的!」

  洛河老臉一紅,內心罵道:
  你才未婚夫!你全家都未婚夫!

  雖說帝從學院是大陸上最大且最富有的一間學院,但並沒有富裕到能夠蓋出如此奢侈精美的寢殿,這座建築堪比帝國皇后所居住的寢宮了,含意昭然若揭。

  不明白的人,只會認為這是為了請動醫仙而答應的待遇,但明白人都了解此次行動的意義,但知道幕後之人的人寥寥無幾,為此洛河鬆了口氣。

  兩人一路走到店內大廳,選一處茶桌落座添茶後,便開始此次的重要會談。

  「不知道發生了甚麼,孩子們身上的禁術居然減少了。」洛河一臉嚴峻,手中摩娑著茶杯,陷入了思考。

  雲峰海一聽到此事,滿面愁容,嘆了口氣,道:「難道,終究瞞不過嗎......?」

  「不一定,若是他們知道了我們已經察覺此事,依魔族殘忍的手段來看,恐怕會直接掀起戰爭殺了所有學生,但此次從控制中脫離的孩子們都安然無恙,魔族竟然也沒有察覺,恐怕有第三者在暗中操作。」洛河思索著此次事情的疑點,抿了口茶,又道:「此人是敵是友尚未明瞭,待戰帝出現再做打算吧。」

  「那個......」聽了洛河的話,雲峰海有些支支吾吾的,似乎在猶豫要不要說出口。

  洛河瞥了眼面前正在糾結的老頭子,道:「賞你無罪,說吧。」

  雲峰海聽了,似乎也沒鬆了口氣,而是彷彿下定決心一樣,道:「其實......主子並非名為戰帝,他有另外的別稱......不,應該說這才是他真正的名字,若是您願意這樣稱呼他,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洛河拿著杯子的手一頓,面紗下的神情明顯的不悅,一瞬間,爆裂聲一起,磁杯被捏碎,碎片四散一地。

  「他,騙我?」洛河修為極高,因此手並無大礙,但那似要殺人的眼神,讓雲峰海嚇得直接跳了起來。

  「別激動別激動!醫仙大人您先聽我說完,主子他不告訴您真正的名字,是有原因的!」雲峰海捏了一把冷汗,直閃到離洛河五尺遠,渾身抖成篩子,神情緊張的解釋著。

  洛河也並非不講理之人,聽到雲峰海想要解釋,便給了機會,收起一身的殺氣,拂手一掃,狼藉的桌面和地板都恢復了原樣,但洛河的衣衫在杯子炸裂時就被她周身的靈力震開了,因此並未被茶水染濕。

  看洛河似乎冷靜下來了,雲峰海才戰戰兢兢的回到了他的座位上,但一直處在戒備狀態,準備隨時要逃亡。

  眼看著面前的老祖宗眼神直直盯著他,雲峰海知道這是洛河要他盡快全盤托出的意思,他哪敢繼續拖時間,趕緊娓娓道來:

  「在主子出生時,天地異相,祥雲繚繞,皇宮瞬間宛如仙境,先帝和先后又驚又喜,看著天上龍鳳飛舞,直接抱著剛出世的主子前往皇宮最高處,接近那天上飛舞的龍鳳,想多多接收這些喜氣,突然,天上的龍鳳居然直接飛了下來,團團圍住了先帝和先后,但其實,他們圍繞著的是那還是嬰孩軀體的主子......」

  皇宮至高點,七彩祥雲繚繞,青龍火鳳圍繞在皇帝和皇后身旁,令帝后皆是受寵若驚,但也知道他們圍繞的是自己的孩子,趕緊托高了懷中的嬰兒,想讓孩子跟神龍神鳳多多親近。

  皇帝驚喜的托著皇太子,笑道:「我兒一出生竟惹得天上的神龍神鳳眷顧,實在是我國的福氣啊!」
  
  皇后十分感動,看著自己的兒子如此出息,對著圍繞在身旁的龍鳳道:「多謝兩位神獸大人寵溺我兒,我兒剛出世,還未曾想過名字,望二位大人能給我兒取個名字!」

  皇帝聽到皇后如此說著,皺了眉頭,有些嚴厲的訓斥皇后:「二位大人如此尊貴,怎能勞煩人家!」

  「無妨。」

  轟!隨著青龍威嚴且蒼老的男音響起,天雷一落,靈力瞬間從大地上竄出,似乎都是被青龍的聲音吸引,竟不斷往皇宮聚集。

  而後,火鳳也開口了:「這孩子十分特別,老身許久沒遇到如此高人了,能為他起名,是老身的榮幸才是。」

  隨著火鳳沉穩又蒼老的女音響起,周圍靈力沸騰,氣溫升高,卻沒有絲毫的傷到被托在半空中的嬰兒,皇宮周圍的七彩祥雲染上一片霞紅,更加如夢似幻,如入仙境。

  隨即龍鳳交織著彼此,飛翔在祥雲間,眨眼間,祥雲便被捲出了一個又一個字。

  「紫微星起,輝如明晝,開啟盛世,一統三界,字,天啟,名,桓。」

  皇后喃喃的念著祥雲上一排的字,欣喜地笑了,讚嘆道:「好!好名字!從今天起,我兒就叫桓兒!」

  正當皇帝和皇后為自己的孩兒感到欣喜時,青龍突然飛落於皇帝和皇后面前,這次不是為了孩子,而是對著他們夫妻倆,道:「吾等取名不可告於人知,這孩子未來一定能夠飛升,這個名字也必須等到飛升後才能使用,否則會破壞了命格,甚至傷了身邊人的性命,切記!」

  皇帝和皇后不解,怎麼幫人取名字了還不讓人知道名字,也不能給人家叫?

  鳳凰緩緩飛到皇后身邊,語重心長道:「這是為了孩子,也是為了你們好,千萬要記得!在這孩子飛升之前就另外用你們給他起的名字吧!」

  皇帝抱著懷中的孩子,十分疼惜的觸碰著孩子柔軟的臉頰,抬頭對著青龍和鳳凰點了點頭,回:「小的知道了,小人們必會謹記神獸大人的囑咐!」

  鳳凰那雙眼中,似乎透露出了欣慰的樣子,和青龍帶著那片霞雲消散在所有人眼前,在他們離開時,留下了淡淡的幾句話:

  「萬年後,這孩子會遇上心愛之人,名字,可告知於那位。」

  之後,便徹底消散於大陸。

  過了千百年後,皇帝和皇后人老了,皇太子也已長大成人,但皇帝皇后修為不夠高,無法再繼續活下去了,便在壽終正寢前,留下了遺書給了身邊的親信,身邊的親信都是親眼看著龍鳳出現並且囑託此事的人,因此都知此事必須守口如瓶,遺書內的內容大致就是交代了必須幫忙記著皇太子真名的事情,以及必須代代相傳下去幫助保留秘密、真相以及繼續效忠於皇太子。

  畢竟神獸都下凡預言皇太子一定會飛升,那就代表皇太子的壽命定會十分長久,親信們可都沒辦法活這麼久,要是時間過得太久了,這些事情都被帶進了墳中,這世界上就只剩下皇太子一個人知道此事了,如果皇太子因為時間太久而遺忘就大事不妙了。
 
  「主子因為記得預言中,若是輕易告知他人可能會傷害到身邊人的性命這件事,十分忌憚,他怕會傷害到醫仙大人,所以......」雲峰海微微低著頭,有些試探的語氣,小心翼翼地觀察著洛河的神情,深怕她以為自己在說謊,直接殺了自己。

  但洛河並沒有一絲動怒的跡象,而是整個人沉默著不發一語,陷入了沉思。

  洛河活了萬年,人世間的七苦早已嘗遍,但她在這青龍的預言中發現了許多不對勁。

  人必定有七情六慾,洛河的這一生中她甚麼感情都動過,卻沒有戀人,不是得不到,是她根本沒有動過這種感情,甚至想都沒想過,可是卻在萬年後,青龍的預言中,短短的時間內對戰帝不由自主地動了感情,像是有甚麼枷鎖被打開了似的。

  就像是她不得飛升是為了等他,她活著是為了等他,她的絕情也是為了等他,就像她活著的這萬年就是要成就這一個預言......「等著命定之人出現」。

  她和戰帝,就像是早就被悄悄的捆住,她在等他,而他也在等她,在這命運的齒輪間,在不同的位置走到了他們應該相遇的時間,然後——遇見。

  活了上萬年的人,能完全不經歷情愛的能有幾個?甚至能活過上萬年的又有幾個?

  內心似乎有甚麼悄無聲息的碎裂開來,洛河摀著胸口,感受那股灼熱,但卻又在一瞬間後歸於平靜,微乎其微的抿了雙唇,淡淡的皺了眉頭,在胸口平靜後,臉色也恢復如常。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