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第十一章

三月雪 | 2022-05-27 15:41:27 | 巴幣 2 | 人氣 38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
資料夾簡介
  在這一片大陸上,人人都有飛升成仙的可能,而在這世上,總會有幾個天才,修為高深莫測。   她,傾國傾城,卻總帶著面紗,實力高深莫測又醫術高強......

第十一章  人心善變,神道無情
  一行人前往議事閣,一路上雖表現得十分輕鬆,卻都暗自警惕著周圍,直到進到議事閣內部也都不曾放下戒心。

  「到了?」洛河在雲峰海的帶領下走進一間非常空曠的密室,密內室掛滿了許許多多的牌子,上面都刻畫著學生們的名字。

  她環顧四週,覺得並非如此簡單,最終眼睛落到了一個椅子旁邊。

  雲峰海走到了洛河的視線內,站到了椅子旁邊,不知為何的自豪道:「不愧是醫仙,直覺十分敏銳,此處不過是障眼法,學生的命牌為重要機密,不能隨意洩漏。」

  語畢,雲峰海便在手中畫出了十分複雜的符文,以非常迅速的手勢結了個印,口中念念有詞。

  「神位歸來,戰帝歸位,風水輪流轉,相思百輪回......」

  洛河聽著雲峰海口中呢喃的咒,明明是不屬於這世界的語言,她卻意外聽得懂,並且內心深處隱隱犯疼,腦海也似乎有千萬回憶想湧出來,但卻又在念咒聲停下後一切歸為平靜,似乎剛剛體內翻起的驚滔駭浪不存在。

  她臉色蒼白,額間冒汗,滴滴汗珠不斷落下,手也不自覺的緊握......

  「妳怎麼了?」戰帝發現洛河的不對勁,皺起了一雙好看的眉眼,關心了句。

  但,洛河卻一語不發,靜靜的站著像是石化般,戰帝立刻就是一掌過去,往她體內注入強大的靈力,為她探查身上任何不妥的地方,卻在一炷香後發現甚麼都沒有,也在一炷香後,洛河清醒了。

  洛河緩緩後退了兩步,眼神晦暗不明,看向了也有點擔心的望著她的雲峰海。

  「你這咒文是甚麼?」洛河緩了緩心神,隨即便走向雲峰海提了問,語氣中帶著不善,眼神中多了複雜,呼吸也有些急促。

  「咒文?這是之前小的去陛下的藏書閣找的一本咒書裡寫的,用來隱藏跟封印特別好用,小的便拿來用在這裡了,至於這古文字的讀法,曾經小的有幸遇過一位仙人,便向他請教,仙人就好心教了小的,不過這是在發現古書之前的事情了。」雲峰海看洛河似乎因咒文而導致狀態不佳,趕緊解釋道。

  戰帝挑起一邊的眉頭,看著雲峰海,手指輕輕的點在他的眉心,靈力灌輸,強行讀去了記憶,這種方法十分凶險,若是當事人拒絕讀取記憶,神識會產生排斥,實力不強就會神魂句滅,實力強大則相反,讀取別人記憶的那方反而可能遭到反識,但若是當事人接受被讀取記憶,那麼就不會有任何危險。

  戰帝將雲峰海腦內的記憶全都搜索的非常仔細,卻沒發現任何漏洞,便轉頭跟洛河點了點頭。

 「仙人......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若是近期幾乎不可能,大陸靈力匱乏,仙人下來無法修練更無法釋放靈力,極為不便,根本沒理由出現在這!」洛河抓著雲峰海的手臂緊接著問道。

  雲峰海想了想,便道:「約在兩百多年前。」

  兩百多年前,這塊大陸通往仙界的通道早已關閉,為何還有仙人?難道通道關閉以前他就已經成仙但卻自願留在這?為甚麼?怎麼做到的?

  諸多疑問浮現,卻沒有一個能夠得到解答,但洛河感覺此事並不單純,她剛剛那痛苦的感覺,忽隱忽現的記憶,以及如今妖魔現世,彷彿一切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一切如同被鋪上一層面紗,掀不開且看不透。

  戰帝也思考起了這問題,顯然他跟洛河有一樣的想法,哪個仙人會願意把自己關在一個沒法出去的籠子裡?

  難道他......是被逼的?

  眾人想到這,發現越想越可怕,雲峰海更是頭皮發麻,能夠逼的已經成仙的人躲到下界不敢回去,那麼那個人的實力究竟會有多麼駭人?

  未知的力量,未知的勢力,未知的世界......太多謎團圍繞在洛河身邊,她活這麼久,第一次覺得如此心累,這個世界的廣闊果然不是她能想像的。

  「罷了,別想了,這些都不在我們能管轄的範圍內,能不惹上麻煩事就別惹,否則定遭來橫禍。」洛河嘆了口氣,用手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重整心態後就跨步朝著剛剛被打開了的密室前去。

  就在剛才,雲峰海唸完了咒,解開了隱匿的封印陣法後,椅子旁邊出現了一道門,門內是一排向下的階梯,眾人循著階梯走進了一間地下室。

  樓中樓的設計洛河很是喜歡,邊走還不忘一邊研究,打算回去也弄一個。

  「若是喜歡,我有認識的人可以幫妳蓋一個。」戰帝看見洛河眼中一閃而過的欣喜,瞬間就抓住了她的一絲想法,順著她的意道。

  洛河看了一眼戰帝,又轉頭看了看密室的格局,點了點頭,回:「的確不錯,等幫我蓋好後再跟我說要收多少錢吧。」

  走在前頭的雲峰海聽到洛河的話瞬間轉頭,不知道哪來的膽子突然對著洛河喊道:

  「洛河大人,不是我說妳,妳老人家活了這麼久了,風花雪月多少經歷過一些吧?咱們陛下擺明了就是想討好妳,要送妳的,妳怎麼還見外呢?就好好的、安心地收下吧!」

  「......」

  瞬間,全場鴉雀無聲,原本就安靜的密室,卻在有這三人後似乎比安靜還更加沉寂,甚至氣氛還多了說不清道不明的......尷尬。

  一瞬間,洛河的身影閃了閃,戰帝也迅速出手,瞬息之間,兩個人似乎已經經歷了一場戰鬥,兩個人的姿勢停下來後,雲峰海終於看清剛剛一瞬間發生了甚麼。

  此時的洛河低著頭一與不發,作勢死不抬頭,而一隻右手的手腕被戰帝抓在手裡,右腳踩著上面的階梯左腳踩著下面的階梯,似乎是想走人卻被抓住了,纖細的手腕在戰帝寬大的手掌中顯得特別脆弱,白皙的皮膚更是明顯出現了紅痕。

  兩人靜止後,洛河似乎還暗自發力要扯開手,但卻被戰帝牢牢抓住,一動不動。 

  某一個晚上,戰帝被拒絕時失落的眼神還歷歷在目,而自己的狠心自己也非常清楚,原本打算將此事就此劃過,當作沒發生,卻被雲峰海幾句話又強制喚醒了回憶。

  「為何逃跑?」戰帝打破僵硬的氣氛,率先開口,但手裡的力道不輕反重。

  「......放手。」洛河微微顫抖著聲音,沒給答覆。

  「妳不回答我,我如何放手?若是妳還在乎當初我害妳沒能完成師父遺願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對妳感到很抱歉......對妳的師傅也是。」戰帝的話語有些急促,似乎因為這件事情成為兩人的結感到擔憂,他看上了眼前這個女人,他活了上萬歲,卻第一次對女人動心,卻沒想到感情還沒開始就即將宣告結束。

  戰帝深邃而真摯的眼神深深地望著洛河,緩緩道:「我對妳的真心天地可知,我也不會輕易放手,對妳,還有對妳周遭的所有事情,從現在開始,我的執著不會輕易放下,對妳的感情只增不減,若有違背,神魂俱滅,永世不得超生。」

  戰帝的話瞬間使空氣凝聚,一道天雷劈下,卻像是沒有實體一般沒有傷到任何事物,直直穿透密室降下,劈向他的所在位置。

  這是天雷,誓約的神雷,見證一切非凡之人的誓言,一旦神雷劈下,一切誓言不得違背,否則......後果成真。

  「這......這這這......這是神雷啊!陛下啊......您、您糊塗阿!何必為了一個女人拚了自己的靈魂?這是不得反悔的契約啊!小的、小的該拿你如何是好啊......!」雲峰海慌了,徹徹底底的慌了,說話結結巴巴,真他的心情一下忐忑不安,這種重大的立誓方式幾乎沒人敢用,因為親口說出的後果必定靈驗!這世間即使是神,也無法鬥的贏天道啊!

  洛河看著神雷劈下、消失,整個人愣了,瞬間她瞳孔驟然收縮,彷彿看到了十分駭人的一幕,她的心臟不斷狂跳著,被眼前這個男人搞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兩個人互相看著對方,僵持了好一陣子。
  
  洛河開口了,用力扯了扯被戰帝抓著的手,對著眼前的男人大吼:「戰帝你瘋了?!你是人!人心善變,神道無情!難道你不知道嗎?!」

  這個世間最善變的就是人,這是這世間不變的真理,而神道無情更是如此,若是有情,如何成神?若是無情,如何成人?

  她看著眼前的男人鐵了心的作為,以及不後悔的眼神,顫抖著嗓音又喊道:「這是違背天性的行為,想要做到,比成神還難!你可以變心......可以暫時的愛我,但我不想要你強制自己來愛我,這種事情沒人能單靠真心做到!」

  看著戰帝額頭上越來越明顯的雷紋,雲峰海的心臟彷彿要跳出來了,雷紋定型,代表誓言從現在開始生效,這個雷紋將會跟著戰帝永生永世,直至神魂消亡。

  洛河也是膽戰心驚,皺著一雙好看的柳眉,伸出了另一隻手摸向戰帝的額頭,緊抿著雙唇,似是很焦急。
  
  突然,洛河的手被戰帝的另一手抓住,男人高大的身軀單膝跪在了她的面前,低沉好聽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戰帝用十分真摯的聲音道:

  「我活了如此久,未曾對一人動過心,包括我的母妃,也包括我的父王,萬年間我一心修行、執著修行,從未改變過,我能堅持萬年,也能堅持更久,人心雖然善變,但人心中最強大的,是執念!我能感受到我對妳的執念並非這一世才開始,因此,我也能果決的發誓,我愛妳。」

  他的一字一句,非常清晰也非常清楚,強烈的感情,以及對感情強烈的忠誠,如同一擊重雷劈向了洛河的內心深處,直擊了她心中最柔軟的那塊地。

  洛河久久無法回神,似乎真的有認真思考過戰帝說過的話。

  人雖多情善變,但人卻擁有神沒有的強大執念,人的執念可以使人瘋狂,使人萬劫不復,也可使人一念成神。

  戰帝看著眼前一言不發的洛河似乎思考完了,卻隻字未語的望著他,他卻似乎從洛河眼中看到了甚麼,站起了身,往前一步貼近了兩人的距離。

  這次,洛河沒有逃,而是愣愣的看著這個突然拉近距離的男人,眨眼間,兩人雙唇相貼,而洛河的纖纖細腰被一雙手溫柔的扣著,後腦則被另一雙大手輕輕扶著,似乎著了魔,自己也閉上了雙眼,接下了這溫柔的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