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第八章

三月雪 | 2022-05-23 23:57:35 | 巴幣 0 | 人氣 41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
資料夾簡介
  在這一片大陸上,人人都有飛升成仙的可能,而在這世上,總會有幾個天才,修為高深莫測。   她,傾國傾城,卻總帶著面紗,實力高深莫測又醫術高強......

第八章  勘查
  「走吧。」戰帝沒有放過洛河嬌羞的一幕,原本失落的心情好了許多,瞬間感到渾身舒暢,自顧自的就拉起了洛河的手,長腳一跨就飛上了天。

  洛河此時腦內一片空白,精緻絕美的面容暴露在外,但她卻沒有在乎,身體突然一輕,也沒有在乎,她在乎的,是此時被眼前的男人握住的手,兩個人的手一大一小,但洛河的手比較涼一些,男人的體溫傳到了她的手上,如同電流般竄過,快到她措手不及,卻在竄過後傳過絲絲溫暖,又使她留戀不已,好想就這樣繼續握著。

  咻--

  天空中,一黑一白的身影划過天際,此時太陽還未升起,天空有些昏暗,但早晨的天氣十分寒涼,戰帝悄悄的將一層靈力包裹在洛河的身體周圍,為她擋去清晨的寒冷。

  「......謝謝。」洛河回過神來,發現了男人的貼心舉動,有些緋紅的面頰不知道是被凍涼的,還是因為眼前的男人,她清澈的雙眸看像腳下的美景,朱純微啟,輕聲道。

  害羞規害羞,開心歸開心,該問的還是得問,可別被賣了都不知道!

  洛河收回看風景的視線,轉向戰帝,問:「去哪?」

  戰帝回頭看著被自己牽著的女人,揚起嘴角,微微一笑,俊美無雙的面龐魅惑了一切,也使他面前的女人又是陣陣暈眩,他回:

  「去帝從,讓妳先去勘查一下。」

  洛河眉頭一挑,一雙眼眸靈動的動了動,馬上就知道了些神麼。

  "呵!總算坦承了,這傢伙,要我去給那群學生當老師就老實說不好嘛?"

  她心中小九九開始泛濫,這男人表面正經,手段還真多!不過雖說晚了點,但是好歹他坦承了,要是他打算死瞞到底,那她是絕對不會讓自己跟這種人有任何關係可言的。

  兩人的速度極快,一炷香的時間便到了帝從學院,一黑一白的身影十分醒目,但洛河在半路時就已經戴上了阻擋別人窺探的面紗,但也沒低調到哪去,因為兩人在接近到一半時,雲峰海馬上就發現了,以飛快的速度衝到大門去迎接,而他的行動驚動了長老跟導師們,於是一群人就跟了上去,師長們的行動其他學習中的孩子們自然也看在眼裡,玩心未泯的他們也紛紛動身前往。

  於是一行人很快的擠在了門口,還被雲峰海強行以靈力控制排得整整齊齊,使得大家摸不著頭腦,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漠姊姊,妳說現在是什麼情況阿?怎麼所有人都來了,還連掌門都一起!」身著灰袍的男學生探頭探腦,看著前方的情況,但奈何修為太低,人又太多,根本看不清。

  「好像有什麼人要來,還是個大人物。」漠無一身紅袍,濃眉大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前方看,她也很好奇究竟是誰要來,搞得這麼大陣仗。

  學院內的的服裝五顏六色,但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背後有大大的校徽。

  服裝的顏色也有一定的規則在,灰紅橙黃綠藍紫由低到高,這些學生們的實力看衣服顏色就能明白,而老師們都穿著青衣,包括掌門雲峰海就是身著青衣。

  此時學院大門前正站滿各種不同顏色的學生,熙熙攘攘、十分熱鬧,而大家此時大多數都在猜測掌門要迎接的人究竟是誰。  

  「肯定是醫仙要來!我聽我父親說,學校成功聘請了醫仙來做我們的老師,而且還會收徒,父親都讓我要好好努力一番!」穿著墨綠校服的憐姚一臉興奮,高傲的看著一旁還摸不著頭緒的同學,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呵呵。」漠無看到憐姚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就覺得噁心,因為她眼前的這個女人,表面光鮮亮麗,內心醜陋不堪!

  當初考試為了拿第一討父親開心,用盡各種陰招,不知道斷送了多少人才的前途,漠無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師兄,當初才華洋溢,各大宗門大比上他也有名額,但就是因為憐姚妒心太重,動用家中勢力打壓漠無的師兄,甚至派人追殺他最終把他打成殘廢,失去比賽資格。

  漠無為此心疼不已,對憐姚更是痛恨萬分,但由於對方家大業大,輕易不得撼動,而自己不過是小小的漠家人,如何跟人家討個公道?

  

  漠無的師兄因此絕望自盡。


      對外,所有人都以為漠無的師兄是因在外進行試煉時一時不慎,被妖物重創,身受重傷且修為散盡,淪為廢人,最終不堪打擊,自殺而死。

      灰衣的小弟子發現漠無臉色不大好,擔心道:「漠姊姊......妳沒事吧?」

      漠無緊握的雙拳鬆了又緊、緊了又鬆,最後深吸一口氣後,對那名灰衣小弟子微微一笑,道:「無礙,多謝關心。」

      語畢,漠無想到那名灰衣弟子叫自己「漠姊姊」,心中疑惑,又對他問了句:「你怎麼認識我?」

      那灰衣弟子聽完一愣,隨即回道:「姊姊忘記我了嗎?我是此次新來的弟子,姓鍾名小童。」

      漠無一聽到他的名字,立刻叫回想起來了。

      上個月她受師傅之命離開學院採買和降妖,結果遇到一個約莫十一、二歲的男孩一股腦的撞了上來,火急火燎的不知發生什麼事,撞的漠無手上的東西都散落一地。

    「搞什麼啊!你走路都不看路的嗎?」漠無沒有因此發怒,但也忍不住抱怨了幾句,一邊抱怨一邊把散落一地的東西都撿起來。

      那男孩闖了禍,猶豫了一下,還是回頭蹲下身幫忙撿東西,小小聲道:「對不起。」

      聽到這孩子道歉,漠無揮了揮手道:「哎沒事!肯道歉的都是好孩子,不過,你怎麼跑那麼急?這兩人這麼多,很危險的!」

      不問還好,漠無一問,就看到那孩子面色鐵青,似乎又想起什麼,起身就要跑,但才剛站起身卻被漠無一手拉住,怎麼拉扯都掙脫不開,那男孩似乎非常著急,連忙喊道:「快放開!不然妳也會被盯上的!」
  
      漠無卻沒有因為「會被盯上」而害怕的放手,一副輕鬆自在的樣子,依舊抓著那男孩的手不放。

      幾息過後,一道黑影朝他們撲了過去,速度極快!

      轉瞬之間,一道紅光閃過,伴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那黑影被打的魂飛魄散。

     小男孩此時腳軟癱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大了自己五、六歲的女生,拿著一把紅色的桃木劍逆光而立,衣袂飄飄,劍上還隱隱閃著紅光,威風至極!而此時,他才發現,那飄揚的寬大衣袖下,還藏了一件外衫,那外衫通體紅色,上面印著一個學院的代表字——「帝」。

     回想起來,漠無笑了笑,她後來問了他的名字,還提醒了他,他的體質容易撞鬼,最好去找一個喜歡的學院拜師修煉。

     「原來是你。」漠無微微揚起了嘴角,方才的陰霾一掃而空,伸出一隻手拍了拍小童的肩膀,道:「既然來了,你就好好修煉吧!虧你能來到這呢!」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帝從學院挑選學生的標準十分的高,想要進去根本不容易,況且帝從背後似乎有很硬的靠山,有些人想靠家世好混進來,卻從來沒人成功過。

      鐘小童被拍了肩膀,耳朵微熱,靦腆一笑,回道:「這都要多虧漠姊姊了。」

      漠無沒想到當初路上遇到的小男孩,如今會成為自己的師弟,還欲再說,卻聽前方嘈雜聲越發大了,見所有人都抬起了頭,她跟小童也抬起了頭瞧。

     在那一望無際的蔚藍天空下,有兩個身影踏空而立,一黑一白,一男一女,男人戴著半邊的面具,女人戴著薄薄的面紗,兩樣都是防止人窺探的法寶。

      連雲峰海都無法看穿,其他長老跟導師也無法,更何況學生們了,但大家心中都知道來人是誰,不敢造次。

     「白衣半面紗,無需揭面便知此佳人貌如天仙......跟傳聞一模一樣!」
     「光是身影,旁人都知道,一定是使人驚艷的大美人兒!」
     「我天!那黑衣戴面具的男人看起來好帥啊!」
     「哼!戴著面具當然隨你們瞎編!」
     「呸!我姑姑的爺爺的外公的姊姊的爸爸的奶奶的弟弟......他看過醫仙大人,說醫仙大人的美貌傾國傾城,使天地黯然失色,是這世上唯一一個有如此好相貌的佳人!」

  二人還在上空慢慢前行,但底下的學生們已經以他們為為此次話題的主角,聊的熱火朝天了!所有人都猜得出女人的身分,卻猜不出男人的身分,只看得出一身衣服以及配飾都不普通,周身散發著威壓使人不敢靠近,似乎身分也不簡單。

  只有掌門、長老以及導師們知道,那個男人就是帝國的君王,人人聞風喪膽的戰帝!

  因此,聽到學生們都在胡亂猜測戰帝的身分時,那些導師跟長老、甚至掌門全都內心發虛。

  學生們越發聊的肆無忌憚,且話題逐漸往不大好的方向走去。

  「那男的該不會是醫仙大人撿來養的鴨子吧?!」
  「我覺得他應該是醫仙大人的僕從。」
  「看起來人模人樣,原來是打雜的!」
  「嘖嘖嘖,沾了醫仙的光才有如今的樣子,看那身穿著,趾高氣昂的模樣,真是運氣好啊......」

  一眾導師:「......」

  雲峰海臉都黑了,對著那群七嘴八舌,絲毫不知大難臨頭的學生們一頓大吼:「都給老夫閉嘴!!」

  見雲峰海大發雷霆,所有學生紛紛閉上了嘴,但為時已晚,以上方兩人的修為,怎麼可能看不到、聽不到這裡發生的事?

  全都一幕、一字也不漏的全看在眼裡、聽在耳裡了。

  雲峰海內心奔騰了一萬隻的草尼瑪,全身逐漸被冷汗浸透,而他的眼前似乎走過一幕又一幕的過去,點點滴滴一點不漏。

  此時漫步在虛空之上的洛河憋笑的很辛苦。

  "我的僕從?我養的男人?打雜的?哈哈哈哈哈哈太解氣了!"洛河心想。

  戰帝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肩膀微微發顫的女人,面無表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